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面对外国甩锅国人要保持清醒

中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控制了疫情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得到了世卫组织和国际上大部分国家的肯定和赞扬。毋庸讳言,在这次全民防疫战的具体实施中,肯定也暴露了一些短板,肯定有一些欠缺和犯错的地方。但是,决不能把这样的缺点错误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到中央政府“隐瞒真相”,然后又上升到埋怨我们的体制不行,甚至冷嘲热讽。这完全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当“伟大的批评者”并没有错,但只要一出现问题就扩大到我们国家的体制不行,则肯定是一种“定向思维”在作怪。

【本文为作者胡新民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胡新民:面对外国甩锅国人要保持清醒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采取的每一项防控措施,差不多都会受到某些国家的政客的抹黑。尽管中国每天都在“吹哨”,境外很多国家还是出现了难以遏制的疫情。当然不排除有的国家早出现了此类疫情而被忽视的情况。但是这里要提的是,个别国家不但对中国哨声一直充耳不闻,而且在觉察到他们自己国家此类疫情蔓延时,就“甩锅中国”。其主要内容无非是指责中国“隐瞒真相”、“行动缓慢”,中国疫情信息提供得“不完整、不透明”等等,进而质疑中国的体制。

这样的指责本来就不值一驳。但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中国人有时也犯起糊涂来,以为中国政府真的是为了政绩而“隐瞒真相”、“行动缓慢”,以至错过了防控的“黄金时间”,导致对武汉的“封城太晚”,等等。

因此,有必要回顾一下疫情发生以来的主要事实,以利于正确地、客观地认识这个问题。

中国应对疫情是积极的,发布的疫情信息始终是透明的

2020年1月22日,中国国新办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会议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局副局长袭艳春主持。参加会议的有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应急办主任许树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负责人焦雅辉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

李斌介绍说:

【“23天前,也就是2019年的12月30日,我委获悉湖北省武汉市发生了聚集性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第一时间派出国家工作组和专家组,实施国家和省市联动,指导支持武汉市全力做好疫情的防治工作。”“在全市范围内开展病例的搜索隔离治疗、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和医学观察。”“国家省市专家立即研究制定相关的防治方案,组织实施流行病学调查、标本采集送检、病原溯源等工作。”“将掌握的情况于12月31日向社会公布。”
1月14日召开全国卫生健康系统的视频会议,向各省卫生健康部门通报疫情防控情况,部署各地强化疫情的监测,全力做好应对的准备。1月17日-18日,派出了7个督导组,对河北、广东等8个省份进行督导检查,指导防控工作。现在我们还专门抽调了机关干部和专家组成了多个督导组,进一步加大督导力度,推进工作落实。1月19日,对各地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又进一步提出了明确要求,部署全国卫生健康系统加强值班值守,严格落实春运期间的防控措施。”】

许树强说:

【“疫情发生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指导湖北省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于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1月3日、5日、9日发布了疫情和防控信息,根据疫情发展的变化,从1月11日每日更新发布。我委于1月9日及时公开发布病原检测结果判定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关于向国际组织和境外国家地区分享信息,李斌说:

【“疫情发生以后,本着公开透明以及对全球卫生安全高度负责的态度,中方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有关国家和港澳台地区及时通报了疫情信息。截止到1月20日,已经累计分享信息15次。”】

李斌还列举了一些具体事实。

袭艳春在会议结束的时候说:

【“我还想强调,我们将坚持公开透明原则,及时发布最新的疫情和防控进展,第一时间回应公众的关切。我注意到大家还有很多关注的问题,欢迎您把采访需求和需要了解的问题发给我们或者卫健委新闻办,我们很愿意及时为大家提供信息服务。”】

那些说中国“隐瞒真相”的政客,至今为止,向中国国新办提出过“需求和需要了解的问题”吗?

