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周:由疫情引发的舆论乱象拷问我们的教育与学习

在这次举国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滥觞于网络的诸多暗藏玄机的谣言,便误导、俘获了大批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网民,其中不乏具有显赫社会地位和巨大社会影响力的的社会名流、公众人物。如湖北省作协前主席方方根据其一位医生朋友传给她的一张于废旧手机收购市场拍摄的照片,便以讹传讹兼带个人主观感情的在自己撰写的“武汉日记”里,将作家的想象力嫁接现实,“这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在全国人民同心协力阻击疫情的关键时刻,沮伤士气,在社会上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本文为作者彭水周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在全国人民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掀起的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轰轰烈烈人民战争中,各种彰显党中央坚强领导、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和血浓于水的同胞真情,以语言文字和影像、图片等各种形式,通过各类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每天于第一时间冲击人们视听,鼓舞人民战胜疫魔斗志,激发人民爱党、爱国激情。但大江东去,泥沙俱下,在全党和全国人民于危难时期奏响感天动地的抗击瘟疫的主旋律中,也夹杂着与之龃龉的扰乱人们视听、瓦解人们斗志,甚至将矛头直指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险恶言论和行为,如始终与疫情阻击战相伴的各类谣言:“母猪开口说话,称吃9个鸡蛋能预防情”“喝牛尿等印度传统疗法能治疗新冠病毒” “抽烟喝酒吃大蒜可以消灭新冠病毒”“吃果蔬和肉蛋会感染新冠病毒”“疫病可通过眼神传播,看一眼就能得病,感染上就会死亡”等等;

彭水周:由疫情引发的舆论乱象拷问我们的教育与学习

有关医学知识的谣言:“口罩越厚防病毒效果越好、用微波炉加热口罩可以消毒、用酒精喷口罩可以消毒再利用”“喝板蓝根、熏醋可预防新冠病毒”“双黄连可抑制新冠病毒”等等;

借非常时期搏人眼球、蛊惑人心、扰乱社会秩序的谣言:“武汉盘龙城一小区男子把口罩喷酒精戴,坐电梯时遇工作人员用 84 消毒,瞬间晕倒死亡” “钟南山院士感染新型肺炎”“湖北经视、湖北公共·新闻频道多位主持人在播报中戴上了口罩”等等;

更有包藏政治祸心、在光天化日之下企图瞒天过海、掩耳盗铃的歹毒谣诼:“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中国豁免了一种能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专利,令中国可以直接仿制这种药物治病救人” “钟南山院士迎接美国药企老总”“美国政府给中国提供上亿美元的巨大援助”等等。……

谣言像流行的侵害人们身体的瘟疫一样,在扰乱人们视听、迷惑人们理性的同时,加重人们心理压力,扇动公众情绪,造成社会恐慌,毒害党和政府主流舆论健康肌体。谣言对社会的破坏性,在当今信息化时代人类社会遭遇自然灾害、战争等非常时期尤为巨大。

各类谣言被居心叵测者泡制出笼后,为何能在人们中间疾速广泛传播,以其假象蒙蔽人们心智?我想,除了非常时期人们普遍存在的恐惧心理,在一定程度上蒙蔽了惯常理智外,还包含人类自身癖好耸人听闻猎奇资讯的劣根性,但更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原因,是人们普遍从众心理作祟,丧失了独立思考能力。这种凡事受环境影响、被他人言论左右的无脑跟风现象,在当今以网络为媒介的资讯大爆发时代,表现得尤为骇人。

这种不良社会风气和现象在拷问我们教育体制和学习方法,为什么在伪饰拙劣的谣言攻击下,我们的学识和理性不堪一击?从这个严峻问题中自然引出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紧迫任务:改革现行教育体制和改造我们的学习。

新中国成立后,彻底废除了封建社会教育模式,建立起面向未来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的全新的教育制度,和“以学为主,兼学别样”的注重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体制宏观方向。

新中国前期“知行合一”教育思想中,尤其注重“行”即社会实践这一主旨教育观,这在后来我国教改历程中,越来越凸显其正确性。倡导莘莘学子投身于工农业一线广阔天地,将书本知识与探求自然、社会奥秘的劳动(包括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实践相结合,锻造了一大批用马克思唯物辩证哲学思想武装起来的信仰坚定、知行合一的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

