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舍主人:同时进行的两场“战疫”

抗击肺炎的这场“战疫”,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成千上万基层党员、群众积极主动参与到防疫工作中,打响了人民战争。但许多善良的人们没有注意到,另一场“战疫”也同时在激烈地、有时甚至惊心动魄地进行着,那就是我们与国内外企图搞乱中国、颠覆中国的势力进行的“静悄悄”的战斗。

【本文为作者桃花舍主人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桃花舍主人:同时进行的两场“战疫”

现在,有媒体将全国动员针对“新冠病毒”进行的“疫情防控阻击战”称为“战疫”。这个词儿用得不错,它号召政府部门和人民群众,要将防控疫情当成一场战斗,同时又提醒人们,这场战斗可以说达到了“战役”的规模,我们要充分重视,要准备在一定的空间和时间内,按照统一的作战计划和部署,进行一系列的针对“新冠病毒”的艰苦战斗。

这场“战疫”,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全国各地公有医院和解放军医院的医务人员组成的医疗队,一支又一支地奔赴重疫区武汉和湖北其它城市,战斗在第一线;各省调集的支援物资由铁路、民航、公路源源不断送往湖北;成千上万基层党员、群众积极主动参与到防疫工作中,打响了人民战争。

但许多善良的人们没有注意到,另一场“战疫”也同时在激烈地、有时甚至惊心动魄地进行着,那就是我们与国内外企图搞乱中国、颠覆中国的势力进行的“静悄悄”的战斗。

这“静悄悄”的战斗,在网络、媒体战场上,以信息传播的形式展开:从庚子新年之前十几天“新冠”疫情发布开始,一些“股份公司”化的“网络媒体”、“财经媒体”、“自媒体”,乃至个别“体制内”媒体,就一拥而上,以真假掺杂、掐头去尾、断章取义、虚构编造、情绪煽惑、制造恐慌等手法,从所谓疫情“瞒报、迟报”、造谣“有功”、红十字会的“乱发口罩”和“妨碍治疫”等方面大作文章,这几天,更是利用某医生的死亡,与某些外国“媒体”配合,制造和炒作“新词语”(所谓“吹哨人”),掀起了“纪念”、“赞美”、“歌颂”进而引发“愤怒”的狂潮。

而且,不仅在网络“线上”,某种势力还在现实“线下”蠢蠢欲动:有正义网友揭露,一些炮灰性的可怜虫企图搞“吹哨行动”,这些人属于某个“基金会”的下属机构——它们的这种行动模式,关注国际形势的人们已经很熟悉了,近些年在北非、西亚发生的“颜色”动乱中,在乌克兰发生的“颜色”政变中,以及仍在香港发生的“曱甴”暴乱中,都有类似的闹剧,其共同之处是背后都有西方“民主自由”团伙的黑手在操控,以此引发或企图引发有利于黑手的政治变动。

这些黑势力及其行为,比“新冠病毒”的凶恶性有过之而无不及,它们是中华文明乃至人类正义所面对的社会“瘟疫”。

这另一场没有硝烟的、“静悄悄”的“战疫”,战况如何呢?

看看我们周围,没有出现“香港”的场景,更不用说出现“突尼斯”、“利比亚”、“乌克兰”的状况了。目前为止,黑手们的企图没能得逞。

不过,我们不能因此大意,不能放松警惕,因为黑手及其走卒们仍然存在,它们是不会轻易消停的。

要防备外部,更要注意内部。导演于中宁文著文警告:

【“纽约时报派驻中国的记者,例如储百亮等人,都是中央情报局特务,他们在中国组织起了一个庞大的带路党圈子。”(见《于中宁:为什么纽约时报涉华文章大部分是攻击性的?》)】

列宁说过: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黑手们正寄望于这一点。

这另一场“战疫”,实际上从新中国建立起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其表现形式也在变化。但不管怎么变化,毛主席在新中国建立前夕写的那篇《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的雄文中的论断,我们不能忘记:“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

只要我们坚守毛主席等革命家和千百万人民英雄历经艰难斗争、建立和建设新中国打下的基础,从严治党、治政,全国人民团结奋斗,我们一定能取得防控“新冠病毒”“战疫”的胜利,也一定能取得另一场“战疫”的胜利。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武汉 疫情 舆论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2/54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