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美国病毒引发的美国肺炎?

西历去年的9月间,网上曾流传美国“电子烟肺病”的消息,内容大致是:美国国内有不少人得了“病因不明”的肺炎,有人因此死亡,该国“疾控中心”声称这是“吸用电子烟”导致的。当时描述的这种肺炎的症状是:“这些病人最开始只是咳嗽、疲劳、呼吸困难、呼吸短促,有些还有肠胃不适,一步步发展到住院治疗、使用呼吸机,出现白肺病状,严重者造成死亡”。正如现在网上很多人质疑的那样,上述“电子烟肺炎”的症状与“新冠”肺炎极为相似。这可以说是推测美国在半年前就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侧面的线索。

【本文为作者桃花舍主人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新冠”疫情:美国病毒引发的美国肺炎?

近一段时间,在我国已明显被控制的“新冠”肺炎疫情,却正在其它国家大量出现:根据“世界卫生组织”西历12日发布的消息称,除中国之外,已有一百一十七个国家和地区出现了“新冠”病例。有心人可以注意到,那些西方“发达”国家,如意大利、法国、德国、美国等等之类,确诊病例大幅增加——曾几何时,这些国家的不少媒体、政客和被驯化的“公民”还在一边自夸“民主”、“自由”、“文明”,一边幸灾乐祸地对全力“战疫”的中国阴阳怪气、落井下石,而今,“新冠”肺炎教训了它们什么是“自由”、“民主”和“普世”的真相。

不过,还有一个真相,即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来源,似乎正在渐渐显露出来。

据美国电视媒体报道,西历3月1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就“新冠”肺炎疫情举行“听证会”。视频记录下了该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接受“质询”的过程。其中,有“众议员”哈雷·罗达与雷德菲尔德的如下问答:

【罗达:在没有检测试剂的情况下,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性,那些容易感染流感的人,也许在其实际感染了什么这事上被错误地归类了?是否很有可能,他们实际感染的是COVID-19(新冠肺炎)?
雷德菲尔德:标准操作是,首先你要检测是否感染了流感。如果感染了流感,阳性反应会发生在(此处话被罗达打断)……
罗达:但那仅仅是在他们被检测了的情况下。如果他们没被检测过,我们就不知道他们到底感染的是什么。
雷德菲尔德:正确。
罗达:好吧。那如果有人死于流感,我们是否会做尸检,看看他得的到底是流感还是新冠肺炎?
雷德菲尔德:疾控中心针对肺炎死亡病例有一个监测系统。这系统并不覆盖每个城市、每个州、每家医院。
罗达:所以,在美国,人们可能表面上是死于流感,实际上却可能死于新冠病毒或COVID-19,对吧?
雷德菲尔德:迄今为止,一些病例的诊断情况就是如此。】

这段字斟句酌、羞羞答答的问答,实际上至少反映出两方面的事实:

其一,早有报道说:该国自西历2019年9月开始“流感爆发”以来,有“3400万人感染了流感,约35万人不得不住院治疗,死亡人数达到了2万人”。但实际上,根据该国这“疾控中心”主任的坦白,那死亡的两万人之中,有“一些”是死于“新冠”肺炎。由此可见,美国资本政权当前公布的“新冠”肺炎在该国“一千几百例确诊、三四十例死亡”的数据完全是虚假的,该国“新冠”肺炎疫情的真实情况被刻意隐瞒了。

其二,现在看来,很可能该国在半年前就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但这情况被该国资本政权掩盖了。

这两方面的事实的意义所在,并不仅仅是揭露了美国资本政权隐瞒疫情的恶劣行径,它和以前发生的一些事件联系起来,就更耐人寻味。

西历去年的9月间,网上曾流传美国“电子烟肺病”的消息,内容大致是:美国国内有不少人得了“病因不明”的肺炎,有人因此死亡,该国“疾控中心”声称这是“吸用电子烟”导致的。当时描述的这种肺炎的症状是:“这些病人最开始只是咳嗽、疲劳、呼吸困难、呼吸短促,有些还有肠胃不适,一步步发展到住院治疗、使用呼吸机,出现白肺病状,严重者造成死亡”。正如现在网上很多人质疑的那样,上述“电子烟肺炎”的症状与“新冠”肺炎极为相似。这可以说是推测美国在半年前就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侧面的线索。

前一段时间网上有报道指称:意大利和伊朗分离出的“新冠”病毒毒株与中国的不同;日本和意大利都发现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发病前未到过中国,而到过美国夏威夷。这是表明美国早已有“新冠”疫情的另一个线索。

网上还有人分析,西历去年10月在武汉举行了“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共有包括美国在内的一百零九个国家的近万名军人参加,这与武汉爆发“新冠”疫情相隔一个多月,怀疑两者有关系。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发生在西历去年8月,当时有报道说:“出于安全考虑,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下令临时关闭位于马里兰州德里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的生物研究设施。”报道揭露:“该实验室处理世界上一些最危险的病原体和毒素。德里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的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67种被政府认为是对人类、环境和动物的潜在威胁的物质和毒素”,这些“研究”中“包括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的项目。USAMRIID研究致命疾病,包括埃博拉,炭疽和引起瘟疫的细菌。德里克堡(Fort Detrick)之前曾管理过军队的主要生物武器计划”。(见察网文章《美国疾控中心2019年8月关闭的德里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历史及毗邻机构》)这个事件放在今天来看不能不令人疑窦丛生:那个“生物研究设施”被“关闭”,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是已然发生了“安全事故”后的处理措施?甚或是某个团伙实施某种阴谋之前的掩盖行动?

综合上述信息,人们自然会合理判断“新冠”肺炎疫情的源头在美国。据此,我们可以推理出以下几种可能性:

可能性之一:美国在去年八、九月间就开始发生“天然”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但由于这种“病毒”前所未知,患者病症与“流感”有相似之处,该国“疾控中心”把它认作“一般流感”,或者只怀疑它与“吸用电子烟”有关,因为该国每年因“流感”死亡者成千上万,所以没有把它当成多么严重的事儿。这种情况下,有可能恰好有感染者参加军运会把病毒带到了武汉,当然还可能是在军运会前后其它美国人带来的。

可能性之二:美国那个“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里的“新冠”病毒因事故发生泄露,已造成肺炎传染,该国相关机构封锁了真相,试图悄悄控制住它,对外则将它混同于“流感”,或者编造出“电子烟致病”的说法。这种情况下,一些美国感染者“不小心”将病毒带到了武汉。

可能性之三:就像某些人急迫地声讨的“阴谋论”所认为的那样,“新冠”病毒是美国某种势力“科学研究”出来的“病毒武器”,专门用来针对其认定的“敌国”发起“不动声色的攻击”。这种情况下,由其“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里的军人,以“军人运动员”的身份,很“专业”地将病毒带到武汉,自然是顺理成章的。

以上只是几种推理,目前当然没有看到任何相关直接证据,而且有可能若干时间内、甚至永远都不会有直接证据公之于众。这样推理,显然符合西方人和我们国内公知所宣称的“言论自由”。

而不论以上哪一种可能性,是不是都表明,此次“新冠”疫情可以称为美国病毒引发的美国肺炎呢?

【桃花舍主人,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