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都是舆论的影响力,尤其是国际话语权的影响,让国人认罪、道歉。我认为,这需要两方面看,中国在应对疫情之初存在问题,比如人传人等问题的说法,但是,之前科学界一致认为的说法是,疫情起源来自于中国,来自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来自于中国的蝙蝠,这还没有定论的事。而且,无论疫情的源头到底发生在哪里,中国以巨大的牺牲将新冠肺炎疫情最大限度的控制在中国,控制在湖北,而没有造成大面积蔓延,就凭这一点也理应得到尊敬。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新冠病毒,中国的蝙蝠背不背锅?这很关键。

今天,钟南山的一段话刷屏了!钟南山表示,对疫情的预测,我们首先考虑中国,没考虑国外,现在国外出现一些情况,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钟南山只是说”不一定“,对病毒的起源提出了其他可能。但是,从最新的科学证据表面,至少我们过去认为的新冠宿主,云南蝙蝠是冤枉的,很多背锅的野生动物也有点冤。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蝙蝠如何背锅的?

蝙蝠,这次疫情期间突然混成了超级网红,要为新冠疫情背锅,这种说法像是一种既定的事实,但是存在巨大争议。

2003年,非典之后,科学家发现果子狸并非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蝙蝠是不是SARS的自然宿主呢?因为蝙蝠身上携带100多种病毒,就像是一个病毒的蓄水池。

2004年,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开启了寻找到SARS病毒宿主蝙蝠的征途。为了寻找SARS病毒,她足迹遍布了全国28个省,只要听说有蝙蝠的地方就会去寻找,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攀岩、进山洞。

直到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的一个山洞菊头蝠的身上,发现了和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病毒,她又经过了五年时间的样品搜集,确定了这个地方的蝙蝠中的SARS病毒是人SARS病毒祖先的更直接的证据。

当然这份科学证据争议较大,且并不是直接的证据,只是说有相似性。比如说中国军事科学院出版的《非典的非自然起源》,作者第四军医大学教授徐德忠从SARS的宿主、起源、流行分布、再流行特征等,得出SARS不符合自然流行病规律,符合逆向进化的特征,属于非自然起源。

但石正丽团队有国际的支持,她凭借十五年时间研究蝙蝠基因,最终大在国际学术期刊上上发表论文,称完成对SARS(非典)宿主蝙蝠的溯源,锁定为菊头蝠,这种说法不胫而走,她也因此有着“蝙蝠女侠”的称号。

正是基于对蝙蝠的追寻研究工作,石正丽团队建构了强大的蝙蝠基因数据库。

这一次,新冠疫情来袭,武汉病毒所迅速作出反应,1月2日,开展了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收集和标准化入库工作,并确定了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1月5日又成功分离到了病毒毒株。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新冠锁定蝙蝠

1月23日,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布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这篇文章首次证实了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

于是,各路专家纷纷表态说:石正丽团队的研究是非常有力的证据,表明这个新病毒的天然宿主很可能是蝙蝠。这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与18年前的SARS病毒一样,其自然宿主都来自蝙蝠。

1月24日,各大媒体报道《蝙蝠!蝙蝠!蝙蝠!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可能是它!》,于是蝙蝠就这么走红了。

社会上各种段子不断:蝙蝠凭一己之力,封印了病毒千年,昼伏夜出,努力扮演一个孤独的潘多拉盒子,并且已经尽到最大努力长得不像个食材,万万还是没想到,这生生世世的努力,终究是错付了……

其后,科学界的证据不断强化蝙蝠身上的锅。

1月29日,中国疾病控制中心病毒病研究所谭文杰教授在柳叶刀发表《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组特征和流行病学:病毒起源和受体结合的启示》称,新冠病毒与两个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关联更密切。

