“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事情决不能止于隔靴搔痒式的撤稿声明,以及不痛不痒的“引咎辞职”。这背后有没有学术腐败?有没有违规违纪行为?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目前中科院已在微博上作出回应,说会尽快成立调查组。我们在等待结果,如果不了了之,那释放的信号将会十分可怕。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比较起来,翟天临算有“骨气”的了。

人家只不过是论文抄袭而已,根本不对导师奴颜婢膝,不然怎么解释对导师致谢时,把导师名字都写错了?说明眼里根本没有导师嘛,当然,师娘就更没有了。

论文抄袭,属于学术不端;那么不抄袭,就端正了吗?现实教育我们,可能更糟。

感谢互联网强大的记忆。

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博导、冻土学家徐中民先生,7年前发了两篇论文——主题为《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的上下两篇,这几天给挖出来了。

说是论文呢,其实也不像,名字倒很有论文范,但内容却对自己导师和师娘进行无底线的花式吹捧。

什么内容呢?岛叔相信,任何第三方的描述性语言,都比不上徐先生自己的文笔。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三无”文章

骂人是容易的,《丁丁历险记》里阿道克船长的脏话,每一集都不重样。

夸人是难的,尤其是夸出花样而不让人觉得腻歪。

徐先生选择了知难而上,赞美导师的崇高感师娘的优美感。具体做法是“三无”。

无限上纲上线

徐先生导师程国栋先生,公开资料显示,是中国冻土科学和冻土工程研究领域的大拿,中科院院士,获得过国际冻土协会终身成就奖。他提出的工程理论为青藏铁路建设提供了科技支撑,先后指导培养硕士11名,博士67名,博士后54名。

这样的资历,其实无需多说什么,摆出来就能服人。但是,徐先生觉得不够,还得像《天龙八部》里星宿老仙的大弟子摘星子一样,撸起袖子、大抬轿子。

看看这用词,至大无外:“他的见识像天路一样高远而深邃”“他的胸怀像大海一样宽广而平静”“他的精神就像时空一样玄妙而永恒”“望着以大为主要特征的导师,宛如一座连绵的青山……如果这都不心生崇高感,那就只能归入麻木、缺乏悟性的行列”。

你赢了,岛叔是麻木的,是缺乏悟性的。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无耻夸赞女德

不能怨网友低俗,是徐博导先拿自己师娘说事的,而且看看这用语,一般人真使不出来:“师娘美,其风姿绰约,雅致宜人”“现在尽管年龄已大,但风韵依然高绝,形象更显雍容华贵”

如果以为对师娘的夸赞只止于表面,那就太小看徐博导的良苦用心了。他引用周易,引用柳宗元,引用康德,就是为了论证师娘的如下美德——“女子无才便是德”“给导师做饭是一种义务”……

不管怎么拔高,怎么贴金,徐博导笔下的导师和师娘的关系,还停留在封建时代的伦理水平线上。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无才冒充有才

通观论文一过,岛叔觉得中文系白念了。咱要是夸赞导师,绝没有徐先生这么虔诚,这么深刻,这么有才。

不过,行文贵在真诚,贵在有物,全网的网民都看出徐先生是在拍马屁,那就说明他的才根本就是歪才,毫无真诚可言。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无关学术

哪怕徐中民拿着喇叭在大街上喊“导师崇高”“师娘优美”,顶多也就是个噪声扰民。让大家气愤的是,这么些文字垃圾,是刊登在学术期刊上,是经过专业人员评审之后公开发表的。

什么期刊?中国科学院主管的中文核心期刊《冰川冻土》,而且主编就是程国栋

事件引发关注后,《冰川冻土》编辑部致歉,表示审核文章不严,决定撤稿。程国栋也发声了:“我2011年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对期刊的关心很少。这两篇文章的发表我事先一无所知,但作为主编事后没做任何处理,应负重要责任。我已正式向领导申请引咎辞职,辞去主编的职务,并对由此造成的不良影响,诚恳地向广大读者道歉!”

这就是舆情应对之术?如果一位杂志主编,对自己的杂志发什么文章都一无所知,不是渎职是什么?这发的还好是拍马屁文章,看了让人恶心罢了,如果是有不良社会影响的文章呢?如果是有偏颇的政治倾向性的文章呢?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诚然,《冰川冻土》是一份受众面非常狭窄的刊物,很冷门(拜徐先生大作所赐,不冷了),但既然是学术期刊,就应该登学术文章。“阐述了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描述了他们携手演绎的人生大道”的所谓论文,跟学术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好吧。

做学术,我们当然不强调一定要守着清贫,但能耐住寂寞是基本要求,是钻研任何学问都应该具备的素质。

如果把做学术当做自己圈子里的自嗨,那这学术也做不出什么格局;如果把抱大腿、拍马屁当做进位之阶,那这学术只能偏离轨道,乌漆嘛黑。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目前中国知网还能搜到这两篇论文

基金谜团

很多人都知道,在学术期刊发表文章是有潜规则的,“花钱买版面”不是新闻。徐中民有没有为了上这篇文章而花钱,不得而知,但他这文章是拿别人钱而写成的,却是板上钉钉。而且这还是他自己说的。

在论文第一页,徐中民标注了研究经费来源: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91125019)”资助。

有媒体调查发现,编号为“91125019”的基金项目,指的是“黑河流域中游水—生态—经济模型综合研究”项目,项目资助金额200万。2010年启动的这项重大研究计划又称“黑河计划”,程国栋担任专家组组长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这两篇论文属成果第4项

该项目结题摘要这么说:在形而上方面,从中国的传统阴阳平衡的文化入手,结合了西方的传统文化,以黑河流域水资源管理为案例,搭建了一条东西方文化沟通的桥梁

然后说:在这一过程中,提出了天人之际的发展理论,提出了四位一体的方法论,提出了解决矛盾的四种大而化之途径,这与黑河流域的水资源管理实践是一致的,中间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的智慧。

岛叔看完,感受就四个字:不明觉厉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主要来源于中央财政拨款。国家花钱供给研究人员研究专业问题,是天经地义的,能出成果固然好,出不了成果也是合理的试错成本。

但问题是,这两篇论文的成果算什么?导师的胸怀、师娘的风韵跟黑河有半毛钱关系吗?他怎么申请的项目?谁审核的?谁批准的?

所以,事情决不能止于隔靴搔痒式的撤稿声明,以及不痛不痒的“引咎辞职”。这背后有没有学术腐败?有没有违规违纪行为?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

目前中科院已在微博上作出回应,说会尽快成立调查组。我们在等待结果,如果不了了之,那释放的信号将会十分可怕。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侠客岛”】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论文 文学 导师

原标题:“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