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拷问:如何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号称有国内最顶尖的医疗团队的和M家,竟在这个节骨眼停诊了。按照官方的通报是根据卫健委的要求停诊,这让百姓还能说什么呢?至于物资捐赠紧急行动,倾尽所有的;开足马力生产,确保医药物质供应的;保障医疗物资,日夜兼程输送的,不也几乎都是国有医药企业?在这个世界上,凡是能用钱买来的,都不是最珍贵的;最珍贵的,往往都是用钱买不来的。面对防控新肺炎这重大疫情,我们是不是要重新审视公立医院改制的私有化,是不是也要思考:医院改制需要考虑“钱”,但也要更长远的考虑非钱能解决的防疫救灾,绝不能以改革的名义改掉,用钱买不来的那些最珍贵的东西!

【本文为作者辽宁王忠新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武汉疫情拷问:如何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武汉疫情爆发后,为严控疫情蔓延,为积极救治患者,国家从全国各地迅速、密集、大批的调派医疗队,并携带精良装备和捐赠物资,水陆空日夜兼程奔赴武汉抗击新型肺炎,这绝对显示了共和国的强大动员力和执行力,也显示了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共和国这个动员力和执行力,也绝对令世界震惊和惊叹!

可在这场关系国家安危的武汉疫情保卫战中,相比数量是公立医院近两倍的私立医院,如何就像与己无关的局外人,没派出一支医疗队,没见有任何捐助,也没见有任何举动。这不能不让人们对公立医院的私有化重新进行审视,也不能不让人们担心:如果离开这些公立医院,一旦面对重大疫情出现,怎么体现这种举国动员力?又该由谁来保卫共和国的卫生安全?

一、公立医院与私立医院的此消彼长

长久以来,以来推进的市场化医院改革,一个明晰的主线就是将公立医院私有化,就是弱化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其直接产生的一个效果就是公立医院与私立医院的此消彼长。原本,公立医院数量要远多于民营医院。但这个公立医院多于民营医院的状况保持到2014年后,则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2014年,这种此消彼长达到的临界点,因长久以来公立医院的数量都多于民营医院。至2014年末,全国医院2.5860万个:公立医院由2013年的13396家(比民营医院数多2083个),继续下降到1.3314万个,民营医院增加到1.2546万个。公立医院负债率42%,私立医院负债率54.88%,公立医院比私立医院负债率低12.88%。

但2014年后,这个公立医院多于民营医院的状况,则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2015年,公立医院多于民营医院的局面被打破,民营医院数量首次超过公立医院。2015年年底私立医院达14518家,公立医院数量基本不变。

截止2016年年末,全国共有医院2.9万个:公立医院1.3万个,私立医院1.6万个。公立医院略有减少,私立医院大幅增加1500多家,这个增加的幅度,也是跨越式的历史性突破。。

2017年年末,全国共有医院3.0万个:公立医院1.2万余个,私立医院1.8万个。公立医院数量减少1000家,私立医院增加2000家,年私立医院增加数量又创新高。

2018年底,全国医院数达3.2万个:公立医院12032个,私立医院20404个,占比63.5%,是公立医院数量的1.69倍。与2017年比较,公立医院减少109个,私立医院增加2291个,私立医院年增加数量又破纪录。

2019年底,公立医院11941个,还在继续减少;私立医院达2.32万家,同比上年增加2800多家,又攀新高。

二、国内新自由主义之徒主张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核心就是改制

某些人所谓的医院“改制”的实质,就是将公立医院私有化,却偏偏叫做民营化。而且,很多公立医院被私有化后,就被立即消灭掉,被“民营”跑马圈地的搞成房地产开发等赚钱的买卖了。

1.公立医院改制从2009年一直进行。

2018年开始,近4000家非政府所有的公立医院要完成改制,而这将是非常庞大的一个数据。

2.医院改制的成果体现私立医院翻番增长。

2015年底私立医院达到14518家,到2018年底私立医院达到20404个,三年间私立医院增加5886家,年均增加1962家。2014年末,全国公立医院由1.3314万个,万个,减少到只有1.2万个。

如果继续减少4000个公立医院的数据实现了,那么,公立医院将下降到8000家左右,而私立医院至少达到25000家。私立医院由2018年是公立医院的1.69倍,翻番到3倍多。

3.未来深化医院改革的重点是什么?

