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志华:“李文亮现象”引发的深度思考

在舆论对仗之际,一些所谓的“官媒”即某些主流媒体却往往显得被动慌乱,苍白无力,甚至为了迎合负面舆论,写出来的文章和发表的评论,两面讨好被人诟病,其所作所为甚至远不如民间的志士仁人,政治立场坚定,观点旗帜鲜明,发声有理有据,很有战斗力。而这样的好文章,有时还往往被屏蔽删帖,真是匪夷所思!因此我们这一场抗“疫”战争,面对的不仅是大自然中看不见“病毒”的对“敌”斗争,也是在意识形态领域,打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思想战争”和“舆论攻防战”,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正确认识战“疫”斗争和舆论斗争的辩证关系,如果不能在互联网上打赢这一场舆论战,也就难以取得战“疫”斗争的全面胜利。

【本文为作者朱志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朱志华:“李文亮现象”引发的深度思考

正当中国人民准备迎接2020年春节之际,谁也没有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瘟疫席卷全国。在党中央领导下,全国军民投入了一场万众一心抗“疫”保平安、保健康的人民战争,这一前无古人、世所未闻的家国壮举,必将载入中华民族和人类社会的历史史册。

(一)

然而又是一个没想到,2月6日随着李文亮医生因病去世,2月7日围绕着李医生之死,在中国社会网络空间爆发了一场几乎全民关注的李医生功过是非大论战。一瞬间国人聚焦的抗“疫”视角被完全转移了。紧接着国家监委调查组进驻武汉调查事实真相。但网上的“李文亮舆论”仍在持续发酵中。

半个多世纪前,曾有一位伟人给世界留下了一篇脍炙人口的诗章。诗的前两联即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

伟人借神话故事作诗,却揭示了一个社会生活的普遍规律:一旦大地风云动荡,必会有妖孽衍生,危害人间。一个普通医生的离世何以引起全国上下的关注?背后隐藏的是什么样的密码?“发难者” 要达到什么样的图谋?一系列的问号令国人深思!从铺天盖地的舆论效应,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针对很不寻常的风波大浪,同样有舆论一针见血地剖析道:“事出异常必有妖”,一句话的点题还是非常有洞见的。

“李医生之死”所以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与某些人不可告人的舆论铺垫是有密切关联的,即一开始以所谓的“8谣”大做文章,但其威力和杀伤效果远不足以撼动万众一心的抗“疫”大势。可是用了百般的救治手段(有人提出是因为过于迷信西药救治而忽略了中药的功效且不论),“8谣”之一的李医生竟然死了。对于李医生的去世,人们都感到非常惋惜和悲痛,无论是他的组织乃至市政府或他的同事朋友们也都表示了深切的哀悼,并向家属表示由衷的慰问。然而对于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来说,却是早在期待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马上发动了借死者“发难”的舆论攻势,一时间铺天盖地,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在这其中各种政治光谱的人物纷纷登场。事实上还在大年三十除夕,网上就传播着一个自称东北人的“记者视频”,带着对中国政府隐瞒事实真相的偏见和有色眼镜,专门跑到武汉市挑刺找茬,甚至公开叫板,挑衅公安“你来抓我啊”,这类人实际上就是国内外敌对势力的“马前卒”,接受了某种不可告人的政治指令,在李文亮事件中势必会上蹿下跳,兴风作浪。西方媒体、境外反华反共势力,更是不遗余力,编织谣言,大肆炒作。声称“李文亮的早期预警,使他成为警方的袭击目标”“李文亮医生的死亡点燃了新一轮公众对中共隐瞒疫情的愤怒海啸”,“当局迫于舆论压力,假装全力抢救,对死亡的李文亮做了三小时的胸部按压和电击,导致肋骨全断,面目全非”“为什么医院连自己的医生都治不好?还是因为李医生前几天接受了记者采访,所以要杀人灭口,消灭渎职官员的人证”“武汉政府欠李文亮医生一个道歉”“撤回对李文亮的训诫,撤销所有因言获罪的指控,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立即归还人民言论自由”,甚至筹划所谓的“李文亮基金会”等等;

