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热烈推荐奥斯卡大奖片《寄生虫》

《寄生虫》也会大大增进中国人对南朝鲜的了解。国内一些朋友,甚至知识界一些朋友,对南朝鲜的了解和理解,错得离谱,很多常识都不为人知。比如现在南朝鲜4000多万人,北朝鲜2000多万人,南朝鲜的GDP的是北朝鲜的50倍,为什么南朝鲜还要美国驻军保护?比如近年来南朝鲜女演员为什么出了那样一些令人吃惊的大案要案?比如为什么南朝鲜的总统,被杀的,自杀的,被抓的,被判重刑的,那么多?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打败中国,割走中国台湾省,抢走中国属国朝鲜。1945年后,朝鲜分裂为南北两部分。南朝鲜先后经历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文在寅等时代,几个学时就能讲清楚,几十个学时就是一门很全面的南朝鲜研究课程。看看《寄生虫》这个电影,可以了解当今南朝鲜现状,也有助于了解南朝鲜75年来的发展。

【本文为作者李毅向察网的投稿】

李毅:热烈推荐奥斯卡大奖片《寄生虫》

《寄生虫》是人类电影史的又一个里程碑。热烈推荐。前几天看新闻,说一个南朝鲜电影得奥斯卡大奖。我很少看韩国的电影、电视。今天到电影院,看了一下。震撼。震惊。心情激动。浮想联翩。有些话,不吐不快。

《寄生虫》是个好电影。导演,编剧,摄影,演员,甚至音乐,都很好。都是大手笔。不仅细腻,而且雄浑。一个外语片,得了奥斯卡最佳电影,这在奥斯卡一百多年历史上,是第一次,是从来没有的事情。美国是个很排外的国家,多数美国人一辈子没有坐在电影院看过一个外语片,因为美国从来不翻译外国电影,都是直接打字幕。每年,外国电影参加奥斯卡评奖,都是争夺最佳外语片奖,不可能和美国电影竞争,因为不论思想性、艺术性,外国电影都远远赶不上美国电影。但是,《寄生虫》,不仅得了最佳外语片奖,得了最佳导演奖,得了最佳摄影奖,最不可思议的,是得了最佳电影奖。这不是偶然。去年《寄生虫》就在欧洲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好像还得了其它一些奖。

为什么《寄生虫》得了这么大的奖?李毅认为:因为《寄生虫》又一次成功表达了人类社会的永恒现实、普世现实:富人与穷人的关系。近年来,中国思想界,有人喜欢用一个词:普世价值。实际上,普世价值这个词,不仅是虚幻的、错误的,而且是邪恶的,有人创造这个词,是为了掩盖人类社会的普世现实:富人与穷人的关系。因为有人有钱,有人没钱,有人有权,有人没权,有人有名,有人没名,社会学所说的财富、权力、声望,人类社会划分为阶级,一些阶级内部又可以划分为阶层。不同阶级阶层的人,有不同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思想方式(意识形态)。《寄生虫》特别强调,甚至身上的味道都很不同。在不同的时间、空间,不同阶级阶层的人们之间,可能阶级和谐,可能阶级调和,可能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有时可能熄灭,有时可能你死我活。根据对上述阶级关系的不同解释,三千年来,特别是五百年来,人类形成了左、中、右思想体系(意识形态)。当然也有思想体系之外的大骗子,比如鼓吹存在普世价值的朋友。见李毅中英文著作《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与演变》(见互联网),《李毅:当今中国社会分层》(见互联网),《李毅:当今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的分析》(见互联网)。上面这些话说起来很枯燥、很无聊。《寄生虫》用电影的形式,把上面这些话生动、细致、活灵活现、同时极其深刻地表现了出来。《寄生虫》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一个重要原因是,《寄生虫》没有说富人好穷人坏,也没有说穷人好富人坏,只是尽可能客观地描述当今世界的社会现实,尽可能客观的描述富人与穷人这个永恒现实在当今世界的具体表现。《寄生虫》的导演本科是学社会学的。

