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局背后,鹰酱的一场大戏

如果有人想要制造官民对立,没关系,解放军可以顶上,代替地方发挥作用,不管是救灾物资送不到的问题,还是治疗方案没有效果的问题,解放军都能顶上。甚至于,明星级别的顶级专家,解放军系统内也有,专业技能和权威性甚至比民间的还要强。

当前时局背后,鹰酱的一场大戏

引子

想了很多抒情的开场白,最后都去掉了,因为这背后的局势太过紧急,和我们每一个同胞密切相关,我就直奔主题:今天这篇文章是用一套严密的逻辑,来解释你关于疫情的所有疑惑。是的,我已经找到了真相,看清了这一切背后关键性的脉络。从这个脉络出发,你觉得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都将找到答案。甚至于,我们可以轻松预测未来的场景,提前看到一幕幕精彩的大戏。还可以根据未来会发生的事情,我们提前做好准备,先人一步趋利避害。

关于疫情的文章多如牛毛,但很多文章要么读的你肝疼,要么读的你泪眼汪汪,爱恨情仇一番之后,你还是不知道这么多糟心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也有人发现了一点小秘密写出来,但看不到大局,虽然解释了一件事,却说不准人家为什么要这么干,也不能预料对方接下来要做什么。我们总觉得信息时代了,信息满天飞,我们应该懂的更多,实际上真相从来都是稀缺的。高屋建瓴的思想更是稀缺中的稀缺。

当前是非常时期,各方斗争非常激烈,你点破迷局,动了别人的蛋糕,不仅文章会被删,账号都可能被封掉。建议关注本公众号的同时,也关注备用公众号,必要时也可以添加工作微信,防止失联。

一、既没有阴谋论,也没有友好论,只有永恒的利益

关于武汉疫情发生的原因,很多人看到了诡异的一面,比如从时间上看,疫情在春运期间爆发,在我们国家,春运期间一般有几十亿人次的人口流动,这对疫情扩散太有利了,病毒好像很懂我们的特殊国情;从地点上看,武汉是我国的交通要道,从这里发出的高铁,半天时间里就可以到达全国大多数城市,这简直是为全国培养携带病毒的种子选手的最理想位置。

在如何解释这种诡异场景时,一些人说,这是因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一直想要加害于我,所以这事儿铁定是他搞的鬼。这种大而化之的论断,仔细品品是漏洞百出的。就好比警察破案,如果村子里出了事儿,警察总不能每次都去抓村民们认为最坏的那个吧。

也有人说,美国挺好的呀,我用苹果的手机、微软的操作系统,生活的很愉快,美国是我的大恩人哪。这显然也是犯了幼稚病,美国又不是无偿赠送给我这些产品,无非就是个买卖,有人觉得这里面有恩情在,也只是他个人的矫情罢了。这并不足以断定美国不会做坏事。

和普通人容易情绪化不同,到了国与国关系这个层面,我们需要记住一点: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所谓无利不起早,如果这事儿是美国做的,就得说清楚做这事对他有什么好处;如果这事儿不是美国做的,也可以说一说,这事儿如果发生了,对美国是不是坏处远大于好处。

还有一点是我们理解美国这种世界霸主的行为时容易犯的错误,就是我们想当然的认为他会去守一些规矩,比如和平啦,友好啦,大家一起发财双赢啦。这是把我们自己的生活经验代入到了国际关系理解层面。我们都生活在文明社会,有社会道德和法律约束我们的行为,你做了坏事儿会受到道德谴责,要是犯法了警察会找上门,每个人都受制约。但是放到地球村层面,如果美国犯法了,谁是警察能去抓他?又能给他什么惩罚?做为地球村里的霸主,没人打得过他,也就没人真的能够惩罚他,联合国无非是个空头部门而已,没有军队也没有地盘,捣鼓的那些个协定,美国说撕就撕了。

所以说,像美国这样的霸主,可以为所欲为,在世界范围内不断挑起各种战争,五年一小打十年一大打,搞垮一个国家更是家常便饭。为了自己的利益,在他眼里是不存在什么规矩能约束他的。比如,原子弹刚造出来就往日本投,而且连投三颗,因为一方面自己不会遭受核报复,一方面能减少自己军队损失,这账很容易算。