1937年7月,毛泽东同志为澄清当时在对日抗战和对国民党反动派斗争中,党内出现的各种混乱思想,辩明斗争方向,专门撰写了基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的指导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的光辉著作《实践论》。《实践论》对人们对各种知识的学习、掌握和对客观事物认识过程的科学论述,对今天的教育体制改革和改造我们学习方法及人生观、世界观确立依然具有现实指导意义。

《实践认》运用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观点,解析人们在认识事物过程中由最初的感性知识上升到后来的理性认识间的能动渐进的辩证关系:

【“从认识过程的秩序说来,感觉经验是第一的东西,我们强调社会实践在认识过程中的意义,就在于只有社会实践才能使人的认识开始发生,开始从客观外界得到感觉经验。一个闭目塞听、同客观外界根本绝缘的人,是无所谓认识的。认识开始于经验——这就是认识论的唯物论。”
“一个人的知识,不外直接经验和间接经验两部分。而且在我为间接经验者,在人则仍为直接经验。因此,就知识的总体说来,无论何种知识都是不能离开直接经验的。任何知识的来源,在于人的肉体感官对客观外界的感觉,否认了这个感觉,否认了直接经验,否认亲自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他就不是唯物论者。”
“认识的真正任务在于经过感觉而到达于思维,到达于逐步了解客观事物的内部矛盾,了解它的规律性,了解这一过程和那一过程间的内部联系,即到达于论理的认识。论理的认识之所以和感性的认识不同,是因为感性的认识是属于事物之片面的、现象的、外部联系的东西,论理的认识则推进了一大步,到达了事物的全体的、本质的、内部联系的东西,到达了暴露周围世界的内在的矛盾,因而能在周围世界的总体上,在周围世界一切方面的内部联系上去把握周围世界的发展。”】

毛泽东思想宝库里有一个重要法宝,那就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亦即书本知识等来自中间媒介的间接知识与社会实践的有机结合,二者相互促进,形成对相对真理的不断修正且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而永无休止的螺旋上升态势。毛泽东同志在其指导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系列辉煌著作中,始终强调理论与实践二者须相辅相成、不可偏废的重要性。今天我们在工作中经常提到的“实事求是”这一我党长期以来坚持的工作原则,毛泽东同志在1941年为指导全党和全体革命同志工作、学习撰写的《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以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结合实际,予以明确释义:“‘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我们要从国内外、省内外、县内外、区内外的实际情况出发,从其中引出其固有的而不是臆造的规律性,即找出周围事变的内部联系,作为我们行动的向导。而要这样做,就须不凭主观想象,不凭一时的热情,不凭死的书本,而凭客观的指导下,从这些材料中引出正确的结论。”

在贯穿“实事求是”科学原则的毛泽东同志系列著作中,我们不难看出,他在来源于书本和其它中间媒介的间接感性知识和以身体力行的实践收获的直接经验性知识二者之间,更倾向于人类全部知识的源起——社会实践得到的直接经验性知识。实践知识对于人们来说,无疑是最可靠的知识。

改革开放初期,推行教育体制改革无疑是正确的,它为我国在新时期继续保持经济社会快速、健康发展培养了大批各条战线栋梁之才。但与此同时,我们应该清醒认识到,上世纪末沐浴教改春风步入社会的具有坚定理想信念和吃苦耐劳优良品质、甘于奉献崇高精神的莘莘学子,他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曾受过毛泽东时代无围墙大课堂的冶炼、改造,他们的身心曾受过“大公无私”“一切为了祖国和人民”的毛泽东思想的熏陶,正因为他们由于历史机缘偶合,在国家教育体制变革前后,收获了来自社会实践和书本理论两方面丰富知识,这才成就了他们“知行合一”的健全人生观、世界观 。

