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舍主人:从考文垂惨祸看“群体免疫”

视人命如草芥,残忍,凶狠,为统治团伙利益而不择手段,这就是当年考文垂惨祸发生的西方“文明”背景。自那以后七十多年来,西方“文明”在表面上显得有所进化,但由于没有经过真正的社会基础和文化理念的文明启蒙与革命改造,其自私残忍野蛮的根性仍在,一遇到政治、经济、自然的灾难发生,其或者向其他族群转嫁灾难,或者让本族群中的底层百姓承担牺牲。英国等“发达民主”国家现在的“群体免疫”的企图和做法,正是这种劣根性的又一次发作。

【本文为作者桃花舍主人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桃花舍主人:从考文垂惨祸看“群体免疫”

媒体报道:西历3月12日,英国当局说该国抗疫“已经进入拖延阶段”,宣布仍“不关闭学校”,同时“停止对轻症患者进行检测”。该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科学”地解释称:这是为了让“绝大多数人都得上轻微的”肺炎,以便“建立某种群体免疫力”,而且感染面至少要达到该国人口的百分之六十。

与此同时,瑞典当局也宣布了类似的“新策略”,而德国、美国、日本之类虽然没公开这么说,但实际上是准备这么做,甚至正在这么做。

“群体免疫”,这又是西方某类势力惯于制造的看来非常“科学”而“华丽”的辞藻,但正如网上绝大多数正常文明人所评论的,这实际上就是放任肺炎肆虐,也正如许多人所分析的,这是宁愿死亡无数人也要减少因防疫而对该国经济造成更大损失——显然,为此丧生的主要是底层百姓,那些资本、政治权贵不在其列。而其背后不能明言的“达尔文式”盘算则是:此次肺炎主要造成老年人死亡,没必要为这些不能“创造效益”的“低价值”人群浪费资源,这些人群多死一些反而既减轻了经济负担,又强化了族类体质。这种做法,实际上就是资本权贵统治团伙草菅人命,只要它们认为“必要”,对即使是自己的族群也凶狠残忍下得了手。

这在五千年优秀文明熏陶出来的中国人看来无法理解,但对英国之类的西方群类而言却是很正常的。多年前曾观看过的一部电影,就生动形象地反映了这个真相。

那部电影的名字被翻译为《烽火儿女情》,故事大意是:

“二战”中,有一对法国年轻恋人,男子表面上是德国盖世太保的间谍,实际上为英国情报机构工作,女子则在英国参加法国抵抗运动。男子曾及时把德国将要大规模轰炸英国中部一个大城市的情报传给英国情报机构,但英国当政者认为如果预作准备,就会暴露这个能在将来起重要作用的间谍,所以没有对那个城市发出任何警告,致使该城居民死伤惨重。那位间谍得知后心情沉重。

后来,英、美军队准备进攻欧洲大陆时,英国和美国情报机构招募那个女子潜入法国,让毫无经验的她去向抵抗组织传达英美军队将在法国加来登陆的消息,并给了她一片毒药,说是能帮助她万一落入德国人手中时免遭酷刑痛苦。但实际上,登陆加来的消息是假的,那片毒药也是假的,情报机构是刻意要把她送到德国人手中去,认为她肯定会受不了折磨而招供出那个假消息。蒙在鼓里的女子到巴黎后,很快被按照情报机构的设计送到了盖世太保手中。男子见到恋人,并根据她被捕过程中一系列不正常现象,敏锐地判断她被英、美情报机构当成了送假消息的牺牲品,他极为痛愤,斥责英国、美国与德国是一丘之貉。为救恋人,他准备去向盖世太保揭露真相,却被暗中监视他的英、美情报机构的代理人,以“处决法奸”的名义派出游击队员击毙在街头。女子受酷刑而不屈,决定吞毒药自尽以保护受命传达的消息,才发觉毒药为假,并悟出消息也是假的,原来自己成了英、美情报机构阴谋的牺牲品。

这部电影是法国人拍的,表现出对英国和美国残忍卑鄙行为的愤怒和谴责。剧中成为牺牲品的男女主人公的原型是谁不得而知,但那个成为牺牲品的城市却众所周知,就是英国中部的考文垂市。

相关史料显示:西元1940年11月,英国情报机构根据用破解了的德国密码截获的德军电文和打入德国内部的间谍提供的情报,获知德国空军将对考文垂进行大轰炸。以丘吉尔为首的英国权贵当局认为,预作疏散和防御准备会暴露自己的情报来源,他们没有对考文垂市民发出警报。14日,德国大规模机群对考文垂市进行了狂轰滥炸,使毫无防备的该市市民遭受了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死亡数千人,伤者无数,酿成了惨绝人寰的考文垂惨祸。

对造成这次考文垂惨祸的瞒报,英国权贵统治团伙的洗脑工具以“后来利用情报来源打了许多胜仗”为辩解,现在某“百科”上也有显然是拿钱办事的人为其辩护说是“为了整体利益而牺牲局部利益”。这些说法荒诞、无耻而冷血。众所周知,情报在两方争战中有作用,但终究只是参考性、辅助性、可能性的,文明社会的领导人决不会为了将来的可能性而放弃当下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至于“为了整体利益而牺牲局部利益”,在文明社会这是以保存生命为基本前提的,当然不能是英国当局那样放任甚至纵容生灵涂炭的冷血野蛮做法。

至于像上述电影中表现的显然有真实事例的情节那样,以欺骗的手段把一个女人送入虎口,这根本不是什么“牺牲局部利益”,而是卑鄙、残忍、毫无人性。剧中男主人公怒斥“英国、美国与德国是一丘之貉”,这是觉醒之言。事实上,当年的“二战”中,除了中国、苏联等少数国家是为正义而战之外,美国、英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与德国之间的争战,本质上是西方“文明”内部不同的统治团伙的争利相杀,希特勒是西方“文明”的必然产物。

视人命如草芥,残忍,凶狠,为统治团伙利益而不择手段,这就是当年考文垂惨祸发生的西方“文明”背景。自那以后七十多年来,西方“文明”在表面上显得有所进化,但由于没有经过真正的社会基础和文化理念的文明启蒙与革命改造,其自私残忍野蛮的根性仍在,一遇到政治、经济、自然的灾难发生,其或者向其他族群转嫁灾难,或者让本族群中的底层百姓承担牺牲。英国等“发达民主”国家现在的“群体免疫”的企图和做法,正是这种劣根性的又一次发作。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5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