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公知和美韩两国的“疫情政治”以及欧洲的“政治疫情”

瘟疫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我们跟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根本区别在于,他们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可以不惜让本国成千上万的人死亡,而我们即使是对于那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国家的民众的不幸也感同身受。在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以后,我估计中国会在帮助全世界控制疫情方面有所作为。本文所说的只不过是从旁观者的角度帮助某些人总结经验教训,假如他们自己不吸取教训而是坚持错误的做法的话,则是会让自己的国家继续滑入灾难的深渊!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千钧棒:公知和美韩两国的“疫情政治”以及欧洲的“政治疫情”

“疫情政治”和“政治疫情”是本人一段时间以来观察和分析全世界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发展过程以后生造的两个概念。

“疫情政治”特指某种势力希望利用疫情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政治疫情”特指某些国家和势力玩弄政治游戏过了头导致疫情在自己的国家迅速蔓延。

这两个概念的创立要感谢公知秦晖,他近日在英国《金融时报》唯一的非英语网站FT中文网上面发布题为《不能真把防疫当战争》的文章,文章攻击中国的抗疫的“不惜一切代价就是为了‘政治安全’”。

他那一篇从头到尾玩弄诡辩术的文章本人已经发表文章反驳,在这里不再赘言,但是他的立论思路使我受到了启发,进而思考疫情与政治的关系。

秦晖的本意是想告诉人们,中国政府的防控疫情并不是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而是为了巩固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为了论证这一点,他攻击中国“政府强制一部分人为整体利益付出代价”,并且无中生有称政府“强迫没有防护的医生上阵去处理高传染性疫疾”。经过了两个月来的日子,如果中国还有谁相信秦晖的鬼话,那么他不是蠢就是坏。但是他的文章倒逼我回头认真观察自由派人士在这次疫情中的所作所为以及他们企图在境外势力的支持下利用疫情推动改旗易帜的狼子野心。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这是一切反动派的逻辑。

一、公知和美韩两国的“疫情政治”

1、国内的自由派公知把疫情当成了改旗易帜的好机会。

回过头来看看中国的疫情发生发展的历程,一条脉络非常清楚。

一位眼科医生以消息灵通人士的身份在微信中提醒亲友防范“非典”,在消息扩散以后由于武汉市有关部门确定不会人传人,于是武汉市的某派出所对李医生等进行了训诫。

于是自由派人士大力鼓噪“谣言无害”论,大肆煽风点火,企图绑架舆论迫使中国政府为谣言松绑。

当一场比“非典”更加厉害的疫情开始流行以后,尤其是李医生不幸去世以后,国内外某种势力好像早有准备似的,利用广大民众对李医生的同情以及对武汉有关方面的反应迟钝的强烈不满,直接吹响了颜色革命的冲锋号。

那些曾经蛰伏多时的公知一个个赤膊上阵,他们真的是把这次疫情当成改旗易帜的最好时机或者说最后时机了,他们发起了自从十八大以来最猖狂的一次进攻。

然而,形势并没有按照他们的如意算盘发展,最高法、最高检和公安部先后发文,依法打击谣言,确保打好防止和控制疫情的攻坚战,同时粉碎敌对势力危害国家政治安全的图谋。

尤其是疫情的反转让国内一小撮人大跌眼镜,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全国人民的齐心协力下,疫情的蔓延势头被控制住了,包括武汉和湖北在内的全国各地的疫情疑似率、确诊率、死亡率持续下降,就跟医护人员对病毒展开反攻一样,全国的正义力量对一小撮人的倒行逆施从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而更加富于戏剧性的是,先前隔岸观火甚至是落井下石的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居然后院起火,而这把火一烧,不仅仅打了西方的耳光,而且暴露了大量问题尤其是西方国家难以解决的问题,这时候,国内的自由派公知由攻势转入守势,不遗余力地为西方国家的进退失据开脱和洗地

