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长城内外:本就拥有经济主权的西方,为何还要重建经济主权?

由于发达国家在经济全球化中得到的好处远远大于发展中国家,由于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中失去的经济主权也远远多于西方发达国家,因此在目前,发展中国家更需要重建经济主权,而不是应发达国家要求,采取完全不设防,扩大引进外资、扩大有害于本国经济发展的进口以及进一步出让国内市场等放弃经济主权的措施。否则,别人在“收紧”,你却在“放松”,必定会对本国的利益进一步造成重大损害。

【本文为作者望长城内外向察网的投稿】

望长城内外:本就拥有经济主权的西方,为何还要重建经济主权?

2020年1月14日的《参考消息》刊登了该报驻伦敦记者桂涛撰写的题为《西方国家将致力重建“经济主权”》的专访文章。记者在采访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史系终身教授、英国皇家历史学会院士邓钢先生时,邓钢说:最近二三十年的全球化实验暴露出一系列问题,对全球化的反思不可避免。未来,西方国家将致力于重建国家的经济主权,以应对全球化的影响。

什么是经济主权?经济主权是指每个国家对本国的全部财富、自然资源以及全部经济活动都享有完整的永久主权。经济主权包括五个方面:一是各国对本国内部以及本国涉外的一切经济事务,享有完全、充分的独立自主权,不受任何外来干涉;二是各国对境内的自然资源享有永久主权;三是各国对境内的外国投资以及跨国公司的活动享有管理监督权;四是各国对境内的外国资产有权收归国有或征用;五是各国对世界性经济事务享有平等的参与权和决策权。

那么,西方国家为何要重建国家的经济主权呢?邓钢说:这是由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特别是降低关税和自由贸易,使得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在外贸领域放弃了经济主权。从1947年到2000年,国际贸易的关税税率从100%降到5%左右,世界贸易组织带来的超低关税使得全球性资本套利成为可能。因此,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第一,全球资本套利模式中的生产四要素(即资本、技术、资源和劳工)中,只有资本和技术可以在全球自由流动,而资源和劳工是不可流动的。所以,也只有资本和技术的占有者能够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当某个国家或地区资源和劳工的成本不再是最低的时候,资本和技术就会移出,重新寻找资源和劳工成本最低的国家或地区再去投资。

第二,全球资本套利的急先锋是“热钱”,也就是一国经济中过剩的金融资本。“热钱”在海外投资获利后,会使一国经济中正在实业中运作的实体资本(可称为“冷钱”)动心。“冷钱”出国参加全球资本套利,必然使得本国工厂、矿山、商店等衰退,导致实体经济的“空心化”,出现劳工失业,增加福利国家社保支出负担,并同时使国家的企业税收减少,迫使政府加重民众纳税负担等问题。由于从该国经济中撤出的“冷钱”一般会获得入驻国减税优惠待遇,因此也构成事实上的海外逃税。这种“空心化”和劳工失业,加上民众纳税负担加重,以及企业在海外逃税,在西方七国集团一再发生,引起当地社会的不满。

第三,对于在全球化搭便车成功的发展中国家,外来的资本和技术会带来一时的繁荣。但世界销售市场的容量在任何一个时候都是有限的,当市场饱和,变成买方市场以后,发展中国家生产商品特别是生产非生活必需品的企业只好牺牲利润、降价求生,最后许多企业包括一些最成功的企业就会破产。

第四,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研发国家和销售国家位于投资高回报区,从事加工和组装的国家位于投资低回报区,而加工和组装则是发达国家专门留给发展中国家的。如果某个国家以从事加工和组装立国,这个国家的产能会非常强大,但不可能十分富有,常常会跌入中等收入陷阱。这种“强而不富”是全球化衍生的怪现象。

第五,全球化流动的资本除了在全球范围内追逐廉价的劳工,也同时在追逐廉价的自然资源。其后果是引发全球性的资源枯竭和环境恶化。

那么,西方国家在重建国家经济主权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呢?邓钢说,主要采取了五个方面的措施:一是积极推动本国经济“实心化”,重振实业;二是实行关税壁垒,狙击廉价商品对本国实业的冲击;三是鼓励本国民众使用国货,减少对进口工业品的依赖;四是重新启动全球排碳限制和环保公约;五是加强对源头国际资本市场的监控。