但是后来随着新自由主义思潮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全面泛滥并干扰误导我国各领域、各行业的改革开放,教育体制改革非但没有与时俱进,反而愈来愈钻进市场经济语境下狭隘的死胡同,由当初对教育矫偏所表现出来的积极进步意义,堕入阻碍人的全面发展、偏离教育应有之义的僵化的应试教育泥潭,由起初的纠左转向偏右,即使国家针对应试教育体制弊端,推行了几轮教改,但依然未能消除数十年来实行应试教育制度遗留的痼疾,撼动不了市场经济体制下形成的附着于教育产业链上由社会各方纠集而成的庞大利益集团,加之市场经济语境下由精致的利己主义派生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社会风气熏染,导致人们心里滋生不良功利观,其带来的直接恶果便是,亿万孩子自懵懂幼年开始,稚嫩的身心便被学校繁重学业和社会上名目繁多的各种教育培训机构培优课程压得喘不过气来。孩子们就这样每天以来自学校、社会培训机构及家长的倒逼形成的高度紧张状态,转战于填鸭式知识战场,为了斩获日后能够体面地跨入社会门槛的一纸文凭,付出自幼年到青春期生命自然生长的快乐和诸多社会体验,换来日后多无所用的书本知识和苍白的现实认知,甚至有很多学生因不堪学习重负而导致精神崩溃。

我国现行行与知严重失衡的教育体制,为国家未来发展所需人才队伍支撑埋下了隐患,成为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首要梗阻。缺乏身体力行社会实践的书本知识灌输式教学,一方面,只能使学生成为凡事纯粹凭主观意识感知、辨析的书面知识的“书篓子”,所得到的都是源自他人的间接知识和经验;另一方面,成年累月囿于课堂一隅,剥夺了学生自然成长的客观生命属性,由视野的狭窄导致心胸相对狭隘,人生观、世界观异化,性格扭曲,以及与之俱来的意志薄弱、精神苍白,缺乏对各种事物的判别能力,而具有健全品格、知行合一的全民化人才大军是实现国家兴旺、民族振兴的先决条件。

我国严重脱离社会实践的现行教育体制,叛离实质意义素质教育科学要求,单纯理论层面的应试书本教育,加上课堂上教师偏西化的思想意识灌输引导,以及学生们于当今市场经济语境下受社会上汹涌泛滥的功利思潮侵蚀,极易形成掺杂西方意识形态的凡事自由散漫、片面主观的个性化认知,缺乏对错综复杂客观事物科学研判和正确把握能力,缺乏国家、民族主体认知,缺乏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和人民利益诉求相一致的系统化思想认知,从而罕能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与维护国家与人民利益的政治主流同频共振。

教育与学习互为因果条件,教育之中蕴含着学习,学习成果又可以反哺于教育。从大概念讲,教育与学习并非单纯局限于校园和生命的某个特殊年龄段,而是涵括校园内外的无疆界的广阔天地,它贯穿人的整个生命历程。相对地讲,学校教育只是每个人人生中接受教育的一部分,也可以说是为人们步入社会奠立基础的初始起点,真正的教育与学习在于改造自然、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实践大课堂,在自然与社会这所终身取之不尽、学之不竭的充满生机活力的大学堂里,于思想、体魄上强筋壮骨,在广袤的自然和社会大熔炉里,通过不断锻炼,形成知行统一的健全的人生观、世界观。

彭水周:由疫情引发的舆论乱象拷问我们的教育与学习

实践是人类获得正确认识自我和自然、社会知识,拉近与真理距离的根本途径。革命导师列宁将实践认知置于高于理论知识的地位:

“实践高于认识,因为它不但有普遍性的品格,而且还有直接现实性的品格。”】

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论》中,运用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深刻阐述实践的重要性:

【“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把实践提到第一的地位,认为人的认识一点也不能离开实践,排斥一切否认实践重要性,是使认识离开实践的错误理论。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人的认识,主要地依赖于物质的生产活动,逐渐地了解自然的现象、自然的性质、自然的规律性、人和自然的关系;而且经过生产(实践)活动,也在各种不同程度上逐渐地认识了人和人的一定的相互关系。”】

接着,他更加鞭辟入里地论述:

“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辩证唯物论有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个是它的阶级性,公然申明辩证唯物论是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再一个是它的实践性,强调理论对于实践的依赖关系,理论的基础是实践,又转过来为实践服务。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间接的由他人实践得出的知识、经验作用于自我形成的主观认知)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的实践。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

