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成霸权倒逼时代觉醒——反思历史覆辙的关键时刻到了

特朗普承诺“让美国再次伟大”,本质上就是:充分利用美国仍是世界“老大”的尚存优势,全力阻挡守成大国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开始相对衰落的历史趋势,不择手段维护和加强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其种种倒行逆施的言行举措,归根到底是要“美国优先”,即极端霸凌的“国家利己主义”!

守成霸权倒逼时代觉醒——反思历史覆辙的关键时刻到了

2020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二战)胜利75周年,也是战后维护世界和平国际权威机制联合国成立75周年。当前严酷的世界形势,使这个值得纪念和反思的日子,具有紧迫的现实意义。

(一)重蹈历史覆辙的风险

今年是新世纪20年代开局之年。新年伊始,一贯标榜民主自由人权卫士的美国,便给世人带来诸多不详之兆。

1月3日,美国通过卫星定位、无人机发射导弹刺杀伊朗军政要员苏莱曼尼,地点则在被美诱使发出邀请的伊拉克。而对如此赤裸违背国际准则与道德底线的行径,当时有外媒担心是否会引爆美伊全面战争,甚至第三次世界大战!

中美历经18个月贸易战,1月15日终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有外媒认为中美紧张关系可能趋缓。然而,就在中国人民传统春节(1月25日)当天,美国濒海战斗舰蒙哥马利号便直闯中国南海岛礁附近海域“自由航行”,挑战中国主权。28日,美国众议院又通过“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干涉中国内政。30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幸灾乐祸说,中国新冠疫情有助在华美企回流本国!2月3日,《华尔街日报》更打出种族主义辱华标题:“中国是真正亚洲病夫”!2月中旬,国务卿蓬佩奥、防长埃斯帕、众议长佩洛西,又在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轮番攻击“中国威胁”。这一切,使倒退到建交41年来最低点的中美关系雪上加霜。

美俄关系早已恶化到舰机对峙、剑拔弩张。去年8月美国退出1987年美俄“中导条约”,迅即研发新型中程导弹,引起俄方高度警惕。今年1月31日,美国《新闻周刊》透露,美国已将低当量W76-2核弹头部署到田纳西号核潜艇,“可能增加冲突演变为核战争的可能性”。2月22日,防长埃斯帕还到战略司令部现场观看对俄有限核打击的模拟“微型演习”。26日,联合国裁军事务高级代表中满泉在安理会上警告说“不受约束的核竞赛幽灵”再次笼罩在世人头上!

(二)特朗普奉行什么主义

特朗普于2016年11月美国大选胜出。就任3年多来备受国内外非议,但民意调查支持率至今保持高位。民主党弹劾闹剧今年2月5日以“无罪”落幕。不出意外,他还可能在今年11月大选中连任。这一切,并非偶然。

上世纪90年代初冷战结束,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独霸世界。如今,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开始相对衰落,但仍是世界“老大”。这是美国在当今世界战略格局中客观全面准确的历史定位。否则,当前美国朝野的“战略焦虑”从何而来?被极少数美国冷战狂人、战争狂人奉为至宝的“修昔底德陷阱”论从何谈起?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又作何解释?

当然,美国高官政客出于政治考量是难以公开承认的。在第55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前国务卿克里就否认“衰落论”。不过他是将“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开始相对衰落”的概念,异化为“美国是否已经衰落”而予以反驳的。至于某些自诩“清醒”的人士,以美国仍是世界“老大”的种种数据,讥讽对这一历史趋势的认知为狂妄无知,更不值一驳。

美国经济总量的世界占比,已从二战后的一半下降到约四分之一。美国失去世界头号制造业大国的地位,实体经济已显现空洞化。作为最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长期缺失。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使美国从发战争财蜕化为面临财政无底洞。外贸逆差、财政赤字、公私债务不断恶化。“次贷危机”终于引发08年金融危机。经济全球化未照顾到弱势群体,贫富悬殊加大。美国大量亚非拉移民的民族熔炉优势,因种族主义变成民族冲突、暴力频发的灾难。民粹主义大行其道,建制派大失人心。毫无从政经验但精明霸气的巨商特朗普就在这历史背景下应运出马。他以煽动民粹主义为群众基础,以反对建制派、反对现行国际秩序为旗帜,以挽救美国为政治号召,终于“意外”登上总统宝座。

