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金庸遗漏的章节:西毒欧阳锋轶事

又隔多日,程灵素单独回来,告诉洪七公:很奇怪!西毒欧阳锋那里也不太平,也有不少人得病,病症与这里差不多。欧阳公子似乎也得了病,究竟是什么病,开始我也搞不清。欧阳克的一个姬妾近日得病死了……

刘仰|金庸遗漏的章节:西毒欧阳锋轶事

自从将帮主交给黄蓉丫头后,洪七公逍遥多日,到处弄些美食,大快朵颐,怡然自得。某日到一大码头寻口腹之欲时,无意中听说原来的那帮手下弟兄中有人突然得了怪病,黄蓉、郭靖正一筹莫展。

洪七公琢磨:会不会是吃坏了?他素知那帮弟兄吃东西没个准谱。心说,我让黄丫头接班,也是因为那丫头做得一手好菜,正好给你们立点伙食卫生的规矩。莫非新任黄帮主号令不通?洪七公决定暗访观察。

几日下来,洪七公发现得病弟兄越来越多,有些年老体弱的已不治身亡。黄蓉、郭靖到处寻医,始终无法对症。洪七公心疼那帮弟兄,立即动用老关系,登门求见金庸。当时金庸正在客居某岛攻读围棋博士学位,见洪七公千里迢迢特地登门相求,想必事态严重。立刻答应帮忙。金庸大笔一挥,迅速派出平一指、胡青牛、王难姑、薛慕华、程灵素、天竺僧、黄药师、张无忌等所有医疗库存,随洪七公前往码头。

黄蓉、郭靖见老帮主亲自相助,喜出望外。遂严令帮众弟兄就地治病,伙食由鲁有脚负责统一供应,各人不得外出寻食,免得传染他人,坏了本帮名声。众弟兄见到绿莹莹的打狗棒再次熠熠发光,不管有病没病,都齐声唱诺。

月余,经众位高人千方百计施救,帮众的病情得以控制,但病因从何而来,依然不得要领。是否会再次复发,也让人不安。

洪七公对郭靖说:当年西毒欧阳锋下毒,你我都中过招,还记得吗?

郭靖说:记得,我年轻,七日便恢复了,您老半年才解了毒。

洪七公说:回想当初中毒后的身体反应,与今日众弟兄的病症,似有几分相似。

郭靖说:我也正有此疑虑,只是近日忙着施救弟兄们,没空顾及其它。

洪七公遂招呼各位医术高手商议。

王难姑说:论施毒,丁春秋手段要比欧阳锋高明。会不会是他所为?

程灵素说:欧阳锋正走火入魔,隔一段时间,就不知搞出什么新花样。对他不可以常理判断。

洪七公决定由王难姑、薛慕华前往丁春秋处查明真相。由郭靖、程灵素前往欧阳锋处探听虚实。行动方案报给金庸,金庸批了四个字:快去快回。

几日后,王难姑、薛慕华先回来报告:丁春秋半年前已被囚于少林寺,应该不是他所为。

又隔多日,程灵素单独回来,告诉洪七公:很奇怪!西毒欧阳锋那里也不太平,也有不少人得病,病症与这里差不多。欧阳公子似乎也得了病,究竟是什么病,开始我也搞不清。欧阳克的一个姬妾近日得病死了。郭靖兄弟找了杨过帮忙,弄到了欧阳克姬妾的遗骨,我研究后认为,她与帮众兄弟得的是同一个病。所以,我们原先怀疑这里的帮内弟兄是吃坏了才得病,现在看来肯定不是。

洪七公感觉诧异,一时想不明白。

黄蓉问:郭靖呢?

程灵素说:郭靖兄弟说要进一步搞清状况,决定在那再留一段时间,让我先回来通报,免得各位担心。

见黄蓉流露焦虑之情,洪七公安慰她说:这段时间的观察可以认定,扛不住病的,大多是年老体弱的。郭靖年轻,身体强壮,以前又中过欧阳锋的毒,应该不会有事。

黄蓉说:我担心他头脑太简单。

又月余,正当大家焦急之时,手下通报说:郭大侠回来了。

洪七公、黄蓉出门去迎。见与郭靖同来的还有令狐冲、乔峰和虚竹,颇感惊讶。

众英雄坐定,郭靖说:我见西毒那里发的病与我们这里一样,就觉得奇怪。隔了这么远,为何会是同样的病?而且,欧阳克最心疼的姬妾得病死了,也当没事一样。所以决定多留几日,一定要搞清楚状况。

黄蓉说:你倒变聪明了。

洪七公说:丫头别急着夸,让他赶紧说,你们几位怎么弄到一起了?

(我快编不下去了!)

令狐冲说:郭兄弟前往西毒的路上,正巧与我相遇。我那里也有人生了奇怪的病,郭兄弟一说,我也觉得很可疑。便与郭兄弟说定,他先去,我把手边的事处理掉,过几天去找他,一同探个究竟。

郭靖说:灵素姑娘走了没几天,令狐兄弟就到了。若说是病,这病谁也没见过,得了病不知该怎么治,紧张是必然的。我俩都奇怪为何西毒父子一点也不着急。

令狐冲说:我和郭靖兄弟都中过毒,对江湖上施毒高手多少也有所了解。若说是中毒,哪门哪派的毒也略知一二。这个似病又似毒的症状,与以前江湖上见过的毒,既不一样,但似乎也有几分相似。

郭靖对洪七公说:我没来得及与您商量,擅自又去找了金庸金大侠,金大侠说,乔峰也中过西域的毒,便让杨过派神雕通知乔峰前来,一同探明真相。

乔峰接过话说:我到了西毒欧阳锋处,发现这个病的症状与丁春秋当年的施毒手段有颇多相似之处,便上了天山,隐居在那里的虚竹师父爽快地答应助我们一臂之力。

虚竹说:我们一起赶到少林寺,提问丁春秋。丁老怪听我们说明了情况,毫不隐瞒地如实相告。他当初同西毒欧阳锋一起研制了一个新的毒物,毒效很好,可轻可重,似毒似病,中的毒的人也未必怀疑是毒,只以为是病。因此,中毒之人也不容易找施毒者复仇,只能自认倒霉。当初之所以没有使用,是因为解药还没搞定。后来丁春秋被我关在了少林寺,不能再研制解药。所以,郭靖、乔峰、令狐冲和我一来说明症状情况,丁春秋就料定是他当初与欧阳锋一同研制的那个新型毒药。西毒之所以现在敢用,而且一点都不着急,丁春秋认为一定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欧阳锋独自研制出了解药。

张无忌插话问道:为何欧阳克的姬妾死了?

黄药师悠悠地说:苦肉计啊!自家人也得病死了,别人就不会怀疑到他头上了。

黄蓉狠狠地问:解药在哪里?

洪七公说:只能找西毒欧阳锋。

此时,金庸突然进门,抱拳说道:我怎么没编出这样的情节?佩服!佩服!

(作者:全庸)

【刘仰,察网专栏学者,著名作家、评论家,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欧洲 疫情

原标题:金庸遗漏的章节:西毒欧阳锋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