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如果韩国邪教人员为了传教的便利,进而成功申请了中国绿卡,仅以其不惜生命的偏执而言,那危害就不只是引发国际事件问题,而是直接涉及我们的社会根基了。一定要对韩国邪教及相关方面予以高度重视,并从法律角度扎紧国境的篱笆。

【本文为作者朱新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随着新冠疫情在韩国急剧蔓延,新天地(全称“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这个由韩国基督教监理会认定的邪教组织,因成为病源毒窝而被推上风口浪尖,首尔市长甚至要求检方以“过失杀人罪”起诉教主李万熙。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迫于压力,89岁的李万熙向韩国公众下跪道歉。不过,他仍欠中国一个道歉,因为新天地早在2002年就被发现渗透入中国,并且蒙骗了许多人,虽然中国警方也采取过强制措施,但仍在想尽办法死灰复燃。尤其是,渗透入中国的邪教并非仅有新天地,也并非仅有韩国邪教,不得不防!(注:另见笔者在察网发表的《警惕!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正在渗透中国》。)

再者,司法部于2月27日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全文,以征求社会各界意见,而一些带有偏见乃至歧视的公知大V,仅是在紧盯比他们学历低或与他们肤色不同的普通劳动者,却没有从更深层次的国家安全角度考虑问题,难免有带节奏带偏之虞。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如此一来,就更加需要从韩国邪教的角度,深度审视国家安全问题了,因为我们的敌人并非全是拿着枪,也并非全是在呛声,甚至并非全是包藏祸心,仅是出于所谓的真诚与虔诚,但奉上的却是会在不知不觉中上瘾的麻醉剂,其潜在危害远远超过航母原子弹。

一、反邪教不宜脸谱化

在反邪教的宣传包括案例分析中,一般总会强调骗财骗色等邪恶本质,久而久之就容易形成脸谱化,这反而无益于帮助民众进行识别,因为即便是街头小混混,也不会上来就说我要骗你。

若要识别邪教,需先认知正统宗教,那就从个人感受说起。

笔者算是个资深背包客,已走遍全国含港澳台,必去的有博物馆、纪念馆、烈士陵园等,还有寺庙、道观、清真寺、教堂。请注意,以下是个人感受,且是普遍意义上的感受,不一定准确与正确,仅是为了交流学习。

一般而言,寺庙、道观会收门票,在进去后,稍微喧哗一下也没太大问题;正规寺院很少能见到和尚,若“和尚”束手等候且很热情,那大约就是已经公司化了。近年来,寺院内已经禁止炳烛燃香,所以空气好了许多。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清真寺的禁忌相对较多,有的会谢绝非教民进入,能够进入也会有止步区域,笔者作为非教民自觉小心不要越矩,有时对方确实很热情,但也会十分注意自己的言辞是否得体。

此外,若有读友想初步感受清真寺文化的话,西宁东关清真大寺是个不错的选择,多了解交流想必就能消除好奇与隔膜。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教堂相对比较肃穆,但只要不喧哗暴走,进出则很自由,教民也很和善,且不会主动攀谈打问,偶尔去坐坐,确实能让心静下来。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接下来,就该说历史了。

二、认清宗教的潜在基因

其实,任何宗教都会强调“唯一”,并将其视为比生命还重要,而且为了更有效地宣教,几乎都会尝试实行政教合一,一旦成功,便会依托世俗政权的国家机器,甚至自行组建军事武装,以及设立宗教法庭,以维护那个“唯一”的唯一性。

至于异教徒或异端人士会面对什么?若是布鲁诺能够复活的话,他肯定能够讲得更清楚。

于此,仍需重复一个小常识:在中国一般会将天主教、新教统称为基督教,但在与天主教并谈时,基督教又专指新教。所以,本文所述基督教便是新教,并区别于天主教。

此外需要说明的是,当年的西方科学家一般会有占星、巫术的背景,毕竟要观察星象或做相关实验,包括被施以火刑的布鲁诺、被判终身监禁的伽利略等,其主要罪名便是占星术或巫术。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不仅于此,中国四大发明中的火药、指南针,则与道家的炼丹术、堪舆术有关。即便如此,科学与科学家也不应因此被污名化,更不应成为对科学及科学家施以暴行的借口。

事实上,罗马教皇于1979年公开承认对伽利略的审判不公;于2000年为教会两千年来所犯下的种种不义,诸如十字军东征,歧视犹太人、宗教迫害等公开道歉,并请求宽恕。

以上,是针对那些至今仍心存偏见及偏执的教民所言。

续接前文,将坚持日心说的布鲁诺判处火刑的,便是天主教罗马教廷属下的宗教裁判所。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据统计,仅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在1483年~1820年期间,对38万多名异教徒或异端人士做出有罪判决,而被处以火刑的高达10万余人。