特朗普奉行什么主义?法国《世界报》今年2月17日社论称之为“特朗普主义”,这未免笼统。国际舆论常见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实用主义、民粹主义、种族主义等等说法是其不同角度的内涵,霸凌主义则侧重其外在特征。至于认为孤立主义是“战略收缩”,或认为其四面出击是“战略扩张”则实属误解。其实,从美国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历史发展看,从美国在当今世界战略格局的历史定位看,概括地讲,不妨称之为“守成霸权主义”。这是守成霸权在疯狂反扑历史阶段的集中表现。

特朗普承诺“让美国再次伟大”,本质上就是:充分利用美国仍是世界“老大”的尚存优势,全力阻挡守成大国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开始相对衰落的历史趋势,不择手段维护和加强美国世界霸权地位。其种种倒行逆施的言行举措,归根到底是要“美国优先”,即极端霸凌的“国家利己主义”!

守成霸权主义必然是有两重性:孤注一掷的疯狂性与冒险性和色厉内荏的虚弱性与不确定性。这同特朗普的个性和行事做派有关,但根本上是守成霸权主义本质属性的必然表现。世人对此都应有高度警惕与充分估计。

堂堂美国国务卿借口“新闻自由”为2月3日《华尔街日报》辱华事件辩护,3月2日又将世界通讯社新华社等驻美新闻机构称为“外国使团”,并以限制名额名义变相驱逐数十名中国驻美新闻人员。美国国务院还用地主之便,拒发签证阻止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俄罗斯等国家代表出席联合国总部会议,激起要求将联合国总部迁出纽约的呼声。其丧失理智的疯狂程度可见一斑。总之,美国已成为威胁世界和平稳定的麻烦制造者,成为世界重蹈历史覆辙风险的策源地。

然而美国却提襟见肘、顾此失彼。它出于“大国竞争”急需,不得不在今年2月29日与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企图结束陷入泥潭的18年阿富汗战争,调回1.3万美军,可是3月3日双方战火又起。它得不偿失、进退失据。对华贸易战伤害有关美企及广大消费者,骑虎难下。它战术冒失、战略短视。总统一上台便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反令日本坐享其成。它霸凌全球,却大大损害了国家形象、信誉及盟国对其信赖度。

(三)倒逼时代觉醒

物极必反。美国守成霸权主义的疯狂成为对各国政要及世界人民极好的反面教员,激发了时代觉醒。

在美国刺杀苏莱曼尼事件中被利用了的伊拉克,立即通过议会决议“停止外军存在”对美军下逐客令。美国拒绝便是非法,美军基地附近还不断发生袭击事件。1月28日,美国推出所谓中东和平“世纪协议”方案,立即被巴勒斯坦及阿盟强硬拒绝,连欧盟外交代表都指责其背离联合国有关决议的国际共识。

美国对受新冠疫情袭击的中国落井下石后,世界各国(包括日韩法德等美国主要盟国),都对华伸出援手,许多政要发表谈话,来电来访表示支持。14亿中国人民更彰显出团结爱国、举国抗疫的感人局面。

特朗普对盟国照打关税大棒。以“北约过时论”威逼盟国增加军费负担、颐指气使干涉盟国内政,招致强烈反弹。去年8月和1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公开指出“西方(实指美国)世界霸权终结”、“北约脑死亡”。特朗普宣布制裁参与德俄“北溪--2”天然气管道工程有关企业后,今年1月1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亲自访俄,并同普京总统达成坚持工程项目的“广泛共识”。美国学者福山对德媒称,如特朗普得以连任,“美欧关系可能完全破裂”!德国前外长菲舍尔3月3日撰文,呼吁欧盟“采取必要措施并做好准备”“继续保持欧盟的独立并团结一致维护所有成员国的共同利益”!

