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武汉某女作家的信

无论怎么伪装,你都不是一个普通的武汉老太太,而是早就被精英包装起来的著名作家编剧导演演员们,是近几十年来,一直染有和携带着“病毒”的超级传播者。这几十年来,你们的“汉骂”作品成了看不见的“病毒”被一版再版一播再播,怎么好卖你们就怎么骂。于是被你们作品感染病毒的一批又一批精英分子,纷纷沦落,一批批现形,奔向腐败的天堂。他们心中早已没有人民利益和社会责任,早已成为唯利是图公知精英。致使大难当头,国家只得派80多岁的老将们披挂上阵。

【本文为作者杨新军向察网的投稿】

致武汉某女作家的信

作为一名服役近三十年的老兵,我读过许多许多“战地日记”。

但是今天,你的《封城日记》,是我看过的最糟糕透顶的战地日记,就像贵省作协某女诗人那首诗《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一样,读后令我这个服务于大学校园的老兵大跌眼镜,令我身边某些涉世未深的莘莘学子,不由得生出恐惧、悲观、迷茫,反胃、反脸、反骨之嫌……

我读过你的《南京爷爷》,知道你不是一个65岁普通的武汉老太太。你出身名门望族,你的曾外祖父杨赓笙是国民党元老、“二次革命”中江西省的秘书长,当年江西的“讨袁檄文”就出自他之手。外祖父毕业于日本庆应大学,伯祖父汪辟疆是南京大学教授,小舅公杨叔子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

尽管家世显赫,你年轻时并没有对其太过在意,但不知从何时起,“许多旧事不打招呼就开始盘旋在脑海里”。你对自己说,“我到了关注这些事的年纪了”。

于是,一个六十五岁的武汉老太太,一个多月被封闭在小楼里,每天只能在黑暗的夜里发呆,眼里放出绝望和恐怖的光芒,然后带着极其悲伤和忧患的语调,来向世界播报疫情重灾区深处的武汉人民正在经受的苦难,确实能打动许多不知真相的人们的心,获得大家的同情和追捧。

于是,封城日记,以横扫千军的气势席卷而来。不管里面充满了多少未经核实的虚假信息,也不管其中弥漫了多少失败主义、消极主义和对抗疫组织者的猜疑情绪,广大读者都是不闻不问,趣之若鹜,如获之宝,认为只有某作家的封城日记描述的才是武汉真实的灾情。再加上海内外精英分子的热推,所以迅速窜红。

你在日记里描写了诸如火葬场等许多悲惨场景,今天我不忍心再拿出来刺激我们流泪的同胞。仅就你那篇《集体的沉默,这是最可怕的》结尾拿出来和你掰扯掰扯:偶尔听到一个音频,不知道是哪里的孩子在声嘶厉竭的哭喊:妈妈,你不要抛下我,我很喜欢你……听到这样的声音,我们这些做母亲的人总会浑身发冷。

你在日记中还说,

【“500万难以回家的流浪者,都会要一个说法”。】

我不知道你想向谁要一个说法,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一个说法?但我知道,500万是一个夸张说法,我也知道,我国各地党政和群众,都在热情接待我们的武汉同胞,一个湖北生病了,全国20多个“湖北”伸出了援手,一个武汉摔跤了,全国成百上千个“武汉”正倾情扶起武汉!

你那样状写悲情,究竟意欲何为?同样是写这个场景,你看看武汉另一位女作家池莉是怎么写的:当我们看见小女孩的母亲被病魔夺走了生命,小女孩追在后面哭嚎,这也不再是世间一般的生离死别,而是需要我们第一时间冲上去,搂过小孩子,我们就是小女孩的母亲,而不仅仅是拍视频的看客。

同一个场景,不同的心态和心理,写法完全不同,谁更像母亲,谁更有母性母爱,谁属于人民大众的作家?高下不辨自明!

我想请教你,抗美援朝的时候,如果魏巍的作品也像你这样写,不是《谁是最可爱的人》,而是《谁是最悲惨的人》,将视角从赞扬不怕牺牲,转向一味痛斥后勤保障跟不上,痛斥武器装备落后上,那将会给朝鲜战场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著名文学评论家陈先义老师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夜愤笔疾书这篇战斗檄文《陈先义|某些文人,看你屁股是不是已经坐偏了?》不点名的批评了你,你竟然对号入座地将此文贴在你的博客上,煽动被你带出来的、那些充暴戾厌世的死粉们留言集体围殴陈老,留言中尽管不乏公道正义,但大多是在你后花园里训导出来的不明真相的善良读者。他们太相信女性,太相信女作家!

