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新冠肺炎源头逐渐清晰,警惕再次投毒

赵立坚只是质疑“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并没有说一定是美军更没有说是刻意投放病毒,只是要美国解释并不是要美国承担责任。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或者找个发言人来对喷,可特朗普却气急败坏,亲自跳出来一次又一次的大喊“中国病毒”,已经颇有几分不打自招的意味。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一、新冠肺炎源头逐渐清晰

自打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根据美国疾控中心主任承认,部分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被诊断出新冠病毒呈阳性,在推特上质疑“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之后,引发了中国公知的疯狂围攻。

但是,昨天的两则消息则进一步显示了新冠肺炎的源头的确在国外,赵立坚的质疑正在被逐步证实。

第1则消息是,意大利一名知名医学专家表示,在去年11月和12月的时候,意大利的医生就已经见过这种肺炎,因此很可能比中国流行的更早:

【意大利一所知名医学机构的专家近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意大利可能早在去年11月和12月就已经出现了高度疑似新冠病毒肺炎症状的不明原因肺炎。
说出这话的意大利专家名叫朱塞佩·雷穆齐(Giuseppe Remuzzi),是意大利乃至全欧洲知名的马里奥·内格里(Mario Negri)药理研究所的主任。
他是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网(NPR)的采访中,在被问到意大利为何在2月21日疫情暴发的情况被揭开后表现得“措手不及”时,做出这一表述的。这段采访中的原话如下:
“雷穆齐说他现在听到来自医师的消息。‘他们记得见过这种奇怪的肺炎,非常严重,特别是在老年人中,在(去年)12月甚至11月时,’他说。‘这意味着在我们知道中国的疫情暴发之前,病毒至少就已经在意大利的伦巴第北部地区传播起来了。’”
美媒:意大利专家称本国疫情或早于中国传播_凤凰网资讯_凤凰网
http://news.ifeng.com/c/7v1c5YoRLI8】

第2则消息则是,有网友表示,请武汉医院的朋友看了2019年9月美国一篇关于电子烟肺炎文章当中的CT片子,两位专家同时确认“肯定是新冠肺炎”:

鹿野:新冠肺炎源头逐渐清晰,警惕再次投毒

当然,这第二则消息究竟是否属实,还有待进一步查证,但是美国的所谓“电子烟肺炎”出现的双肺感染并逐渐变白等症状和新冠肺炎高度类似,已经得到普遍公认。

与此相关的有一个旁证,纽约州长在3月21日表示,该州新冠肺炎确诊人数破万的原因是因为检测人数较多,目前已经检测了超过45000人,相当于加利福尼亚州的近两倍。(纽约州首先确诊病例破万,州长:因为检测量超过加州等近2倍http://news.sina.com.cn/w/2020-03-22/doc-iimxyqwa2339019.shtml)

当然,纽约州长仍然表示,首例确诊病人是从伊朗旅行回来的,企图甩锅于国外。但是,只检测了4万多人就有1万多人确诊,显然不可能都是那个去伊朗旅游的女性传播的。也就是说,已经基本可以确定美国已经长时间流行新冠肺炎,只是很长时间没有检测罢了。

二、关于中国公知的几个疑问

因此,新冠肺炎发源于美国并且逐渐传播到世界各国,相关的证据链条已经越来越清晰明朗了。在这里,笔者认为有必要简单澄清一下,中国公知围攻赵立坚时,所抛出的几个疑问。因为这几个疑问也已经迷惑了很多人。

第1个疑问是,假如疫情首先出现在美国,那么为什么之前在中国之外没有广泛传播

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简单。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在中国之外早就开始广泛传播了,只不过在此之前其他国家没有检测,没有重视而已。试问,假如一般人得了肺炎住院,会详细进行核酸检测到底是什么病原体感染的吗?假如程度较轻的话,可能连CT都不拍。

而且筛查病原体也是一个难度非常大的工作,像中国确定非典的病原体也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只是因为现在科技水平提高了,所以才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确定了新冠病毒是肺炎的病原体。如果不是中国快速确定了病原体,像意大利这种科研实力的国家,就算去年11月到12月就开始流行,也是到今天都很难确定病原体的,一般也就定一个“不明肺炎”或者“重症流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几个月之前意大利就已经开始流行,却没有对外公布。

第2个疑问是,假如美国之前出现的“电子烟肺病”就是新冠肺炎或者至少有一部分是新冠肺炎,那么为什么没有发现传染性?

