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毫不讳言该组织在推动全球政权变革方面的作用。明眼人都看得出,由该基金会资助的媒体机构带有明显偏见,其破坏目标国政府和促进美国支持的政治人物、政党及反对派团体的努力显而易见。这引起了菲律宾国内主流舆论的强烈不满和反弹。
导语去年底,为打击外部势力插手干预香港局势,中国外交部郑重宣布中方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等多个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的美国非政府组织进行制裁。其实,深受美方渗透颠覆困扰的何止一两个国家,可以说“天下苦美颠覆久矣”。泰国地缘政治杂志《新地图集》主编约瑟夫·托马斯在《美国提供的干预资金在菲律宾暴露》一文中就介绍了美国通过其非政府组织对菲律宾实施的颠覆活动以及菲政府反制措施。

对于越来越不听话的东南亚国家,美国也许是拿不出更多的办法,于是仍然选择“配方”熟悉且屡试不爽的政治颠覆武器,试图扳倒北京的潜在合作伙伴,挽救美在亚太地区日渐式微的主导地位。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资料图: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

托马斯认为,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执政以来,对华盛顿表现出不服从的态度,绕过华盛顿与北京开展解决南海争端双边会谈,甚至还威胁将美军驱逐出菲律宾领土,这让美国大为光火。于是,美方以非政府组织为主要力量,以新闻媒体为突破口,抓紧开展针对杜特尔特及其支持者的舆论攻击和颠覆活动。作为回击,菲律宾政府对菲国内新闻舆论“第五纵队”及其“美国主子”进行了密集打击和全盘揭露。

一、美对菲新闻机构渗透扶植力度令人触目惊心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资料图:菲律宾独立媒体拉普勒新闻网

菲政府指控曾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首席东南亚调查记者、后回到菲国创立“拉普勒新闻网”的玛利亚·雷萨甘当外国利益代言人,与外国情报机构勾结,严重违反菲律宾宪法。菲政府还指控包括独立媒体机构“维拉档案公司”和菲律宾非盈利组织“新闻调查中心”在内的“独立媒体集团”参与政治阴谋,企图诋毁和颠覆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随后,另一家独立新闻机构“自由和责任媒体中心”也被爆出接受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资金,根据菲律宾法律,这属于潜在刑事犯罪,罪责更重。据菲律宾中央法院曝光:所有上述媒体机构都得到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大量资助。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资料图:“拉普勒新闻网”创始人玛利亚·雷萨(左三)多次受到菲政府拘捕惩处

托马斯注意到,同时还有一个名为“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组织积极为上述新闻机构奔走辩护,十分抢眼。其实,这个“保护记者委员会”本身也是一个受美国企业基金会资助的空壳组织,目的就是保护美国利益代言人。如果把“拉普勒新闻网”这样的机构比作“剑”,那么“保护记者委员会”就是“盾牌”,二者一攻一防,相互配合,规避菲政府的打击和惩处。

有意思的是,“保护记者委员会”在其2018年度报告中暴露了其资金来源非常广泛,如臭名昭著的金融罪犯乔治·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美国辉瑞制药公司,科技巨头推特、微软和雅虎,万事达卡和摩根士丹利等金融机构以及美国广播公司、路透社、《时代周刊》、《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等西方媒体大鳄们差不多来了个“全家福”。

许多为“保护记者委员会”提供资金的利益集团都参与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活动。例如,安妮·阿普勒鲍姆是《华盛顿邮报》资深专栏作家,同时也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董事。

二、臭名昭著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资料图: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会标

据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网站显示,该组织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初,主要由美国国会拨款,是美国通过向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支持,在全球公开“促进民主”的一种方式。事实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是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推动(通常是暴力的)政权更迭的“急先锋”,该基金会的董事会中很多成员都拥有公开参与美国更迭他国政权的“光辉”履历,包括在伊拉克、乌克兰以及正在委内瑞拉进行的美国主导的政权更迭努力。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资料图:曾提出所谓“历史终结论”的弗朗西斯·福山