2、韩国的反对派勾结邪教拿韩国人的生命当人质,造成疫情在韩国迅速蔓延。

在价值观意义上的西方国家中,韩国政府在疫情面前应该是属于积极应对的,但是由于文在寅政府不给美国交纳保护费,韩国的反对派要帮主子出气,在疫情开始扩散以后还多次进行大规模聚集,进行反对文在寅政府的游行示威,并且忽悠那些没有脑子的信徒称上帝会治病,以至于疫情在韩国迅速蔓延,韩国成为了除中国以外的疫情最重的重灾区。

3、为了避免在党争中失败或者说被动,特朗普政府实行鸵鸟政策,造成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

根据最新消息,意大利和日本的“零号病人”发病之前都到过美国的夏威夷,与中国没有关系,这狠狠地打了美国佬泼污中国的行为的耳光。而且根据美国、中国、日本、欧洲专家的研究报告,本次新冠病毒肺炎病毒有58种,分为A、B、C、D、E五个家族。

中国出现的是C家族,前面应该有爷爷家族A和爸爸家族B,而这俩家族日本有,意大利有,台湾除了C家族以外的都有,美国则是五个家族全部有。

因此很多人怀疑美国所谓的“流感”病人里面也许有很多人实际上是新冠病毒肺炎患者,通过某种途径传入中国以后发生了变体。

然而,特朗普政府以民主党借疫情反对他为由,提出“不必戴口罩”、“不检测”、“不公布数字”的“三不主义”。民主党有没有利用疫情倒特朗普我倒是没注意,但是特朗普为了连任而采取的“鸵鸟政策”,则是拿美国人的生命和健康作为了赌注。

上述三个例子都属于典型的“疫情政治”。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利用“吹哨事件”,在疫情蔓延的特定情况下鼓吹“健康国家不能只有一种声音”,进而要求政府给予他们一小撮人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所谓的“言论自由”,希望在中国再度出现21世纪10年代初期的那种自由派可以在中国指鹿为马呼风唤雨的状况,退而希望能够让谁都可以发表疫情信息,通过关于疫情的谣言能够满天飞搞乱中国,配合境外敌对势力打击中国的经济。韩国的反对派利用美国对文在寅政府不满,以疫情为借口制造混乱,并且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牺牲韩国民众的生命和健康。特朗普称民主党利用疫情扳倒他,于是他为了确保连任,也不惜牺牲美国民众的生命和健康。结果美国50个洲里有28个洲出现了确诊病例,美国五角大楼、美国国会、美国国务院,美国中情局等要害部门全数中招,无一幸免,一场轰轰烈烈的大爆发开始了。

利用疫情达到政治目的,甚至不惜造成疫情蔓延,危及千千万万人的生命,这可以说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反人类罪行。

二、欧洲的“政治疫情”

如果说韩国和美国的疫情的扩散还有那么点让最高决策者无奈的人为因素的话,日本的疫情扩散有希望东京奥运会不受影响的考虑的话,那么以意大利为中心的欧洲的疫情扩散纯粹属于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

中国爆发新冠疫情后,德国明镜周刊曾发表文章认为:

【“中国人若想消灭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需要的药方既不是什么西医疫苗,也不是中医草药,而是自由和民主。”】

在以意大利为中心的疫情爆发之前,包括德国、瑞士、法国在内的多国政要和医疗界精英人士,均公开表示“在西方的先进体制下无需对病毒恐慌”他们甚至建议民众“无需囤积与佩戴口罩”,因为他们认为新冠肺炎不过是一场普通流感。

这一情况,在意大利显得更为严重。其实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包括意大利卫生部长在内的高层人士就已经多次强调“资本主义的发达体制无需对此恐慌”于是,在名义上启动紧急状态后,意大利当局也一直没有进一步的防控举措。

随后,21日当天,在信心满满的“民主之光”下,意大利北部地区爆发大规模肺炎疫情。而直到疫情开始迅速扩大,意大利疫情重灾区米兰市所在的伦巴迪大区主席Attilio Fontana先生,依旧执迷于“先进体制”之说,坚称在发达的意大利情况是乐观的,甚至断言“病毒并不危险,就是普通流感而已”,他还建议民众无需恐慌地学中国人戴口罩。

