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游:美国醉翁之意不在酒?

美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两年多一直致力于打压华为并不是一个所谓的贸易问题和法律问题。从世界通讯市场的角度来看美国起诉华为的行径,明摆着就是为维护美国在通讯、互联网的垄断地位,千方百计要把华为挤出美国的市场,把华为挤出西方集团国家的市场,坚持美国在互联网和通讯领域的霸主地位不容华为染指,也就是不容中国染指。至于华为是不是真的在贸易中违反了美国的法律,是不是威胁到美国国家的安全,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口是心非啊。

【本文为作者清江游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清江游:美国醉翁之意不在酒?

最近,美国突然又对我国的华为公司提起法律诉讼。看有关报道,美国对华为提出法律诉讼的最新指控主要是指控华为敲诈勒索,串谋窃取商业机密,普遍认为这是美国对华为的无理打压升级了。

也就是说,美国并没有因为与中国签订了贸易谈判的第一阶段协议而放松对华为的打压。

问题是刚刚签订协议,怎么突然又对华为提出法律诉讼?翻脸快对美国来讲虽是家常便饭,可翻脸到一个企业身上是不是太小儿科了?按照华为的说法,美国的指控完全是子虚无有,华为并没有违反美国的任何法律,也根本没有什么敲诈勒索和窃取商业机密。

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这次华为在美国受到的新指控就企业本身而言实际上是去年对华为提出一系列指控的延续,当初的指控和现在的指控没有性质上的区别。

那么,中美贸易谈判签署的第一阶段协议难道不管用吗?细看协议,协议实际上只是规定了两国为双方企业的正常、合法经贸往来创造条件。就这么一个“创造条件”,弹性太大,至于创造条件到什么程度都没有明确规定,看来那真还是任重道远的事,仅一个“创造条件”确实奈何不了美国对华为提起法律诉讼。

所以,在什么是“合法”,什么是“正常”,“创造什么条件”没有明确、清晰的具体条款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要求美国遵守或者去执行第一阶段协议而放弃打击华为?

华为不可避免地会掉进美国随意提出的法律诉讼陷阱中。即使某次官司打赢了,或者说某次官司打完了,美国还会继续提出各种各样的指控,把了却的官司再拾起来,或提出新的指控,这次所谓的新指控什么窃取商业机密就是非常明显的例子,根本就是旧饭新炒。

不仅如此,由于美国经常性地以自己的国内法来长臂管辖双边事务和国际事务。美国经常会出现国际法规定的合法在美国那很可能就因种种理由或者是国内法被视为非法的情况。由于美国在近些年确立的所谓“美国优先”的原则,也有某种原本在美国的合法也会因美国从自己某种现实利益出发指控为不合法的情况出现,或者在美国那原本合法的也会因美国的垄断需要,利用国内法的某些条款针对中国某企业曲解法律规定,无端指控。也就是说,中美贸易谈判中为双方企业正常、合法经贸往来创造条件这样的规定对美国根本起不到任何约束和限制作用,或者说改变不了“美国优先”这种随意侵犯他国权益问题的出现。

合法不合法、正常不正常全由美国的主观臆断,以“美国优先”来判断。换言之,在美国的眼里,标准是随意的,不固定的,说放就放,说限制就限制。对华为那根“皮筋”想拉紧就拉紧想放松就放松,一会儿说放宽什么时间,一会儿说暂时不制裁,只要华为继续在美国的市场存在,美国这种对华为的不定期的指控就会不断地出现,没完没了。

不过,综观中美贸易往来的全局,美国指控华为敲诈勒索和窃取商业机密实际上只是一碟小菜,美国指控华为的大罪名是危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这才是一盘大菜,而把这一指控扩大到整个西方集团国家中则是把这盘大菜进一步国际化。

从这一角度来看美国指控华为的现象,这不是值得华为深思的问题,而是值得我们国家深思的问题,仅仅一个华为就能危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那中国威胁岂不就坐实了?