弗朗西斯·福山和艾略特·艾布拉姆斯等多名董事会成员在2003年以所谓“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为由,公开鼓吹美国入侵伊拉克,最终推翻伊拉克政权,将萨达姆绞杀。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资料图:在多国留下恶名的“资深颠覆手”艾布拉姆斯

艾略特·艾布拉姆斯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网站的状态显示为“休假”,其实,他被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任命为美国委内瑞拉问题特使,目前正在开足马力努力推翻委内瑞拉政府。英国《卫报》在一篇题为《因“伊朗门”事件被定罪的美国前外交官成为新任委内瑞拉问题特使》,翻出了艾布拉姆斯在里根时期曾因“伊朗门”丑闻被判监禁的历史,称此次艾布拉姆斯加入蓬佩奥团队,将加强对委内瑞拉反对派瓜伊多夺取国家政权的支持力度。文章称,特朗普和欧洲领导人不断调高对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的攻击调门,要求他放弃国家领导权。艾布拉姆斯受命美国委内瑞拉问题特使,随同蓬佩奥出席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敦促(其实就是施压)联合国与美国一道宣布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为合法国家元首,都从属于美方整体对委工作的步调。《卫报》还指出:艾布拉姆斯在中美洲其实“早有声名”,尤其是在里根政府时期,时任负责人权事务助理国务卿的他试图粉饰由美国资助的萨尔瓦多敢死队屠杀1000名平民惨案,其中包括大量儿童。

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

资料图:深度介入乌克兰政权更迭的维多利亚·纽兰

维多利亚·纽兰也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董事,她在2014年领导美国推动乌克兰政权更迭的努力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路透社文章《泄露音频揭露美国在乌克兰、欧盟问题上的尴尬交流》承认:一位美国国务院官员与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的对话在分享网站优兔上被曝光,双方就美国干预乌克兰政治过渡进程问题进行了内部交流,还包括美国对欧盟的粗暴抨击。文章直言:这段获得广泛流传的音频,显示美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纽兰正在就乌克兰新一届政府的组成进行权衡。

托马斯认为,美国政府高官及高级别代表公开和反复参与(通常是暴力的)他国政权更迭,其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鬼影频频闪现,这绝非巧合。可以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存在就是在“促进世界民主”的幌子下,推动世界范围内的政权更迭。

三、规范和严控“外国代理人活动”势在必行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毫不讳言该组织在推动全球政权变革方面的作用。明眼人都看得出,由该基金会资助的媒体机构带有明显偏见,其破坏目标国政府和促进美国支持的政治人物、政党及反对派团体的努力显而易见。这引起了菲律宾国内主流舆论的强烈不满和反弹。

《马尼拉时报》专栏作家马卡本塔在其一篇专栏文章中呼吁制定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以“尽快平息这些外资背景(媒体)组织对国家事务的攻击性批评和恶意干涉,甚至是对国家的蓄意颠覆。”马卡本塔以俄罗斯等国政府为例,建议菲律宾政府以法律的形式,在博客作者、记者和民间社会团体中广泛推行“外国代理人注册制度”,以阻止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信息无序泛滥。

对此,托马斯认为,如果菲律宾颁布有效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该地区其他国家可能会群起效仿,这势必对美国的干涉行为造成直接打击,并进一步削弱美对东南亚国家的渗透和控制。

综上,托马斯感慨地说,目前在东南亚地区,美国已无法与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开展竞争,在军事合作、区域伙伴关系建设和投资等方面也全面落后于中国,政治颠覆已成为美国手中最后一个工具。然而,如果把这个工具也从华盛顿手中拿走,对它来说可能反倒是件好事。如果没有它,也许华盛顿会重新评估在相互尊重和维护共同利益的基础上,特别是尊重对方国家主权方面,以建设性态度与亚太地区(以及世界其它地区)国家开展合作。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看菲律宾如何斩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颠覆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