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俄罗斯人看起来冷冰冰,不够热情礼貌,但他们更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友情,什么是真正的同志,更懂得一个民族追求自强的情怀,当年在东北,苏联红军遇上了我们的部队,语言不通,但是只要露出镰刀锤子的标记,唱一曲《国际歌》,一句“亲爱的达瓦里希”就脱口而出了。

前几天,日本的“风月同天”刷屏了,大家都在赞赏海那边那个民族的风度,却很少有人注意到,俄罗斯一架伊尔76运输机降落在武汉机场,卸下了183立方米物资,转身就走。

一个出过伟大诗人普希金的民族,也没有写两句诗再走。

俄罗斯人送东西,不按吨算,按立方米算,伊尔—76运输机最大的容量就是183立方米,也就是说,这架飞机被塞得满满当当,一点空隙都没有。怎么说呢,这个民族真的是实在人,做的多,说的少,别人是做一分,宣传十分,他们是做十分,一分都不说。现在,俄罗斯政府还动员所有的俄国居民,为中国捐献物资。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所以,很多人开玩笑说俄罗斯是铁憨憨、钢铁直男,你看人家美国大使馆的微博,看人家美国国务卿的推特,天天吹牛逼,说给中国援助了多少亿多少亿,结果只是个针对传染病的全球基金而已,俄罗斯啊,就是不会吹牛逼。

我不想比较谁更慷慨,谁更友善,我只是说,我们的北方邻居,真的有一种《史记》上所说的“古侠客义士之风”,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俄罗斯人和武汉有着不解之缘。

还记得“武汉上空的鹰”吗?

当年他们就在武汉上空和日寇血战,许多人埋骨在这里,武汉解放公园里,还有着他们的纪念碑。

很多人只知道美国的“飞虎队”,却不知道抗战时期的苏联援华空军航空队。无论是歼敌数,还是牺牲人数,他们都远超飞虎队。

就像这一次,大家都记得日本人“风月同天”,却不记得沉默的北方邻居开着伊尔—76丢下183立方米物资转身就走。

俄罗斯人与武汉这个城市渊缘很深的,从大革命,到抗战,到建设社会主义,俄罗斯民族在这块土地上出人出钱出力,流血牺牲。你看那在数十年风雨中巍然屹立的武汉长江大桥,就是这友谊的见证。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大革命时期,共产国际的鲍罗廷就常驻武汉,被孙中山和国民党尊为“亚父”,帮助建设现代化政党,为国民革命军提供各种金钱物资装备,直到后来分道扬镳。

1938年,苏联派遣空军志愿队到中国参加抗日战争,他们与中国空军一起,在武汉上空与日军展开激战,3次战斗中共击落日机47架。武汉沦陷后,志愿队又在大队长库里申科的率领下,于1939年8月10日飞临武汉上空,打击日军基地,共炸沉和重创日本军舰45艘。库里申科等100多名指战员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中15位烈士的遗骨安葬于武汉。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许多人都不知道,苏联是“七七事变”后第一个公开援助中国的国家,并且提供了上亿美金的军用物资。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共有3665人来华支援抗战,累计操作1250架飞机。其中包括1091名志愿飞行员、2000多名地勤人员,其中八成以上飞行员是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苏联空军的精粹。227名飞行员在中国作战牺牲,包括轰炸机大队长库里申科和战斗机大队长拉赫曼诺夫。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帮助中国建立航空供应站和飞机修配厂,并在乌鲁木齐、兰州等地设立航空学校和训练基地,为中国培训近万名相关技术人员。苏联援华航空队参加了保卫南京、武汉、南昌、重庆、成都、兰州、柳州等地的25次空战,击落炸毁日机100余架,炸沉日军各类航船70余艘。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当年的美国“飞虎队”在中国,是当老爷来的,要住最好的酒店,配最好的厨师,出门要开最好的汽车,一个空军战士要几个中国人伺候着。但苏联人从未有这么多要求,甚至还遭遇了国民政府的苛刻对待。

飞虎队名字好听,其实是一支雇佣兵部队,而苏联援华航空队是一支成建制的空军部队,拥有三个轰炸大队,这群飞行员中,后来出现了苏联空军中将5名,苏联空军上将2名,苏联空军副司令2名。其中苏军援华飞行员中的日加列夫后来成为苏联空军元帅,并且在1949-1957年任苏联空军司令。

就在今年武汉军运会的开幕式那天,俄罗斯代表团去了解放公园,给苏联援华航空队的烈士们敬献花圈,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还特地取了一捧武汉的泥土,带回去做纪念。他说:

【“这是中俄两国共同的精神财富。”】

在解放后,建设社会主义时期,苏联又援助了中国156个工业项目,其中,有9个重点项目在湖北,7个在武汉,其中包括:

1.武汉钢铁公司(前身为武汉钢铁厂 武汉 1958年)

2.武汉重型机床厂(武汉 1958年)

3.武汉锅炉厂(武汉 1954年)

4.武汉肉联厂(武汉 1958年)

5.青山热电站(武汉 1957年)

6.大冶有色金属公司(前身为大冶冶炼厂 黄石 1953年)

7.武汉长江大桥(武汉 1957年)

8.湖北省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前身为“中南电业工程公司郑州装机队” 武汉 1952年)

9.第二汽车制造厂(因厂址未定 未建)注:十堰 1969年 1992年更名东风汽车公司,迁武汉。

我们不管沙俄时期中俄的恩恩怨怨,我们也不管后来中苏论战时期的爱恨情仇,中俄这两个民族,在十月革命之后,我们大体上是互相扶持、相濡以沫的。我们赢得民族解放,苏联功不可没,我们建立工业体系,老大哥也出力良多,这些都不能忘记。后来苏联解体了,还被欧美制裁,一蹶不振,是我们购买他们的天然气,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今天,他们带着物资再次飞到武汉,这是兄弟之情。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申鹏: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

俄罗斯人看起来冷冰冰,不够热情礼貌,但他们更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友情,什么是真正的同志,更懂得一个民族追求自强的情怀,当年在东北,苏联红军遇上了我们的部队,语言不通,但是只要露出镰刀锤子的标记,唱一曲《国际歌》,一句“亲爱的达瓦里希”就脱口而出了。

我想起当年莫斯科反法西斯胜利的阅兵式上,我们的军人出场时,军乐奏的是俄罗斯民族的《喀秋莎》,当时许多俄罗斯人潸然泪下。

是的,我们就是这样的同志和兄弟,这是一种朴素的国际主义情怀。

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了世界人民大团结,前进,达瓦里希。

【申鹏,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俄罗斯

原标题:请记住,“武汉上空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