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新生:流行病学调查不能盲人摸象

不同族群的确有不同的免疫力。欧洲国家居民对天花产生免疫力之后,欧洲大陆移民到达北美洲,将携带天花病毒的物品主动送给印第安人,结果导致印第安人感染天花病毒大量死亡。这是发动生物战争的典型案例。无论是在抗日战争期间还是在朝鲜战争期间,一些国家都曾经发动细菌战,给人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灾难。野生动物具有病毒的免疫力是客观事实。但是,病毒学家应当研究野生动物抵抗病毒的能力,或者发现野生动物特殊的免疫力,采取类似于接种疫苗的方式增强人类的免疫力和抵抗力,如果不是从自身做起,通过提高人类免疫力和抵抗力,反而把责任归咎于野生动物,那么,就是典型“人类沙文主义”。

乔新生:流行病学调查不能盲人摸象

到目前为止,发生在湖北武汉传染性病毒究竟来自何方,流行病学专家仍在不断研究。从新闻媒体报道一些流行病学专家实验结论来看,要想真正找到传染性疾病的来源非常困难。这不是因为我国流行病学专家缺乏专门的诊疗仪器,而是因为我国流行病学专家似乎缺少逻辑基本常识。

流行病学专家发布的研究报告经常使用“相似度”这样的概念,似乎使用这个概念就可以确保自己的研究结论更加严谨,殊不知,使用“相似度”这样的论证方式,恰恰违反了逻辑的基本原则。

流行病学专家对青蛙进行测量,发现砍断青蛙双腿之后,向青蛙发出指令,要求青蛙跳起来,青蛙无动于衷,因此,流行病学专家认为,砍断青蛙的双腿之后,青蛙失去了听力。这个例子充分说明,如果把不同的事物联系在一起,试图找出其中的内在联系,那么,最终得出的结论必然会令人啼笑皆非。

一些流行病学专家认为传染病毒来自于蝙蝠。一些流行病学专家认为传染病毒来自于穿山甲,因此,只要消灭穿山甲就可以防止病毒扩散。还有一些流行病学专家认为,传染病只不过是利用蝙蝠作为载体,而真正的传染病毒则来自于果子狸。

正因为科学家把病毒归咎于野生动物,因此,他们认为只要取缔野生动物市场或者消灭野生动物,就可以防止病毒扩散。

且不说这种把人类传染性疾病归咎于野生动物的做法是否违反基本的动物道德伦理。从人类发展积累的基本常识来看,这种说法本身就是荒谬的。

首先,人类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存几千年,野生动物携带传染性病毒是否会感染,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许多野生动物生存时间有限,究竟是携带病毒感染导致野生动物死亡,还是其他原因导致野生动物死亡,这是需要流行病学专家认真研究的课题,如果把野生动物和人类简单对比,那么,许多野生动物基因序列和人类都有相似性。不能因为野生动物携带病毒基因和人类感染病毒基因具有相似性,而简单地把野生动物携带病毒与人类感染病毒相提并论。

病毒学家应当研究野生动物免疫力和抵抗力。如果认为野生动物有别于人类,野生动物可以抵抗病毒,而人类无法抵抗病毒,因此,应当消灭野生动物,那么,这本身就是对自然生态的破坏。

不同族群的确有不同的免疫力。欧洲国家居民对天花产生免疫力之后,欧洲大陆移民到达北美洲,将携带天花病毒的物品主动送给印第安人,结果导致印第安人感染天花病毒大量死亡。这是发动生物战争的典型案例。无论是在抗日战争期间还是在朝鲜战争期间,一些国家都曾经发动细菌战,给人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灾难。

野生动物具有病毒的免疫力是客观事实。但是,病毒学家应当研究野生动物抵抗病毒的能力,或者发现野生动物特殊的免疫力,采取类似于接种疫苗的方式增强人类的免疫力和抵抗力,如果不是从自身做起,通过提高人类免疫力和抵抗力,反而把责任归咎于野生动物,那么,就是典型“人类沙文主义”。

如果把所有可能携带传染性病毒的野生动物赶尽杀绝,生态环境就会遭到破坏,人类的生存就会面临危机。

病毒学家应当意识到,即使在一些野生动物体内发现病毒,也不能简单地得出结论,通过限制野生动物的活动,达到消灭或者遏止病毒的目的。

病毒学家应当在流行病学调查的过程中发现真正的病毒来源,而不是浅尝辄止。人类必须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如果对野生动物滥捕滥杀,那么,最终有可能会导致野生动物实施报复。关闭野生动物交易市场,严格执行野生动物保护法,净化食品市场环境,这是各级政府部门应当履行的职责。流行病学专家必须拿出切实有效的证据,证明野生动物携带病毒并且传染给人类。如果把责任归咎于野生动物,那么,有可能会帮助一些官员开脱罪责,甚至有可能会造成新的生态灾难。