虽然只要有利可图,没什么规则能阻止美国,但你在现实世界做事,受限还是很多的。比如,美国自己内部的各种问题。

二、从美国内部的状况出发,说清楚他的动机

美国这个国家,两极分化非常严重,在金字塔最顶端的一小撮人统治了整个国家。这个结构和现代公司很像,董事会里面的三五个人,控制着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大公司。美国底层的老百姓和我们没什么区别,也都是吃饱穿暖快快活活生活而已。但顶上的这撮人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们自己没有长一万只手,能够靠自己创造出那么多财富来,说到底还是靠底层的打工仔创造的。这撮人,就是以吸血为生,靠的是老百姓的供养,这其实很像肿瘤和人体的关系。

如果一个人身上长了颗瘤子,瘤子是靠人吃的饭来提供营养,越长越大。但是人自己的营养因为被瘤子抢走了,反而越来越瘦,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最后就病倒死掉了。

人死了,瘤子就算长到足球那么大也只能跟着死掉了。这就是美国顶上那一小撮人最担心的事情,一直吸血,吸到最后美国的老百姓扛不住,眼看要死了,自己的末日也就不远了,我们该怎样扭转这个局面?

为什么说美国的老百姓都快扛不住了呢?因为美国的负债已经达到了23万亿美元,别说还这钱了,每年光利息都得还6000亿美元。有专家预测,从2024年开始,美国发行的所有国债将用于支付利息。很显然,到了那时候,连个利息都凑不上,更别说还钱了。如果预料到这种情况,你都铁定还不上钱了,我干嘛还要借给你?这样一来,整个体系就崩掉了,喝血的和造血的要一块死了。

瘤子不会动弹但人会,顶层的那撮人,其实早就想好退路了,那就是逃离美国,寻找新的宿主寄生,重新开始。这就是美国内部的资本开始大转移。

普通人搬个家很简单,天下之大哪里不能容身呢,但对于美国这么大体量来说就很困难了,地球村就这么大点地方,和美国规模差不多的也就我们了。资本的转移也不像普通人那样从银行取出钱存到另一个银行那么简单,10万亿级别的资本,是需要做产业投资才足以容纳的。

近些年,我们的产业升级搞的如火如荼,各种科技攻关也是捷报频传 ,加上我们全球最多的产业工人和最齐全的产业门类这样的硬实力,未来我们的制造业铁定是独步全球,甚至可以说,以我们制造业的产能,足以供应全世界。放眼全球,只有我们的产业有能力容纳抛弃美国过来的资本。

当前时局背后,鹰酱的一场大戏

有人可能发现了一个问题,美国人欠的几十万亿美元的债务怎么办呢?这还是陷入了普通小老百姓的思维。从国家间的利益关系层面讲,美国欠债还钱只是为了借到更多的钱,如果他不支付利息,往后就没人再借给他钱了,为了能借到更多的钱,利息这块他们是能够保证的,但本金就不一样了,你让一个抠抠缩缩刚刚够还利息的人还本金,这无异于要取人性命,不动用暴力是绝对要不回来的。目前有谁能打到美国家里逼他还钱呢,看起来还没有,就算有这代价也过大。怎么推演这本金靠自己要都是要不回来的,既然如此,这件事就不会计入美国的战略考量范围。

所以有人看到了美国的资本入华的诉求,却天真的认为,这些资本是为了到中国来赚钱,然后还自己欠的国债,这显然是错的。

有人觉得不可思议,那难道这些资本就放任美国不管么,他们不是美国人么?想想我们身边,曾经有多少富人移民到美国、加拿大、新西兰?资本何曾有过祖国的概念呢,哪里既能让他保住资本又能获利最大化,资本就去哪儿。资本逃离了美国,国债让逃不掉的美国老百姓慢慢还就行了,和他们有啥关系呢。

如果实在还不了,就跟公司一样,干脆宣布破产得了,如果美国这个政体解体了,那么债务不就跟着一起被消灭掉了么。

当然,破产之前,他们必然会把一部分优质资产转移出来,比如加州这样的省份,拥有硅谷这种高科技产业密集的地区,代表了整个科技产业的未来,这种黄金资产资本家肯定舍不得了,必然会从美国独立出来。

