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西方种族歧视的实质是殖民者对非西方民族的普遍欺压与蔑视

所谓种族歧视,或者种族主义,并不仅仅是所谓某个人种对于另外一些人种的不公平对待和态度。从本质上说,它是西方资产阶级或者西方的殖民主义者、西方的帝国主义者对被他们曾经剥削和压迫的广大非西方民族的普遍的欺压与蔑视。在他们的骨子里,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过去曾经被西方资产阶级欺压和蔑视的民族,那种优越感始终挥之不去。这种丑恶的、狭隘的资产阶级的本性总是要表露出来,让他们不表现是不可能的。

胡懋仁:西方种族歧视的实质是殖民者对非西方民族的普遍欺压与蔑视

百度百科中有关于种族主义的解释,但在这个解释中说,联合国没有使用种族主义的概念,而是使用了种族歧视的概念。

最近,丹麦和美国都有媒体发生了针对中国的种族歧视的世界。丹麦《日德兰日报》用漫画丑化中国国旗,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而美国《华尔街日报》则发文称中国为“亚洲病夫”。表现出强烈的种族歧视的观念。

对于丹麦《日德兰日报》的做法,中国驻丹麦大使馆提出的严正交涉和抗议,而丹麦首相则称,那是他们的言论自由,说那漫画没有丑化和侮辱中国的意思。这种轻描淡写的狡辩让中国人民非常愤怒,充分表现出西方资产阶级在这个问题上的蛮横与傲慢。至今,丹麦方面也没有做出任何道歉。

美国的《华尔街日报》针对中国的抗议所做出的反应也是类似的。该报负责人推诿搪塞,说文章是报纸下另一个部门发的,报纸的主管不能提出反对,那意思也是因为言论自由之类的说词。这样的无耻在西方媒体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还指责中国吊销三位该报驻京记者的执照。

这种种族歧视据百度百科说,是源自十九世纪。大量非洲黑人被贩卖到美洲充当奴隶。所以,黑人在美洲一直在遭受这种极不公正的歧视待遇。美国黑人为反对种族歧视进行了几百年的抗争。虽然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在法律上似乎保证了黑人的人权,但在实际社会生活中,这种歧视几乎一天也没有消失。可能在程度上比起之前有所减轻,但在骨子里却是一直存在着的。

西方针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也是一直都有的。至少从二十世纪初开始,所谓“东亚病夫”,所谓“黄祸”,从来就没有在西方媒体上消失过。在中国还处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时候,这种歧视就一直存在,在新中国成立之后,这样的歧视依然没有销声匿迹。到了今天,中国在不断地崛起、发展和壮大,那么,这种针对中华民族的种族歧视似乎更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

在我看来,所谓种族歧视,或者种族主义,并不仅仅是所谓某个人种对于另外一些人种的不公平对待和态度。从本质上说,它是西方资产阶级或者西方的殖民主义者、西方的帝国主义者对被他们曾经剥削和压迫的广大非西方民族的普遍的欺压与蔑视。毛主席说过,民族问题,说到底就是阶级斗争的问题。这对于种族歧视来说,情况也是类似的。

在中国,当蒙古大军在中原地带建立了元朝的时候,那时确实有蒙古统治者贵族把中原地带生活的人们分为若干等级。有两种说法,从职业上划分,当时元朝治下的人口分为十个等级:1. 官,2. 吏,3. 僧,4. 道,5. 医,6. 工,7. 匠,8. 娼,9. 儒,10. 丐。如果按民族或地域来划分,则有1. 蒙古人,2. 色目人,3. 汉人,4. 南人。等级越低,待遇越差。

在清军入关之初,女真人对汉族人的歧视也是存在着的,虽然自康熙后,提出了满汉一家,在对汉族人民歧视的做法上略有收敛,但基本上的歧视并没有消除。康熙本人对汉大臣的侮辱也是很经常的。但是作为华夏民族中以汉族为代表的中原文化,则很少有对其他部族进行所谓歧视的观念和做法。在中华文明中,没有这样的观念。虽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只是说天下人都是君主的奴仆,但在天下人的内部,并没有所谓高低贵贱这种等级的严格划分。那时虽然也有贵族与平民的区别,但在法制观念上,还是要讲一点平等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种观念实行起来可能不彻底,但在观念上毕竟还是成立的。至于民族之间、种族之间的歧视现象,我们在历史上很少看到,更不存在以法律所规定的这种种族歧视的条款。

当下,西方资产阶级,特别是他们的媒体一而再、再而三制造这类表现对中国人民种族歧视的信息,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现在确实比过去强大了一些,中国在不少方面正在赶上西方,在某些少数领域还在超越西方。这让西方资产阶级非常不舒服、不愉快。他们无法阻挡这样的潮流和趋势,所以只好在舆论上,在自己那张臭得要命的嘴上找找痛快,找找自己的优越感。这不是在反映西方资产阶级的强大,而是在表现他们真正的虚弱。但是在他们的骨子里,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过去曾经被西方资产阶级欺压和蔑视的民族,那种优越感始终挥之不去。这种丑恶的、狭隘的资产阶级的本性总是要表露出来,让他们不表现是不可能的。在他们看来,能用这种侮辱性的、粗暴和野蛮的方式,就能阻挡中华民族的崛起,就是阻挡中国人民前进的步伐。这真的就是痴人说梦。但是西方资产阶级们已经拿不出什么晚有用的招数来了。他们自己已经有点不行了,他们看到中国人民很行,心里就是不痛快,但又找不到有效的方式来发泄。结果,搞出最丑陋的种族歧视就成了他们发泄这种肮脏情绪的重要渠道。

总而言之,种族歧视并不是什么种族或者民族的特质,它从本质上就是剥削阶级自身的劣根性的问题。过去,人们常说我们自己民族有什么样的毛病,有什么样的劣根性。当然,我们不会否认我们自身存在的缺陷。但是,我们更要看到,西方资产阶级们他们身上的缺陷和劣根性也并不少见。而对于这些缺陷和劣根性,他们是从来都不会承认的。这种把种族歧视的手段还自夸为言论自由,并且还沾沾自喜,傲慢张扬。这样的无耻在西方资产阶级那里还见得少吗?

最近,有位教授援引西方某国官员的话,说他们与中国的竞争或者对抗,是两个文明之间的对抗。这位教授认为,这揭示了西方种族主义的又一种表现。不过,教授没有讲出来的意思是,我们必须要捍卫我们的文明。这倒也没错。但是,如果把阶级斗争问题归结为文明竞争的问题,我认为这不是把对问题的认识深刻化了,反而是肤浅化了。因为从来都是种族之间的矛盾问题都是在表面上看得见的,而阶级之间的矛盾和对立是在表面上看不见的,至少是看不那么清楚的。而且,如果只关注所谓种族或者文明之间的问题,反而会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而阶级矛盾与阶级冲突从来都是在种族对立或者种族歧视背后的真正原因。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在西方种族歧视的背后》】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在西方种族歧视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