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看到这里,武汉人会泪崩,此时此刻,处于疫区、封城状态的一千多万武汉市民最能体会什么叫感动,谁没有家庭?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孩子?除夕之夜,大年初一,谁不想和家人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可全国全军的这些医疗战士,这些白衣天使,告别家庭,冒着生命危险,奔赴武汉,参加抗疫战斗,怎不叫武汉人深深感动?世上有真情,人间有大爱,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有解放军的救援,无论多么严峻的疫情,无论多么巨大的灾难,我们都能沉着应对,取得最后的胜利。感谢您们,中国军人救援队,感谢您们,全国各地的医疗救援队,有你们在,就有大爱在,就有希望在,就有胜利在。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截止1月24日24时,全国新增确诊病例444例,其中湖北180例,武汉77例,全国新增死亡病例16例,其中武汉15例,全国累计病例1287例,其中湖北729例,武汉572例。全国累计死亡39例,其中武汉38例。

武汉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持续大幅增加,疫情形势万分严峻,而处于封城状态的武汉不仅医疗设施严重不足,全市医务人员也严重不足,他们长时间处于超负荷超体力工作状态,已经无法满足控制疫情和治疗患者的需要,正是在这种状态下,党和政府向全国发出号令;武汉危急,立即援助武汉!

虽然武汉的疫情越来越严重,感染病毒人数和死亡人数越来越多,各种消息传言也很多,情况十分复杂,但疫区即战场,疫情即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医疗队和各地医疗队不顾生命危险,从除夕夜到大年初一,纷纷乘高铁和飞机,连夜千里奔行,义无返顾地赶赴疫区,冲向前线,驰援武汉。英雄何惧生死,疫情虽险,吾往矣!

1月23日,除夕,军委后勤保障部牵头展开军队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联防联控工作,组织军队专业医疗力量投入疫情防控。

位于重庆的陆军军医大学(原第三军医大学)抽调135人组成两个组。西南医院和958医院组成重症组,大坪医院和新桥医院组成轻症组,连夜奔赴武汉,抗击疫情。

除夕夜,上海大雨。第二军医大学150名人民解放军的医护人员,乘坐空军包机直飞武汉。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每有重大灾情,必有解放军救援。无论是抗击1998年大洪水,还是2008年南方特大冰灾抢险,还有512汶川大地震救灾,解放军都是最先进入灾区,承担最危险任务,最后都能圆满完成任务。这次武汉爆发特大疫情,解放军到来,让武汉市民吃了颗定心丸:有解放军在,必能克服任何困难,战胜任何灾难。

解放军来了,各地救援医疗队也纷纷驰援武汉,向武汉伸出援手。各地医生护士听到号召,毫不犹豫,挺身向前,报名参战,此情此景,令天地动容。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李光满: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除夕夜,陕西第一批95名医护人员抗击肺炎疫情的医护人员飞赴武汉!其中西京医院60名,唐都医院35名,交大一附院11名,交大二附院11名,西医一附院5名,西医二附院5名,西安中医医院2名。大年初一,西安交大一附院、二附院医疗队也将出征。

1月23日,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通知,决定抽调135名医护人员,组建第一批救治医疗队驰援武汉,135个即将出征的勇士,背后是无数个等待归来的家庭。

1月23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重症医学科桑岭副主任医师被选派参加专家支援队,前往武汉参与一线疫情救治。他说: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我们一定赢!中国一定行!加油!”】

他还表示,

【“我们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国家公共卫生事件中冲在最前面,是名副其实的’国家队’。我们有决心、有信心、有能力与全国各地的同道一起,打好这场仗,为保卫人民的健康而做出我们医务人员该尽的努力。”】

1月24日晚20时,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选派24名医护工作者支援武汉。医疗队队长由南方医院感染内科副主任郭亚兵担任,护理人员由惠侨医疗中心护士长李利领衔,这两位医护工作者都是2003年原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赴小汤山医疗队成员,当年的老队长郭亚兵此次再任队长,当年还是年轻护士的李利护士长如今已有一个3岁孩子。

【“我们也害怕,怎可能不怕?但医护人员的专业历炼让我们能比普通人更快克服恐惧。当然如果国家有需要,我们小汤山的每一个成员都责无旁贷,绝无二话。如果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人带队,我二话不说,随时待命。”】

在郭亚兵和另一名队员王晓艳的共同倡议下,小汤山医疗队24名队员毅然写下请战书,向组织请战: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这封盖着鲜红指印的战书一出,大批南医医护人员们退掉回家的车票,向组织请战。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吴义1998年也赴湖北参加过抗洪救灾医疗队,他本来买好回重庆老家的机票,得知消息后,他毫不犹豫地取消了机票。在和女儿视频时,她告诉女儿要去武汉正在上大一的她哭了。“平时不觉得她对我有多依赖,这一刻让我很感动。”吴义说,他安慰女儿:没事儿,我会做好防护,等着我回来啊!”

武汉疫情出现时,浙大一院专家、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兰娟院士,受国务院、国家卫健委委托,第一时间奔赴武汉,对疫情进行分析研判。“疫情近期逐步升级,意味着需要更多监护室医生要到一线去。”浙江大学一院综合监护室副主任医师郑霞主动提出要去支援武汉,23日晚上八点,她到达武汉,直接被送到武汉疫情最核心的病房,开始武汉抗疫之战。

1月23日,武汉宣布关闭城市通道,一班高铁却准点驶入武汉,这班高铁上搭载的是上海驰援武汉的第一批重症和呼吸科医生。

为支援湖北开展肺炎医疗救治工作,上海将建3批医疗队驰援武汉等地,23日傍晚6点,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马昕将组派医疗队援助武汉的通知转发到科主任群里,不到一个小时,由3位医生9位护士组成的,三批华山医院医疗队迅速组建完毕。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钟鸣,接到指令后取消了家庭之旅,义无反顾地动身前往武汉。行前,女儿跟爸爸深深一抱:

【“爸爸,我们等你回家!”】

上海瑞金医院呼吸科医生的微信群科主任时国朝一句“请大家取消外出旅行计划”下面一排回答:“已取消”

1月23日,北京协和医院院领导收到了一封“请愿书”,请愿书来自于重症医学科,其中写道:“我将随时听从医院指挥和派遣!”“为赢得阻击病毒战斗的胜利,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无怨无悔!”目前重症医学科已经有106人报名,其中包括22名医生,84名护士,除了孕妇、休产假以及出国学习的,其余医护人员全员报名!