其次,人类在星球上只不过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与人类和平相处的大量生物与人类的基因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如果只是利用“相似度”判断病毒的来源,那么,最终很可能是盲人摸象,得出一些错误的结论。

人类和许多野生动物的基因都有相似性。人类携带病毒和野生动物携带病毒的基因也都有相似性,如果不是100%完全相同,那么,就不要轻易地得出结论。

非常遗憾的是,中国传染病学专家似乎根本不知道逻辑的基本概念,他们经常使用“相似度”来描述自己所发现的病毒与人类传染性病毒之间的关系,认为只要有相对较高的相似度,就可以大胆地得出结论,认为人类携带的病毒来自于野生动物,与野生动物身上的病毒是完全一致的。这是一种不讲逻辑的分析方法,这样的分析方法有可能会导致人类在控制疫情方面作出错误的决策。

人类不可能完全消灭细菌也不可能彻底消灭病毒。人类和细菌病毒朝夕相处,应该学会共生共存。到目前为止,传染性病毒究竟来自于哪里,需要传染病学专家继续研究。如果没有100%的证据,就不要轻易地将责任归咎于野生动物。流行病学专家发布的有关研究报告只能说明,流行病学专家根本不懂基本的逻辑规律,在流行病学调查过程中蜻蜓点水。

病毒的来源可能是多方面的,病毒的发展变化也可能是非常复杂的。流行病学专家在病毒来源调查的时候,既要从自然界寻找答案,同时也要从人类自身寻找答案。

一些传染病学专家居然通过改造病毒的基因序列,增加传染病毒的感染性。这样的研究非常可怕。不管是故意还是过失,不管是病毒扩散还是携带病毒的实验动物扩散,都可能给人类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因此,一些西方国家特别强调流行病学调查中的道德伦理问题,特别强调传染病毒研究法律约束问题。如果在传染病毒研究过程中,只是出于好奇而进行病毒的基因编辑,从而导致病毒具有很强的感染力,那么,这样的研究有可能会打开潘多拉的盒子,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如果传染病毒学家在研究病毒过程中,有意识地进行所谓的基因蛋白改造,从而使病毒更加容易扩散,那么,传染病毒学家行为有可能构成犯罪。

发生在湖北省武汉市的传染病再一次敲响警钟。如果在病毒研究过程中,没有追根溯源,真正了解病毒与人类的关系,动辄把病毒归咎于野生动物,或者把野生动物看作是病毒载体,没有从提高人类自身的免疫力出发,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那么,有可能转移视线。

传染性病毒扩散之后,面对同样的病毒不同的个体会产生不同的反应。有些个体具有免疫力和抵抗力,因此,可以轻易地战胜病毒;而有些个体疾病缠身,自身的抵抗力和免疫力低下,因此,面对传染型病毒的入侵无能为力。

现代西方医学把治疗的希望寄托在消灭或者抑制病毒身上,通过改变病毒扩散的渠道或者抑制病毒蔓延,减少死亡。而现代中医学则把治疗的希望寄托在患者身上,通过提高患者的抵抗力和免疫力,从而使患者能够战胜病毒,或者至少与病毒和谐相处。

当病毒尚处在可控制时期的时候,中医治疗可能非常有效,当病毒已经全面进攻,并且在人体内扩散的时候,西医治疗可能更为有效。如果病毒和患者你死我活,那么,关键时刻针对病毒采取强制措施,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案。如果病毒和患者处在胶着状态,那么,提高患者的抵抗力和免疫力可能才是解决问题的最有效方案。

笔者始终认为,流行病学调查过程中,我国流行病学专家一定要意识到,宇宙万物都有存在的道理,如果只是寻找病毒,而没有对病毒产生的规律进行深入研究,只是根据病毒的“相似度”来确定人体病毒的来源,那么,有可能会导致传染性病毒蔓延,给人类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

法国著名哲学家萨特说过,“存在即合理”。病毒在自然界存在许多年,人类之所以感染病毒,可能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有些病毒可能是在无意中感染,有些病毒可能是在实验室被培养出来。只有千方百计地提高人的免疫力和抵抗力,才能做到的人体和病毒和谐相处。

人类已经发生的战争足以提醒人们,不要把传染性疾病看作是人与自然的关系,而要把传染性疾病看作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战胜病毒不能滥杀无辜,不能把那些携带“相似度”相对较高病毒的野生动物看作是罪魁祸首。

严格依照野生动物保护法保护野生动物固然重要,但是,如果没有研究野生动物携带病毒的真正原因,消灭野生动物之后,还可能会出现新的病毒来源。说到底,野生动物的生存时间和人类的生存时间完全不匹配,一些野生动物的生存时间很短,因此,究竟是他们携带的病毒导致他们无法生存下去,还是因为他们具有特殊的免疫力而携带病毒,所有这些都需要深入研究。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流行病学专家调查的过程中缺乏基本的逻辑常识,那么,得出的结论一定会无比荒唐。

2020-2-7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乔新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流行病学调查不能盲人摸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