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靖:疫情之下,中欧班列守护全球供应链

疫情后,众多企业恢复生产,在提高产量的同时,也需要保证质量和服务。创造好良好的市场环境给这些跨国供应商,推出利好政策,恢复众多跨国企业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在政策等多方面继续支持和提升中欧班列的发展,对众多企业来讲可以有效缩短交货期,提升其供应链的反应速度,供应链运转周期更快。疫后,加强两国企业、人员交流,鼓励组织更多的行业对接活动,恢复和提升出境游,恢复经贸人员往来密度与频次,从而释放市场因疫情压抑的潜力。

应对全球供应链风险,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许最好的愿望,做最坏的打算”(hope for the best,plan for worst),不可抗力条款(Force Majeure)是全球供应链合同里面的标准免责条款。

不可抗力条款可以解释为人们不能预见、不可避免、不能克服的自然、社会现象客观情况。自然现象包括但不限于天灾人祸如地震、疫情(如此次新冠疫情)、火山爆发、台风、洪水和海啸(如2011年3月11日,日本地震海啸);社会现象则包括但不限于战争、暴乱、罢工和其它政府政策(如2019年中美贸易战)等。

利弊并存——全球供应链对中国的依赖

供应链的全球化源于众多企业对生产效率和增长的追求,全球分工合作带来了成本的降低,从而为企业创造了竞争优势。短短数年,中国优质供应商充实了众多跨国企业的全球供应链,中欧班列、高效的铁路公路系统,连接全世界的港口和机场,可以随时可靠地将货物从中国任何地方运往世界各地。全球化让距离被压缩,新经济时代对全球供应链高度依赖,交通线、铁路场站、港口和物流基础设施成为了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基石。

中国持续为全球提供维持经济正常运转的必要产品,从而有了“世界工厂”的头衔。商业公司对于效率的极致追求,就形成并巩固了他们对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的依赖性。中国市场的任何一点变化都会对全球供应链造成影响。

单靖:疫情之下,中欧班列守护全球供应链

2018年7月28日,一列载满中欧班列集装箱的列车停在Logport I的这个车站,排队等待进入杜伊斯堡DIT场站,这样的等待从几个小时到几天不等。

2016年10月10日,位于中国济南的齐鲁集团制药厂(QPC)发生剧烈爆炸,全球市场抗生素短缺,医药产业脆弱的供应链导致欧洲众多药企生产线的停工。2020年2月17日,苹果(Apple)的通告里表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全世界的苹果手机供应将短时间内受限并且调低其收入预期。3月2日,德国卫生部部长表示德国将立刻评估药物生产与中国供应链的依赖性。

全球供应链的一次蝴蝶效应

全球供应链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次疫情是全世界和我们中国一起体验一次蝴蝶效应。此次疫情对供应链最大的影响就是长时间无法复工带来的连锁反应,从工厂生产,到集卡配送、港口操作,航空停摆等等,从中国到欧洲的空运货物变少,班机也减少,空运价格近日平均增长5到10倍,海运也普遍处于停滞状态,此次的疫情是无歧视打击了全球供应链的方方面面,至于影响范围和程度,取决于各行业与中国的连结程度。

单靖:疫情之下,中欧班列守护全球供应链

新型冠状病毒病的级联效应(Cascading Effect)

当精益物流(Lean logistics)和JIT的零库存生产方式日益被众多跨国企业采用时,其潜在的风险在此次疫情之下暴露无疑,供应链单一的弊端短期内会对让人对JIT的零库存生产方式产生疑问,但是整个行业并不会由此偏离JIT的零库存生产方式,不过今后的全球供应链可能会更加分散和复杂。

1.汽车行业现金流压力大

2月份前半个月,中国汽车销量暴跌92%,全球汽车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公司在没有收入情况下需要强大的现金流来度过难关。采购团队在寻找新的替代方案,物流货运成本持续上涨。部分公司依靠价格更昂贵的中欧班列来运输以期降低海运中断造成的影响。很多车企可能遇到的最糟糕的情况是,销量下降和生产成本持续上升,需要很长时间来恢复其正常的供应链。公司规模越大,供应链中断的影响就越大。根据戴姆勒和宝马的年度报告,其每年都有15至20亿欧元的预算来应对潜在可能发生的供应链中断,按照其预计其供应链中断发生概率为33%到50%。但是许多中型公司的计划中没有这样的资金缓冲。

