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小庆:“妇人之仁”还是“力不从心”?——保尔森回忆录揭示12年前金融危机细节

一个可以基本确认的事实是:当美国的金融体系站在“峭壁边缘”的时候,俄罗斯曾经打算与中国一道把美国向峭壁下面推一把,但中国做出了与俄罗斯不同的选择,伸手拉住了处于“峭壁边缘”的美国。可以猜想当普京从保尔森的书中读到这一段回忆时的心情。他的审辩式思维水准,或许可以使他对中国的不同选择“包容异见”,但很难使他包容向美国人透露俄罗斯建议的做法。我们也可以猜想这种心情对普京相关决策所产生的影响。

【本文为作者谢小庆向察网的投稿】

延安大学武宏志老师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关注发展学生的审辩式(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问题。30多年中,出版了多种关于审辩式思维和非形式逻辑方面的学术专著,撰写了大量的学术文章和科普文章。

位于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是审辩式(批判性)思维教育的重镇,是国内最早重视审辩式思维发展的高校之一。该校的李牧川教授在2019年11月17日于浙江杭州举行的“中小学思维课堂高峰论坛暨审辩式思维教学研讨会”上问武宏志老师:“如果用一句话来回答‘什么是批判式思维’,您怎样回答?”。武老师在此次会议中题为《批判性思维的本质与核心》的演讲中,回答了李老师的问题。回答是:“从悬置判断(延缓判断)通过论证达到最佳判断的过程,就是批判性思维。”武老师指出:“批判性思维的本质是悬置判断”。

谢小庆:“妇人之仁”还是“力不从心”?——保尔森回忆录揭示12年前金融危机细节

谢小庆:“妇人之仁”还是“力不从心”?——保尔森回忆录揭示12年前金融危机细节

武宏志老师的演讲视频:

为什么要“悬置判断”?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所了解的事实可能尚不够全面和完整。有时候,经过多种证据的互相参照,我们基本确认了“李四打了张三一拳”这一事实。但是,我们可能尚不知道:“张三先打了李四两个耳光,之后李四才打了张三一拳”。

2008年震动了改变了世界的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12年,已经“悬置”了12年。或许,今天我们可以尝试根据比较可靠的证据做出一些判断。

2011年,美国HBO公司拍摄一部以2008年金融危机为主题的电影《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此片主要刻画了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Henry Paulson)在金融危机中的经历,电影的另两个主角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

其中,有这样一个片段。2008年8月奥运会期间,在宴请中,中方主人对保尔森说:

【“上个月俄罗斯告诉我们,他们手上也有大量的‘两房’债券。他们向我们提议,与我们联手共同抛售数千亿的‘两房’债券。对于你们,那会是灾难。巨额负债已经让你们国家岌岌可危了。但是,我们拒绝了俄罗斯的提议。”】

谢小庆:“妇人之仁”还是“力不从心”?——保尔森回忆录揭示12年前金融危机细节

保尔森回到美国后,在例行工作早餐上,伯南克问保尔森:“这算是中国的威胁吗?”

保尔森说:“不,这算是善意的提醒。他们只要与俄罗斯打一通电话,美国经济就玩完。”

谢小庆:“妇人之仁”还是“力不从心”?——保尔森回忆录揭示12年前金融危机细节

电影《大到不能倒》片段:

谢小庆:“妇人之仁”还是“力不从心”?——保尔森回忆录揭示12年前金融危机细节

这并不是电影中的艺术虚构,而是真实的历史。2010年,保尔森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峭壁边缘——拯救世界金融之路》(On the Brink:Inside the Race to Stop the Collapse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中译本当年就由中信出版社出版,由乔江涛等人翻译)。在该书中译本第141页,保尔森本人讲述了这件事:

“我在北京听到的消息令我自己绝难安心:俄罗斯官员已经与中国进行了顶层会晤,提议两个国家共同卖出大量的房利美和房地美债券,迫使美国政府动用应急权力对这两家公司提供支持。中国人已经拒绝了这一居心叵测的计划,但这一消息令人寝食难安­——大肆抛售可能导致人们对两家公司突然丧失信心,对资本市场造成冲击。我一直等回到美国有通信安全的环境之后,才将这一消息通知总统。”】

这一段的英文原文是:

谢小庆:“妇人之仁”还是“力不从心”?——保尔森回忆录揭示12年前金融危机细节

虽然这已经是12年前的事情,但是,至今还留给我们许多困惑,有“事实(fact)”方面的困惑,更多的是“看法(opinion)”的困惑。

在“事实”方面,是谁向保尔森透露了中俄之间的高层沟通?这种透露是属于集体讨论的“决议”,还是属于“个人行为”?如果是个人行为,是属于纯粹朋友之间的“肝胆相照”,还是牵扯到利益交换?对此,我尚不了解,我非常希望能够从知情人那里获得更多比较可信的事实。

一个可以基本确认的事实是:当美国的金融体系站在“峭壁边缘”的时候,俄罗斯曾经打算与中国一道把美国向峭壁下面推一把,但中国做出了与俄罗斯不同的选择,伸手拉住了处于“峭壁边缘”的美国。

可以猜想当普京从保尔森的书中读到这一段回忆时的心情。他的审辩式思维水准,或许可以使他对中国的不同选择“包容异见”,但很难使他包容向美国人透露俄罗斯建议的做法。我们也可以猜想这种心情对普京相关决策所产生的影响。

据《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刘邦问韩信对项羽的看法,韩信说:

【“臣尝事之……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此所谓妇人之仁也。”(我曾在项羽军中效力……项待人恭敬慈爱,言语温和,有生病的人,心疼的流泪,将自己的饮食分给他……)

如何看待12年前中国曾经做出的选择?是属于“妇人之仁”?是属于明智的战略选择?是由于当时力不从心?是另有苦衷?无论论证哪一种观点(claim),都需要必要的经济学知识的支撑(backing)。我是一个心理学者,深感自己的经济学知识不足以对各种不同观点做出判断。我期待着,能够看到有实力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们,对自己的观点展开精彩的论证。

【谢小庆,北京语言大学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国 美国 俄罗斯

原标题:第364期:“妇人之仁”还是“力不从心”?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