他还在文章中重点缜密论述实践之所以高于理论、是认识和掌握真理的根本途径的因由:

“社会实践的继续,使人们在实践中引起感觉和印象的东西反复了多次,于是在人们的脑子里生起了一个认识过程中的突变(即飞跃),产生了概念。概念这种东西已经不是事物的现象,不是事物的各个片面,不是它们的外部联系,而是抓着了事物的本质,事物的全体,事物的内部联系了。概念同感觉,不但是数量上的差别,而且有了性质上的差别。循此继进,使用判断和推理的方法,就可产生出合乎论理的结论来。这个概念、判断和推理的阶段,在人们对于一个事物的整个认识过程中是更重要的阶段,也就是理性认识的阶段。”】

最后,毛泽东同志通过对马列主义的融会贯通,对马列主义关于人类实践活动总体认识论——由感性上升至理性二者间辩证关系作概括性阐述:

“认识过程中两个阶段的特性,在低级阶段,认识表现为感性的,在高级阶段,认识表现为论理的,但任何阶段,都是统一的认识过程中的阶段。感性和理性二者的性质不同,但又不是互相分离的,它们在实践的基础上统一起来了。”】

在应试教育体制下由单一书本知识培养出来的学子,多似于温室中生长,经由园艺师人为扭曲和修剪出来的未经大自然严酷环境考验的精致盆景,经不起现实世界的风霜雨雪,由政策制度主因而偏废社会实践的学子,一旦踏入社会,由单纯的书本知识堆砌抽象的主观认知,往往使他们因缺乏对自然和现实世界的科学系统认识而丧失正确辨别、判断能力,迷失人生方向。

在当今科技发展一日千里的信息化时代,人们接受教育渠道和工作、学习、生活方式及思想理念相比过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信息网络将世界变成了“地球村”,且为教育、学习和人们工作、生活提供了巨大方便。但与此同时,丰富多彩、包罗万象的虚拟网络世界也在时刻诱导人们,尤其是心智尚未成熟的广大学子,在背离社会实践的歧途越走越远。姑且不论那些网络游戏及黄赌毒沉迷者,单是每天新鲜出炉的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的来自官方的民间的、健康的非健康的各类资讯,便足以扰乱涉世未深的学子们视听,尤其是境内外敌对势力为颠覆中国共产党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利用某些特殊事件和我国制度设计中的一些缺陷,见缝下蛆地精心泡制戴着伪装面具的恶毒谣言,往往将缺乏识别能力的年轻人带进沟里,成为被其利用的工具。

如在这次举国抗击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滥觞于网络的诸多暗藏玄机的谣言,便误导、俘获了大批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网民,其中不乏具有显赫社会地位和巨大社会影响力的的社会名流、公众人物。如湖北省作协前主席方方根据其一位医生朋友传给她的一张于废旧手机收购市场拍摄的照片,便以讹传讹兼带个人主观感情的在自己撰写的“武汉日记”里,将作家的想象力嫁接现实,“这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在全国人民同心协力阻击疫情的关键时刻,沮伤士气,在社会上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2月7日,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不幸去世,当日,一封署名李医生妻子付雪洁的内容为其弟弟已确诊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父母被隔离、自己正在发烧且怀有5个月身孕的求助信在网上迅速传播。随后,付雪洁在实名认证微博上辟谣:本人未发布任何性质的求助信息,网上流传的求助信内容纯属子乌虚有。后经媒体调查证实,付雪洁并未感染新冠肺炎,其受病毒感染的父母也已痊愈。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几天后,一个名为@微客铁汁的微博账号发布信息公然宣称,李文亮医生妻子的求助信是其所在的一个叫“品葱”的文宣组编造的,该博主还在信息中以炫耀的口吻嘲讽被其谣诼愚弄的中国网民:“中国人的智商可真低啊”。事后,经民间爱国人士刨根究底,探明这个名为“品葱”的网上中文平台,是一个网站服务器架设在美国,专事制造、散布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谰言的以政治议题为主的“恨国党”聚集地。