西方国家重建经济主权的动向,给我们很大的启示:

首先,发达国家在经济全球化中得到的好处远远大于发展中国家。

在全球化中,西方发达国家虽然受到实体经济“空心化”的负面影响,但它们在经济全球化中得到的好处却远远大于发展中国家。

第一,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发达国家往往是研发国家和销售国家,位于投资高回报区;而发展中国家往往从事加工和组装,位于投资低回报区。因此,全球化创造的利润绝大部分被发达国家拿走了。

第二,由于发展中国家位于投资低回报区,发展中国家的企业为了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求生,便千方百计地压低用工成本。所以,发展中国家的劳工受到比发达国家劳工更加残酷的剥削。

第三,发展中国家为了引进发达国家的资本,往往对外资采取减税等优惠待遇,因此,不仅使得本来应该收取的一部分税收流失了,而且对本国企业也是极不公平的。

第四,发展中国家引进发达国家的资本,生产的产品大都在国内销售,所以,也把大片的国内市场让给了外国资本。市场就是金钱,把国内市场让给外国资本就等于是给外国资本家送钱。

第五,发达国家的资本进入发展中国家,不仅看中了发展中国家廉价的劳工,同时也看中了发展中国家廉价的自然资源,许多发展中国家之所以出现资源枯竭和环境恶化,发达国家对此也作出了不可抹煞的巨大“贡献”。

第六,一些发展中国家虽然在全球化中成为“制造大国”,名义上的GDP有了较快的增长,但在这些国家每年新创造的实际财富,有相当一部分落入了发达国家的口袋。也就是说,发展中国家虽然得到了GDP快速增长的“名”,但是发达国家却得了实际财富快速增长的“实”;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和劳工每年干的活,有相当一部分是为发达国家的资本家干的。

由此可见,发达国家在经济全球化中得到的好处是远远大于发展中国家的。

其次,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中失去的经济主权也远远多于西方发达国家。

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要重建国家的经济主权,主要是由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特别是降低关税和自由贸易,使得世界贸易组织(WTO)成员国在外贸领域放弃了经济主权,结果导致本国实体经济的“空心化”,出现大量劳工失业、国家税收减少和社保支出负担加重等问题。然而,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中失去的经济主权,则要远远多于西方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中失去的经济主权主要有:

一是通过引进外资把大片的国内市场让给了外国资本,失去了国家对这部分国内市场的实际控制权和获利权,并使本国经济安全埋下严重的隐患。

二是被迫降低关税,失去了国家制定关税税率的实际控制权;而因降低关税造成的发达国家产品和服务的大量涌入,不仅使本国国内市场的实际控制权和获利权进一步丧失,而且也导致本国竞争力不强的相关行业的企业纷纷破产倒闭,使发达国家掌握了这些行业领域的实际控制权。

三是被迫购买发达国家的产品和服务,不仅失去了国家对本国开展国际贸易的实际控制权,而且也失去了国家对这部分国内市场的实际控制权和获利权。

四是由于引进外资,也部分失去了国家对本国自然资源的实际控制权,导致或加重了资源枯竭和环境恶化的问题。

五是由于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中,发达国家往往是研发国家和销售国家,发展中国家往往从事加工和组装,结果,全球化创造的利润绝大部分被发达国家拿走了。所以,也就在实际上损害了发展中国家在世界性经济事务中本应享有的平等的参与权。

六是在全球化中,由于只有资本和技术的占有者才能够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因此,拥有先进技术的发达国家就千方百计地控制最先进的高科技的核心与关键技术,而不让发展中国家掌握。从而始终保持发达国家在高端产品与服务领域的技术优势,而让发展中国家始终处于国际经济结构的中低端,永远受发达国家的压迫、控制和掠夺。发达国家的这一做法,也在实际上严重损害了发展中国家在世界性经济事务中本应享有的平等的参与权。

综上所述,由于发达国家在经济全球化中得到的好处远远大于发展中国家,由于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中失去的经济主权也远远多于西方发达国家,因此在目前,发展中国家更需要重建经济主权,而不是应发达国家要求,采取完全不设防,扩大引进外资、扩大有害于本国经济发展的进口以及进一步出让国内市场等放弃经济主权的措施。否则,别人在“收紧”,你却在“放松”,必定会对本国的利益进一步造成重大损害。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西方 经济 主权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1/54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