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形势变化,不应过于低估西方而沉浸于亢奋情绪中!

这次米国股市、美元罕见断崖式下跌,究其原因,固然有全球疫情的影响,但更多是其经济致命痼疾的大爆发,病毒不过是一个引线。而其痼疾的根源,就是新自由主义。此次,我们必须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把新自由主义的老底,以及它如何导致西方总危机的真相说出来,对它进行总清算,尤其在教育层面,特别是大学教育里,撕下其面纱,暴露其本质。

警惕形势变化,不应过于低估西方而沉浸于亢奋情绪中!

教员一再提醒我们,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一百年也不要骄傲!”

历史一再证明,大国崛起最不确定、最危险的阶段,是行将代替衰落霸权,登顶“一哥”之际。

具体到中国和目前疫情之下国际格局、力量对比的快速演变,我们尤其需要警惕:越快要登顶,阻力越大,不可控因素也会接连出现。

当前,面对西方应对疫情的进退失据和全球股市的接连熔断,网上舆论异常兴奋,极端藐视西方的论调不断涌现,这是值得警惕的!

70年前,教员在《将革命进行到底》中,就这样呼吁过,今天看来,老人家的话仍不过时。

国运的大逻辑很简单,结果毫无疑问,但是从现在开始将进入混沌不可测状态。

此前,斐君也认为这次很多东西会大逆转,这几天冷静思考之后,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有位朋友说得好,我们都是在一个前方和两侧都蒙着厚布的汽车里开车,只能看到后方远去的旧世界,只有很少的人能透视前方的路况。

预测前路,要讲政治,用政治的逻辑。

一、他们为何大唱“我爱北京天安门”?

米国股市持续震荡,表明跨国资本正在加速出逃,一面寻找新的宿主,一面伺机收购疫情国家的优质资产。他们跃跃欲试,要在东方和新兴国家,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开设新的分店。

当下,他们正在使用糖衣炮弹和迷魂术,大唱“我爱北京天安门”,利用他们操纵的评级机构,不断上调中国的信用等级,一再表示要“增持”中国,赞歌很好听很悦耳,很能让我们暖风熏得游人醉

资本集团非常清醒,只有俘获中国成为新的寄生宿主,才能减缓或挽救米囯衰退的趋势。他们的上策是继续维持所谓G2和“中美共治”,这样,他们就能游刃有余。所以,它必然千方百计的诱使或逼迫我们进一步加快新自由主义改革,此外没有挽救其总危机的其他出路。能不能拿下我们,成为其生死存亡的决定性条件。

鉴于西方实体经济已经被吃空掏尽的差不多了,国际垄断资本急于俘获中国的实体产业,做为新的寄生载体,当下尤其需要警惕我们的国企和优质民企,成为其围猎的目标。有信息显示,已经有这方面动向。

我们一定不能重蹈米国覆辙,被其绑架,国家沦为其寄生工具。因此,能否吸取米国教训,能否有力节制资本、驾驭资本,是未来中国能否行稳致远的关键。

二、不要过于低估对手

西方那一套东西,地基是歪的,注定其走不远,大趋势在我们这边,结果虽然是注定的,但过程中会有反复和拉锯,也不排除他们会下决心进行自我调整,凯恩斯主义和福利社会制度就是这样的调整,经过深度调整,一度挽救了其濒于毁灭的命运。

我们的对手研究国际战略近百年,有统治世界的经验,在政治经济军事科技金融均有深厚实力,并且有自愈力,也会不断调整策略。他不会善罢甘休,也不会很快衰落。我们将面临一场艰苦的持久战,必须猛醒,积极谨慎。

大争之世,群星璀璨。辩证看,我们国运好,人才辈出,人家危机时刻也会“英雄”频出,斗争是长期的,不要过于轻视盎格鲁撒克逊人,这个对手是非常厉害的。

这是场世纪较量,不会一蹴而就,也不会一战定乾坤。只要我们不犯颠覆性错误,积小胜为大胜,慢慢的,我们一定能主导这个世界!