1月23日,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近千名医护人员,纷纷签名或在工作群中报名,请求加入医院抗击新冠肺炎的医疗队,“我参加过非典防治,有经验,我志愿参加”、“我把飞机票退了,我请战参加疫情防治”。

仁济医院ICU护士吴文三,出征前他写下这段话,“湖北是我的家乡,支援家乡,我责无旁贷;身为医护人员,在此疫情面前使命所在,义无反顾”。

上海岳阳医院三名护士整装待发,95后上海小伙ICU护士顾羚耀2014年至2018年在武汉科技大学护理系读书,毕业后进入岳阳医院ICU。“我的大学同学绝大多数在武汉的中南、人民、同济、协和四大医院的急诊ICU,武汉现在医务人员紧张,请让我去帮忙,和我的同学并肩作战,保卫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我是男生,平时一直健身,体力也好,能扛得住!”小伙说得坚决。

老年病科主管护师史文丽接到号召医护人员参加支援武汉一线的通知,没有犹豫就报名了。“我说不出什么豪言壮语,说不害怕是假的,但作为医务工作者,我就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我们只有一起努力,才可能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战。”

心内科CCU护士长潘慧璘则是经历过非典的人。回首2003年,潘慧麟记忆犹新,“那年和同事一起坚守医院发热门诊,当非典疫情严峻时,党员干部冲在前沿,把安全让给他人,把危险留给自己,让我非常感动,那年,我入党了。如今新型肺炎来势汹汹,我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岁月,我有非典的抗击经验,所以我要上前线,这次轮到我冲在前面。”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骨科康复护士许虹是首批出征者,她说,“武汉需要我,我也有能力,就应该去。”让许虹感动的是,经常光顾的超市老板得知她要去武汉,半夜给她打电话,要给她送口罩。

这个年,重症医学科主治医生刘勇超原打算回江苏见女友的父母,然而在得知出征消息后,他立马报了名,“重症医生就是要到最重的患者那里去!”这是这个1986年出生的小伙第一次踏上防疫一线,“就觉得应该去”。

“没什么好说的,接到通知就出发!”对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钱海泳来说,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就好像去医院加个班而已。“我1993年工作,一直在ICU做护士,处理重症病人的经验丰富。”说到这次支援武汉,钱海泳坦言,她自认是合适的人选,“2013年禽流感爆发,我就是去金山公卫中心支援的一线护士,经历过非典、甲流、我的心理素质也会更好些。”

年夜饭的菜刚上齐,六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汪伟放在手边的手机就响了。“8点半到医院集合,出发去武汉!”“好的!”一个简短的电话,一个果断的回答,汪伟放下筷子,与妻女告别,没有更多话语,只有“珍重”二字。

继1月23日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综合监护室副主任医师郑霞率先出发支援武汉新冠肺炎救治工作后,浙江省首批135名出征的医师队伍今天整装待发,

浙大二院有5位医护人员在这次首批出征的名单里,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颜伏归说:“武汉疫情重、人手缺,身为呼吸内科医生,我理当站出来,义不容辞!我最想感谢我的妻子,当我和她说要去武汉时,她说她会照顾好孩子的,让我安心。我抱了抱她,她是我最大的依靠。”

感染性疾病科主管护士卢燕说:我是感染性疾病科病区的护理组长,23日晚看到群里组织人员去武汉支援,就觉得我是那个最合适的护士,也没多想就报名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两岁的孩子,他每天睡在我枕边,从那么小的婴儿慢慢长成了小男孩了。我亲亲他的额头:孩子,等妈妈平安回家!

浙江省人民医院有5位医护人员加入第一批医疗队,浙江省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科副主任杨向红主任医师对其他人说,“你们的孩子都小,我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让我去。”

浙江省人民医院重症护理护师金莹: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试探的和我妈妈说了一下,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开玩笑的,还说支持,结果后来看到我在整理东西,她一下子就哭了,但是还是说支持我去,希望我能保护好自己。”】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官微消息,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钟鸣被指派奔赴武汉疫区前线。他当即取消了澳大利亚家庭之旅,在小年夜义无反顾地动身前往武汉。行前,女儿跟爸爸深深一抱:

【“爸爸,我们等你回家!”】

看到这里,武汉人会泪崩,此时此刻,处于疫区、封城状态的一千多万武汉市民最能体会什么叫感动,谁没有家庭?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孩子?除夕之夜,大年初一,谁不想和家人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可全国全军的这些医疗战士,这些白衣天使,告别家庭,冒着生命危险,奔赴武汉,参加抗疫战斗,怎不叫武汉人深深感动?

世上有真情,人间有大爱,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有解放军的救援,无论多么严峻的疫情,无论多么巨大的灾难,我们都能沉着应对,取得最后的胜利。感谢您们,中国军人救援队,感谢您们,全国各地的医疗救援队,有你们在,就有大爱在,就有希望在,就有胜利在。

一千万武汉市民感谢您们!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解放军和各地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虽有生命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