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从伊朗的出口结构来看,有一种说法是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的公司掌握着40%的伊朗出口,同时靠控制油气确实也能控制伊朗的经济命脉。所以,伊朗国内一些民众和相关政府部门对这一状态早就心有不满。因此,在综合因素的影响下,面临内外夹击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命运如何,是否会在未来面临大的改革,都是未知之数。

从怒烧美国旗,到示威者不愿脚踩美国旗,这个巨大的转变在伊朗只花了一周时间。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对伊朗来说,2020年开年本来一手好牌,结果几天之间突然逆转。现在可能是近年来承受内外舆论压力最大的时刻。尤其是,在伊朗有着特殊角色和地位的伊斯兰革命卫队。

自从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司令苏莱曼尼被美国定点击杀后,革命卫队就处于国际舆论的焦点之下。紧接着,从誓言复仇到向美军伊拉克基地发射导弹,再到乌克兰客机突然失事,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都受到了更大关注。

然而,11日伊朗方面突然公开承认因为失误击落乌克兰客机,让革命卫队面临难以言说的危机时刻。

接下来,在内外压力之下,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会在2020年出现重大命运改变吗?

交困之局

1月12日,伊朗议会举行闭门会议。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侯塞因·萨拉米出席,将对苏莱马尼少将遇袭事件、伊朗向美军驻伊拉克的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导弹和乌航客机坠机事件作出说明。

作为革命卫队空军司令,哈吉扎德在11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乌克兰航班是因革命卫队所属的防空部队,使用防空导弹误击坠落的。在发布会上,他对整个误击过程进行了详细的讲解。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在误击客机事件发生之前,伊朗刚刚向驻伊拉克美军基地发射导弹,报复美军3日空袭炸死苏莱曼尼之仇。哈吉扎德说,当时革命卫队的防空部队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而且他们得到情报美军可能要对德黑兰的一个伊朗弹道导弹工厂实施空袭。

随后,革命卫队的防空部队派遣了一辆俄制“道尔”M1自行近程防空系统发射车前往该导弹工厂部署。由于,那架乌克兰客机在从德黑兰机场起飞后,北行路线靠近这个导弹工厂上空,所以被防空系统雷达锁定。

一名革命卫队的防空部队军官误以为乌航客机是巡航导弹,尝试联系上级没有成功。他必须在10秒钟内判定那一目标是否构成威胁。

根据哈吉扎德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事件发生的直接原因是肇事的防空单位对上通信不畅,在没能上报确认的情况下,误判航班为巡航导弹,贸然开火。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公开承认击落乌克兰客机,在伊朗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表态,“鉴于总参谋部对乌克兰客机事件的调查结果,以及其涉及人为错误的原因,这一可怕事件遇难者的身亡让我感到更加沉痛”。他强调要调查这一沉痛事件中任何可能的缺点或责任。

伊朗总统鲁哈尼也表示这是“人为错误”,并称这是“巨大的悲剧和不可原谅的错误”,必须尽快查清事件经过和真相。

虽然革命卫队已发声明道歉,而且早承认对伊朗来说能赢得更多主动,西方不少国家领导人也提到伊朗并非有意,但革命卫队仍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作为革命卫队空军部队司令哈吉扎德表示,“希望死的人是我。我个人对无意击中乌克兰客机承担全部责任”。

有两个角度可以观察。

一是从1月11日开始,伊朗全国各地的大学因为得知飞机是因为革命卫队误击造成失事,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甚至,据《纽约邮报》报道,伊朗阿米尔·卡比尔大学的学生们还提出要求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辞职。一名抗议者举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去你的,是你的错”。横幅上还显示了16名遇难学生的名字和照片。

根据媒体的报道,抗议仍然持续,成群的学生高呼口号,要求革命卫队“放过这个国家!”