《寄生虫》填补了一个大空白。描写富人与穷人关系这个永恒主题的电影不朽名作,不绝如缕。外国的,有《悲惨世界》,《雾都孤儿》,《苔丝》,《望乡》,《啊,野麦岭》,《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等等等等,数不胜数。十年前,美国还重拍了《悲惨世界》,也获得奥斯卡大奖,虽然是歌剧片,也十分好看,十分壮观。中国也有不朽的传世之作,如《一江春水向东流》,《白毛女》,《红旗谱》,《暴风骤雨》、《苦菜花》,等等等等。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二、三十年,找不到一部表现当今世界的,特别是实现了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当今世界的,富人与穷人关系这个普世现实的,好电影。这就造成了大的困扰,造成了大的困难。一方面在思想界,出现了捏造说存在普世价值的大骗子朋友。另一方面在现实中,也造就了很多困难。比如多方流传的,在深圳,大学教授无法讲授《白毛女》。《白毛女》讲的是70年到90年前中国农业社会的情况。今天深圳,是一个高度工业化、商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社会。对于父母是深圳户口、生长在深圳的多数大学生来说,《白毛女》确实不容易理解。借债就要还钱,不还钱就要你的命,在当今中国并未绝迹。富人黄世仁,找穷人喜儿做了二奶,还要把喜儿这个二奶扶正,这在当今深圳社会,是义举,是要传为佳话的,结果怎么搞出了那么多对立的状况,不可理解嘛!今天,在中国大学讲《社会学概论》,或《当今中国社会分层》,想找一部电影,让学生建立当今中国社会结构的基本概念,还真的找不出来。有些好苗子,可惜没有长成大树。新中国70年,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是《人民的名义》,播出的时候万人空巷,把收视率第二、三、四、五名,甩得很远很远,但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也不拍电影。前几年,有个电视剧,叫《蜗居》,格调低了一些,但方向还好,也没拍电影。冯小刚的《老炮儿》,大片,好片,但情节、人物的时空局限性太大,豪车的价格一般人不了解,能看懂的人不多,可惜了。电影这个东西,先要容易看懂,好看,叫人爱看,然后再讲思想性。可惜路遥死得太早,路遥如果不死,一定能够写出一部又一部超过《寄生虫》的好剧本。

《寄生虫》填补了这个大空白。欧洲去年给大奖,美国现在给奥斯卡最佳电影奖,原因就在这里。《寄生虫》填补了人类电影史上,前二、三十年,今后若干年,表现当今人类社会富人与穷人关系这个大空白,震感,精彩。怪不得美国右派这几天在骂这个电影,说有这么多好的美国电影不评奖,为何把最佳电影奖给一个莫名其妙的外国电影。对中国社会与中国社会学来说,《寄生虫》也暂时填补了这个大空白。当今中国,十大城市,三十几个省会,三百多个地级市,很多地方实现了工业化、城市化,四十年来贫富悬殊从无到有愈演愈烈,十多年来阶级阶层固化发展迅猛,导致政府把扶贫作为一个重大工作来拼命抓。大学社会学教授讲《社会学概论》、《当今中国社会分层》时,拿不出一部电影,给学生建立当今中国社会的基本概念。现在好了,中国自己的电影现在拿出不来,可以先让学生看一下《寄生虫》。都是东亚社会,都是儒家文化圈,容易理解。现在大陆的抗疫斗争已经取得了伟大胜利,正在进入收尾阶段,正在全力复工复产。有些人已经在家里蜗居了不少日子了,闲着也是闲着,可以好好看一看《寄生虫》。疫情很快就会过去,很快就会复工复产,一切很快就会走回正常,但中国的贫富悬殊问题,中国的阶级阶层固化问题,目前找不到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全世界都找不到好办法。扶贫,社会保障,放开城市户口,统一全国高考,都是重大好政策,但都只能减缓,无法解决贫富悬殊问题,无法解决阶级阶层固化问题。今后几十年,中国社会的贫富悬殊问题,阶级阶层固化问题,有可能减缓,也有可能恶化,且看后代中国人如何应付了。必须要说,我近日也是一直在关注国内疫情的,见《李毅:新冠肺炎》(见互联网),《李毅:解放军上,共产党员上,国企上》(见互联网),《李毅:抗疫斗争 胜利在望》(见互联网)。

《寄生虫》也会大大增进中国人对南朝鲜的了解。国内一些朋友,甚至知识界一些朋友,对南朝鲜的了解和理解,错得离谱,很多常识都不为人知。比如现在南朝鲜4000多万人,北朝鲜2000多万人,南朝鲜的GDP的是北朝鲜的50倍,为什么南朝鲜还要美国驻军保护?比如近年来南朝鲜女演员为什么出了那样一些令人吃惊的大案要案?比如为什么南朝鲜的总统,被杀的,自杀的,被抓的,被判重刑的,那么多?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打败中国,割走中国台湾省,抢走中国属国朝鲜。1945年后,朝鲜分裂为南北两部分。南朝鲜先后经历李承晚、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文在寅等时代,几个学时就能讲清楚,几十个学时就是一门很全面的南朝鲜研究课程。看看《寄生虫》这个电影,可以了解当今南朝鲜现状,也有助于了解南朝鲜75年来的发展。

不说了。请您自己欣赏《寄生虫》吧。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2/55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