他们肯定没有提出过。这除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外,还有一个很简单的事实:在当时,世界上没有人,包括政府官员、医学专家,普通医务人员和普通老百姓,等等,没有谁预计到这种新病毒会造成今天这么大的危害。而且,到现在为止,疫情到底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也没有谁能下得了定论。因为人类对每一个新病毒的认识过程,都有一个艰辛探索的过程。

1月20日的高级别专家组肯定了“人传人”,但对疫情发展估计不足

关于武汉当局的处理,后来最为诟病的是1月18日的武汉百步亭社区的“万家宴”,认为此时疫情已经大爆发了。顺便提一下,武汉市卫健委2019年12月31日的《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指出“该病可防可控,预防上保持室内空气流通,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众场合和人多集中地方,外出可佩戴口罩。”在1月20日以前的通报中,也提出了“不排除有限的人传人”,对病人“隔离治疗”,对接触者进行“医学观察14天”,等等。

在武汉武汉市卫健委发出这些通报后,武汉当局仍然举行“万家宴”,尽管作了消毒之类的多项预防措施,而且大部分为观赏性菜肴,但肯定是不妥当的。其原因正如武汉市市长在1月21日所说的:“对这件事预警不够”。“对这件事预警不够”实际上就是低估了疫情。

在1月20日的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就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答记者问上,当时所有专家都没有认为武汉疫情出现了大爆发,也没有预计到疫情发展得那么快。这可以从专家们当时的发言中看出来。

钟南山院士:

【“就流行病学的状态,现在是在起始阶段。我们6个人昨天去了武汉,昨天跟前天情况不一样,前天跟大前天情况又不一样,特别是昨天比较正式地出现了人传人的情况,还有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这是非常重要的标志。”“作为我们来说,原来是四五十例,现在是100多例,是不是增加的极为迅速,不能这么讲,一个新发的疾病在早期是有一个过程。”“另外我本人也是很有信心的,现在的情况不会重复17年前非典的情况。因为目前我们也就花了2周时间,就把病情定位在了新型冠状病毒。再加上我们有很好的监控手段以及隔离制度,我不相信它会像17年前非典造成的社会影响和经济损害那样大。”】

曾光:

【“我们从参加专家组以后,昨天的认识和前天认识不一样,今天的认识和昨天的认识不一样,这是传染病早期的特点,没有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现在都算早期,就发现了人传人的现象,我们是实事求是地,发现了就马上要向大家公布。”“我们知道春节人口流动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我们希望人群现在能不到武汉去就不去,武汉人能不出来就不出来。这不是官方的号召,是我们专家组的一些建议。”】

高福:

【“武汉卫健委现在每天都在病房,我们的防控措施和对病毒的认知,就是和病毒做一场赛跑。有这样科学的认识,我们会科学防控、科学处置,所以大家不要慌。”】

袁国勇:

【“我听很多人说这是非典,对不起,这不是非典,这是新型冠状病毒。每一个病毒有很多基因差别,它在临床的情况、流行病学的情况非常不同。”“我们经过17年,疫源感染控制能力已经提高很多,所以我们不要恐慌,但一定不要忽视疫情。”】

顺便提一下,李文亮在2019年12月30日在群里发布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袁国勇认为“这不是非典”。(SARS即非典)

李兰娟院士:

【“现在国家的病原学检测、全面防控已经有非常好的基础。现在全国各地都已经建立起一套安全的门诊防控体系,也有一套治疗方法、抢救方法,有很多病人我们也都抢救过来。总体来讲我们国家的救治队伍还是比较完善的。大家不要怕,即使得了也不可怕,及时到医院去,因为我们国家医疗卫生发展非常快。”】