二是主持这次事故调查的权力,交给了伊朗武装部队参谋部负责。

武装部队参谋部在11日的声明中提到,在敏感又危急的状况下,乌克兰客机在起飞、改变方向的时候,其形态完全类似于在接近伊斯兰革命卫队敏感战略中心的敌对目标。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人为的失误,该客机无意中成为了目标。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更值得注意的是,武装部队参谋部提到,将对武装部队的工作流程进行根本性调整,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酿成事故的责任人将被移交军事法庭,法庭将依法对其进行处理。

这对伊斯兰革命卫队意味着什么信号?

美国借力

由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特殊性,美国一直将其视为伊朗内部最强硬的反美派,也是最大的“眼中钉”。

嗅觉敏锐的西方政客们显然看到,伊朗国内大学连续两天爆发的抗议是可以加以利用的。于是,英国大使出现在抗议现场,后被伊朗方面短暂扣留。美国媒体还宣称,伊朗安全部队对示威人群开枪警告,但伊朗方面予以否认。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特朗普则在推特上用波斯语和英语发了一条支持抗议者的消息,承诺他的政府将继续与他们团结一致。这一次,美国人把矛头又指向了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和伊斯兰革命卫队。

西方的报道则渲染,抗议集会中,伊朗年轻人的口号是“美国和以色列不是伊朗的敌人,伊朗的敌人是哈梅内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借机宣称,美国支持伊朗人民勇于表达对哈梅内伊和对伊斯兰革命卫队的不满。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曾经被伊朗人民视为骄傲的伊斯兰革命卫队被愤怒的网民骂作“愚蠢”和“骗子”,周末的大学生反政府示威喊出让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下台”的口号,德黑兰政府的公信力也遭遇危机。

美国人玩心理战是有一套的,而且尤其善于利用对手内部的矛盾。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从这一轮动态来看,美国从一开始就瞄准了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的高级指挥官,刺杀苏莱曼尼就是其中之一。据美国媒体透露,刺杀苏莱曼尼的同一天,美国还瞄准了另一位“圣城旅”的高官,但刺杀没有成功。

2019年4月15日,美国确定将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外国恐怖主义组织。当时,美国人给“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定位是,伊朗政府指挥和执行其全球恐怖主义运动的基本工具。

这是美国第一次将另一个政府的某机构,列为外国恐怖主义组织。美国人认为,伊斯兰革命卫队独立于伊朗军队,仅听从最高领导人的指令。而革命卫队基本上通过属“圣城旅”执行和指挥“德黑兰危险的和破坏稳定的全球恐怖主义运动”。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这样一来,美国人的逻辑已经很清楚——利用国内外一切有利因素颠覆伊朗政教合一的政权体系,这其中维护伊朗政权权威的重要工具就是伊斯兰革命卫队,而打击“圣城旅”是斩断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手臂”。

嫡系部队

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有着特殊地位,扮演着与众不同的角色。这种特殊性,一方面是这支部队直接听从于最高精神领袖,另一方面是历史原因造成的。

2019年4月,哈梅内伊任命了新一任革命卫队司令,侯赛因·萨拉米接替了穆罕默德·贾法里担任这一职务。萨拉米的履历具有“革命卫队”的鲜明代表性,在革命卫队的高级将领中具有一定共性。

萨拉米1960年生于伊朗中部的伊斯法罕省,1978年进入伊朗科技大学机械工程专业学习。作为一个斗志昂扬的青年,萨拉米在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后迅速参军入伍,然后加入伊斯兰革命卫队。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萨拉米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就是于1979年伊斯兰革命胜利后成立,与伊朗国防军共同构成伊朗国家武装力量。但是与国防军不同的是,伊斯兰革命卫队还肩负着一个核心的使命——保卫精神领袖霍梅尼当初建立的伊斯兰革命政权。

一个国家,拥有两支正规武装力量,中间是否会有矛盾?显然这个问题值得玩味。

伊朗国防军之前是由巴列维国王创立的,曾经是一支世俗化的军队,也是巴列维王朝时期军事力量支柱。在这支部队中,你仍依稀可以看到上世纪70年代美伊关系交好时的印迹,因为国防军到今天仍使用着当年老式的美制武器。