德国政客和媒体则称中国发生疫情是因为中国的落后。

意大利和欧洲的政客们为自己的狂妄和傲慢付出了代价,而且意大利的民众还为此推波助澜,为疫情的迅速扩散火上浇油。

很多意大利人还为了抗议政府让他们戴口罩防范疫情而上街大规模聚集和游行示威以“捍卫自由”。

这帮被洗脑洗傻的人还真的是以为他们头上刻着“普世价值”的字样,病毒就会避开他们,而残酷的现实是,在病毒面前人人平等,对高傲的欧洲人也不例外。

不但如此,而且还由于《申根协定》,在协定签字国之间不再对公民进行边境检查;外国人一旦获准进入“申根领土”内,即可在协定签字国领土上自由通行。于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疫情在欧洲各国迅速蔓延。

欧洲由于从思想上和物质上完全没有做好准备,以至于在疫情蔓延的时候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据《新苏黎世报周日版》3月7日报道,一辆属于瑞士公司的卡车在前往瑞士途中被德国海关拦截,车上有24万个防护口罩(瑞士国内目前已确诊超200例新冠肺炎病例,国内医疗物资告急)。德国二话没说,直接将这批口罩拦截。瑞士对此事表现得非常不满,已紧急召见德国大使,抗议出口禁令,要求尽快归还被扣押物资。

那些平时高唱“普世价值”的洋大人居然吃相也那么难看。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那些西方国家的洋大人居然也深得阿Q的“精神胜利法”的真谛。

当地时间3月4日,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了记者与世卫组织访华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的访谈内容,艾尔沃德介绍了自己在中国之行中了解的情况。在采访最后,《纽约时报》记者提问:“这一切在美国不都是不可能的吗?”、“中国能这么做,难道不是因为它是专制国家吗?”对这类说法,艾尔沃德做出了回应:“(某些西方)记者们会说,人民是出于对政府的恐惧才配合防控措施的,中国政府就好像是个会喷火、吞食婴儿似的恶魔。”但我也和许多体制外的人交流过——在旅馆里、火车上、街头。艾尔沃德表示,中国应对疫情的准备是全国范围的, “人们都有这么一种强烈的信念:‘我们必须帮助武汉’,而不是‘武汉让我们落到这种地步’。其他省份派出了4万名医疗工作者,其中许多人是自愿的。”

鲁迅先生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深刻揭露了人的某种劣根性,他是在100年前批评头上还留着辫子的中国人的,没想到居然还适用于头上没有辫子的而且已经进入21世纪20年代的所谓的“文明”的西方洋大人。

韩国的邪教称上帝会治病已经够荒谬,而欧洲的用“民主和自由”来治病就更加让世人啼笑皆非,可悲的是,意大利的政客和民众首先是讥笑首先参加考试的中国“落后”,结果到头来还得抄中国的答卷,并且是在考试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才抄,硬是让意大利在除中国以外的世界各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排行榜上与韩国并驾齐驱,争夺冠军。

韩国和美国的一些人是想利用疫情达到政治目的,我们国内的公知也是这样,只不过受到了挫败。而以意大利为中心的欧洲的疫情则是因为玩政治游戏玩出来的或者说玩严重的,假如欧洲的政客少一点狂妄和傲慢,假如欧洲尤其是意大利的民众少一点被所谓的“普世价值”忽悠瘸了的人,也许情况不至于那么严重和几乎到了失控的地步,这也许正应了“上帝要让他灭亡,必先让他疯狂”这句话吧。

瘟疫是人类的共同敌人,我们跟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根本区别在于,他们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可以不惜让本国成千上万的人死亡,而我们即使是对于那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国家的民众的不幸也感同身受。在中国的疫情得到控制以后,我估计中国会在帮助全世界控制疫情方面有所作为。本文所说的只不过是从旁观者的角度帮助某些人总结经验教训,假如他们自己不吸取教训而是坚持错误的做法的话,则是会让自己的国家继续滑入灾难的深渊!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