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懋仁:所谓“群体免疫”:不惜牺牲民众的生命也要保护精英的利益

还有人说,这种群体免疫也符合英国人所谓个人主义的习俗与理念。这个解释我看了好久也没有看明白。如果发生外敌入侵,也是靠单独个人去抵抗侵略者吗?如果出现了洪水灾害,也是靠个人来抵抗洪灾吗?如果是泥石流呢?如果是如同澳大利亚的山火呢?靠所谓个人主义能抗灾防灾吗?如果前面几种灾害都不可能靠个人的力量来抵御,那么凭什么这个新冠肺炎就能凭个人的力量来与之对抗?道理何在?根据何在?

胡懋仁:所谓“群体免疫”:不惜牺牲民众的生命也要保护精英的利益

什么是“群体免疫”?牛津大学某华人教授认为,这是近乎无情但又是最理性的选择。这个概念(如果不是立刻采取的措施的话)最早是瑞典准备实施的。“群体免疫”,这名称听起来多么美妙,但一细看,发现基本就是放弃防疫的最主要的措施。这个概念的基本内容就是,普通民众中存在着病毒感染,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提出这个概念的假设前提就是,现在重症病例与死亡病例多为老年人,和体弱多病的人。而一般的年轻人即使感染了病毒,症状也是轻微的,而不至于死亡。当群体中有足够多的个体都感染了病毒之后,他们中间就会自然而然产生了抗体,从而就阻碍了疫情的传播。这是多么理想而美好的设想啊,可是实际情况呢?

从中国的死亡病例中,虽然多数逝者是年老体弱的老年病患者,但也有年轻力壮的中青年。因为病毒攻击的是患者的免疫系统,免疫系统一旦崩溃,再年轻再体壮也挡不住病毒的攻击。所以所谓“群体免疫”的假设前提是不是真的成立,这都是瑞典或者英国的决策者们,包括提出这个馊主意的专家自己想象出来的,有更充分依据吗?真是天知道。

国内外已经有一帮子人在为这个群体免疫辩解。有人说这是近乎无情的理性选择。理性已经和无情相联系了,那么这样的理性是得有多么的冷酷。在西方,所谓理性的概念,大多是与个人在自身利益遭到挑战时而保护自身利益的选择有关。说白了,保护自身的利益就是理性,否则就是非理性。西方经济学的一个前提就是理性的个人。那个理性的个人是会周到地为自身经济利益着想的个人。那么这个近乎无情的理性是在保护什么人的利益?是保护那里的普通老百姓吗?绝对不是。因为都放任病毒可以随意在普通民众中传播了,哪有老百姓能有所谓理性选择的可能性?老百姓不就是政府或者官员说什么,他们只能听之任之的众生吗?老百姓用什么方式来保护自己的利益?对于老百姓,这个所谓群体免疫就是无情,那么这个无情如何就成为理性的了?反正我是看不明白。至少对普通百姓而言,这个理怀是不存在的。那么就只能是对普通百姓之外的人来讲这个理性了。这个普通百姓之外的那又会是什么人呢?大家自己想象或者脑补一下吧。

当然这背后一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损害大部分人的利益,甚至不惜牺牲民众的生命,这在理性背后所要保护的利益也不难让人想到。这些国家总要说什么维持经济的发展,不要让经济出现崩溃。那么在这样的经济中受益是都是什么人?是普通民众吗?肯定不是。那么又会是什么人在这样的经济中受益,不用脑子想也会知道这里受益的到底是什么人。

辩护士们还说,如果像中国或者意大利那样封城,那么很多英国的老百姓就没有办法工作了。而那些工作多是他们个体性的工作。如果不能继续工作,他们就没有收入,那就等于无法生存。而窅所谓群体免疫,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而实际情况真的有这么理想吗?如果因为疫情泛滥,那些个体工作者连健康甚至生命都得不到保证,所谓挣钱还有什么意义?

资产阶级就是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他们维护的就是少数人的利益。如果大多数人的利益没有与少数人的利益发生冲突,那么兼顾一下多数人的利益也未尝不可。那不过是捎带手的事。而如果为了大多数民众的利益,而损害了资产阶级的利润,那简直就是不能容忍的。所以,所谓“群体免疫”不过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而牺牲大多数人的健康甚至生命。

我不知道在中世纪黑死病(鼠疫)流行时,死亡了两千五百万人,是不是只有死掉这么多人,这个所谓“群体免疫”才能构造出来。那么面对新冠肺炎,欧洲这几个发达国家打算要死多少人才能建立起这个“群体免疫”来?当然,这个话,这些国家当政的资产阶级政客们现在是不会说的,如果真的出现那样的情况,政客们照样会振振有词。资本主义国家的选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会说谎的就是他们那里的政客了。

八十年代拍摄的电视剧《四世同堂》有这样一个情节,在日本占领期间,北平发生了霍乱,日本叫虎列拉。不少北平市的老百姓不幸染病。而占领北平的日本侵略者为了消灭疫情,把很多患病的中国百姓,即使还没有死亡,也被拉到郊外活埋。这样的情节,在今天那些决定实施所谓“群体免疫”是所谓近乎无情的理性的辩护士们来看,日本侵略者当年的暴行是不是也是一种近乎无情的理性?无情是绝对的,那么理性呢?在日本侵略者看来,他们活埋中国患者的做法也是理性的,因为要保护日本人的安全,不能让日本人染病。诸位看客,把两下里做这样的对比,这两种做法之间有本质的区别吗?

二十多年前,中国国内有一些人,极力吹捧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或者“社会民主主义”,有人还说,“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瑞典作为这个被某些国人标榜为民主社会主义典范的国家,采取所谓牺牲多数民众健康乃至生命的做法,就是民主的和社会主义的吗?如果真是如此,这样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不要也罢。那既没有民主,而且是暴力的独裁,更没有社会主义,这个打着引号的“社会主义”,不过是“社会法西斯主义”的代名词。

有人还专门翻看了英国这次制定的28页的防疫计划。其中有英国政府制定的分不同阶段所采取的不同措施。辩护士们说,看看,人家也不是就一定要采取“群体免疫”的做法,人家还有疫情发展到什么状况,就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这样的计划。依我看,这个计划就是做给公众看的,他们既然已经提出了“群体免疫”的概念,这在决策者们看来,这是最节约成本的。有了这个低成本的设想,那些骗人的什么其他有效措施根本就没有在英国政府的实际考虑之中。我看那份28页的所谓抗疫情计划,纯粹是为了蒙骗普通老百姓的,根本就没打算实施。如果要真想为老百姓做点事情的话,为什么要等到什么这个阶段那个阶段,立刻在当前采取最有限的措施比等那个什么阶段的来临不是更有成效?所以,这样一看,就知道那个所谓计划根本就是样子货。再说了,疫情凭什么会根据你制定的计划而发展成这个阶段、那个阶段。病毒要是那么听你英国政府的话,你还不如干脆下令让病毒带着疫情赶紧撤离英国,而不是让女王撤离白金汉宫。

还有人说,这种群体免疫也符合英国人所谓个人主义的习俗与理念。这个解释我看了好久也没有看明白。如果发生外敌入侵,也是靠单独个人去抵抗侵略者吗?如果出现了洪水灾害,也是靠个人来抵抗洪灾吗?如果是泥石流呢?如果是如同澳大利亚的山火呢?靠所谓个人主义能抗灾防灾吗?如果前面几种灾害都不可能靠个人的力量来抵御,那么凭什么这个新冠肺炎就能凭个人的力量来与之对抗?道理何在?根据何在?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所谓“群体免疫”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