2月17日下午,同是这个名叫@微客铁汁的微博账号,再次散布谣言,称自己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要实名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导致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文中还贴出陈全姣的身份信息和照片。此信息一经在网上发出,霎时在社会上掀起狂澜,使本已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不得不赶紧在其官网发表陈全姣关于自己从未发布任何举报信息的严正声明予以辟谣……

这些造谣者制造的谣言之所以能够迅速传播,蒙蔽人们视听,将人们思想引入歧途,从而达到其预设目的,除了造谣者善于利用时势、人性弱点对谣言进行包装和人们于非常时期因恐慌心理导致“羊群效应”外,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受骗者大多缺乏对政治、经济、哲学、历史、时事、自然科学等综合知识全面系统学习,更缺乏丰富的社会实践阅历,导致不能在纷繁复杂的资讯中,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多维度辨析事理,去伪存真。

这里还应提到与谣言受骗者有着同一精神母系的另一些人,当危难来临时,他们表现出情绪失控、精神崩溃的极度惊恐或丧失理性的急躁狂暴,这些病态,都是缺乏社会实践淬炼锻打的具体表现。这些在国家民族遭受危难时,关紧自家房门,在恐惧觳觫中咒天怨地的自私自利之徒,连基本的人生信念都丧失殆尽,更遑论其具有家国情怀和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

彭水周:由疫情引发的舆论乱象拷问我们的教育与学习

对于这次举国抗疫战斗中,在舆论疫情阻击战中暴露出来的诸多问题,我们必须严肃对待,认真反省政策制定存在的漏洞和制度运行暴露出来的矛盾和问题,并由此从政策导向、教育体制、社会法治等宏观层面深入探寻舆情乱象产生根源,对症下药,为信息传播安全构筑坚强防护网。

首先,要培养人们对客观世界的正确认识能力即马克思主义人生观、社会观、世界观。这项攸关国家未来可持续发展和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的意识形态工程,须从抓基础教育开始。必须改革现行重知忽行的教育体制,通过出台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政策及举措,打破荼毒青少年身心的知行失衡的应试教育体制樊笼;要将教育制度改革纳入辅助政治体制改革的宏观改革范畴,以政策的铁肩扛住僵化教育体制及其市场产业链,以及人们传统惯性思维铸就的沉重闸门,放孩子们到生机蓬勃的大自然中去释放生命天性,到社会上去投身各种社会实践,使广大学子在知、行相互砥砺中不断增强辨析事物、探求真理的能力。尤其是在当今信息化时代,我们更要站在政治高度上重视青少年社会实践活动,在通过政策和法治手段引导、规范网络运营,净化舆论环境的同时,在出台教改政策、法规中,将学生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纳入各级教育部门及学校考核体系,增大其在各项硬性绩效考核指标中的比重;同时,确立学生综合素质总体提升目标,有计划、有步骤地逐步根除应试教育体制痼疾,扭转当前教育知、行严重失衡局面。

关于以书本载体(现今是汇集古今中外、天地自然、政经哲史等各类知识海洋的网络载体)为主体的间接知识学习所获得的感性知识和实践经验认知之间的关系,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论》中已作出辩证阐述:

“‘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在技术不发达的古代只是一句空话,在技术发达的现代虽然可以实现这句话,然而真正亲知的是天下实践着的人,那些人在他们的实践中间取得了‘知',经过文字和技术的传达而到达于‘秀才'之手,秀才乃能间接地‘知天下事’。如果要直接地认识某种或某些事物,便只有亲身参加于变革现实、变革某种或某些事物的实践的斗争中,才能触到那种或那些事物的现象,也只有在亲身参加变革现实的实践的斗争中,才能暴露那种或那些事物的本质而理解它们。”】

接下来,他进一步深刻论述:

“马克思主义看重理论,正是,也仅仅是,因为它能够指导行动。如果有了正确的理论,只是把它空谈一阵,束之高阁,并不实行,那末,这种理论再好也是没有意义的。认识从实践始,经过实践得到了理论的认识,还须再回到实践中去。认识的能动作用,不但表现于从感性的认识到理性的认识之能动的飞跃,更重要的还须表现于从理性的认识到实践这一个飞跃。人类认识的历史告诉我们,许多理论的真理性是不完全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了它们的不完全性。许多理论是错误的,经过实践的检验而纠正其错误。所谓实践是真理的标准,所谓‘生活、实践的观点,应该是认识论的首先的和基本的观点’(列宁语),理由就在这个地方。”】