可见,美国对华为的最新指控并非升级对华为打压那么简单,由于是国家安全的问题,美国似乎另有企图,它指控华为的背后是剑指中国。而在前些天的慕安会上我们确实也看到了美国高官们故伎重演,又给欧洲国家重新端出华为威胁国家安全这道菜。美国反复端出同样的菜码,针对中国已不加丝毫掩饰。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应该搞清楚三个问题:

一,美国重新启动打压华为或打压华为升级,不仅是扰乱华为正常的经营活动,加重对华为的打击力度,一定是想使这种打击产生一些溢出的作用和效果。

第一个溢出作用就是要把华为作为一个样板,打击这个样板是为威慑所有中国在美国企业的正常合法经贸活动,不管正常否,合法否,都要给所有在美国的中国企业的正常合法经贸往来制造更多的障碍,使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市场难以生存,望而却步,通过打压华为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第二个溢出作用是希望通过打击华为在更大的范围内起到限制华为发展、进一步缩小中国在国际上不断地扩大的影响,也就是普遍说到的压制中国科技发展,限制中国在科技方面与世界各国的合作,确保美国科技领先的地位。

第三个溢出作用是美国要利用指控华为悄悄地为不履行中美贸易谈判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寻找理由和借口。同时,还要甩掉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规定的本应承担的、为中国企业在美国正常合法经贸往来创造条件的责任。就是掩盖美国实际上不给中国企业“创造条件”的想法和做法,企图通过打压华为为变相撕毁中美贸易谈判达成协议的这一条款蒙混过关,避免承担毁约的责任。

第四个溢出作用就是通过打压华为和中国在美国的企业,为美国的企业获取额外利益,让美国在国际上鼓吹的美国优先原则在美国国内也要落到实处。

第五个溢出作用,美国打压华为是在钻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达成协议中关于企业经营方面的某种漏洞,美国指控华为既是在利用这个漏洞,也是在掩盖自己钻这个漏洞。

二,美国打压华为,最终的目标是瞄着中美贸易谈判的第二阶段。是为第二阶段谈判捞取好处事先发出威胁,是企图在中美贸易谈判第二阶段的博弈中抢占先机,把打压华为作为某种手段为第二阶段谈判做舆论和法律准备。

大家知道,在中美第一阶段贸易谈判中,美国在多数领域都明显地获取了自己想要的利益,这从协议出现的措词上能看得很清楚。

从协议的措词上看,我们不需要细看各项规定和要求,但看所有条款的开头和结尾就能发现一个规律,开头几乎都是对中国的要求。如措词主要是“中国应在...,中国应规定..,中国应要求...,中国应将...,中国应列出...,中国的...,中国应允许...,中国应确保...,中国应采取...,大部分条款开头都没有用“双方”一词,都是前面对中国提出要求性的说词,结尾几乎都是“美国确认”。只是在“复合名称”的那一节中,开始罕见地用了“双方确认”,后面美国确认没变。而此后的条款中,个别的条款中出现了“双方应确保,双方应致力,双方应规定,双方同意”的措词,但这只仅限于开头语,内容里仍然是没有缺少要求中国如何如何,结尾美国确认也没变,与前面的条款性质无二,“美国确认”是什么涵义大概不用解释吧。

也就是说,美国签署第一阶段协议相对是所获颇丰,是不是尝到了甜头,是不是占到了大便宜,从特朗普的得意表情中似乎能看出一些,但为什么美国还要打压华为呢?

有一种情况非常清楚,那就是华为即使退出美国的市场,华为在全球的发展仍是领先和不可阻挡的,中国的科技发展同样不可阻挡。

因此,美国除了前述的通过打压华为想要达到的溢出作用外,实质上美国还是企图利用打击华为,在不废除第一阶段协议的情况下,还想不认真履行第一阶段的协议,为履行第一阶段协议制造某种障碍,进一步为在第二阶段的谈判中获取更多的筹码。