长期号称“特殊关系”的英美关系也出现戏剧性变化。公开鼓吹英国“脱欧”以削弱欧盟的特朗普,受到民意撕裂的英国民众不断抗议,使其访英日程一再推迟。去年底英国“脱欧”终于尘埃落定。然而,“英美特殊关系”并未得到加强。今年1月11日,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坦率透露,他担心美国靠不住而“夜不能寐”,看来英国需要减少对美军事依赖!1月底,蓬佩奥亲赴伦敦,警告英国5G建设不得纳入中国华为被拒。据英国《卫报》2月22日透露,特朗普在电话中对英首相约翰逊大发雷霆,结果首相决定取消原定访美日程。

作为二战战败国、有美军长期镇守的日本,表面上是美国最听话的盟国。但作为世界第3大经济体,又经受被打趴的“广场协议”之辱的日本,其当今首相安倍早就为改变“不正常国家”地位而作战略布局。今年1月19日,在纪念日美安保条约60周年时,安倍在“强化日美同盟”的言辞下,明确提出:“两国关系已提升到相互保护层面”!他更审时度势为实现日中两国领导人互访改善日中关系做出切实努力,并与中国相向而行,促进中日韩合作以及《亚太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进程。

近年来,卡内基等美国研究机构专家学者,以学究式的形式逻辑提出联俄制华的“新三角关系”构想。今年2月5日,洞察苏联解体及“融入西方”深刻教训的普京总统再次重申:“与中国的关系处于前所未有的高水平,是真正的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去年12月外长拉夫罗夫更直接回怼美国:“我们不会为了让美国人高兴而破坏和中国的关系”。

今年2月24日特朗普首访印度。老练的莫迪总理给足他虚荣的面子,获得30亿美金军售实惠,但对他推销的“印太战略”仍保持距离。美国国务卿访问非洲和中亚兜售“中国威胁论”,同样无功而返。

今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缅,双方宣布“中缅命运共同体”,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与习主席通话,双方重申引领两国“四好关系”发展。2月11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宣布,已通知美方终止1998年“来访部队协议”,而此协议是美菲频繁联合训练演习的法律依据。看来,中国-东盟的相互理解与合作已大大加深,美国煽动南海反华恶浪越来越难了。

朝鲜当局看清美国只逼其“弃核”而拒绝任何安全保证,毅然决定恢复导弹试验同时大力发展经济,仅为合理谈判敞开大门。3月4日,朝韩领导人互致亲笔信,民族和解趋势在继续推进。

(四)是时代之争、非霸权之争

哈佛大学学者艾利森的所谓“修昔底德陷阱”论,指出历史上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的矛盾。但是照搬公元前431年的老黄历来论证如今的中美关系,显然是“时代穿越”的荒唐。说“中美必战”更是只为吸人眼球不负责任的政治儿戏。当今世界已进入21世纪新时代。霸权主义、冷战思维、零和博弈以及意识形态偏见,都是逆时代潮流而动,不得人心。和平稳定、合作共赢才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这就是时代觉醒!

目前美国朝野所谓“中国威胁共识”,说穿了就是担心未能被美国西化、分化、丑化、弱化的中国崛起会威胁到美国霸权地位。这是做贼心虚、贼喊捉贼的战略误判。去年7月3日,美国白宫前高官政要、专家学者在《华盛顿邮报》致总统公开信就指出:“中国不是敌人”!今年2月14日,美国前副国务卿(世界银行前行长)佐利克,也在《国家利益》双月刊撰文指出:美中仍是“利益攸关”,“如果中美两大国陷入相互敌对及零和博弈,那就将是中美及全世界遭受苦难的序曲”!

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文化“以和为贵”。中国的现实是必将长期处于发展中国家地位。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决定不会“国强必霸”、更不会同美国争霸。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已为国际社会广泛理解和接受。“一带一路”倡议五年来更有重大实际进展。中国梦不是霸权梦,但14亿中国人民的生存权、发展权不容剥夺,中国和平崛起不可阻挡,中华民族复兴大业必将实现。

2月7日,习主席应约同特朗普通电话,重申中美关系应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沿正确轨道向前发展。

3年多来,美国体制、机制日益成为两党相互掣肘的恶斗场。特朗普在执政团队表面上尽显强势,被他炒鱿鱼或被迫辞职的高官数量为历届总统之最。实际上,他却越来越受极少数冷战狂人、战争狂人的影响与牵制。在将中国定位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对中国猛打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网络战、舆论战、疆藏战、台湾牌、香港牌之余,今年1月21日,他在第50届达沃斯论坛上居然声称:“美中关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好!”这固然是违心之言,但客观上也表明:搞好中美关系才是正道!

【叶志雄,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原新华社高级记者、常驻联合国首任记者、非洲总分社首任社长、经济参考报副总编辑、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客座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守成霸权倒逼时代觉醒——反思历史覆辙的关键时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