还有一类人,长期受资产阶级自由化、西化思想熏陶,对西方的价值理念顶礼膜拜。看中国总是这里缺陷、那里问题,说三道四,评头论足,甚至看月亮也是外国的圆。这些人文化程度较高,写文章发帖子,把自己装扮成道德法官,能说会道,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在社会上影响力颇大。比如很多文人在网上大量引用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一句话: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过,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孤立的看柏拉图所言没什么错,但是在何种情况下引用?矛头针对的又是谁?却是大有文章和讲究的。下面我再引用与之论辩中三位教授的话。一位说“英雄走了,可歌可泣,可悲可叹!在这个充斥着谎言和鬼话的年代,我们到底应该相信谁?皇帝的新衣恶作剧是否应该收场了?!”一位说“怀念北岛写诗的年代”(西化、自由化思潮泛滥之际),一位又搬出不少人熟知的北岛诗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北岛原名赵振开,1989年移居美国,支持当年的那次动乱);还有一位更是引用了世界著名的反共斗士索尔仁尼琴的话作为辩论的道德箴言: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他们依然在说谎。”】

随后我即反驳道:

【索尔仁尼琴是一位坚决反共、为西方世界竭力追捧的苏联异见人士,二十年前我曾买了他的“古拉格群岛”三部曲并读之,说实在的,读感“味同嚼蜡”。但此书为什么出名?就是因为西方舆论的大肆宣扬吹捧。苏联瓦解以后,他从国外回到了俄罗斯,看到的情景是国内一片萧条凋敝,许多原来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公知”,也意识到“俄罗斯母亲”被糟蹋强奸而痛心。索尔仁尼琴在临终时“忏悔”:“是我害了俄罗斯母亲,是斯大林使俄罗斯迅跑”,撒手西去。这位政治异见人士到死的时候,总算还回归了一点做人的良知。】

说到底文人往往是以更高雅的文字装饰,来附和或宣泄表达思想、政治上不便明说的一种意见倾向,认同负面舆论所谓“当今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政府不讲真话,人们生活在谎话连篇的社会环境中”这样一类说辞。

李文亮医生不幸去世,一个80后的年轻生命终结凋谢了,我和千千万万的中国民众一样,深深地感到痛惜和令人哀思,向他的家人表达沉痛的慰问。但令人费解和反常的是,在第一时间,很多并不了解事实真相的舆论,把“李医生之死”无限放大,拼命拔高。廉价地称他是“英雄”“烈士”“抱薪者”“吹哨人”等等,有的学者转发了一副对联,上下联为“八人封口,九州闭户”,中间横批“文亮千古”,还别出心裁地在中间镶嵌一张旭日东升的照片,中间赫然写上四个大字:“天快亮了”,是何“寓意”用心?明眼人一目了然。还有一张流传甚广的所谓哈佛大学医学院降半旗照片,胡编乱造地打上“刚刚流泪知道,哈佛医学院为李文亮医生降了半旗”,混淆视听,蛊惑民众;有的编写帖子,在网络上号召并要求“国务院批准李文亮为烈士,在全国下半旗致哀”,“中央领导人出席李文亮烈士葬礼并致悼词”,“要求改革国家体制,再不能让这种体制性人祸重演”,上述言辞已让人们明显地感受到当年“柳丝动乱”、“颜色革命”的气息;还有所谓的十教授联名上书,口称“李文亮不朽”,向党和政府提出种种不合理要求。一些所谓的报社社长、总编、作协主席,也纷纷迎合所谓的“大众舆论”,以“道德君子”形象,急急忙忙赶写诗词文章,勒碑立传,抒发悲天悯人之哀情。更可笑的是有的人自己连情况都没搞清,就轻率地称什么“所有人都看到了李文亮是对的,相信他受了委屈”“对李文亮欠一个道歉”“还李文亮一个公道”“武汉市主要官员为什么不在李文亮病重时去慰问他”“向受了冤屈的人道歉,鞠个躬难道就这么难吗”等等, 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人民的化身和代言人。甚至有个别国家背景的主流媒体,也忙不迭地发表什么“锐评”“网评”“社评”“快评”等等,赶着参与一场混沌的舆论大会战。而这些所作所为,从社会效果来看其实并不好,不但不利于搞清事实真相,反而在抗“疫”斗争紧张艰巨的时刻,忙中添乱,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全国军民的抗“疫”焦点,甚至起了某种程度上的负面作用。借“逝者”大做所谓的“道德文章”,实际上是对“逝者”的不尊不仁, 甚至是一种博取眼球的“道德虚伪”和“卑劣行径”。由于武汉市的疫情持续扩大,来势凶猛,波及全国,引起了各地民众的普遍不安和恐慌,正常的生活生产秩序被完全打乱,从而在心中郁结了很强的怒火和激愤,此时正好遇上李文亮去世的当口,愤怒的情绪和舆论一下子宣泄出来,加上国内外敌对势力的介入和社会上各种谣言四起,无良公知及自由化思潮的诱导助推,一瞬间形成了一股夹杂着污泥浊水的舆论排浪。现在国家监委已经派出调查组,我们都期待就“李文亮事件”,不被任何社会噪音左右,不怕任何所谓舆论压力,在全面调查事实真相的基础上,作出一个客观公正有说服力的调查结论。

