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豪:纪念李文亮医生,我只想说3点!

最新的数据显示,全国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3天低于2月4日的高点,新增疑似病例也连续两天下降,全国非湖北新增确诊病例更是四连跌,累积治愈出院的病例也开始快速增长······种种迹象表明,虽然钟南山院士说现在还不能判断现在就是拐点,但至少数据上已经开始向好,这给全国上下抗击疫情带来了巨大的信心支撑。接下来,只要我们再共同努力坚持一下,病毒必然被消灭!

占豪:纪念李文亮医生,我只想说3点!

昨天一早,熬通宵写好文章推送后,就有个别好事者破口大骂,说为啥不评论李文亮医生云云。平时这种连起码尊重人都不会的看到即拉黑,别人不睡觉写一通宵文章免费分享,不合己意就破口大骂,这肯定不允许。不过这次例外,原因就是他们口不择言是因为李文亮医生。李文亮去世太令人痛心与惋惜,有人情绪激动也可以理解。

其实,从前天晚上占豪就一直特别揪心,因为突然就看到了李文亮医生病逝的消息,不敢相信。不过很快就又得到还在抢救的消息,所以一直在为李文亮医生祈祷,希望奇迹出现在这个才刚刚34岁的小伙子身上。然而,令人痛心的是,他最后还是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凌晨宣布,李文亮医生2020年2月7日凌晨2时58分病逝。

占豪:纪念李文亮医生,我只想说3点!

在李文亮医生抢救过程中,占豪不断在微博搜索最新消息,之所以不去写关于他的文章,是因为他还在抢救之中,没法写。当时在占豪的脑子里,想的就是在为他祈福,希望有奇迹,哪会思考如何写他?

而且,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的是,在李文亮医生还在抢救过程中,微博上至少连续三轮提前“宣布”他死亡,有的人真的是恨不得他赶紧走,以便于早抢关于他的新闻。甚至,有的人等不及借他之力表达自己的不满或目的,直接将后来的抢救说成是“假抢救”。

对于一线的抢救细节,我们外人无从得知,但至少来自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和一线大夫的消息,当时就是在尽力抢救。在这种情况下,正常心态就是希望能把人救回来,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不能放过,怎么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去臆测为“假抢救”呢?

试想,若被抢救对象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大家是什么心态?是不是一丝希望都不放过?都会投入百分之二百的努力?人还没走的情况下,为抢新闻而不断发布他人死讯,在占豪看来这是对当事人缺乏尊重的表现,很不合适。

另外,还有一部分人受境外反华势力影响,竟反智地认为是地方不想救他故意让他死的。这些人也不想想,李文亮病逝的结果对谁最不利?这种谣言完全是反智的,但也有人信。

关于李文亮医生,昨天一天的文章已经非常多了,占豪只想表达三点:

一、李文亮医生真的是个好人,他实事求是,是个优秀的共产党员

李文亮是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发布关于疫情的消息,被警方当做“造谣”训诫而被大家熟知的,这一点大家都清楚。

就当时的情况而言,武汉警方也没错,因为个人私下传播没有官方确认的疫情消息是违法行为,可能引发民众恐慌,武汉警方当时并不掌握疫情情况,“训诫”是他们正常执法行为。

李文亮发布关于疫情的消息就当时而言当然是不合规定的,但他不惜违反规定发布这个消息是为了“造谣”吗?并不是,他是为了提醒他临床工作的同学可能存在这样的风险,要他们注意防护。其实,他也知道这事传出去对自己不利,所以他还提醒同学群众的同学不要外传。然而,由于此事的确重大,他的同学还是忍不住将消息传给了其他人,甚至连他的名字和单位都没打码,这才引发了自己单位的约谈和执法部门的“训诫”。如果李文亮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他是不会冒着风险给自己同学传递这样的信息。

当然,李文亮病逝与被约谈和训诫无关,他是在接诊中被一位病人传染了新冠病毒。他说自己当时只是想提醒同学,并没有想那么多,截图被传播出去后还曾一度生气,不但截图不大全,还把原本在“确诊7例SARS”之后他强调这是冠状病毒具体还在分型的信息给截掉了,截图还没有打码,他说当时他就觉得自己要倒霉了,可能会被处罚,因为这是敏感信息。这一信息不但传遍网络,甚至成了海外拿来攻击中国的靶子。1月3日警察找他,他担心不签字不能脱身,于是走完流程签字走了,当时他还担心被单位处罚,影响以后晋升之类的。他还澄清网络传言自己被吊销执照的信息不实。不过,后来他也体谅公众出于担忧公共卫生状况也就释然了。他说他对是否给他平反已经不看重,因为真相比这更加重要。

占豪:纪念李文亮医生,我只想说3点!