也就是说,中美贸易谈判第二阶段美国很可能还要不停地加码,再加码,我们很可能会再次欣赏到美国出尔反尔的“表演”。

我国总是以君子之心来度小人,大度看待美国的出尔反尔,持有一种宰相肚中能撑船的心理,这回我国又要“撑船”吗?美国这次打压华为更大的可能倒不是我国这次是不是又要“撑船”,而是美国又在准备以开打贸易战的架式来让自己站在第二阶段贸易谈判的制高点上,以利于压制中国。

也就是说,美国重新拾起所谓法律武器来打压华为预示着中美贸易第二阶段的谈判将是一个更为艰难的过程,既然在第一阶段的谈判中能不断地提高要价,那么在第二阶段一定也有可能如法泡制,通过打击华为来加温,提高争端热度,先下手为强的一种谈判伎俩隐隐出现。

换言之,对华为提起法律诉讼,美国更大的目的,大概率地是为中美贸易谈判第二阶段的博弈做准备。

可见,美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两年多一直致力于打压华为并不是一个所谓的贸易问题和法律问题。从世界通讯市场的角度来看美国起诉华为的行径,明摆着就是为维护美国在通讯、互联网的垄断地位,千方百计要把华为挤出美国的市场,把华为挤出西方集团国家的市场,坚持美国在互联网和通讯领域的霸主地位不容华为染指,也就是不容中国染指。至于华为是不是真的在贸易中违反了美国的法律,是不是威胁到美国国家的安全,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口是心非啊。

三,美国打压华为使我们进一步明确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必须把“公平”原则放到第一位。

客观看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达成的协议应是各有所得,谁多得些或少得些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贸易战暂时熄火,虽美国打压华为的行径让人感觉它在为第二阶段谈判争取更多的筹码,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不管如何评价中美贸易谈判第一阶段达成的协议,不管美国是不是打算认真履行协议,不管美国如何打算在第二阶段谈判中捞取更多的利益,在中美贸易谈判第二阶段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必须解决,那就是“公平”的问题。

美国能否公平对待中国,能否公平对待中国的企业,能否公平地处理两国的经贸争端,事实上远比协议一般条款的规定重要得多。

细看第一阶段协议包括附件、附录和脚注可谓相当仔细和冗繁,但其中的“公平”措词极为罕见。我们能看到如此长篇的双方谈判的结果,“公平”一词的出现只有六次。在知识产权部分提出“确保公平知识产权的保护和执法”;也在知识产权部分,确保对依赖知识产权保护的个人提供“公平的市场准入”;在地理标志部分提出“程序公平”,为出口产品提供“公平的市场准入”; 在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安排部分出现了以“公平的方式”。如果没有遗漏,协议中提到的就是这六个“公平”,且非原则上的、总纲性的提出,仅是就具体条款中的个别项提出的。

疑问是,为什么整个协议没有提出公平的基本原则?为什么没有明确企业应该得到公平的待遇?可非常奇怪的是却明确规定了针对“个人”和“产品”的公平。

美国通过打压华为是不是为防止中国在第二阶段的谈判中提出公平的原则和在各方面强调公平的待遇和具体要求呢?

这从美国最近看到欧洲一些国家提出要公平对待华为后的表现似乎能看出某种门道。美国那叫一个酸啊,简直就是要跳着脚闹,完全不顾自己大国霸主的脸面。面对公平的要求,怎么办?重新掀起贸易战吧,时机似乎不妥,但在某些方面继续挑起事端大概是一种办法,或者是制造不履行第一阶段协议的某些内容作为一种手段来影响中美第二阶段贸易谈判,防止公平的要求出现在第二阶段的协议中?

也正是因为美国不断地打压华为,也让我们进一步清楚了在新的贸易谈判中我们应该要求的关键内容是什么。

公平对待中国企业,公平对待中国的经贸活动,公平对待中美两国的所有经贸往来,一定要在谈判中作为关键要求提出。此外,美国能提出对我国进口美国产品的种种具体要求,我国也应明确提出我国企业在美国所有方面享受公平待遇的种种具体规定。

有句话,山雨欲来风满楼。中美贸易谈判第二阶段还未开锣,美国就开始刮风了。老人家说过,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看来,我们是该刮刮东风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华为 霸权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2/55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