大资本从美国转移出来的行为,我们形象的称之为“跳船”,跳船之后接下来就是要回到安稳的陆地,我们形象的称之为“登陆”。

在登陆地点方面,中国是首选,逻辑上面分析过了。但还是有隐患,毕竟我们和美国是如此不同,从人种到肤色到文化都有很大的差异。那么必然就需要一个备选的登陆方案,相当于紧急情况下的撤退点,这个撤退点就是英国,而撤退的通道就是香港。

所以为什么香港为一个法案哭天喊地闹了大半年,这地方虽然小,但是一头连着大陆,一头连着英国,万一美国的资本跳船后登陆我们这边,不小心被围剿了,香港是个重要的通道,可以让这些资本撤离到更加安全的英国。断了这个通道,完全就是关门打狗的局面了,大资本的跳船,可是带上了所有棺材本和身家性命,准备托付余生的,这么不给人留活路,那不得拼命么。

那些香港青年们出去走一遭闹上大半天,起价一千港币,如果组织十万人级别的打砸活动,一天的费用就上亿,一闹大半年,背后的预算至少在千亿级别。花这些钱为十万亿级别的大资金留个后门,相当于抱着一大叠钞票跑路,从里面抽出一张来买通门卫,还是很值的。

同时期,英国在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成功脱欧。脱欧之后的英国,做为一个独立的经济体去容纳跳船资本,大资本家是放心的,毕竟放眼世界,唯有英国和美国是关系最亲的亲戚了。但是在脱欧公投成功后,为什么英国的议会一直从中作梗死活没法通过脱欧法案呢,这背后是欧盟从中作梗,毕竟英国历史上一直做为一个超级搅屎棍,在欧洲大陆挑拨离间,让欧洲各国战乱不已,如果美国大资本成功登陆英国,力量大大增强的英国又将开始他搅屎棍生涯,欧洲大陆很可能再次被搅得天翻地覆,想想都很难受。

双方争夺到最后,爆发了英国货车藏尸案,世界媒体跟进,举世震惊。最后确定,那些在货车冷柜中被冻死的都是越南人。越南人去英国做什么呢,少数女孩是从事美甲之类的服务行业,一个月能挣相当于人民币一万多块。多数人实际上是去英国种植大麻的。越南人长期受中华文化影响,对农业种植非常重视,普通越南人的种植技术要远远领先于其他非法移民,加上语言不通、吃苦耐劳这些优点,在西方国家的地下大麻产业链上,越南人牢牢把控着生产端。藏尸案被曝光,如果再推动英国议会出台法案打击越南非法移民,背后的大麻产业链都可能被摧毁,这条产业链上的各个口的官员,也就断供了。

不管藏尸案是如何发生的,对那些利益关联的议员来说,都是浑身冒冷汗,如果不答应幕后黑手的要求,不仅自己可能被断供,还会被调查,甚至有坐牢的风险。这一番拿捏下,原本势均力敌的脱欧派和留欧派,因为留欧派中大片的议员被威胁后反戈,力量对比发生了质的变化,英国脱欧的结果也就浮出水面了。

毕竟是亲戚,小小的一个货车藏尸案敲打一下就搞定了备选登陆点,这让美国人很满意,对接下来真正的大战役也就信心满满,志在必得,出起手来也就毫无顾忌,拳拳到肉。

有人会感到诧异,如果美国的资本想要登陆,我们让他来买我们的资产就是了,我们拿到了资本,产业发展起来了,大家双赢,这多好。这是混淆了“觉得好”和“出钱买”这两件事。我们在小店里买件衣服,试一试很合身,还得看价钱是不是在自己心理价位,在心理价位了,也还得跟老板讨价还价一番,如果价钱不合适,我们可能还会忍痛暂时不买了。

美国的资本要进入中国进行产业投资,必然也会有一个“杀价”的过程。做投资的老手都明白,仅仅是优质资产还不够,还得价格够便宜,才适合投资。这些资本市场的大鳄老狐狸,历来玩的就是低买高卖割韭菜的手段,对我们进行产业投资,这不是走亲戚送礼,这是带着一整套的手段来压低我们价格资产价格的。

与此同时,借着毛衣战的掩护,相关的条款已经在1月15日达成。

当前时局背后,鹰酱的一场大戏

在弹药方面,有资料显示,现在外资持有A股市值已经达到了2万亿以上的规模,占A股自由流通市值的10%左右。在这个量级上,再拉上一些隐蔽的盟友,已经具备给A股带来巨震的能力了。