可是,这次新冠疫情首次报告的时间是在2019年12月,那个时候,武汉的蝙蝠们还在冬眠,蝙蝠是不是有点冤啊。于是专家解释说,有一些动物充当了蝙蝠与人类之间的中间宿主,所以就有了后来的水貂、蛇、穿山甲等,这些华南海鲜市场的动物们充当了中间宿主,是蝙蝠的帮凶。

既然凶手蝙蝠找到了,那下一步就是锁定哪里的蝙蝠。

按石正丽的研究,新冠病毒与云南菊头蝠存在蝙蝠冠状病毒(RaTG13)毒的序列相似性高达96%,于是,凶手进一步锁定为云南的蝙蝠。

云南菊头蝠,正是石正丽当年在云南山洞的巨大发现。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新的科学结论

很多时候,你只是猜对了故事的开头,没有猜中结尾,科学界也如此。

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并非源自华南海鲜市场,理由是,最初的一个病例在12月1日患病,但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其后,科学界又有诸多论文以证实这些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于是,就有一篇重磅报道出来了。2月22日,各大媒体报道了一则消息“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发源地“,研究由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发布。

报道称,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联合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的科研人员收集了全世界各领域共享到GISAID EpiFluTM数据库中覆盖了四大洲12个国家的93个新型冠状病毒样本的基因组数据,通过全基因组数据解析,追溯传染源及扩散路径。

这93个样本包含58种单倍型,演化关系显示,单倍型H13和H38是比较“古老的”单倍型,通过一个中间载体(mv1,可能是祖先单倍型,也可能是来自中间宿主或“零号病人”)与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关联,并通过单倍型H3衍生出单倍型H1。

研究人员称,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的患者样品单倍型都是H1及其衍生单倍型H2,H8-H12,而一份武汉样品单倍型H3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

结论:华南海鲜市场的新冠病毒是从其它地方传入,再在市场发生快速传播并蔓延。另根据病患发病时间记录和种群扩张时间推断,也印证了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发源地的推论。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为了更加细致地调查,研究人员将58种单倍型分成了五组。广东的病毒有三个来源,重庆和台湾病毒的来源有两个,澳大利亚、法国、日本、美国的病毒来源都在两个以上,其中美国的病毒来源最多,有5个,比中国还多。

这就是说,H13和H38等来自台湾或美国或其它地方,如果说来源于华南海鲜市场,那么,台湾和美国的疫情应该早就爆发了,但事实上,这些地区的疫情比中国大陆晚。这个论文表面上没有直接否定石正丽结论,但事实上,否定了华南海鲜市场疫源地,等于间接否定了石正丽结论。

当然,最有力的证据还有!

最近,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发表在《南方医科大学学报》的研究论文称,新冠病毒(SARS CoV-2)的出现时间可能在2019年9月23日至2019年12月15日之间。新冠病毒与基因序列最为相似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不存在时间进化关系,新冠病毒不太可能由RaTG13演化而来。

请记住RaTG13!这正是当初石正丽推定为云南菊头蝠的结论。

蝙蝠病毒RaTG13是目前已知与新冠病毒相似度最高的一种病毒,二者全基因序列相似度达到95.9%。论文作者之一南方医科大学教授张宝告诉财新记者,病毒在传代中会出现变异,这种变异是有一定规律可循的。如果存在进化上的关系,还要满足时间条件,就是随着时间的增加,病毒株之间的距离是增加的。“但我们在做研究时,这次新冠病毒与RaTG13的距离是变小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意味着返祖,一般不会出现这种现象。”

这两项结论:一个从基因序列上否定了石正丽的结论,一个从时间进化上否定了RaTG13的结论。也就是说,云南菊头蝠是冤枉的。

所谓国际声音

面对科学界的证据。石正丽团队又发声了!2月26日,新京报报道《石正丽团队两年前已发现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现象》。

