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相比能够举全国之力的中国,以及可以背靠欧盟的意大利,伊朗因长期遭受美国制裁本来就缺医少药,此次竟然有诸多高官及精英纷纷中招。伊朗诸多高官及精英的不幸染病,与本国无法回避一项政治活动有一定关系,即于2月21日正式开始的伊朗第11届议会选举。在此之前,各路精英必然会进行选前造势,尤其必然会出席聚礼祷告活动,也就增加了被感染的风险。目前,伊朗面对的是其本国史上罕见的疫情,若有人及时出手相助的话,势必会赢得伊朗民众的好感与友谊,更会赢得国际社会的赞许。

【本文为作者朱新开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病毒是民主的,不分贫穷和富贵。”

在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奇发出上述感叹,并恰如其分地映射到死敌美国身上。据外媒报道,美国驻欧陆军司令克里斯托弗·卡沃利中将已因疫情被隔离,而从美国本土调入欧洲的2万名陆军官兵,正在那里参加“捍卫者-2020”联合军演,显然,病毒传播的风险会因此急剧提升。

至于伊朗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高官不幸感染?留待说完美国、俄罗斯之后再叙。

一、美军曾将超级病毒带欧洲

美国疫情在不断蔓延,海外的美军也未能幸免,继首个确诊的驻意大利一名海军水手之后,驻欧陆军司令克里斯托弗·卡沃利中将,因为“可能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接触到了新冠病毒确诊者”,不得不于3月10日开始隔离。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其实,关键点并不在于这名中将是否中招,而是近期有2万余名美军被从本土投放到欧洲,有可能重演一百年前的世纪大悲剧。

笔者在发表于察网的《美国动用军事基地防疫,与解放军有何不同》一文中,曾对上世纪的3次超级流感做过介绍,其中的一次,便是爆发于1918年~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虽然以“西班牙”冠名,但发病要追溯到美国堪萨斯州的福斯顿军营,后被参加一战的美军带到法国并传播全球,在11个月内造成约5000万人死亡,超过一战死亡人数三倍以上。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事实上,正是因为西班牙流感,第一次世界大战才顺势草草收场。

在一百年后,也就是今年2月底,美国陆军从本土调派2万余人到欧洲,参加北约“捍卫者-2020”联合军演,将持续至6月,并在10个国家境内举行。

要知道,美国上次向欧洲进行大规模调兵是在1995年,只因打了三年多的波黑战争,在美国及北约的强势介入下,以南联盟、克罗地亚和波黑三方签字宣告结束,从美国本土调来的2.5万名官兵以维和名义入驻波黑。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显而易见,美军在25年后又一次向欧洲大规模调兵,而且均是陆军部队,肯定不仅是为了演习。

对此,俄罗斯军事专家、预备役中将布任斯基认为,只有在需要占领领土时,才会进行大规模地面兵力和武器装备配合,美国此举标志着对俄罗斯的对抗水平重回冷战时代。

二、俄罗斯被迫面对的热战与冷战

众所周知,俄罗斯正在叙利亚打着一场热战,具体而言,是在帮助叙利亚政府军收复失地,即被叛军占据的最后一个省份——伊德利卜;叛军的背后则是土耳其,更准确地说,在埃尔多安于2019年10月9日宣布出兵叙利亚后,俄土之间便随之发生正面热战。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2020年2月27日,也就是美军正在向欧洲大规模调兵之际,俄土在叙利亚的战斗升级,有36名土耳其官兵被打死。埃尔多安因此于2月29日表示,不再阻止难民从土耳其进入欧洲。随之,数万难民涌向通往欧洲的希腊。法国、德国等为此介入调停,美国则宣布提供武器给土耳其。

即便如此,从种种迹象包括实际行动来看,比如,对于土耳其执意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等高端装备,以及与俄罗斯合作于2020年1月8日开通“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美国非常不满并采取了制裁措施;

再比如,美军于2019年12月19日宣布,将陆续从叙利亚撤军……显然,美国不想介入俄土在叙利亚的军事冲突,反而是土耳其有极力将美国及北约拖下水的欲望,而“捍卫者-2020”联合军演则提供了最佳时机。

进一步而言,“捍卫者-2020”的假想敌不应是叙利亚方向,那么,就是美俄的冷战焦点乌克兰-克里米亚了。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自去年底以来,围绕克里米亚出现了非常诡谲的局势——

2019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以63票赞成、19票反对、66票弃权,通过乌克兰提交的关于“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以及黑海和亚速海部分水域军事化”的决议,即要求俄罗斯撤军;

2020年1月29日,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以96票支持、44票反对、7票弃权,批准全面恢复俄罗斯代表团的权限。

可是,也是众所周知,美国一方面在与欧盟打贸易战,一方面向北约施压索要更多保护费,在持续僵持的情况下,“捍卫者-2020”显然就是一个弥合彼此关系的手段,而向国会申请经费的最好借口,便是拿俄罗斯说事。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当然,美国及北约出于冷战需要,也必然会对俄罗斯予以持续施压,至于是否会顺势出兵干预克里米亚问题?仅就目前情况来看,其可能性不大。

也就是说,俄罗斯仍会集中精力解决叙利亚问题,尤其是咄咄逼人的土耳其。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普京为此直接电联伊朗总统鲁哈尼。

于此,就要说到伊朗了。

三、伊朗高官为何在疫情中纷纷中招?

新冠疫情正在向全球蔓延,受损严重的除中国、意大利,排在第三位的便是伊朗,若从国家体系的高端层面而言,伊朗则是受损失最大的国家。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众所周知,相比能够举全国之力的中国,以及可以背靠欧盟的意大利,伊朗因长期遭受美国制裁本来就缺医少药,此次竟然有诸多高官及精英纷纷中招,包括:本文开篇已述的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奇,以及副总统玛苏梅·埃卜特卡尔,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委员会主席穆杰塔巴·祖努尔,德黑兰第13区行政长官穆尔塔扎·拉曼扎德,库姆市负责疫情管理的最高官员雷扎·加迪尔;另外还有23名议会成员,占议员总数的8%左右。

最为不幸的是,伊朗最高领袖顾问委员会成员米尔·穆罕默迪及其母亲,以及前驻梵蒂冈大使哈迪·霍斯罗沙希相继因病去世。

对此,伊朗革命卫队总司令侯赛因·萨拉米少将,于3月5日公开指责美国在针对伊朗发动生物战争,并表示“伊朗将通过顽强的抵抗去赢得战争”。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若排除上述因素,伊朗诸多高官及精英的不幸染病,与本国无法回避一项政治活动有一定关系,即于2月21日正式开始的伊朗第11届议会选举。在此之前,各路精英必然会进行选前造势,尤其必然会出席聚礼祷告活动,也就增加了被感染的风险。

目前,伊朗面对的是其本国史上罕见的疫情,若有人及时出手相助的话,势必会赢得伊朗民众的好感与友谊,更会赢得国际社会的赞许。于此,就不展开谈了。

综上所述,美军为参加“捍卫者-2020”联合军演,从本土调集2万余名官兵进入欧洲,不仅会直接引发地区局势紧张,也势必会加剧疫情传播的风险,在历史上已有先例,实际上则有美军士兵被确诊。

朱新开:病毒是民主的,美军司令自领选票之后

何去何从?只能让美国的决策者去挠头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