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正在起变化,从围殴红会说起

当我们自以为正义义愤填膺地围攻红会、恨不得将红会打垮时,一些人、一些组织正在得意地笑。对红会工作,我们可以去监督、批评,促进改进成长,但不要去抹黑攻击。历次抢险救灾证明,红会等官办慈善机构,依然是最可信赖、尽职兜底的组织。

事情正在起变化,从围殴红会说起

拔掉墙上的钉子,还会有个洞。

谣言的危害亦然。即便辟谣了,负面影响难以全部消除。

一起恶劣的谣言,足以让一个人身败名裂,足以让一个组织信誉扫地。

如果是针对一个组织出现6起恶劣的谣言呢?如果是连续6天变着花样接连出现6起恶劣的谣言呢?如果是针对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公益机构接连6天出现6起恶劣的谣言呢?

答案无疑是致命的。

(一)

6起针对红会的谣言,刀刀致命,谁是幕后操刀者?

谣言之一:“武汉市红十字会向上海医疗队收取6%—8%捐赠服务费,否则拒收防护服等医疗物资”。武汉红十字会通过微博声明表示,从未收到过“上海医疗队”捐赠的“300套防护服”,也不存在任何收费现象。对此,上海医疗队领队郑军华教授也予以证实确认是谣言。

谣言之二:“山东援助武汉350吨蔬菜被武汉市红十字会低价卖掉,钱也进了红字会腰包”。武汉红十字会发布声明表示,从未接收过"寿光蔬菜",也没有参与该批蔬菜的分配、售卖,更没有收到过相关现金捐赠。武汉市商务局公告称,该批蔬菜由商务局组织平价销售,销售收入上缴市财政列为防疫资金下拨使用。

谣言之三:“武汉市红十字会PS造假善款退还单”。湖北省红十字会发微博回应,确有一个错字,但善款已退还。网友也在银行主页查询到了退款事实。

谣言之四:“因红会分配不公导致物资匮乏武汉协和医院医生自制防护服和口罩”。武汉协和医院微博声明,网传信息图文均不属实,纯属谣言,已报警。更有网友扒出图片中“自制防护服和口罩”的系四川某地医院。

谣言之五:“所有医院、社区都可凭介绍信去红十字会领取物资”。武汉红十字会微博辟谣:网传为不实信息,造成社会秩序紊乱,严重干扰疫情防控工作。所有医疗物资都是在武汉市抗击新型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的统一协调下,根据各医疗单位的实际使用需求分配发放。

谣言之六:“红会截留协和医院医生毛某某个人口罩快递充当分配物资”。经网友查证并与顺丰快递核实,协和医院医生毛某发布信息不实,对方捐赠给红会、寄送给他本人口罩系不同批次,红会29日已收到3000只,毛医生2月1日上午签收另一批。

这6起谣言,几乎每天一起,在网络上大面积传播,聚拢了无数的嘲讽、谩骂和攻击,包括一些新闻媒体也充当了谣言传播的帮凶。不少网民以为捍卫正义,却充当了谣言制造者的枪手。

这6起谣言,把湖北省、武汉市红会围殴的鼻青脸肿,遍体鳞伤。但鬼知道,明天又会冒出什么样的谣言中伤?

白天日日战疫情,晚上夜夜战流言。

有点心疼红会。

(二)

红会自身的问题,也不能回避。

一些舆论将矛头对准红会,是有历史渊源的,郭美美事件就是无法回避的一个。早在2011年监察部牵头调查就认定郭美美和红会无关,但是郭美美事件至今仍在误传误导,舆论至今没有被扭转过来。

郭美美事件是在红会管理相对混乱时期,被一些民间组织下的套,这个套几乎把红会打趴下,至今都没完全缓过气来。2013年红会针对网上舆情,准备重启郭美美事件审查彻底查清事件黑手时,时任红会社监委王某某、邓某某极力反对,彼时王某在某民间基金任职、邓某也在运作该民间基金一个项目。他们的意思很明白:查什么查?你红会就在舆论场继续烂下去吧!

没有重启郭美美事件审查,这是红会最大的失误,这个失误让众多网民对红会的误解始终难以解开。这也是红会自身面对圈套不够强硬应该付出的代价。

回到这次疫情防控上,湖北省、武汉市红会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周转不够快、调拨不及时,包括工作不够细致,以致出现一些数字、文字等低级错误。人手不够是一个现实,可以考虑从武汉市内多抽调一些人员。但这毕竟是战时,如果出现一边物资匮乏,一边物资囤积不发,那就是渎职。

湖北省、武汉市红会还要特别注意一个问题,由于在自身募捐的同时,还承担了民政部赋予接收省外其他慈善组织款物的重任(见第三部分),这一块工作尤其要做好。比如在闹出舆情的退款单问题中,思源基金会在微博上宣布将网友捐赠的1900余万善款拨付至湖北省红十字会,湖北省红十字会发微博表示双方暂时没有达成执行意向,故先退回了拨付资金。这就让人难以理解。是沟通出了问题,还是执行出了问题?一边面向全国募捐,一边退回大额募捐款,在防控疫情战时,似乎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

很欣慰,在撰写此文时,看到了湖北红十字会检讨自身工作存在的问题并致歉的新闻。

打铁还需自身硬,红会当自强。

(三)

理清慈善募捐的分工,要回到原点。

在这次针对湖北省、武汉市红会的舆情中,一个重要的焦点是认为“力不从心”,大包大揽却难以落实。事实真的如此吗?