其实,答案也非常简单。“没有发现传染性”并不等于“没有传染性”。现在的传染病防控主要是使用的美国的标准,也就是只有发生医护感染,确定相关疾病一致并且排除共同暴露可能之后,才能明确定性“有传染性”。而不管是否有传染性,医护人员都是要进行严密防控的,因此这也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过程。

中国在非典以后建立的机制,是世界上大国当中最重视传染病流行防控的,可是即使如此,这次疫情当中第1批专家组的调查之后,还仍然强调“未发现人传人”,第2批专家组发现多名医护人员感染并且排除共同暴露可能之后,才明确了“肯定有人传人”。至于像意大利这样的国家,认真调查这个过程恐怕也需要几个月,所以去年的病例今天也弄不清传染不传染。

当然,美国的确可以快一点,但要是美国军事基地泄露的话,就算发现了恐怕也是要隐瞒的。试想,在还没有弄清传染不传染的情况下,匆匆忙忙的定性为电子烟,本身不就很可疑吗?

第3个疑问是,要是美国更早的话,那么为什么最早在武汉大规模集中爆发?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是最为明显的。应该说,中国这次肺炎疫情是非常奇怪的,正常情况下的传染病爆发,应该是类似于意大利或者美国,先是在不重视的情况下长期低烈度流行,然后达到一定程度再突然爆发,而在爆发的时候就已经呈现多点开花,虽然有重点疫区,但非重点疫区的源头也不是很明确。

而中国的情况则恰恰相反,在武汉爆发的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令人震惊,其他地区几乎都是从武汉输入或被武汉输入病例感染,源头不明的病例少之又少。这是严重违反传染病流行规律的现象,一般只有在被大规模刻意投毒的时候才会发生。

事实上,赵立坚只是质疑“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并没有说一定是美军更没有说是刻意投放病毒,只是要美国解释并不是要美国承担责任。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或者找个发言人来对喷,可特朗普却气急败坏,亲自跳出来一次又一次的大喊“中国病毒”,已经颇有几分不打自招的意味。

三、防止再次投毒的几点建议

当然,笔者也并不是说,新冠肺炎就一定是美国利用军运会刻意投放的病毒造成的。只是说,就目前的证据显示,这种可能性的确越来越大。但是不管是或者不是,在中国疫情已经明显得到控制,而欧美已经全面爆发,西方霸权摇摇欲坠的情况下,反华势力通过刻意投毒让中国再次爆发疫情的可能性,无疑也正在增长。而且投毒的成本是非常低的,像韩国一把喷壶就可以感染50多人。

因此,个人认为必须对反华势力通过再次投毒让中国重新爆发疫情的可能保持高度警惕,做到防患于未然。具体说来,有以下几点建议:

第一是,必须对入境人员进行严格的调查与隔离。所有入境人员都应该先报备,如果是发现其和境外反华势力有所联系,就应该禁止入境,其他人员入境之后也应该实行严密的隔离措施,并且对于物品进行严格检疫。

在这里,我认为应该有必要特别重视《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的疑问。也就是广东方面是否对于港澳台入境人员不隔离:

鹿野:新冠肺炎源头逐渐清晰,警惕再次投毒

众所周知,香港和台湾地区都有着很强的反华势力。像这次疫情期间,香港的分裂分子就做出了鼓动医护人员罢工,在医院纵火,庆祝警察染病并且故意对警察猛咳等毫无人性的行为。在这种形式之下,别说他们是否会自觉遵守隔离规定,在西方反华势力支持下刻意投毒的可能性也是绝不能排除的。因此,有关方面完全有必要禁止反华分子入境并且对其他人员严格隔离检疫。

第二是,必须警惕反华势力利用大型国际会议投毒的可能性。比如说,笔者不知道原定4月份的广交会是否还会按期召开。但是假如按期召开的话,必须要对入境的与会人员进行严格的隔离检测,并且在会议期间适当限制其活动范围,以防止个别入境人员被反华势力收买可以投毒的可能性。绝不能再出现类似武汉军运会这种“大型国际会议一开完,疫情马上爆发”的事件了。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境外疫情日益严重的情况之下,已经有不少国际会议造成新冠肺炎传播的案例。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很多大型国际会议都已经推迟或者取消了。因此,即使没有人刻意投毒,取消非必要的国际会议,并且在大型国际会议当中加强防控也是很有必要的。

第三是,要警惕外事活动当中的“斩首行动”。这次新冠肺炎的防控,中国党和政府体现了震惊世界的强大组织协调能力。但是,这最强的一点某种意义上也是最弱的一点。如果要是中国也像某些国家一样,高层发生大面积感染,失去了中央的组织协调的话,防控形势很可能会一落千丈。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外交活动也已经成为了高危行为,即使不是刻意投毒也有不少人感染,像和特朗普彭斯会晤的很多人员便都迅速确诊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个人认为完全有必要适当减少出访,并且对出访归来人员及时检测甚至隔离,对于来访人员也要及时检测,防止因为外交活动造成领导层大面积感染的可能。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有人可能会质疑:你所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没错,境外反华势力的确不一定会再投毒,但是个人认为,在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的情况之下,多做一手准备,实现未雨绸缪总没有坏处。中国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难道不是吗?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肺炎 病毒 美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6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