谈到自己怎么被感染的时候,他说“最开始病人没有发热,我大意了没有做防护。结果病人转走当天,我就开始咳嗽,第二天开始发热,这时候我就开始戴N95口罩进行防护了。1月12日,查了呼吸道病毒,做了CT,高度怀疑是新冠病毒肺炎就住院了。同科室的同事在我之后一两天也出现了感染的情况,父母在我之后三四天也相继出现症状住院了。后来我病情经历了一次恶化,现在每天都要打抗生素、抗病毒,球蛋白和吸氧。”

在被记者问到有人称其为这次疫情大规模爆发前的“预警者”、“吹哨人”他的看法,他说“不敢当,我只是得知消息,提醒同学,当时没想那么多。”在被问到“之后有什么打算?”时,他回答康复以后还是要上一线,在疫情还在扩散时不想当逃兵。

从李文亮与记者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真的是个好人。一方面,他出于善意在微信群里提醒同学注意防护,不小心被同学将内容不打码部分截图传到了网上,他受到了牵连被单位约谈和被派出所训诫。这一切除了想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善意初衷将信息传到了150人的同学群中外,其他被广泛传播完全是被动的受害者,但他没有记恨而是很快释然,这不但表明他实诚,还表明他心胸宽广。

在谈到有人称其为疫情大规模爆发前的“预警者”、“吹哨人”时,他说他只是得知消息后想提醒同学,当时没想那么多。这是他实事求是。当被问及接下来的打算时,他说不想当逃兵要在康复后上一线,这说明他是一名合格的党员,非常有勇气。下面的截图,就是他在单位群里的表态,他的确和其他奋斗在一线的同事一样,都是平民英雄。当然,事实上他是早期的“预警者”,却不是第一个吹哨的人,真正的第一个“吹哨人”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疫情上报“第一人”张继先同志,她是在12月27日发现异常后即开始不断向上级汇报,她和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刚刚被组织记大功。

占豪:纪念李文亮医生,我只想说3点!

其实不仅李文亮,他的父母和妻子都是好人。刚治愈出院的父母在赶到医院整理他的遗物时说没能见到儿子最后一面成为他们的遗憾,母亲更是哽咽说到,儿子很有才华很有潜力,忠于职守,不是会撒谎的人。他们都很本分,没有其他任何超越常规的表达。在社会表示要对他们进行捐款之时,他的妻子明确表态,不接受外界任何捐款。他们没有利用这一事件来炒作自己,他们都是好人。

对于这样的人和事,也许他很平凡,但却不能不感动。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哪怕受了委屈也依然表现积极,当这样的人英年早逝,人们总是难免伤心和难过,占豪也和大家一样。

二、有人试图利用他攻击国家,吃人血馒头

由于李文亮在疫情爆发后接受过采访,同时又是被感染了的患者,所以他一直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人物。本来剧情应该不是这样的,他年富力强,应该早早康复出院并投入到抗疫当中去,然而世事弄人。李文亮是个热爱国家、社会及亲朋的好人,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在他因公牺牲后,舆论情绪被点燃,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疫情初期地方处理得不及时不到位所致,舆论是在借机发泄不满。在占豪看来,这种情绪不但是正常、合理的,更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不合理与不正常的是,有人想借机吃李文亮牺牲的人血馒头,借舆论情绪狂带舆论节奏,试图把热度起来后的舆论引向伤害国家、攻击体制的思路上,甚至海外的反华势力已经开始行动,试图借李文亮的因公牺牲制造更大的舆论狂潮以实施他们的反华阴谋。

譬如,“港独”分子钟宜霖就发帖称李文亮是死于渎职官员的杀人灭口,这种反智的造谣大概也就是“港独”、“台独”和轮子在向西方媒体东施效颦。至于西方媒体,CNN称李文亮是因为疫情早期预警成为警方的袭击目标,而纽约时报更将中国无礼地称作“东亚病夫”。为了反华,部分“港独”分子开始公开招募文宣画师,他们准备针对内地搞漫画网宣影响青少年,复制香港暴乱······而从内地社交媒体上传来的信息显示,已经有势力开始呼应,剧本犹如东欧颜色革命的。事情发展来发展去,最后又回到了推墙上来了,真的是没什么新花样!