(二)

李医生虽经全力救治无效,不幸去世,但在痛惜送别李医生之际,围绕着“李医生之死”在网络空间掀起的轩然大波乃至狂风恶浪,人们却可以从透析“李文亮现象”的背后,启迪人们更深层次的思考和记取有益的教训。

反思之一:没有硝烟的战争从未离我们远去,颜色革命的警讯岂能漠然无视?随着社会主义中国在世界上的和平崛起,国内外别有用心的政治势力和敌对分子,从来都没有放弃对我们国家的破坏与颠覆。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和早期防治存在的经验不足,以及工作中这样那样的问题,尤其是李文亮医生之死,给那些千方百计寻找缝隙、伺机而动的“黑恶势力”,找到了一个吃“人血馒头”的难得机会。他们一方面廉价地给李文亮冠以各种“高大上”的光环,另一方面把矛头直指中国政府和国家体制。妄称“中共隐瞒疫情”“点燃了公众的愤怒海啸”“政府要杀人灭口”“归还人民言论自由”,胁迫国务院给李文亮评“烈士”“全国下半旗致哀”“中央领导人出席葬礼致悼词”等等。凡此种种,与当年的腔调何其相似乃尔。纵观世界各国“颜色革命”的惨痛案例,教训至今历历在目。2010年因突尼斯一小贩在与城管冲突中自焚身死,连锁引发了中东国家政权更迭的“阿拉伯之春”,如今已造成多国的持续动荡,百姓流离失所,家园毁于战火。当年所谓的“春天”早已变成漫长而充满灾难的“冬天”。2014年的香港“占中事件”和2019年的“修例风波”,同样是敌对势力策划的港版“颜色革命”,美英两国幕后介入,图谋把香港打造成“抗中”和引爆中国内地“颜色革命”的桥头堡。这次“李文亮事件”一样有港独分子和敌对势力的积极介入。从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长远利益出发,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每有大的天灾或重大突发事件发生,敌对势力和别有用心的人乘机发难,兴风作浪,几成定律。因此,中国人民必须始终保持对“颜色革命”的高度警惕,始终居安思危,警钟长鸣;

反思之二: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侵蚀中国社会肌体,助推西方颜色革命的催化剂,党和人民对它的危害绝不能掉以轻心。资产阶级自由化无论是作为一种思潮出现,还是坐大成为一股政治力量,其根本目的都是要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崇拜西方所谓的“民主”“自由”。诚如小平同志所说,“中国搞现代化,绝不能搞自由化,绝不能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我们内部就成了一个乱的社会,不是一个安定的社会,什么建设都搞不成了”。在舆论祭祀“李文亮烈士”的闹剧中,一些受西化思潮影响比较深的知识界人士,纷纷登台表演,到处搬弄引用所谓柏拉图、自由化人士北岛、甚至反共斗士索尔仁尼琴关于“谎言”、“卑鄙者”等语录,声称这是一个“充斥着谎言和鬼话的年代”,“怀念北岛时代”,又深有寓意的说“天快亮了”,还人民“言论自由”等等。动听词藻背后隐喻的是,社会主义中国不自由,政府要让人民“封口”,“隐瞒事实,不讲真话”“谎话连篇”,表达和流露出对国家强调媒体、讲坛、课堂、舆论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问、内心之抑郁和愤懣不满情绪,说到底矛头针对的是国家的政治体制。此类言论、情绪和思潮如在社会上广泛蔓延发酵,势必将严重误导广大民众尤其是青年学子的思想,造成党和人民的离心离德,相互对立、矛盾激化,破坏上下同心为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甚至起到公开的明火执仗的敌对势力所起不到作用,其后果危害不堪设想。对此党和国家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绝不能允许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肆意泛滥;

