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形式主义为什么流行不衰

这实在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政治问题。干部队伍官僚性的蜕化,说到底是思想灵魂出了问题,没有足够或充分的理想信仰为支撑,连基本的官德都难以保住,想要不脱离群众、不搞形式主义,可谓难矣。从这个意义上说,思想革命在任何时候都不可放松,古今中外的政治巨人伟人对此莫不予以极大的关注,今天恐怕也不该例外。

【本文为作者张志坤向察网的投稿】

张志坤:形式主义为什么流行不衰 

形式主义是当代中国政治生活的顽症,一直都屡禁不绝、屡治不愈,甚至在全民抗疫这等挑战与危机关头,仍然在有些领域有些地方表现十足,令人十分震惊痛恨。愤恨之余,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形式主义这么顽固、这么难治难除呢?它的近因与远因究竟又是什么呢?

窃以为,要说形式主义的近因,大致有二:

第一,不担责需要以形式主义做掩护

干部队伍中,有那么一些干部,历来对工作对事业不敢担责、不想担责,很怕自己粘上任何一点责任,这是他们内心的真实取向。但为实现这样的目的却又不可采取消极躲避的办法,因为如果消极躲避,不但没有前途,而且还要挨批。于是,他们就采取照葫芦画瓢、照猫画虎的办法,对照上级的做法来一个照样学样、照样做样,上面怎么做完全照着做就是了,绝不走样、一点不差,不管实际是否需要,这样就没有毛病、就不必担责了。否则,如果自己有所化用,因地制宜,则有功未必奖,出错必受罚,就没有意思了。

据传说,中国历史上大宋王朝就有这样的事例。大宋军队出征,朝廷枢密官僚们往往要给领军者授予阵图,要求必须遵循这个阵图去打仗。这样打仗结果当然失败。但领军者也难,因为如果不按既定的阵图去打,打胜也不是功劳,因为人家会说,如果按照阵图打,胜利会更大;如果打败了,责任显然就是领军者的了。在这种压力下,许多时候领军者尽管知道阵图驴唇不对马嘴,但还是照做不误,因为即便失败,责任也是大家的,也不会都扣到自己身上了。这大概也属于历史上的一种形式主义吧,可谓自古有之。

其实,人世间每个人的脚长得都不一样,不可能大家都统一穿一样的鞋子,这样的道理谁都懂,但形式主义的基本逻辑就是要所有人、所有事都是一个尺码,都穿一样的鞋子,他们认定这样做最没有毛病,否则就要出大毛病。

第二,好作秀需要大搞形式主义

干部队伍中总有那么一些人,他们当官掌权的权力欲望极其强烈,总是以时不我待的心态挖空心思地向上攀爬。为着这样的目的,必须的手段之一就是工作出彩,并且要在短时间内搞出足够亮眼的业绩了来。如果真抓实干出成绩、出亮点,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把工作干好总应该予以肯定。但问题是,许多工作不下一番苦功,不经过长期艰难奋斗的过程是难出真正成绩的,而这就是那些一门心思急切要往上爬的人所不能容忍的了,于是他们就要作秀,就要表演,就要把表面文章做得光彩照人,大搞形式主义,用以邀功,用以应付乃至博得上级的青睐,就完全顾不得实际效果了。

这种行为,过去老农民都懂得,称之为干没有良心的活儿。过去笔者在农村当农民,农民铲地就是很好的例子。有良心负责任的铲法是,一锄头下去,锄头深入土中适当深度,然后在土中拉动,把地上的草连根切断,这样铲地,表面看起来杂草还在,甚至连什么变化都没有,但太阳一晒,杂草就枯萎蔫死了;与此相对应,没有良心和不负责任的铲法是,一锄头下去,锄头兜起一坨土,然后在杂草上面一糊喇,杂草土地以上的部分被铲掉一些,被浮土盖住一些,看起来很好看,但草根纹丝未动,结果一接雨水,杂草暴长。两种铲法,第一种当然费力费劲,第二种则轻巧多了,不费多少力气,但实际效果则是第二种基本等于没铲,只做了表面文章,完全没有达到铲地所应达成的目的。

形式主义就是做表面文章,可以把任何事情都可以演绎成为政治秀,实质上就是干没有良心的活儿。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形式主义在中国盛行不衰,除了上述形式主义者的利益动因之外,根本性的政治原因是什么呢?