这属于旧话重提。大概内容是:2017年11月底到2018年2月,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连续发表3篇论文,表示已发现SARS相关冠状病毒在蝙蝠体内重组的证据,以及人类感染蝙蝠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的现象。石正丽团队通过对云南218位村民的血清测试,提示SARS类冠状病毒有很高的潜力直接感染人,而无需中间宿主。

2015年10月,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夕阳彝族乡4个村庄(天井,大风口,绿溪,绿溪新村)收集了218个居民的血清样本。附近有2个蝙蝠洞(燕子洞和石头洞),距离4个村庄在1.1-6.0公里之间。以此证明菊头蝠的感染性。

报道援引了美国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Richard Ebright教授的解释,中国菊头蝠的ACE2受体与人体的ACE2受体的相似程度与其他潜在中间宿主是一样的,这表明这次感染了数万人的疫情的源头可能直接来自蝙蝠。

这是什么意思呢。云南某个山沟沟里的村民,他们是潜在的感染者,他们有罪。之前,石正丽对云南的蝙蝠是SARS宿主作过一番这样的推定:云南山洞的蝙蝠感染了果子狸、然后这些果子狸贩卖到了广州。

这篇报道的出台背景是,国内的诸多科学依据否定了石的结论。

这一次,无论是石正丽还是国外,又希望把病源引导到云南菊头蝠身上,意思是再一次让菊头蝠背锅,也就是让中国来背锅了!

我们需要看到国际科学话语权的力量。他们事实上传递的信息就是中国的蝙蝠该负责。而且,当初SCI论文发表的隐秘传递链条:英文论文发表机会的难易程度——在课题预研阶段就有强烈的冲动去选择与国际偏好保持一致,当然希望中国的蝙蝠来背锅,这些否定中国蝙蝠的论文是 发表在国内期刊上的。

当然,病毒起源于哪里,仍然是一件错综复杂的事情,并没有定论。

这一次,新冠疫情是全球性的,比如伊朗多名感染者,没有出过国甚至没有出过省,也没有和中国人有过接触,意大利的“1号病人”没证实和我们产生关系。

问题不清楚不需要道歉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苛责于中国的蝙蝠、云南的蝙蝠,让他们来背锅,显然是不合理的。

在国内,有一种声音:中国是罪魁祸首,应该向全世界道歉!疫情蔓延,世界各国对中国出现排斥,2月20日,一名在都灵生活多年的华人被两名意大利人殴打,理由是“让病毒离开都灵”。

凡此种种,究其原因,他们认为武汉是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新冠肺炎在全球的流行都是中国的锅。比如,在丹麦,他们把我们的五星红旗上面的五角星,全部用冠状病毒替代,甚至还说这是他们的言论自由。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在美国,他们在报纸上写道:“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 (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在加拿大,他们直接在自己的头版头条上将这次病毒命名为“中国病毒”。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就连央视主持人阿丘近日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这样的:“虽然东亚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一个多世纪了,但我们可不可以说话语调稍温和并带些歉意,不怂也不豪横地把口罩戴起来,向全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这都是舆论的影响力,尤其是国际话语权的影响,让国人认罪、道歉。

我认为,这需要两方面看,中国在应对疫情之初存在问题,比如人传人等问题的说法,但是,之前科学界一致认为的说法是,疫情起源来自于中国,来自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来自于中国的蝙蝠,这还没有定论的事。

而且,无论疫情的源头到底发生在哪里,中国以巨大的牺牲将新冠肺炎疫情最大限度的控制在中国,控制在湖北,而没有造成大面积蔓延,就凭这一点也理应得到尊敬。

金微: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

现在,钟南山也说,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当初科学界依据云南菊头蝠、中国蝙蝠是新冠病毒起源而推定的,现在已有充足的科学证据表明,云南蝙蝠是背锅的,他们不是真正的病毒来源地。

在这种情况下,至少在真相没有清楚之前,我们不需要道歉。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金微观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蝙蝠 新冠肺炎

原标题:云南蝙蝠不背锅,中国勿需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