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肺炎来袭告诉我们,医疗资源必须姓“公”!

资本家是逐利的。马克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告诉过我们,没有利益的事情资本家是不会做的。而医疗行业本身就有特殊性,如果大幅度开放给民营资本,一旦失控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君不见,这些天口罩大幅涨价——因为很多药店都是民营的,甚至在监管部门发布了不许涨价的文件之后依然我行我素,这不能不让人有所警醒。大声疾呼要加快医疗资源市场化的人,非蠢即坏——主要是坏。

新型肺炎来袭告诉我们,医疗资源必须姓“公”!

又是一场艰巨的保卫战。

世间仿佛真的有月光宝盒,把我们带回了17年前:

新型肺炎来袭告诉我们,医疗资源必须姓“公”!

天下哪有做了四十年的太子?!查尔斯王子告诉你:有。

17年了,很多东西变了,很多东西没有变——比如当年非典来的时候,我们用了7天建起了小汤山医院;现在武汉版小汤山大概6天可以建成。

在这个时候,信心,比黄金都珍贵。

然而,信心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靠我们自己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从一片空白到现代化应急医院,六天,你能想象这样的效率么?

在疫情面前,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有这样一个词,叫做本位主义。看过亮剑的朋友都知道,当时孔捷帮李云龙挡住楚云飞来讨要物资的时候就用过这个词,就是指只顾本单位的利益的行为。

现在的情况是湖北周边省份都有疫情,那么这些省份的领导要不要考虑本省人民群众的需求?需不需要安抚?答案你不用拍脑袋都能想的出来。而且这种本位主义有着广大的群众基础。

但是实际上呢?全国都在勒紧裤腰带支援武汉——钱大家都有,关键现在缺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这些物资生产需要周期,而且这种物资日常储备不可能按照现在的需求作为标准,偏偏又赶上春节,大量的一线工人放假回家,拿着钱你现在都买不到东西;偏偏这个肺炎又不允许你大规模的人群聚集。

矛盾吧?

但是各类医用物资还是在源源不断地被生产出来。当然,这里有一部分是民营的医疗企业加班加点赶工,这里同样向他们致敬。但是这样有良心的老板有多少呢?

这个时候国企的担当就体现出来了。以天津泰达旗下的泰达洁净为例,他们有6条生产线,其中有4条是可以生产口罩滤材的,现在4条线全都满负荷24小时生产。每天可以生产滤材7吨到10吨,大约可供生产700万只口罩。我国每天的口罩生产量大概是2000万个左右,他一家就能提供1/3的滤芯。这样的产能和应急能力是民营资本无法比拟的。

同时,各个省份在zy的直接指挥调度下,在本省都不能保障的情况下,加班加点地赶工支援湖北,如果这些资源都掌握在姓“私”的手里,可能么?

现在民营资本进入医疗领域大多是美容、牙科、生殖等利润空间较大的项目,剩下的硬骨头都扔给公立医疗体系。然而这次大疫当前,主动请战的几乎清一色都是公立医院的医生,国内民营医院的标杆和睦家医院贴出了这样的一则公告:

新型肺炎来袭告诉我们,医疗资源必须姓“公”!

没错,他们停诊了。号称有着国内最顶尖的医疗团队的和睦家,在这个时候停诊了。按照官方的通报是根据卫健委的要求停诊,你除了能说好吧还能说什么呢?

如果顶尖的医疗资源都外流到民营资本手上,再有疫情来袭,我们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征集起这样的资源,这难道不值得打一个问号么?

资本家是逐利的。马克思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告诉过我们,没有利益的事情资本家是不会做的。而医疗行业本身就有特殊性,如果大幅度开放给民营资本,一旦失控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君不见,这些天口罩大幅涨价——因为很多药店都是民营的,甚至在监管部门发布了不许涨价的文件之后依然我行我素,这不能不让人有所警醒。

大声疾呼要加快医疗资源市场化的人,非蠢即坏——主要是坏。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贼叉”,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新型肺炎来袭告诉我们,医疗资源必须姓“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