恰在此时,武汉爆发疫情。此次疫情不同于2003年的非典疫情,病毒有着更强的传播力。这导致很多企业出于隔离的需要,在春节假期结束后无法正常复工。如果疫情持续一段时间,企业没有产出,物资无法正常周转,还要负担员工工资,一些依靠高周转率存活的企业,就会陷入困境。如果疫情持续几个月,我们的整个经济必将遭受重创,反馈到金融层面,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必然大幅下降,对应的资产价格也会大跌。

这次的疫情,病毒不仅懂得我们特殊的国情,选择在春运期间爆发;也懂得我们的地理环境,选择在中心节点城市武汉爆发;还懂得美国跳船资本的诉求,要赶在4月1日这个时间节点来临前,让我们的股市狠狠的跌一跌,给大资本布一个进场抄底的局。不得不说,这个病毒似乎“聪明”的可怕 ^_^

三、对鹰酱能力的分析

在刑侦分析的过程里,对于已经发生的命案,在寻找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如果仅仅判断对方有杀人动机,离确定对方为杀人犯还很远,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需要判断对方是否有杀人的能力。比如,案件中的受害者被一颗炸弹炸死,受害者的老仇人王某有作案动机,但是王某是一个普通职员,在我们国家,这样的人连碰炸药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自制炸弹了。如果恰巧发现,王某是转业军人,转业前在部队里就是专门跟炸弹打交道的工兵,那这事儿就八九不离十,可以直接把王某抓来审讯了。

稍作调查就发现,美军将细菌或病毒等用在战场上的案例还不少。最早要追溯到1951年10月,当时美国主导的联合国军在朝鲜战争中一败涂地,参谋长联席会议向当时的联军统帅李奇微将军面授了一份机密命令(JCS#1837/29) ,命令要求在朝鲜战争中开展有限细菌战。1952年参谋长联席会议授权联合国军指挥官开展更大规模的细菌战。

在朝鲜战争结束后,至少有36 位被俘的美国飞行员、美军上校及高级军官助手在朝鲜、中国供认,他们曾经投掷过细菌武器。1952年,由瑞典、法国、英国、意大利、巴西、苏联、中国等国家的著名科学家组成的“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也证实了美国在朝鲜和我国东北地区使用细菌武器的事实。

进入到新世纪以来,在2002年6月12日,美国总统小布什签署了农业生物恐怖主义保护法,这就是第一部生_物国防法。随后,美国以防御的名义,加大了对基因武器的研发投入。美国联邦政府在生物防御方面的年度预算从2001年的4.14亿美元增长到了2005年的76亿美元。奥巴马任上的2009年,美国公开地生物防御预算高达89.7亿美元。自2001至2009年,美国总共投入570亿美元,呈逐年上升态势——这些都是公开的投入。仅此一项投入就远远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

如今,全球有56个生物安全级别为P4级(最顶级)的设施,遍布世界五大洲,主要为西方国家所拥有,这些设施中的大部分并不具有和人类相关的高危病毒的研究能力。而美国则拥有其中的15个设施,这些设施都已经高度细分,有的针对特定类型的病毒进行研究,有的专门针对借助病毒进行恐怖主义活动进行研究。

之所以专门考量P4实验室,是因为类似埃博拉病毒这类高致病性的病毒,必须要在P4实验室才能进行操作。相关的实验室建设标准充分考虑了这类病毒的特点,可以确保病毒不被泄露出去。普通的实验室如果贸然进行这类病毒的研究,可能还没拿到研究成果,研究人员就先被病毒感染了,这是极其危险的。

而中国目前仅有唯一的一个武汉P4实验室,这是自2003年非典过后立项筹建的,历经十多年,在2018年1月5日才正式投入运行。可以说,在高致病性病毒研究领域,美国无论从投入、硬件设施的先进程度再到人员的专业程度上,都远超中国,独步全球。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有能力对中国发动细菌或病毒攻击,进行专业能力评估的话,排第一的一定是美国。

