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的歇斯底里和极左的道德洁癖

中国明代有一位大哲学家叫王艮,他也曾经说过,“百姓日用即道”,就是百姓日用就是道。如果反对者离开了上班、吃饭、生孩子,把政治工作仅仅启蒙、教育群众,甚至要求人民群众为了主义放弃上班、吃饭、生孩子的权利,就一定会走到人民的反面,就从唯物主义转到唯心主义了。

【本文为作者百韬网刘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方方的歇斯底里和极左的道德洁癖

在全民战疫的节口,方方女士的《日记》却引发了一些争议。近来的时事已经告诉我们,女人可不是好惹的。这不,方方就直接把批评她的人称之为“狗”,“脑残”。其中的是是非非,我没有调查也没有发言权。但我看民众对日记还是比较爱看的,而有人指责方方专写抹黑体制的文章不过是为了迎合“无知”老百姓,这里牵涉到方方与左派的一段旧公案,我却觉得还对事不对人的好。我赞同这种看法,如果说方方的《日记》不好,那么,希望有左翼人士能创作出比方方更接地气、更能获得百姓认可的作品来影响群众、争取群众,横加指摘、上纲上线,只能在狭窄的圈子里获得一些有限的认可。

我作为一介直男,不大爱看女人情绪化的东西。但我觉得方方那些带着寻常人间烟火气的、在平凡生活中所熟悉的点滴记述,比起随地的口号,也不无可取之处。我记得以前听的安利的课。虽然我很不想跟安利打交道,但是朋友开口了,总不好拒绝。课程无非是先做产品试验,然后看安利企业片,最后由成功安利人现身说法。事实上,我不喜欢被洗脑,而且我也发现这里面有不少托,这些托太不专业,在台下喊好喊得那么大声那么突出,仿佛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托。我也不相信这几个安利的老师,我在化妆品行业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呀?不过从安利这里倒学到了一些宣传的技巧……好就好在不讲大道理,而是从日常生活中的事例着手,大家可以依据自己的经验作出判断。这当然也是事实,老师是讲得挺好,她讲到下岗、打工、物价上涨、官场腐败、政府无能这些给大家造成的压力,所讲的例子大家都是亲眼看得到的。只不过,如果说安利是救星,那就未必了。当然我不会直白地说出来。

安利是洗脑这不假,不过也不是谁都会洗的。苏联之所以解体,原因之一就在于政工洗脑无能也。当年有个主人公论坛,我偶尔冒头,马上就被秀龙山人、ttx扣了顶小资的帽子。当然这也不是针对我个人,他们素来如此。我不了解内情,只听说管理层发生过几次分裂,而且有坏人混入。我个人感觉管理层书生气太重,而且有关门主义之嫌,这也是后来一些高手离开的原因。不少内斗不仅仅是意气之争,还有个人利益的因素在里面。他们经常指责群众觉悟不够,抱怨群众落后,说周围的人都不关心政治,只知道上班、吃饭、生孩子,然后死亡。一派悲观语气。其实,真正落后的不是工人农民,而是他们自己。上班、吃饭、生孩子,都是人类的最基本的社会存在,就是由它们决定了人们的思想意识,并不是什么庸俗的事。

他们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讲马列,却不知道吃饭睡觉、生孩子才是群众的真问题。他们过于沉湎于自己的道德洁癖,所以他们对群众关心的事情表现得不屑一顾,以为只需要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就可以了。他们原本具有深厚的理论资源,但在实践斗争中往往显得苍白无力,其病在于,一,门户太严。左派中的毛派、托派、斯大林派以及新左派,往往各执一辞,门户之见甚深。二,根基太浅。对马克思、黑格尔、康德的经典,左派中别说读通,读过的人亦不多。这是造成理论素养薄弱的原因。三,实践太少,以致被称为“书斋里的革命派”。力量越是弱小,理论上的无谓的内斗越是凶,机会主义越是盛行。

其实马克思主义不就是这样说的吗?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序言中,对运用到人类社会史的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做了如下的周密说明:“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中国明代有一位大哲学家叫王艮,他也曾经说过,“百姓日用即道”,就是百姓日用就是道。如果反对者离开了上班、吃饭、生孩子,把政治工作仅仅启蒙、教育群众,甚至要求人民群众为了主义放弃上班、吃饭、生孩子的权利,就一定会走到人民的反面,就从唯物主义转到唯心主义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方方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2/55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