单靖:疫情之下,中欧班列守护全球供应链

在不来梅哈芬的中欧班列箱已经完成保时捷装载,等待运输去中国

2.医药行业全球同命相连

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表示,随着新冠状病毒的爆发和蔓延,将会导致美国关键医疗产品供应中断或短缺。尽管欧洲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药品生产地区,但原料和许多活性成分是在中国制造的,尤其是在疫情严重的湖北省。对中国药品的依赖已经引起欧盟最高政治层级的警觉,原料短缺促使人们呼吁在布鲁塞尔和欧盟各国采取行动。如果新冠状病毒发展成全球性流行病,大多数国家将会面对基本药物的短缺。印度政府限制了26种药物成分及其制成的药物和抗生素的出口。印度的制药公司大约70%的药物成分来自中国工厂,由于冠状病毒的爆发,中国许多工厂已经关闭了数周。中国部分航线的中断也阻碍了中国和印度的航空药物运输。同样的问题也影响中国和欧盟的航空货运,德国汉莎公司暂停旗下瑞士国际航空公司以及奥地利航空往返于中国大陆与德国、瑞士、奥地利的航班至2020年4月24日,英国航空取消3月底前所有飞往中国大陆的航班,航空公司“客机底部货运”(belly cargo)货物大减。航空运输本为全球供应链的关键一环,如今却成了致命短板。

中欧班列负重前行

疫情之初,加上中国新年的影响,中欧班列的重要场站之一DIT场站,从之前的每周35列往返班列骤降到14列。国内卡车运输受到影响,众多公司尝试在国内段使用内贸铁路运输。比如重要货源地上海和宁波,之前可以拖车到西安,现在卡车价格上涨并且上路受限,通过铁路将长三角的货物运输到西安不失为一个方案。全国各地都采取了较为严格人员和车辆的检查措施,亏仓费和增加的堆存费成了很大的成本负担。目前空运和海运基本还没有恢复,所以最近中欧班列的询价增加,去程班列都处于爆仓状态,部分承运人甚至考虑增加班列计划以满足市场需求。

意大利目前是亚洲以外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往返意大利北部是中欧班列的重要货源地之一,其多式联运依然畅通,意大利北部是铁路货运的关键地区,有着大量物流枢纽与港口,大量的货通过铁路运往汉堡或者杜伊斯堡,搭乘中欧班列去中国。而受新冠病毒的波及,货运量已经受到了影响。不同于卡车需要大量的驾驶劳动力,多式联运可以最大限度减少卡车司机长距离奔波、降低人力成本,在物流链和消费者需求受到威胁时,保证社会的稳定与居民基本生活的满足。而货物的装卸则通常由当地工作人员完成,这就减少了人员的流动性。物流从业者按照规定采取必要预防措施,安全作业的同时免受病毒威胁。

中欧班列引领全球供应链再布局

全球供应链只追求提升效率和降低成本的时代结束了。但将整个供应链从中国转移出来也是一项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一次供应链大迁移”不会发生,全球供应链的效率取决于货物快速集散、通关、商品检验检疫和高技能人才等。

这次疫情恰巧赶上中国新年,全球众多企业非常清楚中国在新年期间会遇到供应链不稳定,通常会在此期间提高库存,所以疫情刚开始时对其影响还不显著。随着既有库存的消耗,众多行业的供应链预计未来几个月会出现瓶颈,包括电子,汽车和制药等行业。由于特定行业出口下降和交货不足,很有可能导致德国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萎缩。

单靖:疫情之下,中欧班列守护全球供应链

德国和波兰边境的奥得河(位于奥得河畔法兰克福)是众多中欧班列目前的必经之路,目前的铁路线一去一回,铁路桥上只有简单的两条轨道,一来一去。

德国众多企业出于对供应链风险的担忧,开始将原本海运的货物转移到中欧班列,中欧班列成了中德众多企业供应链的最后一层保障,激增的去程货源,导致中欧班列的去程仓位紧张和运力不足。然而中欧班列在此次疫情中展示了其出色的服务能力,给了德国众多企业一个新的选择,在海运和空运停滞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把产品从中国运到德国。