所以,虽然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改朝换代变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这支国防军也进行了换血,甚至差点就被解散了。但是,霍梅尼和伊朗那些什叶派宗教人士对这支部队还是存在芥蒂之心。所以,霍梅尼需要一支信得过的嫡系部队。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新生的伊斯兰革命政权,为了确保宗教领袖掌控政权,1979年4月22日,在最高领袖霍梅尼的指示下,伊斯兰革命委员会决定成立伊斯兰革命卫队,希望借此来制衡过渡之后的正规军。

当年5月5日,三四个武装团体最终被合并为伊斯兰革命卫队;12月4日,霍梅尼正式批准成立伊斯兰革命卫队。从人员组成上看,多数来自于伊斯兰革命运动中狂热的大学生以及平民阶层。

伊斯兰革命卫队真正在伊朗内部获得更高的承认,取得军政体系中更高的地位,是在两伊战争中。由于革命卫队带有强烈的伊朗宗教文化色彩,卫队士兵作战勇敢,在两伊战争中给伊拉克军队带来强大的威慑。

正是革命卫队在两伊战争中的表现,因而获得了霍梅尼本人高度信任和赞赏,也奠定了战争结束之后革命卫队在伊朗政权中的特殊角色。两伊战争使革命卫队拥有实战经验,并且使得革命卫队的兵员和装备不断扩张,从而迅速发展成为伊朗的主要武装力量。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一个彻底的转变发生在1985年9月,当时霍梅尼为了扩充和强化革命卫队,下令建立革命卫队的陆军、海军和空军。从此以后,革命卫队拥有了自己的、完整的海陆空力量,而另一方面也使伊朗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拥有两支海陆空编制军队的国家之一。

如今,革命卫队的海陆空军总数约为16.5万人。其中,革命卫队陆军的规模在12万~13万人之间,编为2个装甲师、5个机械化师、10个步兵师、1个特种部队师和15~20个独立旅。

最重要的是,革命卫队在近些年不断完成新开发的国产武器换装,从俄罗斯购买的武器装备也大多数补充给革命卫队。而且,革命卫队强调营级规模的独立作战,使得部队能够在失去上级指挥控制时,依然保持较强的自主作战能力。

有专家认为,这也是革命卫队防空部队在与上级联络不畅的情况下,最终贸然发射导弹击落“可疑目标”——乌克兰客机的主要原因。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革命卫队海军目前约为2万人,其中包括部署在波斯湾沿岸的海防部队,以及1个海军陆战旅。革命卫队海军已具备进攻海湾船只和海湾南岸国家的实力,也能够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保护波斯湾海域的和平与稳定。

革命卫队空军也约有2万人,与国防军共用空军基地,编成8个中队、3个地对地导弹旅和1个防空导弹旅。目前,卫队空军已经装备了电子战系统,拥有能够探测导弹发射、隐形飞机和无人机的远程雷达。

但对外来说,和平时期的革命卫队最让美国头疼的是向外输出意识形态影响的能力很强。这种工作伊朗正规军没法干,出兵等于干预外国事务。而革命卫队“圣城旅”打造的代理人网络一手培养起多个活跃在中东其他国家的民间武装力量,在整个中东的存在感极强。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

而对内,革命卫队利用自己的半官方属性,以及在国内军政体系中的权力和影响,为他们参与经济活动提供了便利。尤其在强悍的内贾德总统任期内,为了排除外国财力干扰,增强伊朗的自主性质,革命卫队开始大举进军商业。

据外媒报道,目前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全世界数百家公司有联系,年收入超过120亿美元,主要是油气和基建方面的商业合作,并通过一系列子公司和信托基金渗透到伊朗的各个经济门类。可以说是军队经商最成功的案例。

从伊朗的出口结构来看,有一种说法是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的公司掌握着40%的伊朗出口,同时靠控制油气确实也能控制伊朗的经济命脉。所以,伊朗国内一些民众和相关政府部门对这一状态早就心有不满。

因此,在综合因素的影响下,面临内外夹击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命运如何,是否会在未来面临大的改革,都是未知之数。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石江月防务观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入至危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