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美国政府为何阻止民众持枪反抗暴政?——兼再评自由派公知的“三论”“一仇”

所谓的“持枪有利于反抗暴政”完全是子虚乌有,公知之所有这样说是看中了当时国内的社会矛盾高发,群体性事件频频发生的时机,他们认为如果让那些仇恨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拥有枪支,或者说对地方政府或者说某些具体政策不满的民众拥有枪支,就可以在全国各地发生武装暴乱,即使是不能推翻中央政府,也能够造成国家四分五裂,最起码可以实现武装割据,到时候美军再插手,他们就可以当儿皇帝,这是他们的上策。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据美国报道称,近日因为疫情引发的恐慌,导致美国大批持枪民众四处犯案。美国的弗吉尼亚州就发生了多起枪案,甚至有两万多名持枪者走上街头,直接将州议会大厦包围。其中大部分示威者被警方强制逮捕。

对此,人们不禁会问,在民众持枪合法的美国,只要他们在抗议活动的过程中不使用枪支,那么持枪示威游行也就不存在违法的问题,那么美国政府有什么理由逮捕持枪示威者呢?说好的民众持枪合法化有利于反抗暴政呢?

从网络上了解到,由于两万多持枪者包围议会大厦,白宫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国民卫队出动。

我们知道,全球现在都在对抗新冠病毒肺炎。目前韩国,日本,伊朗和意大利等国家都出现较多的患者。从目前的趋势来看,一场全球疫情爆发的可能性正在蔓延。就连医学发达的美国也确诊了上百例患者,而且死亡率较高,这也引起了美国民众的恐慌。然而美国民众对于美国政府公开的数据持有怀疑的态度,他们认为美国政府没有公布真实数据。

而且将大多数患者当成普通感冒救治,导致死亡率过高。现在全美各大超市都出现了大规模抢购,人们囤积食物,生活用品等等。据美国报道称,有两万多名持枪者走上街头,直接将州议会大厦包围。其中大部分示威者被警方强制逮捕。

据弗吉尼亚州官方表示,为了维护州安全及稳定,弗吉尼亚州将考虑向中国学习,采取禁枪制度,成为无枪化地区。然而弗吉尼亚州的这项提议遭到了反对,因为这会涉及到很多美国军火商的利益。

弗吉尼亚州的持枪者发动暴乱也给美国提了一个醒,那就是如何加强疫情救治,并且如实公布数据,是稳定美国民心的重要举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白宫还是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已经把国民警卫队调来保护白宫的安全。

千钧棒:美国政府为何阻止民众持枪反抗暴政?——兼再评自由派公知的“三论”“一仇”

千钧棒:美国政府为何阻止民众持枪反抗暴政?——兼再评自由派公知的“三论”“一仇”

“民众持枪有利”论是国内的自由派公知极力鼓吹的“三论”和极力煽动的“一仇”的“三论”之一。

自由派公知在中国的公共安全领域鼓吹的“三论”就是“民众持枪有利”论、“废除死刑”论和“公检法听命于政法委所以并非法治”论,“一仇”就是利用一切涉警事件,不择手段煽动仇恨警察的情绪和煽动抗法和暴力抗法。

“废除死刑”论和“公检法听命于政法委所以并非法治”论以及“一仇”不属于本文论述的重点,所以在文章下面的内容中只是一笔带过,而重点联系到发生在美国的事情,说清楚美国人之所以允许民众拥有枪支的真实原因,并且揭露自由派公知的骗术。

自由派公知一直在民众持枪问题上不遗余力为美国涂脂抹粉,并且忽悠国人,下面的两种说法就很有代表性。

【使私人有足够力量对抗政府,避免政府这头猛兽的权利滥用。
【如果中国允许持有枪支是一个一石多鸟的办法。如果人人都可以买到枪那就该像下面这样了—— 小偷想“万一我偷东西时被发现,人家给我来一枪……还是不偷了!” 抢劫的想“如果他有钱那肯定有机会买枪。万一……还是不抢了!” 黑社会想“我们帮派都有枪,他们肯定也有,万一被瞄上……我可不想死!” 有枪械可以牵制一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和特别尖酸刻薄的人。所以中国如果允许持有枪支那社会就会变得更美好!(前提是中国的枪要足够平价!不然社会就会更加恐怖!)想象一下如果一把枪十几万二十几万,那么有枪的富人可以进一步剥削买不起枪的人。所以如果中国允许持有枪支,并且价格足够平价,那社会就会更美好!说实在的这个问题和欧洲古时限制文字一样,怕人民造反。】

这些人非坏即傻,这样的神逻辑都想得出来。对这种奇葩的说法都不屑反驳,以免侮辱自己的智商。

那么,美国人能够持枪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呢?

