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秋:庚子年,英国女王西狩

德国的社交媒体上此前一直蔓延着:病毒扩散没有什么大不了,死亡率很低,有利于解决老龄化社会发展,年轻人更多的就业机会,变异和自然选择是进化的终极意义等等。我的疑问是:这些德国人真的接受到了透明信息吗?还是德国媒体压根没有正确报道中国的疫情情况?还是没有看到中国花了多大的力气,以整个国家停止运转的代价来遏制病毒?

在鲍里斯搞出了“群体防疫”政策后,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与其属土及领地之女王,英联邦元首,圣公会信仰的保护者,伊丽莎白二世已于12日前离开白金汉宫,前往温莎城堡,如果疫情进一步扩散,她将与98岁的丈夫菲利普亲王在桑德林汉姆庄园进行自我隔离。

2020年正是庚子年,史称“庚子西狩”。

李建秋:庚子年,英国女王西狩

错了,是这张

李建秋:庚子年,英国女王西狩

又是一个庚子年,一个年迈的老佛爷,一个有名无权的太子爷,一支衰落的帝国海军,一位裱糊匠中堂,一群愚昧的民众,还有一堆整天闹分裂的叛党。

《三联生活周刊》有一篇文章:《“群体免疫”之前世今生》

这篇文章是袁越写的,袁越就是互联网上的笔名叫土摩托,下面也有他的回复留言:

李建秋:庚子年,英国女王西狩

土摩托的大致观点是:

病毒随着传播的越广,则越毒性变低,越温和

人体应该适应这种情况,伴随着老弱病残死亡是正常的。

疫苗本身有风险,实际上是通过灭活或者减活的方式来推广的,全民注射疫苗,大家都不会得病了,于是保护了老弱病残。

对于中青年人来说,新冠肺炎致死率不到1%,只要大家都得上,大家都有了免疫力,就不会传播病毒了,就保护了老弱病残

各国国情不同,应当鼓励各国根据国情做出不同的应对。

放病毒一条生路。

我看了这篇文章,联想起土摩托居然是三联的资深主编,心说,这年头,大刊物的主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

英国这是在赌国运,英国这不是第一次在赌国运,上一次赌国运是在2016年,当时卡梅伦在全国搞脱欧公投,卡梅伦本身并不是脱欧派,但是卡梅伦原本觉得英国人肯定不会选择脱欧,卡梅伦是英国首相,周边也有一堆的智囊,结果赌输了,卡梅伦下台,英国此后整整三年都在不断的为当年的公投擦屁股。

其直接结果就是英镑一路下跌,跌的惨不忍睹,英国国内因为这件事情出现了很大的撕裂,脱欧派和留欧派互不理解,一直到今天,英国和欧盟之间的条约还没有签,还不知道要拖到何年何月。欧盟肯定不想英国过得好,肯定会打压英国,英国过得好,大家都想脱欧了。

这就是典型的赌国运赌输了的结果,而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多大,想必大家都看到了,英国这么个法赌国运,赌输了怎么办?赌输了就是好几万,几十万人的死亡。

而且中国的数据肯定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欧洲国家,把中国的死亡数据翻一下,甚至把武汉的数据翻一下,觉得感染率和死亡率不高,但是不要忘记了,这不是正常情况下的结果,这是在整个中国停止流动,全国拿医疗资源支援武汉的结果,这个结果是绝对不可能复制的。

不要认为在中国不高,甚至在武汉不高,在英国就不会高,全国可以支援武汉,因为武汉的确诊者占了全国的70%,如果伦敦出问题,谁来搞支援伦敦?

轻症患者不被切断,会源源不断的变成重症患者,英国的国民医疗本来就非常脆弱,巨多的重症患者最后会接受都接受不了,轻而易举的击穿英国的医疗资源。

实际上在意大利,这种现象已经出现了,2月22日,确诊只有79人,到了3月1日,就达到1275人,而到了3月11日,就达到12598人,到3月13日,确诊17660人,到昨天,24747人,指数型增长,意大利医疗系统基本崩溃,严重地区的伦巴第大区的医护人员被感染了20%,医护人员出现死亡,意大利首席医务官死亡,意大利切内市市长感染新冠肺炎病逝。

绝对不是开玩笑的。意大利的今天就很容易变成英国的明天,全国集中了医疗资源来支援武汉,但是欧盟不会集中资源去支援意大利。

医疗资源不够,老弱病残的抵抗力差,像土摩托所说的,“群体免疫保护了老弱病残”,我看死的最早的可能就是老弱病残,老弱病残死光了,英国也不需要什么“群体免疫”了。

很多人对英国今天的麻木不仁感到担心,更担心如果英国这么干的话,会直接影响到中国,这个可以放心,世界不是每个国家都如同英国那样的,更多的国家还是积极防疫,英国疏忽大意的结果是所有国家对英国集体封锁。

群体免疫不代表什么事情都不做,把曲线降下来也确实是一个办法,严防医疗系统被击穿是最为关键的,当死亡率高到不可忍受的时候,整个社会秩序的崩溃造成的损失比病毒还要大,这其实和古代打仗一样,死亡最多的时候是士气崩溃后的追击战。