四、病毒攻击的基本套路

有人在了解到美国在病毒研究方面的巨大投入后,开始走向另一个极端,认为美国无所不能,可以通过病毒把一个国家打到万劫不复,这其实是把生化危机之类的影视作品带入到现实中了,犯了“恐美症”。

说到底,病毒的研究也只是一种技术而已,纵然美国在这方面再怎么领先,也依然会受到技术规律的制约,受到自然规律的制约。病毒首先是一种寄生生物,它自己并不能独立存活,必须在生命体内部才能存活。这种共生关系形成了一个小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内将有一个天然的制衡关系,即病毒永远无法太过强大,否则杀死了寄生的对象,病毒自己失去了生存场所,也就跟着灭亡了。这是病毒做为一个独立的种类根本性的制约。

还有致死率和传播性方面也明显存在制约关系,高致死率的烈性病毒,对应的潜伏期更短,爆发的更快,带来的结果就是病毒的传播性降低,因为人携带这种病毒,还没有充分传播就已经倒下。而传播性好的病毒,致死率必然较低,甚至于低到病毒的携带者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扛过了发作期。

在新病毒的制备方面,也不是一些人想象的那样,人类能够凭空造出来病毒,即使制备出来,这样的病毒也无法在人类的自然环境中存活,从而不具有武器价值。

比较靠谱的做法是,从自然界中搜集那些高致病性病毒,在实验室环境下进行诱导性变异,把自然界中需要几千年才能完成的变异进化过程,在实验室里通过技术手段快速完成进化。当然,进化的方向可以通过人为的筛选进行控制。这样一来,进化后的病毒大概率是能够适应原有的自然环境的,如果做成武器方便通过原有环境进行投放。同时诱导变异又能使得病毒达到制备人想要的效果,或者毒性很强,或者传染性高,或者潜伏期长等等。

如果形象的比喻这种制毒手段,就好比考试的时候,相比于让你在白纸上写答案的题目,选择题要简单的多。

基于这种制毒方式,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自然界里蝙蝠身上会有跟SARS极为相似的病毒,但是却找不到完全一致的病毒。而这其中关键性的差异,从进化树去判断,两者又不是亲缘关系。毕竟,这种制毒手段一般是军方的机密,不可能发布到学术界的。而学术界掌握的材料,多数是病毒自然进化变异的数据。

从武器研究的角度来说,TNT在一百年前已经被发明了出来,随后发明的几种炸药也只是提高了数倍威力,基本上在一个级别上。在原料层面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可以研究或革新的空间,更多的是在武器投放工具方面的改进,比如不同射程的火炮,更远射程的火箭炮,以及射程从几百公里到上万公里的导弹。病毒武器化必然也是遵循这个规律,病毒的致死率和传染效率方面只能在一个均衡范围内取舍,具体采用哪种类型的病毒,则根据战略目标的不同,从武器库中进行选择。而真正考验病毒武器的则是在投放端,如何能够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完成病毒的投放,投放后病毒还能够在新的环境中生存下来,达到一定的剂量来完成对人的感染和传播。

病毒虽然繁殖力非常强,但是对环境的要求也很苛刻,只有在特定的温度和湿度中才能存活。所以武器化的病毒投放,必然需要精确了解投放地的环境情况。如果由制毒国的生化兵进行投放,最稳妥的操作方式是由生化兵化装后潜入目标国的目标区域,对可能的投放点进行实地的环境检测和考察,获取一手的数据,然后对多个地点考察获取的数据进行综合评估,确定最适合投放病毒的地点进行投放。

毕竟,这简单的操作,背后可能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目的,哪怕病毒在实验室表现的再好,也需要派出侦察兵进行实地考察,甚至于准备好多套方案,在多个点进行投放。最后表现出来的结果就是,疫情集中爆发时,有多半的人是在某个区域被感染,但也有一部分人并非在那个区域被感染。这也是和自然感染病毒最为不同的地方。

至于这些化装的生化侦察兵,因为是在和平时期作业,在大家还没有警惕心的时候做侦查,实际上很难当场抓获。这些侦察兵也会伪装成游客,拿着伪装为手机的仪器四处拍照,实则在进行环境参数采集。虽然进行了精心的伪装,如果事后能调集监控分析,实际上很容易识别,比如中国的菜市场这种乱糟糟的地方,如果一个白皮的外国人突然拿起手机四处拍照,这显然是非常不合常理的。