从历史角度来说。在美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有特殊的“枪支情结”,枪支文化的形成,是由美国早期特殊的历史积淀所造就的。16世纪,当第一批欧洲人来到北美大陆,面对的是野兽出没的广袤荒野,时不时还与印第安人发生冲突,而欧洲列强的战火也屡屡烧到北美地区。当时的社会非常松散,政府还难以提供有效的防卫,惟独可以信赖的就是自身的力量,而枪支在保障人身安全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美国独立战争中,民兵发挥的作用为持枪增加了神圣的意味。正是民兵在莱克星顿打响了第一枪,为独立战争拉开序幕。在许多美国人看来,最初美国之所以能够获得独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手一支枪。美国内战期间,林肯政府为了确保北方的胜利,大力鼓励武器的生产和武装北方的民众,从而进一步确立了枪支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人们将拥有枪支视为一项不可剥夺的权利。在整个19世纪,美国政府基本上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从法律上限制使用武器,枪支的拥有成了十分寻常的事情。

从社会的角度来说,美国直到现在还是一个治安状况很糟糕的国家,杀人、抢劫等恶性案件的发案率居高不下,有时候即使是警察想管也管不过来,就像前些年英国宣布警察不再管盗窃案件一样。就算是美国警察要管,有时候也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民众持枪自卫反倒让犯罪分子有所顾忌。所以,尽管美国的枪击案居高不下,每年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美国的民众的大多数仍然反对禁枪,这也并不是为了什么“反抗暴政”,而是为了遇到枪击案的时候能够自卫。

美国的枪支管制涉及面甚广。包括民权、党派、利益集团等,其敏感程度超出普通人的了解。

从事枪支买卖的军火商约有30万人之多,还受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的禁止侵犯“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 的强烈影响。

政治考量也是枪支管制法律难以出台的重要因素。从传统上看,民主党选民对严格枪支管理持积极态度,但民主党为此却付出过沉重的政治代价。

所以说,所谓的“民众持枪有利”论完全是国内的自由派公知编造的弥天大谎。

众所周知,美国政府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机器,灭一个中小国家都如同探囊取物,除非美国发生全国性暴动,否则,以一个地方的一些人企图以普通的步枪对付中央政府或者说州政府的暴政简直是开玩笑。前些年,美国发生特大飓风灾害的时候,曾经有人趁风打劫,结果美国直接派武装直升飞机镇压。所以说,如果要让美国人拥有反抗暴政的能力,必须让民众拥有坦克、飞机、军舰、导弹才可以,但是这可能吗?这是从理论上讲的。

从实际上说更加是这样,像这次美国的弗吉尼亚州发生的持枪者走上街头包围议会大厦事件,如果说他们在示威游行的过程中已经向议会大厦开枪,那么美国警察抓捕他们甚至是用重武器还击也说得过去,问题是,并没有他们在示威游行中开枪的报道,何况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美国政府没有对美国人民讲真话,面对死亡率极高的新冠病毒肺炎的蔓延,美国人没有知情权,难以得到检测,口罩等防护物品短缺,得不到及时救治,只能是等死,这还不是暴政是什么?既然美国的宪法保护美国人的持枪权,那么这次的持枪游行充其量不过是一次根据美国宪法赋予的的权利进行的和平请愿,借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忽悠国人的说法,就是用持枪的方式反抗暴政,那么为什么美国政府要阻止他们这样做呢?有哪位公知敢于对此作出回答吗?

事实上,别说是持枪和平请愿,就是不持枪的示威游行也遭到美国政府多次出动警察甚至是联邦军队的残酷镇压。历史上美国多任总统曾经20多次大规模出动军警镇压示威游行的民众。

 既然如此,国内的自由派公知为什么还要这样说,并且配套抛出了“废除死刑”论和“公检法听命于政法委所以并非法治”论以及利用一切涉警事件煽动仇警情绪呢?