当一个人的亲属死亡,当报纸上贴满了讣告,英国人是否还真的能够沉得下心,赞成“群体免疫”?有些媒体人觉得英国人经历了两次大战,千锤百炼非常淡定,那么我得告诉这些媒体人:中国人在20世纪受的磨难比任何国家都多,那又如何?当社会秩序崩溃会极大的加剧社会的动荡,造成的损失比新冠病毒还要大。

病毒专治各种不服

新冠病毒是一个很幽默的病毒,幽默在于:如果你认真对待它,它就能得到控制,如果你嘲笑它,无视它,自高自大,不管你是不是发达国家,拥有什么政治体制,有什么样的宗教信仰,GDP如何,有多少航母,是不是要MAGA,它都会无情的碾压你的脸。

联想到特朗普最近的一系列发言,非常的幽默:

“完全来自境外的威胁”

“几天之类,这15例就会下降到零”

“有些人去上班了,但他们在好转”

“我觉得3.4%的数字错的太离谱了,我直觉告诉我病死率远低于1%”

“几个月就能搞出疫苗”

最后结局: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特朗普: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病毒。

新冠病毒:我就喜欢看到头铁的。

各个媒体都是一样,从一开始冷嘲热讽,旁观看客,到质疑中国救灾,到最后最后强行东扯西扯,把不相关的东西拉在一起,最后无奈认输妥协,以瑞士的《新苏黎世报》为例,就在前几天刚发了文

面对疫情以及恐慌,唯一有效的解药就是积极地启蒙、确保民众能获得透明的信息。要想最终战胜疫情,还是要靠民众的行为、人民的支持。民众要求获得客观的疫情信息,这是好事。此外,民众也有责任投身到防疫工作中来,而不是当危机中的看客

德国之声觉得这篇报道瑞士人的这篇报道不错,拿过来放在头版来讽刺中国的强硬方式,但是实际上《新苏黎世报》的这篇报道有一个暗藏的前提的,即:在解决目前的疫情方面,是存在确定性的,唯一的方案的,只是要唤醒民众来认知这个方案。

而实际情况是,以英国为例,在英国首席科学顾问的“群体免疫”的意见发布后,英国229名科学家联名反对,世卫组织也表达了反对,连最专业的的科学家都无法达成一致,让民众听谁的?即便是民众愿意投身到防疫工作来,民众是按照首席科学顾问的意见来做,还是按照世卫组织以及229名科学家的意见来做?

这不是矛盾是什么?

即便是依照《新苏黎世报》的说法,“民众能获得透明的信息”,我记得当时不少外媒一直指责中国的疫情不透明,我一直在等待欧洲国家使用透明的方式,让我等发展中国家的国民见识一下发达国家的风采。

然后他们选择了:不检测。

不检测,就没有数据了。

没有数据,自然不会公布了。

没有公布,自然不会瞒报了。

透明的很,秀了我一脸。

德国的社交媒体上此前一直蔓延着:病毒扩散没有什么大不了,死亡率很低,有利于解决老龄化社会发展,年轻人更多的就业机会,变异和自然选择是进化的终极意义等等。

我的疑问是:这些德国人真的接受到了透明信息吗?还是德国媒体压根没有正确报道中国的疫情情况?还是没有看到中国花了多大的力气,以整个国家停止运转的代价来遏制病毒?

还是他们自认为是发达国家,自认为有最优的政治制度护体,百毒不侵?

一月份,德国媒体表示,中国采取的激进政策是“纯粹的行动主义”,没有实际作用

二月份,德国《南德意志报》表示,德国应该采取对社会和经济伤害更小的方式。

《每日镜报》表示西方国家必须证明自己能够比中国做得好。

《法兰克福汇报》表示良好的联邦体系比中央命令机制更公平有效。

卫生部长表示:实行旅行限制甚至关闭边界并非恰当之举。

3月15日,德国关闭边界。

新冠病毒表示:我就喜欢你们头铁的。

普京怼天怼地,美帝都不怕的,见了新冠病毒,直接宣布关闭边界。

当然,讽刺还没有完,就在瑞士的《新苏黎世报》的那篇文章发表后,德国人拦截了瑞士人的口罩和手套,意大利人拦截了瑞士人的消毒水。

“用德国的剑为德国疫情取得口罩”。

意大利已经确诊了24747个病例了,新增了这么多,新增确诊率居然还是达到了22.8%,病死率7.31%,一天比一天高,意大利1900万个口罩被欧盟扣了,包括400w个FFP2和1500w个医用口罩。市民连口罩都没有,就在火车站人挤人想着离开疫区。

一天新增 368 例死亡,报纸讣告 1 页变10页。意大利是个让人同情的国家,在如此困难的时候,依然保持疫情通报,而不像某些自诩为“透明”的国家,连检测都不检测了。

英国人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我不信。

武汉的昨天就是意大利的今天。

而意大利的今天又是哪些国家的明天呢?

是你吗?大英?今年可能就是你的庚子年了。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建秋的世界”,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疫情 英国 法国

原标题:庚子年,英国女王西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