中欧班列的发展给全球供应链变革提供了新的机会。2019年中美贸易争端爆发以来,越来越多的企业萌生离开中国的想法,试图与过去数十年来互相依存的供应链“脱钩”,但现实又告诉他们这样做的难度。于是部分产业布局到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没有中欧班列之前,中东欧长期受不完善并且受限的物流服务制约,导致在国际化的分工体系中没有竞争优势,其产品很难到达中国市场,或者需要耗时很久、价格很高,产品到达中国后也失去了竞争力。而现在,中欧班列给这些国家的企业带来了新的机会,通过中欧班列运输的产品,既可以保证时效,还可以远低于空运的价格进入中国市场,通过中欧班列,中国的终端消费者和中东欧国家的贸易体系被紧密联系起来了,释放了中东欧的增长潜力,同时也提高了其供应链的抗风险能力。

单靖:疫情之下,中欧班列守护全球供应链

2017年4月12日,中欧班列(义乌—伦敦)在杜伊斯堡短暂停留。

供应链中断,企业应对步骤

需要知道导致供应链出现问题的具体原因,针对不同的原因,需要采取的措施也不同。

哪些供应商受到影响?哪些供应商位于疫情地区,该供应商生产哪些材料、配件、产品或者服,列出明细。

哪种材料、配件、产品或者服务受影响?审查详细清单后,和合作伙伴协商解决办法或者寻求特定的替代方法。

哪种运输方式受影响,空运、海运和中欧班列,卡车或内河运输?和合作伙伴协商解决办法或者寻求特定的替代方法。

哪些产品需要此材料、配件或者服务?重新调整生产。

保证产品质量,对供应链持续管理和监控,保持和所有合作伙伴的紧急情况沟通机制,直到危机结束。

核算产品成本,适当调整定价,确定哪些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将会受到影响,以及如何影响产品的销售和利润。

如果持续亏损,计算可以承受的亏损期限,需要提前寻求资金支持。

哪些客户受到影响?公司需要确定客户的优先级,并决定谁优先获得产品。重要的是让每个客户尽早知道他们是否以及何时会遇到交付中断的情况。

吸取经验教训,持续做好应对供应链风险的准备。

数字经济时代的新机会

传统的全球供应链依赖于集装箱运输,新数字经济时代,服务业渐渐成为另一个全球贸易新的增长点。数据的传输替代了传统的集装箱运输,3D打印和工厂自动化等新的制造技术正在重塑传统的供应链和减少物理上的货物运输,从而降低因疫情等原因对传统供应链模式的依赖。新的服务业变成向其他国家/地区出售某种产品的权利,而不是将产品运送到该国家/地区,尽管必要的全球原材料采购和运输依然必不可少。

疫情之后,如何恢复供应链?

疫情之下,中国已经采取了种种措施以期供应链尽快恢复正常水平,保障目前因受疫情影响的众多跨国供应商复工,目前有些地区的专项贷款支持企业应对疫情,避免企业破产就是很好的案例。当然从根本上加强健康卫生防护体系建设,减少未来疫情继续出现的风险,恢复全球供应链对中国市场的信心。中方企业应该主动沟通,向合作伙伴说明企业复工情况,介绍疫情后的企业发展的规划,提升其供应链透明程度,重新赢得合作伙伴的信任。

虽然企业产品面临成本增加的风险,但企业不应轻易把成本转移到产品价格上,不轻易涨价,履行合同,留住客户。中国的跨国供应商尽可能不要滥用不可抗力条款,认真履行合同,积极争取客户信任。疫情节点时期企业招工难,技术人才短缺的问题急需解决,我们需要培养更多符合市场需求高技能人才,能从根本上降低人才短缺对供应链的影响。

提升海关的工作效率,简化进出口流程,加大对中国供应链基础设施的投资,如铁路场站、港口、智能无人仓储和自动驾驶卡车等,提高供应链的高科技水平,使其更自动化和减少对人力的依赖。提高其供应链管理能力和技术装备水平,建立风险预警体系,促进供应链的信息共享机制,提高供应链抗风险能力。

疫情后,众多企业恢复生产,在提高产量的同时,也需要保证质量和服务。创造好良好的市场环境给这些跨国供应商,推出利好政策,恢复众多跨国企业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在政策等多方面继续支持和提升中欧班列的发展,对众多企业来讲可以有效缩短交货期,提升其供应链的反应速度,供应链运转周期更快。疫后,加强两国企业、人员交流,鼓励组织更多的行业对接活动,恢复和提升出境游,恢复经贸人员往来密度与频次,从而释放市场因疫情压抑的潜力。

单靖,《中欧班列:全球供应链变革的试验场》作者,中铁集装箱欧洲公司业务经理。《中欧班列:全球供应链变革的试验场》,作者:单靖、张乔楠,中信出版集团出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疫情 列车 贸易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