有人将其归结为制度,有人将其归结为体制,也有人将其归结为文化。但笔者以为,这些说法都未免都太拔高、太过形而上了。因为历史经验证明,同样的制度体制下,也有不搞形式主义的时候,说得更直白一点,如果共产党闹革命搞农村包围城市进行根据地建设的时候也形式主义盛行的话,那恐怕早就破产失败了;同样也不能归结为民族文化问题,因为我们的民族文化当中并没有形式主义的基因,形式主义并非中国文化历史的宿命。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切不可沾染上那种政治新自由主义的习气,动辄就把矛头与焦点指向国家与民族。

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出在哪里,就应该在哪里找。从这一基本逻辑出发,我们认为,形式主义在当代中国长盛不衰,是中国干部队伍蜕化的必然产物,具体地说,就是这支队伍的官僚化、贵族化蜕变。

在常用的政治语境中,人们经常把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连带起来一并表述,这真是触及了问题的实质。因为从根本上说,形式主义同官僚主义是“狼”与“狈”关系,文雅一点说,是“表”与“里”、“内”与“外”、“形”与“质”的关系,搞形式主义,实质就是官僚主义;产生了官僚主义,必然需要形式主义这件外衣,没有这件外衣来打扮,官僚主义就要被曝光,就无法存活。当官做事,如果认真扎实去干事业的话,那是要付出很多精力、资源和代价的,官僚主义则完全不想这样辛苦付出,但还要把权位演绎好、演绎到位,这就必须要形式主义帮忙捧场了。所以,凡是形式主义严重的地方,干部官僚化的倾向就一定严重;而凡是干部官僚化严重的地方,相应地,形式主义就必然大行其道。二者就是这样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

说到这里,有人不免要哑然失笑,他们会说,这有什么啊,当官的有那么一点儿官僚主义不是正常的吗? 官僚们搞一点儿形式主义不是难免的吗?这不是什么大毛病,适当地加以治理就是了,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们说,对形式主义不可掉以轻心,因为它不是小毛病,而实在是大祸害。其为害突出表现为如下两个方面:

一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形式主义习惯于摆出一副高度负责的架势,实际上却是高度不负责任,甚至在危机和挑战关头来临时也不忘政治秀、表演秀,比如新冠疫情危机时刻,在全民空前浩大抗疫行动中,有些地方依然热衷于走形式作秀,表面上看一切严厉措施都采取了,其实只不过照样学样、见样学样,根本没有结合自己的实际而突出重点抓住要害,具体工作任务实际上根本没有落实,结果自然就露馅了,当别的地方感染人数锐减的时候,自己这个地方感染的人数却逆势激增。

二是权力任性官民对立

形式主义历来拿老百姓当受众和道具,这导致人民思想情感上的反感,更严重的是,形式主义同官僚主义有机结合,二者互相借助,如风助火威火助风势一般,还往往要发生权力宣泄泛滥的情形,比如此次抗疫行动中,尽管大多数干部冲锋在前,表现优秀,但也不时出现有滥权、擅权乃至权力狂欢的可恶现象,从而发生严重的官民对立问题。

形式主义是政权公信力的大敌,是政治上十分严重的病毒灾害,难道就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予以有效地治疗吗?

说实话,这实在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政治问题。干部队伍官僚性的蜕化,说到底是思想灵魂出了问题,没有足够或充分的理想信仰为支撑,连基本的官德都难以保住,想要不脱离群众、不搞形式主义,可谓难矣。从这个意义上说,思想革命在任何时候都不可放松,古今中外的政治巨人伟人对此莫不予以极大的关注,今天恐怕也不该例外。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2/55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