十字军东征,则是天主教罗马教廷发起的大规模军事行动,除了征讨被视为异教的穆斯林,还有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从1096年至1291年持续长达二百年。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即便到了近代,比如达尔文于1859年出版《物种起源》时,仍受到来自罗马教廷的压力。甚至到现代的2005年,美国弗罗里达州的法院才基于政教分离原则,判决进化论是科学理论,不得与宗教信仰混为一谈。

要知道,美国部分地区的学校不开设进化论课程,只因与天主教的创世论有冲突,而在法院作出上述判决后,有1万多名牧师联名发出公开信,以“我们相信进化论是科学的基本事实”表示支持。不过,从侧面也反映出仍有美国宗教界人士不赞同。

在对科学的认知及认同上,伊斯兰教相对要更加保守一些,其中信奉原旨教义的塔利班、ISIS等,则保守到反向激进组建军事武装的地步,而塔利班居然是由青年学生发起。此外,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争执,甚至会升级为国家战争。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在天主教中也有类似情况,比如被西方视为恐怖组织的爱尔兰共和军,以争取独立的名义发起恐怖行动,陆陆续续长达一百年了,与其直接武力对阵的则是当地基督教徒。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至于相对温和的佛教,至少在中国的隋唐时期就有僧兵,沿袭下来的是少林武僧,另有被历史记载为妖言惑众的诸多国师。在藏传佛教地区也曾有僧兵,至建国后仍有受活佛辖制的藏军,其前身是清廷乾隆首肯的代本军,在被我军收编后,成为保卫边防的有生力量。

另外,在缅甸的罗兴亚危机中,则有佛教与伊斯兰教的冲突背景。

总之,任何宗教为了心目中的那个“唯一”,不论出于扩大及巩固教区,还是基于自卫,均会或多或少地带有强制力乃至暴力因素,或称基因,包括力图通过政教合一方式干预世俗社会。

韩国邪教更具迷惑性

正所谓物极必反,宗教过多乃至用强力干预世俗社会,必然会引发世俗政权及所谓异教徒的反感与反抗,迄今世界上的政教合一国家,仅存梵蒂冈(天主教罗马教廷所在地)、伊朗(伊斯兰什叶派)、沙特(伊斯兰逊尼派)、文莱(伊斯兰教)等。

同时,教主以“唯一”的名义建立起来的极端权力,势必会导致腐化等弊端,加之对教民过多地约束,乃至过激地处罚(布鲁诺、伽利略是天主教徒),也就势必会引发内部矛盾。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只说基督教,便是因反抗罗马教皇(教宗)的绝对权威,于16世纪通过宗教改革运动,而从天主教脱离出来。

正是因为脱胎于反对绝对权威,所以,基督教必然地分出诸多派系,但是,每个派系的教主为了维系运作,又必然地会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当这个“绝对权威”被直接或变相解释为教主就是耶稣本人,那就距离邪教不远了,甚至已经是邪教了。

进一步而言,天主教一直在极力维系一脉相承,所以,邪教多是出自基督教,或是打着基督教名义的宗教组织。请注意,基督教本身受到世俗政权的认可。

具体到韩国,只因在1910年被日本吞并,寻求独立的仁人志士往往会以宗教为掩护抗日,因此在建国后,宗教的社会地位一直很高,甚至理直气壮地频频干政。

尤其为了更容易迷惑教众,韩国邪教往往会融入本土文化,其文化根源又是来自中国,所以在反向渗透入中国后,也就会更具迷惑性及诱惑性。

四、透过脸谱辨识邪教

当然,没有谁会自称邪教,尤其在不论东西方的世俗政权的约束下,反而会愈加表现出亲善与虔诚的一面,在此基础上,极力争取社会的尊重。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若仅从上图来看,谁会怀疑李万熙居然是邪教教主?

事实上,新天地下设一些外围组织,表面上则是志愿团体,包括国际妇女和平组织、国际青年和平组织、玛那志愿者协会、玛那青年国际联盟、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组织等。若仅是从字面来看,谁会怀疑其背后是邪教组织?

