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扫帚问题,于今一想,不过是娱乐而已,大不了被网络老板骗了几个钱。但是如果是关于战争呢?如果关乎国家安危呢?比如在战争背景下,我们亿万人被谣言左右了,那不就是赔上几个钱的问题了,那就可能关乎胜败,关乎生死存亡呢!这一点,决非危言耸听。同志们,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当心呢,可千万不要被网络谣言忽悠了!

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或是宅居无聊,许多无聊的视频刷爆网络,比如男女两口互相打耳光啊,比如把香烟垒起来看谁垒的高啦,等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让人焦虑的宅居,大人们干点如此消解情绪的事可以理解。毕竟每天在十几平米的房间蜗居,日子不好过。但是一个舶来品昨天突然刷爆网络,那就是说,昨天是地球上引力最小的一天,如果把你家的扫帚往地板上一站,能够立住不动。

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引来全国各地人去模仿,于是我真让小孩子试了一把,嘿嘿,还真是这样。但是过了一晚,令人倍感诧异,今天的扫帚照样立起来了。于是感觉又受骗了,赶紧请教科学。原来千千万万的国人全部被狠狠的耍了一把。专家们介绍,扫把能不能站立,与地球引力毫无关系,而是你家那把扫帚的重心怎么样。只要有了重心,那么你的扫帚不仅今天能够站立,而且天天能够站立,你什么时候想让它站它就站,想站多久就站多久。专家说,地球的质量、位置等都没有发生改变,地球的引力怎么能改变呢?结论是,那是毫无根据的大忽悠。抗疫当前,官方没有时间发布证实这些无聊的事。我国民间有另外一个说法,就是每年春分那天,地球南半球北半球的昼夜是一样长的,地球的倾斜角度在66.5°,也就是说地球地轴与地球绕太阳公转的轨道平面处于一种引力的相对平衡状态,就有了春分这一天有利于竖蛋的说法。这是我们的祖先凭着聪明才智发现的。今年的春分是3月20日,还有一个多月呢!

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据说,“站扫帚”这个事,是海外弄来的。搞这么个无聊的策划图啥呢?因为很容易被识破。想来想去,我想有些网站这么弄,目的还是为了刷流量。昨天就这么一弄,我没法详细调查,很可能上亿的流量有了,当然流量所得的钱必然大把进了经营者的腰包。其数字之大,尔等普通人无法想象,一个局中人透露,好的抖音视频,一个节目不到六十秒可能就是数亿流量,几十万甚至更高的收益是不稀罕的。我们这些“站扫帚”的无形中乖乖都给人家掏了腰包。你不要有什么侥幸,一切都与钱有关。你看,抖音上一个漂亮女孩做一个稀奇古怪的鬼脸,几十秒就可能就是一个环卫工好多年都没有的收入。所以,那些畅销视频,很多时候虽然也弄点服务性的公益事,但不过虚晃一枪,他们的着眼点全是为了钱。你看那有些文章后边,操作的老板放很多低级庸俗的联结,干啥哪,诱惑你上钩,看了掏钱吧。有些明明是一个主流文章,封面用一个着装透露的低俗女作诱惑,都是居心不良的老板在误人子弟。目标就是那些十几岁的学生。

对待“站扫帚”的破解办法唯一一条就是科学。不信,你让钟南山院士去“站扫帚”试试,你若是钟院士的小亲戚,他老人家会抡起扫把打你一顿。在这样一个信息发达的时代,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很快会传播开来。对于相信科学的人,哈哈一笑了之。对不懂科学也不学科学的人就不一样,比如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网上谣言每天都有。只要我们不传不信,消息听国家的,按规定办,就是对抗疫斗争尽了一份力。相信科学按科学办事,不是一个人的事,全社会都要有这样一个思考。

比如,这次疫情出现之初,李文亮等医生提出这很可能是一次像非典一样的恶性传染病时。有关部门不是首先考虑李文亮等人是不是造谣,而是换一种科学思维,看人家讲的是不是有科学的根据,符不符合科学思维,经历科学认证以后,如果真是造谣,你再下训诫通知也不迟。不要着忙按照惯常思维先去对人家下训诫通知。可能我们会争取更珍贵的时间。这就是科学的问题,能不能运用科学思维思考问题,确实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如今李文亮已经去世了,他也算用生命代价给我们留下一个教训。要崇尚科学,要学点科学。不要人家用一个“站扫帚”的事,就忽悠了千千万万的无知人。

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扫帚问题,于今一想,不过是娱乐而已,大不了被网络老板骗了几个钱。但是如果是关于战争呢?如果关乎国家安危呢?比如在战争背景下,我们亿万人被谣言左右了,那不就是赔上几个钱的问题了,那就可能关乎胜败,关乎生死存亡呢!这一点,决非危言耸听。同志们,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当心呢,可千万不要被网络谣言忽悠了!

【陈先义,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国家重大题材影视作品审查专家组成员。原籍河南兰考,北师大毕业,曾任后勤学院教员、解放军报文化部主编,2011年退休,现从事重大题材文艺研究。著有《为英雄主义辫护》《走出象牙之塔》《捍卫我们的英雄》《追寻丢失的精神》等十余部,另有报告文学、散文集《横槊东海》《战神之恋》《在统帅部当参谋》《中国军人看世界》等作品。其作品曾多次获中国新闻奖政府一等奖,全军文学创作一等奖。曾获全军具有突出贡献拔尖人才一等奖。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新思想大视野”,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