说白了,就是通过改制最大限度的继续减少公立医院,严格限制公立医院数量,严格限制公立医院床位,严格限制公立医院上大型医疗设备,严格限制公立医院举债。明确对社会办医和公立医疗机构一视同仁,同等待遇;在规划、税收、服务能力建设等方面,向社会办医进一步倾斜,以更优惠的政策扶持私立医院发展。

三、谁来保卫共和国的医疗卫生安全

作为卫生医疗事业,它的使命不仅是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实现病有所医,更担负防疫除疫、救灾抗震、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处置、防止细菌战等国家安全。

1.卫生医疗安全必须上升为重大国家安全。近几十年以来出现的上海30万甲肝患者、全国性抗“非典”、举国抗新型肺炎及98抗洪、汶川抗震等重大救灾,调动举国公立医院参战,这样的重大行动还少吗?这次调派大批医疗队投入抗新型肺炎的武汉保卫战,不也100%以公立医院投入作战?没有公立医院为基础,仅仅靠自愿者,国家能有这样强大迅速的动员力吗?没有公立医院为基础,仅仅靠自愿者,那投入的医疗队能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吗?

为此,从近些年抗“非典”、抗“新型肺炎”看,从未来面临的重大防疫任务看,卫生医疗安全必须上升为重大国家安全,必须从重大国家安全层面规划卫生医疗安全。而且,还要特别提及一句的是正在进行的“军改”,更要考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性质,不能简单等同于外国的国家武装力量,也要注意保留和加强军队医院建设,以维护国家重大卫生安全。

2.私立医院咋都个个“英雄气短”?闻名遐迩的莆田系有6000多家医院(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现有6000余家会员,基本是莆商参与投资的私立医院),莆田系在全国的私立医院中,也算三分天下有其一。可在这场八方紧急驰援武汉防控疫情的大决战中,莆田健康产业总会为代表的莆田系医院,为什么一直默不做声,一直按兵不动,一直浑然不觉,一直装聋作哑?

公立医院私有化和私立托管医院,也吸引很多大财团加入,一些医疗行业外的旗舰型企业,纷纷跨行业出手抢夺私立医疗这块大蛋糕,那可是个个豪情万丈,怎么面对新型肺炎这样重大疫情,咋就个个都“英雄气短”了?

集团化的私立连锁医院,面对新型肺炎这样严重的疫情,怎么都沉默无语?怎么都视而不见?即使这些医院没有专业防疫能力,但至少发声给点道义的支持,表态给大家增强点信心,捐点口罩之类的物资,这总是可以吧!

更为荒腔走板的是国内私立医院的标杆“和M家”医院,在被北京市列入101个发热门诊后,也是“民营医院”唯一被列入的发热门诊,竟然贴出这样一则公告:

【“从即日起,‘和M家’医院发热门诊升级改造,暂时停诊。所有发热或有新型冠状肺炎接触史的成人和儿童患者,请到指定医院发热门诊就诊。其他门急诊不受影响。”】

没错,号称有国内最顶尖的医疗团队的和M家,竟在这个节骨眼停诊了。按照官方的通报是根据卫健委的要求停诊,这让老百姓总有点说不出的难受,又哑巴吃黄连啥也说不出!

至于在紧急援助武汉,那物资捐赠行动,能倾尽所有的;确保医药物质供应,开足马力生产的;保障医疗物资,日夜兼程输送的,不也几乎都是国有医药企业?

在这个世界上,凡是能用钱买来的,都不是最珍贵的;最珍贵的,往往都是用钱买不来的。面对防控新肺炎这样的重大疫情,我们是不是要重新审视公立医院的改制:医院改制需要考虑“钱”,需要考虑经济效益,但千万别掉钱眼里,如何加强医院的公益性,如何解决非钱能做到的防疫救灾,不更需要有长远眼光的考虑?绝不能以改革的名义,改掉那些用钱买不来的最珍贵!一旦丢掉,那可绝对追悔莫及!

【辽宁王忠新,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1/54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