在完成病毒投放后,实际上攻击方还是心存疑虑的,这时候需要再收集到病毒传播情况的一手资料。但因为病毒已经爆发,目标国出于安全本能,会变得格外警惕,已经不适合再派出本国侦察兵去收集数据了,这时候常见的方式就是目标国的学者,将一手的病毒感染资料以论文的形式发表到公开的国际刊物上,以此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数据反馈闭环。

反馈环节的重要性,就好比你炮击一个地堡,一排炮打过去,需要确认地堡的机枪火力是不是被摧毁了,这样才好安排后续的冲锋。如果在确认环节发现达到预想效果,那么原本在目标国安插的暗线,会收到指令开始集中行动,推波助澜,同时金融等协同战线上的行动也会同步展开布局,只等着在疫情大规模扩散后,给予真正的重击。

根据这个套路,结合论文寄往国外的日期,排查这一段时期内金融市场上的资金大规模流动的情况,也可以挖出一些关联的暗线。

五、战役的布局

制毒和投毒只是一个技术活,就好比拉来一辆坦克,最多只能打一场战斗,真正的战役,一定是多方协同联动,甚至于海陆空配合的。

国际间暗线的斗争也是如此,病毒只是对目标国进行人员生命健康的威胁以及社会秩序的破坏,实际上对施毒国并没有直接的好处。只有多方联动配合,充分利用疫情契机,先是通过目标国卫生系统暗线对病毒感染情况进行隐瞒,给病毒充分扩散的时间,继而再通过目标国医疗系统错误的治疗方法,使那些原本都可以自愈的感染者在救治过程中死亡,大大提升病毒的致死率。此时恐慌开始形成,接着由目标国的媒体暗线跟进,大肆渲染恐慌情绪,尤其是夸大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在目标国人民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再制造民众和官方的对立,最终由疫情演变为社会动荡,社会动荡又进一步破坏了秩序,导致病毒进一步的大面积扩散,局面失控,最终演变为全国性的骚乱,愤怒的人民开始大范围内攻击当前体系。

到了这个时候,投毒国则带着提前准备的解药,如救世主一般降临,通过预先安插的机构发放解药,病毒得到控制,新的英雄诞生,在民众的感恩下走到政治舞台中心,开始履行战役前就已经达成的协议,利用新获得的政治权力开始进行大清洗,为投毒国资本登场扫除一切障碍。

这就是体系作战的威力所在,通过各条线上的配合,将原本最多只能造成几百名平民死亡的病毒感染,扩大为对目标国政治防火墙的攻破,最终通过金融市场获取巨额利益。如果是十万亿级别的资本,通过恐慌和动乱让目标国的资产价格跌去一半,待病毒被清理后重新回归正常,一次战役净赚十万亿,而且成功完成了资产大转移,这样的好事,真是晚上睡着都能笑醒。

六、应对之法

实际上,上述推演中,投毒国漏算了非常重要的一方,即目标国的军方。军方一直是重要的压舱石,也是目标国能够稳如泰山、处变不惊的底气所在。

正常来讲,类似疫情处理这样的技术活,应该全部交由卫生部门和医疗部门来做,军队基本上是用来打热战的。

但对于我们这样的大国来说,军队不仅数量庞大,体系也非常丰富,在军队内部,教科文卫一应俱全,只要领袖一声令下,立刻能替换掉民间的卫生部门和医疗部门,进行体系化防御作战。

如果有人想要制造官民对立,没关系,解放军可以顶上,代替地方发挥作用,不管是救灾物资送不到的问题,还是治疗方案没有效果的问题,解放军都能顶上。甚至于,明星级别的顶级专家,解放军系统内也有,专业技能和权威性甚至比民间的还要强。

也不能怪别人漏算一招,这是我们的特殊国情,全世界独此一份,只有我们的解放军,是人民子弟兵,是人民的护佑者,这是我们民族的伟人亲手缔造,留给后辈们最宝贵的财富,或许在和平时期我们不觉得,当真正的灾难降临时,才发现,他一直在那里,一直在默默地守护着我们。

向英雄的人民军队致敬,向伟人致敬,向领袖致敬!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玄览读书会”】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武汉 疫情

原标题:(深度)当前时局背后,鹰酱的一场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