我们不妨回顾历史,公知极力鼓吹的“三论”和极力煽动的“一仇”是在21世纪10年代初期逐步推出的。

那时候,在国外,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世界各国尤其是中东、北非等地策动和操纵了一系列颜色革命,同时频频对外发动侵略战争;在国内,由于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具体环节中出现的问题,国内的社会矛盾高发,群体性事件频频发生,于是国内敌对势力蠢蠢欲动,大谈所谓的“革命”,鼓吹“由美国和日本主导中国的民主进程”,“给解放中国的美军带路”、“民主以后杀全家”等疯狂叫嚣充斥网络,于是,在自由派公知一度控制话语权的理论界和学术界,“三论”应运而生。

自由派的如意算盘是怎么样的?“三论”之间的关系又是怎么样的呢?下面具体分析。

从上面的论述可以知道,所谓的“持枪有利于反抗暴政”完全是子虚乌有,公知之所有这样说是看中了当时国内的社会矛盾高发,群体性事件频频发生的时机,他们认为如果让那些仇恨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拥有枪支,或者说对地方政府或者说某些具体政策不满的民众拥有枪支,就可以在全国各地发生武装暴乱,即使是不能推翻中央政府,也能够造成国家四分五裂,最起码可以实现武装割据,到时候美军再插手,他们就可以当儿皇帝,这是他们的上策。

如果上策不能实现,那么,作为资本的代言人的自由派公知,他们希望资本家能够拥有类似旧社会的“民团”之类的武装组织,当全面私有化和极端市场化的阴谋得逞以后,即使是不能马上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社会政治制度,他们也可以拥有上可以对抗政府,下可以鱼肉百姓的手段。这就牵涉到第二个问题,当一些民众持枪暴乱打死人,或者是资本武装的人员开枪打死人会导致被排除死刑,因此有所顾忌怎么办?于是,法律界的公知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尤其是所谓的“人权”灯塔国”美国仍然保留死刑的情况下,鼓噪在中国废除死刑,理由非常冠冕堂皇——走向文明。其实真实的目的是为某些人消除后顾之忧。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一点在中国尤其是目前的中国很难实现,既然是在立法层面通不过,他们就考虑在司法层面下手。著名公知贺某方曾经公开叫嚣要通过司法改革的“威虎山小道”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与之相呼应的是另一位法律界著名公知抛出的“公检法听命于政法委所以并非法治”论,既然公检法都不是法治,那么谁是法治呢?不言自明,那时候西方媒体尤其是美国的媒体专门给我们国内的某个群体中的一部分人戴上“维权人士”的桂冠,目的非常明确。当“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被割裂开来和对立起来以后,某些人就可以出于政治或者说经济目的,钻法律的空子,通过诱导当事人切断证据链等非法手段,用法律的手段惩善扬恶。这就是中策。

当上策、中策都行不通的时候,他们就考虑到使用下策。众所周知,军队是对外防御敌人侵略的,对内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是公安和武警,他们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石,要制造社会动乱甚至是发动推翻现存社会制度的暴乱,警察和武警就是他们不可逾越的障碍,于是在前些年的一系列涉警的网络舆论事件中,我们都可以看到自由派公知以及资本媒体造谣惑众煽风点火的鬼影。而去年在香港发生的动乱和暴乱就是一部活的教科书。

新冠病毒肺炎首先在武汉爆发以后,国内一小撮人把这当成了在中国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好机会甚至是最后机会,几乎是所有的牛鬼蛇神倾巢而出,里应外合,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中国迅速控制了疫情的蔓延,反倒是曾经隔岸观火甚至是落井下石的美国自己后院起火并且难以控制,更加难堪的是,众多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肺炎的源头很可能在美国,而且在这个时候,在美国的民众根据美国的宪法,并且以持枪的形式和平请愿,也就是进行公知忽悠国人所说的“反抗暴政”的时候,他们却受到了美国政府的镇压,说好的民众持枪有利于反抗暴政呢?这让公知们情何以堪?!

其实在中国,经过那么多的事情,广大民众早已看清楚公知鼓吹的“三论”和煽动的“一仇”的罪恶本质,如果不是这次一小撮人不甘心失败再一次赤膊上阵的话,也许本人也懒得揭露他们的嘴脸了,所以,对这种人绝对不能讲费厄泼赖,于是就学习鲁迅先生,趁着美国政府镇压本国持枪请愿民众的机会,对国内那些落到水中并且准备在水中爬上岸的某种动物把棍子高高举起!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公知 民主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8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