你的铁粉有人留言辱骂陈老说:看来你是延安文艺的扫地僧,方丈主持都死了,你还替他们扫地主持啊。多么反动恶毒的语言!多么数典忘祖的后代!他这一骂,攻击的实际是党的历史和延安精神,是对延安讲话的极大污蔑和巨大挑衅。

献身国防事业43载的陈先义老师,究竟是何许人也?在我写的《政府有高人,民间有高手》一文中有详尽介绍。作为文艺评论家,关心国家民族前途命运,关注传统文化前途未来,2019年陈老退休10余载退而不休,第一个站出来在网上炮轰“娘炮”文化……2020疫情一出现,一身正气的陈老,写作了致敬系列长篇诗文,其中《致敬钟南山》《致敬中国民工》《致敬白衣天使》《致敬人民子弟兵》在网上被誉为“号角”!

今夕何年?!无论时代如何变,无论人心怎么变,历史不能忘记,文艺不能背叛!今天,请允许我向你“学习”,走进特别需要太阳和温暖的这个春夏之交的读者朋友圈,晒出珍藏了我们几代人记忆和感动的真正的“战地日记”,这蕴含我们民族全部智慧勇气胆略豪情的精神富矿——

《长征组歌》是战地日记!这是一部反映中国工农红军在毛泽东同志指导下,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到达陕北的大型史诗。其中《告别》、《突破封锁线》、《遵义会议放光辉》、《四渡赤水出奇兵》、《飞越大渡河》、《过雪山草地》、《到吴起镇》、《祝捷》、《报喜》、《大会师》,看了听了令人热血沸腾,像鹰翅雁阵一样,让人在信仰的天空里,织出奋飞的蓝图。

〔一〕
断头今日意如何?
创业艰难百战多。
此去泉台招旧部 ,
旌旗十万斩阎罗。
〔二〕
南国烽烟正十年,
此头须向国门悬。
后死诸君多努力,
捷报飞来当纸钱。
〔三〕
投身革命即为家,
血雨腥风应有涯。
取义成仁今日事,
人间遍种自由花。

《梅岭三章》是战地日记!是陈毅元帅在梅岭被国民党四十六师围困时创作的七言绝句组诗作品。这组诗表现了陈毅同志对党和人民的赤诚之心和对于共产主义事业的无限忠诚,以及大无畏英雄主义和革命者的乐观主义精神,是中国共产党老一代革命家的“正气歌”。

《军帽底下的眼睛》是战地日记!是胡昭创作的一首新诗,于1952年12月写于朝鲜战场。这首诗收录在作家出版社1955年版《光荣的星云》中。诗中没有着意渲染硝烟弥漫、血肉横飞的场面,而是以战斗生活为背景,着重展示了另一个世界——战士们丰富的内心世界!

还有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战地日记……你可以上网读读!你的封城日记与这些战地日记相比,完全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打击信心,扰乱军心,混淆视听,制造恐怖,带坏舆情……惨不忍睹!

是的,一个进步社会,群众的呼声,舆论的监督,是必要的,对的点赞,错了骂娘,都可以,但你不能屁股坐错了位置。

无论怎么伪装,你都不是一个普通的武汉老太太,而是早就被精英包装起来的著名作家编剧导演演员们,是近几十年来,一直染有和携带着“病毒”的超级传播者。这几十年来,你们的“汉骂”作品成了看不见的“病毒”被一版再版一播再播,怎么好卖你们就怎么骂。于是被你们作品感染病毒的一批又一批精英分子,纷纷沦落,一批批现形,奔向腐败的天堂。他们心中早已没有人民利益和社会责任,早已成为唯利是图公知精英。致使大难当头,国家只得派80多岁的老将们披挂上阵。

你知道你的“日记病毒”的社会影响,有多么“潜移默化”和“润物无声”吗?

你的武汉大学校友、某作家先生在他近日《没有一种本职工作叫该死》一文中说:昨天看到一篇公众号文《武汉医生朋友圈求求转发:不要辜负我们的眼泪…》,文中细述了医护人员最美逆行的动人瞬间,这样的文章居然也遭到网友的质疑和指责!

被“日记”了的网友,在《武汉医生朋友圈求求转发:不要辜负我们的眼泪…》一文后面的留言,看了真让人伤心失望——

留言一:

本职工作而已,怎么好像很伟大?是我世界观不行,还是现在人都这么虚荣?医生也好,护士也好,选择了这一行就做好分内的事。其他行业也一样。】

留言二:

中国人民个个伟大!不需要歌颂某一个行业!每个行业的劳动人民都伟大!】

留言三:

试问你们的伟大是不是被逼的?还是心甘情愿的?】

这些留言和你的封城日记一样,可笑可悲可怜的如出一辙。

某作家先生说:

【“身体进了病毒,还有医生救你。脑子进了病毒,神仙都救不了你。”】

我把上面这句话,原原本本送给你。

此外,我还想用2014年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领袖语重心长的两句话诫勉你:

【“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能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文艺界知名人士很多,社会影响力不小,大家不仅要在文艺创作上追求卓越,而且要在思想道德修养上追求卓越,更应努力做到言为士则、行为世范。”】

好好对照对照检视一下自己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新军”,作者授权察网发布,发布时有所删节】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方方 作家

原标题:致武汉女作家方方的信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