三、长远看,我们的对手不是哪个国家,而是“这一伙”

国家之间的利益博弈,尚可以达成一定的妥协,但金融资本与主权国家的矛盾,却是不可调和,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很多人应该都对索罗斯去年说的一段话印象深刻,他说,“我对打败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关注。

它为什么如此痛恨中国呢?长期以来,跨国金融资本集团获取巨额利益、维护金融霸权最核心的一招,就是控制各大国的货币发行权。

而要想控制各国、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的货币发行,只能有一个途径,那就是控制这个国家的政权,通过控制政权来控制该国的货币发行权。曾经,法国法郎的发行权,就是在1973年国民议会通过《银行法》后,而被交到跨国金融资本手中。

但是,中国由于独特的制度,它们始终未能控制人民币的发行权。所以,跨国金融资本与中国之间的矛盾,是一种长期存在的、旨在改变中国政体的一种冲突,这是一种根本的冲突。

索罗斯创立所谓“开放社会基金会”的根本宗旨,就是在世界各国建立所谓的“民主体制”,而建立民主体制的根本和最终目的,对于金融大鳄而言是非常清楚的,就是控制一国的货币发行权。因为控制了一国的货币发行权之后,就等于成功地跨在该国的身上,坐收该国民众努力劳动所产生的财富。

四、需警惕过度扩张避免国力透支陷阱

这其实也是米国的教训。当下,尤其需要警惕一些不怀好意的势力和国家忽悠我们去填补所谓力量空白。当初,米国就是这样被忽悠的。

这种忽悠,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内部所谓深谋远虑的战略家,为国家的谋划看似大手笔,其实遗患太深,当年乔治·凯南的“遏制计划”,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都诱使美国往火坑里跳,被架在火上烤。

另一个是外部国家居心叵测的忽悠,当年欧洲的“铁幕计划”,远东的“竹幕计划”,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这些帝国坟场,都是米国的亲密“盟友”忽悠的,一些国家的政客老谋深算、阴险毒辣,看似为盟主利益着想,其实都是一步步把盟主的元气耗尽,它好渔翁得利。

未来,中国也需要警惕这种蹩脚的战略家和外部的忽悠。

五、抓住机会,对新自由主义进行清算

这次米国股市、美元罕见断崖式下跌,究其原因,固然有全球疫情的影响,但更多是其经济致命痼疾的大爆发,病毒不过是一个引线。而其痼疾的根源,就是新自由主义。

此次,我们必须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把新自由主义的老底以及如何导致西方总危机的真相说出来,对进行总清算,尤其在教育层面,特别是大学教育里,撕下其面纱,暴露其本质。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老谋深算的西方就有意在中国引入新自由主义理论和思想,培养新自由主义信徒。几十年来,新自由主义为祸深远。只有对新自由主义从根子上进行清算,才能让更多人醒悟。

六、外部敌人从来不可怕,中华不自乱,无人能乱华

尽管抗疫取得决定性胜利,一时间,我们的国际威望和民族凝聚力瞬间爆棚,但头脑要清醒,我们需要补的短板仍然不少,是时候下大力气解决长期以来的一些内部难题了。

对于大国来说,外部敌人从来不可怕,忧患永远在内部。中国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分配的问题,这也是米国的深刻教训。

扶贫取得决定性胜利后,接下来极有可能就是推进社会公平、攻坚阶层差距。历朝历代国家治理,都离不开这个核心。

无论什么国家,无论什么制度,阶层流动通畅是极其重要和关键的指标。如果这个通道越来越宽,那就大有前途;如果越来越窄,那就衰落将至。曾经的日不落,做不到;现在的地球一哥,也做不到;未来的中国,如果能做到,就能长久位于世界之巅。

透过现象看本质,只要一个国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或者有效缓解这个问题,那么,历史周期律就是必然的,跑不掉的。破除这个周期律,就要系统化攻坚贫富差距。其难度远超脱贫攻坚,这将又是一场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伟大斗争!

未来中国的分配,大概率会向平民阶层和基层倾斜,以促进社会流动。一方面这是初心,现在讲不忘初心,为人民服务、尤其是公平正义和人民主权是最大的初心;一方面也是为了内部稳定,阶层不流动,难有真正的稳定;第三,政策向平民倾斜,也是为了激励、激发、充分利用“民智”这一中国最大的资源;第四,外部压力越大,国际斗争越激烈,越需要内部的凝心聚力,高举“人民”大旗,必将拥有一个稳固的大后方。

展望中国未来,如果以民为本、爱民济民,那国家的繁荣富强,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不仅物质力量无比强大,而且人民的精神力量也将无比强大。

结语:

一句话,我们不能沉浸于抗疫胜利的亢奋中,而忽略了即将到来的更加复杂的形势。

我们应该记取西方一位大佬去年说的那句话:“帮我关上窗户,暴风雨要来了!”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斐君思享汇”,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西方 历史 疫情

原标题:警惕形势变化,不应过于低估西方而沉浸于亢奋情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