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对“过度防控”的论调切莫当真

有两句话,对所谓“疫情不严重”的地方都有用。第一句,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第二句,世间万物,皆有其度。现在的疫情防控,形势一定要认清、牙关一定要咬紧、措施一定要落实,万万不可松劲泄气、前功尽弃。病魔现在还是“铁老虎”,把问题想得更严重一些,风险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措施考虑得更周全、更“硬核”一些,让人民群众在家里多猫一些时间,才是真正的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让时间来证明这一切!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与共:对“过度防控”的论调切莫当真

有一种意见,并不普遍,但也不乏拥趸。即认为一些地方的疫情防控措施“过度”了。文字无声,拳拳之心,说大点,皆为城市繁荣发展和人民美好生活,说小点,无非是为稻粱谋,除非证据确凿,倒也不可、不必做诛心之论。但“过度防控”的论调本身,讨论的空间还是大有的。否则,任其成为某种“民间声音”的典型,似乎就有些偏了。至少,这种论调,不代表笔者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老百姓的心声。必须声明,这里的度,不是指技术细节上的渣土封路或规定市民外出买菜时间等,也不包括某些地方过于落后的体温检测和手写登记等防疫方式。

政策和策略是“生命”,但毛主席的文章最经典的标题之一,就是“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对形势的判断很重要,形势是政策的依据,是判断是否过度的前提。现在大学有门课,叫“形势与政策”。本来很有言说的空间。可惜很多公共课老师完全照着部颁教材和统一课件照本宣科,让人牙碜。今天的战疫形势,可以有多种解读,但最权威的一种,毫无疑问应该来自国家卫生和疾控部门,至于某些个别专家的意见,也只是这整个国家战疫部署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不能成为所谓“明星院士”的个人意见或个性表达。医学常识表明,呼吸道传染病有自己的流行规律、流行周期和过程,而众多专家的判断是,现在还远远没有到达流行周期结束的时候。看看每日播报的疫情大数据,就明白了。除非有人眼里,真的只有数字,没有“人”。

在这个意义上,大的形势,可以用上海疾控专家的一句话来概括:“现在说拐点到来还为时过早”。上海的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用了“三个千万”,千万不能麻痹大意、千万不能心存侥幸、千万不能放松措施。说这话时,截至10日上午12点,上海确证病例是299例。而经过媒体证实的消息是,建设于2003年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系全市集中收治定点医院)启动了预案,并开始进行扩建,为防控疫情“未雨绸缪”。这里面,可以合理解读的内容很多。火神山、雷神山之外,还有方舱医院的深层意味,解读者已经很多了。其实,就是按照当前的直观来看,疫情看起来“不严重”的国内多个大城市,还是在建公共卫生中心,郑州版“小汤山”本月15前,预计就具备接诊条件了,广州版的,据说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西安的,也在建;南京的,又在扩建新的隔离病房……战斗正未有穷期。

在经济政策上,长期强调形势分析和政策储备,主要讲到宏观调控的六个性,主动性、预见性、敏感性、前瞻性、针对性、有效性,与之相反,无为而治、放任自流、全靠市场,那就会被动挨打、临时而乱、迟钝、鼠目寸光、事倍功半、疗效全无。战胜疫情,也离不开这几个性,就会出问题。有城市治理方面的专家,把一些疫情“并不严重”的城市采取的封堵、劝返、隔离以及严控复工标准等做法,认为是地方官员的“恐慌和不担责心理”、“盲目恐慌和攀比的心理”。这种论调,是基于一种可怕的经济理性,就是算账,算感染率,算病死率,算复工后的投入产出比,归根结底是在算“盈亏”,经济学家如果成了唯利是图的生意人,也还是挺可怕的。不是吗?按照这种标准,某个医生一个人的病逝,似乎在统计学上并没有太值得重视的意义呀。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最新反馈的信息是,一些民间捐赠者居然因为这位医生的病逝,而明确声明拒绝向其生前所供职的医院捐赠急需的医疗防护用品。大炮一响,黄金万两。那得看是不是有背景的“战争之王”,像对付这种可怕的敌人,必须时时刻刻紧扣住一个主题——“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偏离了、脱离了这个主题主线,把心思过多地放在经济数据上,才会失度、“过度”。

现在,有好多奇怪的现象,比如一个地方,上硬人,办硬事,马上有批评家出来说,这是“人治”;另一个地方,官员规规矩矩、按制度办事,不逾矩、不耍个性,也不卖口才,又被人家批评是“不作为”、木头官。那你说到底怎么才好呢?度又在哪里呢?民心是最大的衡器,很多时候,那些靠言说吃饭的人“指手画脚”也并非是出于一番坏心眼,而是“别出心裁”、“旁逸斜出”、“万花丛中一点绿”才有眼球效应和粉丝打赏的市场供求关系使然。有时候,这里面的“度”其实也挺难把握的。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也不必责怪谁。民间的声音杂然纷陈、各说各话,只要不涉及根本问题,也无所谓。哪怕是“反动言论”,也可当成种牛痘来容忍之,这是自信,更是当前战疫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维护最大多数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必要。

一个基本的前提是,今天很多敲键盘的人,都是这场战疫中躲在冲锋者背后的人。恐怕连两小时到社区门口去测温、执勤的经历都没有,更匮乏起码的传染病防治知识,甚至对2003年的那场国殇,也只有粗浅的“童年记忆”。对疫情严重不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根本没有多少直观感受和直接经验。不以为然、麻痹大意、掉以轻心,也是难免的。没有亲自变革过“梨子”,但天天吃梨子,不仅吃梨子,还“摘桃子”,甚至按照承平时期的习惯,打算再疫情期间“火中取栗”、“富贵险中求”。某种程度上,这种耍嘴皮子赚点数的论调,和卖天价口罩、天价菜的黑心商贩,多多少少具有“同构性”。治理层面其实不必太过计较,但也不能反过来被那些公式、数据、经济学原理的堆砌给整迷糊了,真的就觉得我们“村”疫情不严重啊,确证病例才“个位数”,完全没必要“草木皆兵”“反应过度”啊。那样,诸位可真就上当了。不信?接下来的剧情一定是,有些地方因为盲目乐观的复工和排查检疫不严,而导致疫情的再次爆发,接下来,这些职业批评家的口吻一定会立马转变:谁让你们早不重视的?人嘴两张皮,可人命关天,为官作宦,终究还是要看让多少人在无妄之灾面前活着、活得更好。

有两句话,对所谓“疫情不严重”的地方都有用。第一句,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第二句,世间万物,皆有其度。现在的疫情防控,形势一定要认清、牙关一定要咬紧、措施一定要落实,万万不可松劲泄气、前功尽弃。病魔现在还是“铁老虎”,把问题想得更严重一些,风险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把措施考虑得更周全、更“硬核”一些,让人民群众在家里多猫一些时间,才是真正的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让时间来证明这一切!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武汉 疫情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2/54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