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慰问了,让轮休的“疫线”医护人员好好睡个觉吧

战疫到了如此紧要的关头,干事的人们不眠不休在豁出命来救人,而有些人还在打官腔、念稿子、四平八稳,鲜有地方主官直接住到医院里去现场战疫的,让人实在看不下去。难道真的要让那批刚刚走下火线的医护人员,在十四天后,扣去中间可能还要列队迎接领导慰问的时间,接受采访表示感恩的时间,重返一线继续奋斗牺牲?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别慰问了,让轮休的“疫线”医护人员好好睡个觉吧

在不少地方,连续奋战多个昼夜的第一批“战疫”医护人员,开始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的统一安排部署,进入(集中隔离式)轮休了,有的城市,把他们安排在星级酒店,有的地方,是安排在国际医疗中心病房,有的地方则是安排在视野辽阔的山区酒店,大都有营养餐,还有心理辅导等,待遇看来还不错,这是应该的,这也是国际惯例,更是有自上而下的明文要求的规定动作,绝不是某些“地方”基于一片丹心的自选动作。有的医护人员几乎是被这样的待遇惊艳到了,有些地方的饮食待遇显然超越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水准,大有“受宠若惊”之感,感谢的话说不完。有医护人员因为吃到一道每一次招待宴会可能都少不了的某菜品(此处不列出了,免得猎奇者又找事),而感动到几乎下泪,这让人感到越发心疼。鉴于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就不展开分析了。

需要说道的是,医护人员的轮休制度,跟战役间隙的部队轮换修整一样,一定是整个部署中的一个具体环节,他们继续与家人分离的这种轮休,实际上是一种新的战斗。这肯定不是某个小单位、小地方就能决定的。如果要说感谢,那当然只能感谢“党、国家和人民”,因为现在所提供的一切条件,包括绝大多数医护人员日常生活中根本无从享受的住宿条件和饮食待遇等,都是党和政府根据战疫需要进行的统筹部署,都是人民群众劳动创造的国家财富积累进行的一种有效的“再分配”。我们决不能要求所有刚刚从战线上下来的医护人员都说出“感谢党、感谢祖国、感谢人民”这样的话,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是好好睡一觉,是暂时忘掉那种旁人无法体会的经历,包括他们入驻那一刻的某些采访,可能都是“多余的”,都是在增加他们的修养负担。至于感谢党这一类的话,在某种语境中据说是会让不少有某类文化的人耻笑和“吊打”的。

但是,具体地方的组织者,则必须把话说明白,这个时候的政策依据包括财政来源,该注明出处的,就不能省略了,特别是不能在地方视野的传媒中,把这件事弄成好像是某市委市政府、某县委县政府甚至某乡镇党委、政府对医护人员的“关心关爱”,说得有腔有调、一愣一愣的。请注意,这里有微妙而决不可轻易忽略的差别,你品,你细品。就像某些公文的套路一样,“在俺们乡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的关心关爱下”,我们村的一线医护人员终于有了集中轮休的机会,这个“对象”,其实找的就不对。人民需要这些最可爱的人们休息,我们党和政府的宗旨需要让这些最可爱的人得到休息,战胜如此严重甚至惨重的疫情的国际惯例,需要这些冲锋者休养生息、以利再战。战士军前半死生,轮休是再正常不过的应有待遇,不必感谢具体某个人。做这一件得人心、顺民心的好事,具体动因来自于哪里,发动装置到底在何处,是不是实事求是、实话实说,还是故意掐头去尾,以洗稿冒充原创的方式来充“马大善人”,那就是不老实,平日里放在文件报告里的那些逢会必讲的三个双引号,就不过是一种别样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这种不老实和不开通,就跟有些地方借着这次疫情,非要把事情都怪罪到“外来的”官员这种机制身上一样,显得很不公道。外地官领导不了、得罪不起本地吏的历史典故,恐怕不在少数。而且如果一次重大公共危机事件,都是让地方官场来一次本地“土豪”与外来“贵族”的换头亲,那肯定还会换汤不换药。

这样说,有人一定会认为是扣帽子。是吗?这背后所折射的,难道不是有些地方、有些官员意识深处的那份“当家做主”外加“施恩于人”的偏狭?那么,且看,战疫期间,一些地方抱着严重的地方本位主义,“严进宽出”有没有?有地方,把极大的精力用在了排查甚至“封锁”外省来人员,甚至给七八个、八九个省区贴上了疫情较重地区的标签,把这些地方来的人实行“无差别”集中隔离留观,有没有?有的地方,对火车到站的人,不让人下车,把人硬挡上火车,让人家“原路返回”,就是不愿意让人家就地隔离14天,有没有?有的地方把属地管理搞成了望文生义的“各人自扫门前雪”,只要把人“送出街”就万事大吉,有没有?有不止一个地方,居然连人家养殖场的饲料、大棚里的蔬菜等都不让合理进出,有没有?不止一个地方的不担当,两头都不要,导致了高速路上漂泊了多日、欲哭无泪的货车司机、私家车车主等,有没有?

一切的一,一的一切,是某些地方性、区域性大于了全局性、整体性的算法,才导致了某些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原来说的两个积极性,成了有好处尤其是有曝光率才上的一个积极性、畸形积极性,对集中统一领导的纸上宣扬,到地头上就成了分散主义、各怀心事的一台大戏,大敌一来,只能让老实人、听话的人“给我冲”,让善良的底层老百姓“给我捐”,让最基层的干事者“给我挡”,这能有多大战斗力?“听党的话,跟党走”,党和人民心连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一条心、一家亲,革命战争年代、理想主义时代,就是这么过来的。现在战疫,要的就是五指收拢攥成拳头,就是要强调集中、强调纪律,强调统一意志、统一步调、统一行动,按人家文化人的说法,得赶快践行天下意识,别再只盯着自己的“小邦”不放了,要还在各唱各的调、各打各的算盘、各拿着别人家孩子“起誓”,非出更大的乱子不可。战疫到了如此紧要的关头,干事的人们不眠不休在豁出命来救人,而有些人还在打官腔、念稿子、四平八稳,鲜有地方主官直接住到医院里去现场战疫的,让人实在看不下去。难道真的要让那批刚刚走下火线的医护人员,在十四天后,扣去中间可能还要列队迎接领导慰问的时间,接受采访表示感恩的时间,重返一线继续奋斗牺牲?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疫情 形式主义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2/55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