上述发言,可以说明,对新病毒的认识,都有一个不断加深的过程,没有哪个人有超人的预见性。而且这些专家对我们国家在SARS以后建立起来的防控体系充满了信心。

遗憾的是,在这些公开的信息中,人们只记住了钟南山“特别是昨天比较正式地出现了人传人的情况”,其他的内容都不记得了。

其他的内容,至少有这么几个关键词不能缺席:“早期”“有个过程”“能迅速控制”“非常好的防控体系”。

在这里至少有两点可以再强调一下。尽管当时专家们没有估计到这种新冠病毒有如此之大的危害力,但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关于这个问题,前面已经说了,不再重复。另外,再比较一下最近这段时间外国发生同样的疫情时外国专家的表现,就会发现,中国专家们的水平,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他们采取的行动也是非常迅速的了!另一点是,作为一个专家组作出的判断,是一个集体的研判,归功于某一个人是不妥当的。在这个问题上,国家卫健委新冠肺炎专家组的成员王广发(“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获得者)的解读是比较实事求是的。他对自己说过的“可防可控”“对于‘人传人’,我们专家组始终是一种困惑状态”,两句备受多人批评的话,一直认账,没有“甩锅”。他还同时指出:

【“当时,给我们的资料是41例确诊病例,这当中有两起聚集性病例。我们请教过CDC的专家,根据两起聚集性病例,没法得出‘人传人’的结论,这需要流行病学专家来回答。”“判断人传人,是一个技术性的工作,不是说一家子有两人得了,这就是人传人。这是一个复杂的科学的概念,反映传染病强度的,有一个复制数,就是一个病人可以传给几个人,它是要经过一系列的计算,这是传染病传播强度一个量化的指标,不是说靠哪一个人就能够说出来,它也应该是一个集体的判断。”】

封城时间的决定,“这是一个平衡,也是一个科学”

至今为止,还有不少人质疑为什么不早点封城。实际上,曾光和李兰娟在当时就解释过了这个问题。

封城刚开始,不少人难以理解。曾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目前武汉方面关闭公共交通离汉通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措施,抓住了关键环节。”】

接下来,他解释为什么“没有在更早的时间采取此类措施”时,说:

【“首先,早前疫情没有这么严重。其次,采取这样的举措要平衡公共安全、卫生的问题,要平衡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的问题,还要平衡人们过春节的问题。但现在采取措施无疑是抓住了关键,因为现在不采取措施大头在后面,毋庸置疑。”】

曾光在这里说的“早前疫情没有这么严重”,一方面间接地说明了疫情的发展出乎了两天前高级别专家组的评估,另一方面说明了这个时间点的封城才是“抓住了关键”。这句话同时也表明,中央政府采取的的行动是非常及时的,不存在所谓的为了政绩而拖延,而“隐瞒真相”。

关于李兰娟的解释,央视的报道说:

【“(有人认为)春运前就封城的话,人口流动量就不会这么大,病毒传播的也不会这么快。对于这个疑问,卫健委专家李兰娟回应了。她的意思是说:这是一个平衡,也是一个科学。早点封城肯定是最好的,但是太早的话,要考虑到老百姓,想到方方面面,社会政治。的确是如此,如果在老百姓还没有理解病毒的危害情况下,就封城,一定会引起很多人的不满意。现在,上级领导也采取了很多的措施,效果也比较明显。我们齐心协力,一同努力,一定可以攻破病毒。”】

这也说明,决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也像认识一个新病毒的危害一样,有一个过程。但是,一旦专家组的成员通过科学判研,达成一致,中央政府就会集思广益,及时作出相关决定,立即动员全国各行各业,迅速付诸实施。中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控制了疫情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得到了世卫组织和国际上大部分国家的肯定和赞扬。毋庸讳言,在这次全民防疫战的具体实施中,肯定也暴露了一些短板,肯定有一些欠缺和犯错的地方。但是,决不能把这样的缺点错误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到中央政府“隐瞒真相”,然后又上升到埋怨我们的体制不行,甚至冷嘲热讽。这完全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当“伟大的批评者”并没有错,但只要一出现问题就扩大到我们国家的体制不行,则肯定是一种“定向思维”在作怪。当然,从地方政府的层面看,不排除有人或多或少有“隐瞒真相”的想法和做法。但这决不可以和中央政府的想法和做法划等号。坚持要把各种“隐瞒真相”的帽子扣到到中央政府头上,一直是某些外国政客的习惯性手法。这种规定动作今后还会继续出现,国人对此应当长期保持清醒。

【胡新民,察网专栏学者,独立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疫情 外国 甩锅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6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