然而,正所谓阴魂最怕阳光,2月7日一大早,媒体就就传来了“金鸡报晓”一样的消息: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占豪:纪念李文亮医生,我只想说3点!

国家监察委出手,人心立刻就安定了,人们很快理性了起来,因为国家的意志让老百姓明白,不久后事实的全部真相就会在国家监察委的调查下浮出水面。如此一来,那些想借舆论投机搞事情的势力造谣生事的空间就被大大压缩了。

与此同时,武汉市政府及湖北省卫健委的哀悼致敬公告、李文亮的工伤认定及赔付规格都做了安排,这也一定程度平抑了大家的情绪。

我们要明白,反华势力是不会放弃对中国展开颜色革命的,他们不想放过任何一次机会,但占豪想说的是,李文亮医生不仅仅是个好人,他还是一位爱国的优秀共产党员,他虽然平凡,但身上的优秀品质哪怕是在逝后也依然在闪光,想利用他来搞反华不现实!毕竟,当老百姓心情平静之后,大家就会看到李文亮医生平凡的生活下作为一名党员的真挚与可爱,看到他爱党爱国的一面。也正是基于此,就在昨天“港独”势力就开始因为李文亮是爱国党员而爆发了分裂。

三、纪念他最好的方式,是全力尽快取得抗疫胜利

很多人不知道,李文亮不是第一个牺牲的医务人员,也不是最后一个。第一个是90后乡镇医生宋英杰,据湖南衡阳衡山县县委宣传部消息,衡山县东湖镇马迹卫生院药剂组副组长宋英杰,在抗击新型肺炎疫情工作中因多日连续超负荷工作,劳累过度,于2月3日猝死离世。

而就在李文亮牺牲的同一天中午,南京市中医院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治工作小组组长、副院长徐辉同志,也因劳累过度突发疾病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享年51岁。另外,之前媒体还报道过,牺牲在抗疫一线的至少还有8名警察······

就像李文亮医生一样,他们虽然都很平凡,但他们都死的光荣,他们都是为了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安全而牺牲,都是为了更早地实现抗疫胜利而牺牲,他们都是平民英雄,他们都值得我们纪念与点赞。也正是基于此,现在我们更需要集中精力,全民共同以更快的速度歼灭疫情,实现抗击疫情的胜利,因为这不仅仅是全国人民的心愿,也是每一位伟大牺牲者的最大心愿。

为了更快歼灭疫情,刚刚中央又做了新的重大部署。据财联社报道,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将任中央指导组副组长,国家卫建委副主任王贺胜将任湖北省委常委。陈一新秘书长不但有多地一把手的工作经历,还有中央多部门的工作经历,更是担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并兼任武汉市委书记。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贺胜则长期在卫生系统工作,专业经验丰富。他们加入湖北的抗疫队伍,是中央为更快取得抗疫胜利的又一个重大安排,相信接下来资源调动的效率会更高,抗疫也就能更快取得胜利。

从中央到地方,全国上下尤其是湖北省和武汉市正在努力与病毒赛跑,全国资源正在加速向湖北、向武汉集中,全国16省份以一省包一市的形式,为湖北各市提供医疗力量支援,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取得抗疫的胜利!

最新的数据显示,全国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3天低于2月4日的高点,新增疑似病例也连续两天下降,全国非湖北新增确诊病例更是四连跌,累积治愈出院的病例也开始快速增长······种种迹象表明,虽然钟南山院士说现在还不能判断现在就是拐点,但至少数据上已经开始向好,这给全国上下抗击疫情带来了巨大的信心支撑。接下来,只要我们再共同努力坚持一下,病毒必然被消灭!

【占豪,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占豪”,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原创丨纪念李文亮医生,我只想说3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