甚至新天地本身,依据耶稣十二门徒的名字,分为12个支派并各领教区,如果有意不明示,想必入教后都不清楚是加入了新天地。

只说在韩国疫情爆发后,新天地被迫公布旗下的分教会及附属机构地址,共计有1100个。不过,曾任新天地总会教育长后退出的申贤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秘密运营的新天地伪装教会还有100多处。”】

此外,申贤旭还称:

【“可以推断出管辖中国地区教会的国内支派派遣的人力在春节时候回国,去了李万熙总会长哥哥位于庆北清道大南医院举行的葬礼。”】

据悉,新天地在中国设立的教区超过100个,地点涉及北京、上海、广州、青岛、大连、沈阳等一线城市,以及黑龙江、吉林全境,还有江、浙、皖、豫、鲁等地区。

不仅新天地,来自韩国的邪教还有摄理教、统一教、达米宣教、以利亚福音宣教会等。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于此,需要小结一下:

1、任何宗教均会或多或少地带有强制力乃至暴力因素,或称基因。

2、在世俗政权及普通民众的反制下,虽然宗教的部分教派或分支仍在使用暴力,但整体在尽量回归或强调各自教义中的亲善一面。

3、邪教绝对不会自称邪教,反而会更加表现出亲善与虔诚,并将目标锁定高端人士,以此获取社会的认可与尊重,再反向迷惑普通民众。

那么,如何才能识别邪教?

首先要自问。比如笔者在前文提及教堂时,曾讲“偶尔去坐坐,确实能让心静下来”,其实是埋下了伏笔,即任何人都会有“心静”的需求,尤其在竞争压力愈加增强的现代社会,这一需求会频频萌生出来,但此时并无任何问题,只是在“享受心静”渐变为“寻求逃避”后,那就要小心了,因为邪教正在等着你自入其门。

其次是自查。比如审视你的周边,包括家庭成员、朋友、邻居、同事乃至陌生人,是否在用异样的眼光审视你,或是用礼貌的态度敷衍你。如果有,那就证明你的“寻求逃避”已经表现在行动中,并与社会渐行渐远了。

最后是先问再查。这是针对你所感兴趣的教会而言——

如果对方是在路边宣教,至少在中国境内,你连问都不要问,因为几乎可以确定是邪教;

如果你已经迈入门槛,那就先审视是否有使用或布置非传统宗教的用具;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如果你已经决定入教,仍要通过各种方式,包括教义材料、牧师宣教、教友言谈等,予以辨析教主是否在强调或暗示他就是那个“唯一”,而这正是邪教的典型特点;

如果你已经介入较深,仍需注意关注社会新闻,包括教内动态。

要知道,韩国基督教监理会在2014年,曾公布了包括新天地在内的9个以基督教为幌子的异端邪教。

具体到新天地,其已渗透入日本、俄罗斯、英国、加拿大、美国、蒙古、德国等25个国家,自然也有中国。

对此,至少中国警方已经屡次采取行动,至少英国英格兰大教堂向全英教会及教职人员发出警告。此外,有韩国经历的英国牧师利阿姆斯蒂尔(Liam Steele),曾在“基督教第一网”公开披露新天地的丑行。

综上所述,无论参与什么事情,一定要随时关注外界并自省内心,切忌太过执著以至到了偏执地步。

五、韩国邪教的偏执与危害

在笔者发表在察网的《警惕!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正在渗透中国》一文中,曾归纳转录两则媒体报道如下:

2007年7月,在阿富汗加兹尼省,23名韩国人在传教时被塔利班绑架,其中2人遭处决,后韩国政府交付巨款将其他人赎回。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2017年5月,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有一男一女2名中国人被ISIS绑架,1名中国女性在枪战中逃脱。后经巴基斯坦警方调查,除遭绑架的2人,还有11名中国人,均是被一对久居巴基斯坦的韩国夫妇“招聘”而来,名义上是开办语言学校,实际则是传教。

于此,有必要进一步予以剖析。

众所周知,阿富汗、巴基斯坦是信奉伊斯兰教地区,塔利班、ISIS则是世界公认的极端组织,某些韩国人居然到那里传教,不说人身安全问题,毕竟这种人甚至会偏执地甘愿殉教,仅从不容忽视的历史与社会学角度而言,这简直就是在故意重蹈覆辙挑起宗教矛盾。

不仅如此且众所周知,巴基斯坦被我们视为巴铁,其国民对中国人非常友好,并竭尽所能地提供帮助,可是,某些韩国人却打着宗教的名义,不仅吸纳一些脑残的中国人,甚至将他们送到巴基斯坦为其背锅,一旦引发宗教冲突乃至社会矛盾,这个锅极有可能就会由“中国”来背,那就是国际事件问题了。

试想,如果韩国邪教人员为了传教的便利,进而成功申请了中国绿卡,仅以其不惜生命的偏执而言,那危害就不只是引发国际事件问题,而是直接涉及我们的社会根基了。

朱新开:韩国邪教人员申请中国绿卡怎么办?

总之,一定要对韩国邪教及相关方面予以高度重视,并从法律角度扎紧国境的篱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邪教 韩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7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