毛泽东同志谆谆告诫我们,一切知识的来源莫不扎根于实践的沃壤。我们今天所置身的浩瀚的知识海洋,其实都是人类自诞生以来,在同自然斗争和社会实践中获取的各种知识的沉积、汇聚,而真理就蕴藏在由产生于实践的理论和以理论指导的新的实践的不断反复较量纠偏的运行过程中。

二是亟须改造和加强我们的学习,这里的“学习”并非局限于在校学生,而是涵盖全体民众。在当今科技水平高度发达,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升,工作与生活方式发生与前人迥异的根本性改变的信息化时代,人们的生存环境及思想观念也随之发生了深刻变化,因此不能继续因袭过去传统观念和手段来管控宣传舆论,不能因循过去陈旧的学习方法。要通过国家政策指导和制度规定,以法治手段严格管控误导人们视听、腐蚀人们心灵等不良信息,实行网络信息非市场化管理机制,将舆论宣传主导权牢牢掌握在党的手中。有计划、有目的的加强以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为引领的自然、社会、工农业、生物、国防等科普宣传,加强中国历史尤其是中国共产党革命斗争史、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艰辛探索历程,以及世界历史宣教,加强马列主义哲学理论、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系列理论宣传,大力弘扬爱国爱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奏响以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为基调的团结拼搏、昂扬奋进的时代主旋律。在推进全民学习运动中,倡导科学学习方法,在全国推树将学习与实践有机结合,且在推进政治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成效卓著的“知行合一”的典范,以取得以点带面示范效应,掀起全民学习热潮,形成校园与社会畅通、理论与实践结合、地点与时空全覆盖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自由活泼的学习风尚。在开放式理论与实践复合型学习中,人们主观感性知识与客观实践认知相互砥砺,不断增强辨别事物、掌握客观世界一般发展规律的能力。

在关于将书本知识应用于改造自然、社会,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认知方面,毛泽东同志于《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针对一些唯知识而学知识,不肯或不屑于将书本知识同社会实践相结合的“书蠹”的针砭,尽管洇染着历史的尘烟,但其批评锋芒仍犀利地指向今天的现实:

“许多同志的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似乎并不是为了革命实践的需要,而是为了单纯的学习。所以虽然读了,但是消化不了。只会片面地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个别词句,而不会运用他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具体地研究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的历史,具体地分析中国革命问题和解决中国革命问题。”
“对于自己的历史一点不懂,或懂得甚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些人对于自己的东西既无知识,于是剩下了希腊和外国故事,也是可怜得很,从外国故纸堆中零星地捡来的。”“
几十年来,很多留学生都犯过这种毛病。他们从欧美日本回来,只知生吞活剥地谈外国。他们起了留声机的作用,忘记了自己认识新鲜事物和创造新鲜事物的责任。这种毛病,也传染给了共产党。”】

客观地讲,一个人生命的河流有多长,他的学习道路便会有多长;生命是有限的,而天地自然和人类社会的知识海洋是无限的,面对浩瀚无涯的知识海洋,每个人类个体显得如此卑微、渺小。俗语说:“弱水三千,自取一瓢饮。”因此,在短暂的人生旅程中,面对知识海洋,我们要学会取舍,——尤其在当今资讯大爆发的知识互联信息化时代,更要掌握有益于身心、有益于人类社会进步的知行合一的科学学习方法,于书本理论学习和社会实践中,练就去伪存真的“火眼金睛”,努力追求“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的高远人生境界。

最后,用毛泽东同志《实践论》中的二段话作为本文结语:

【“马克思主义者承认,在绝对的总的宇宙发展过程中,各个具体过程的发展都是相对的,因而在绝对真理的长河中,人们对于在各个一定发展阶段上的具体过程的认识只具有相对的真理性。无数相对的真理之总和,就是绝对的真理。
改造客观世界,也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改造自己的认识能力,改造主观世界同客观世界的关系。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

【本文察网发布时有删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疫情 舆论乱象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