反思之三:进一步加强党员领导干部的宗旨意识,以及观察分析社会舆论的政治敏感性和洞察力。我们党在毛泽东时期就提出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这是共产党人不变的初心和永恒的座右铭。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有的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早已淡忘甚至背离了这一宗旨。战“疫”斗争中,屡见有的干部精神懈怠,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对“疫”情一问三不知,甚至擅离职守,违规违纪;有的干部在采取防控措施中,政绩观出现偏差,不加区别的层层加码,工作简单粗糙,任意封道封店,这种做法看似“严控”,实际上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懒政,给人民群众的生活和出行带来很大不便。上述种种问题反映在少数人身上,暴露的却是某些领导干部淡忘和偏离了“为人民服务”和“以人民为中心”的宗旨意识,必须进行检讨和反思。另外一个突出的问题是,面对“李文亮之死”互联网上来势汹汹的负面和错误言论,有的干部既缺乏对正负舆论的辨识力和洞悉力,不善于引导民心民意聚焦正能量,也不敢对错误言论展开有理有据的批评辩驳,甘当“爱惜羽毛”的看客和保持沉默;还有极少数人甚至附和错误观点,发表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对社会舆论反而起了负面引导作用。凡此种种,必须引起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采取有效措施,提升党员领导干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和政治担当能力;

反思之四:在互联网时代,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失去网络话语权,就势必失去民众民心,失去年轻一代和国家民族的未来。环顾世界,美国和西方的话语权仍然占据着国际社会的主导地位,美国政要总是企图用互联网进行“网络心战”和“思想渗透”,从而“扳倒中国”,颠覆中国道路。国内的自由化思潮也联手呼应,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对西方价值观加以巧妙的道德包装,在网络舆论空间,往往容易把许多民众和年轻人带到阴沟里去。在“李文亮事件”的发酵演变过程中,人们被大量给党和政府贴上“掩盖真相”“说谎话”“封人民之口”等负面标签的言论和帖子所迷惑,不知不觉的被破坏、离间党群关系,剑指国家体制的舆论导向所左右。而在舆论对仗之际,一些所谓的“官媒”即某些主流媒体却往往显得被动慌乱,苍白无力,甚至为了迎合负面舆论,写出来的文章和发表的评论,两面讨好被人诟病,其所作所为甚至远不如民间的志士仁人,政治立场坚定,观点旗帜鲜明,发声有理有据,很有战斗力。而这样的好文章,有时还往往被屏蔽删帖,真是匪夷所思!因此我们这一场抗“疫”战争,面对的不仅是大自然中看不见“病毒”的对“敌”斗争,也是在意识形态领域,打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思想战争”和“舆论攻防战”,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正确认识战“疫”斗争和舆论斗争的辩证关系,如果不能在互联网上打赢这一场舆论战,也就难以取得战“疫”斗争的全面胜利。总之,痛定思痛,我们的党和国家,以及新闻媒体、教育界、知识界等,都要深刻总结和反思在未来的思想战场上,在网络舆论的话语权争夺上,共产党人如何才能组织起千千万万的民众和红色网军,打赢互联网空间的制度、道路、价值观较量博弈的人民战争。

2020年2月13日

【朱志华,察网专栏学者,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浙江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兼职研究员,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本文发布时有删节。】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李文亮 武汉 疫情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2/55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