1月26日,针对湖北省武汉市等多个地区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民政部发布公告第476号。公告第二条明确:

慈善组织为湖北省武汉市疫情防控工作募集的款物,由湖北省红十字会、湖北省慈善总会、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武汉市慈善总会、武汉市红十字会接收,除定向捐赠外,原则上服从湖北省、武汉市等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挥部的统一调配。外地慈善组织、志愿服务组织在疫情应对响应终止之前,不派工作人员、不发动组织志愿者进入湖北省。

很显然,民政部的通告清晰传达了三层意思:

——在疫情应对响应终止前,禁止外地慈善组织、志愿服务组织进入湖北省。这应该是基于防止疫情传染扩散的考虑,符合战时需要。

——所有慈善组织募集款物,都应转交由湖北省慈善总会、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武汉市慈善总会、武汉市红十字会接受。这也不难理解:5家外慈善组织不得直接发放募捐款物,集中统筹调配,发挥最大效用。

——湖北和武汉几个指定慈善组织接收的款物,分别由湖北省、武汉市等地疫情防控指挥部统一调配,定向捐助的可由接受慈善组织直接发放。明确了物资发放的主体并不是慈善组织,而是指挥部。

再强调一次,民政部通告责任分工非常清晰:全国慈善都可以募捐,但募集款物要转交给湖北省、武汉市5家慈善组织接收,由湖北省、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调配。湖北、武汉红十字会职责显而易见:自己募集款物,接收保管其他慈善组织募集的款物,对定向募集款物直接发放,对募集和接收款物调配提出建议。

毫无疑问,民政部规定的这一模式是科学的。疫情不同于一般灾情,具有传染性,必须严控人流,况且武汉还处于“封城”状态,不可能让外地慈善组织和志愿者组织随意进入武汉,更不可能任其在城市内随意流动。

从这个规定看,不少舆论的确是误读、误会甚至误导了红会在疫情防控中的职责功能。

(四)

对一些民间慈善组织来说,是慈善为本,还是抢占“市场”?

民政部根据疫情防控需要作出的科学安排,并没有赢得湖北省外慈善组织,尤其是一些民间慈善组织的理解和支持。包括韩某慈善基金会在内的多家民间慈善组织,强烈地表达了不满,甚至公开攻击红会,公然违规运转。他们将疫情防控需要下的科学安排,曲解成“地方保护”“体制保护”,认为自己被“排斥在外”,在网络上极力误导误读,一些媒体也随波逐流不加调查、不做判断地肆意批评。

当然,他们批评的矛头是不敢指向主管部门的,于是便发泄到民政部指定的湖北省、武汉市5家慈善机构特别是红会上来,攻讦,嘲讽,抹黑……。

一些更大胆的组织,则无视民政部第476号公告要求,直接绕过5家指定机构,违规地将募集款物送至武汉有关点位。这事实上衍生出了另一个问题:受此影响,武汉一些机构单位也开始响应违规直接向民间“求助”,造成了湖北省、武汉市整个募捐救灾秩序的混乱。

试想下,如果不进行集中调配,让全国慈善组织任意往返武汉,随意结对挂钩帮助,真的能把武汉疫情防控募捐保障做好吗?

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既然都是做慈善,为何一些民间组织不执行民政部的规定,不配合指定的5家慈善组织携手共同做好本次募捐工作?是觉得那样做是“为他人做嫁衣”?还是因为有不可告人、不可割舍“名利”?无论是哪一种,毫无疑问,都背离了慈善的初衷。

武汉疫情防控中的这场募捐活动是一面镜子,照射出慈善领域隐藏的一些深层次问题,有待于有关部门去破解。

(五)

6年前,短期内疯狂造谣上千条、锒铛入狱的秦火火说:网络炒作必须“忽悠”网民,使他们觉得自己是“社会不公”的审判者,只有反社会反体制,才能宣泄对现实的不满情绪,才能将一些人一辈子赢得的荣誉一夜之间摧毁。这个畜生还说:“谣言并非止于智者,而是止于下一个谣言。”

现在,很多人也在干这样的事,只是自己还没意识到。

当我们自以为正义义愤填膺地围攻红会、恨不得将红会打垮时,一些人、一些组织正在得意地笑。

对红会工作,我们可以去监督、批评,促进改进成长,但不要去抹黑攻击。历次抢险救灾证明,红会等官办慈善机构,依然是最可信赖、尽职兜底的组织。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千钧客”,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舆情观察|事情正在起变化,从围殴红会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