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N号房”的嫌犯和帮凶们会得到应有的惩处吗?尽管“博士”等主犯已经被抓,但这种怀疑始终没有停止。因为类似的事情在韩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曾经轰动一时的“张紫妍案”直到现在也没个结果,引发20万韩国女性上街游行的“具荷拉事件”以当事人的自杀告终,而牵扯多个名人性丑闻的“胜利门”的主角竟全身而退了。这次“N号房”的结局会有所不同吗?

现在,还能有什么事比疫情更大?

韩国人就遇到了一件。这两天,韩国人举国沉浸在一起惊人罪恶带给他们的震惊之中——“N号房”案件。一个学霸主导制造出的罪恶,受害者多是未成年女孩,最小的只有11岁,案情之恶劣只能用令人发指这个词来形容。

更让韩国人震惊的是,至少有26万人参与了这场令人发指的罪恶。韩国总人口不到5200万,就算2600万男性,70%是15-60岁成年人,也就是1820万人,26万,也就意味着每80个韩国成年男性中,就有一个人参与。这是一个典型的社会性犯罪。

让人难以释怀的是,这起罪恶会像此前也曾轰动一时的张紫妍案那样,不了了之吗?

1

2019年初,“N号房”开始进入韩国警方视野。

当时,警方接到多起“被骗拍裸体照及不雅照”受害者的举报,她们多为女性和青少年。

经过近一年多的调查,韩国警方终于在本月16日逮捕网名为“博士”的犯罪嫌疑人赵周斌及4名共犯,他们被指控拍摄和传播“儿童性剥削视频”,涉嫌违反儿童青少年性保护法、强制猥琐、威胁恐吓等7项罪名。

与此同时,韩国媒体向公众揭开了“N号房”的令人发指的真相。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N号房”是通过社交平台Telegram建立的多个私密聊天群,一些用户将女性甚至未成年人作为性奴役的对象,拍摄照片和视频,在群里分发、销售。

“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为了躲避搜查,嫌疑人提前建好多个聊天群,不断新建、解散聊天群,并分别命名为“1号房”、“2号房”等,因此被统称为“N号房”。

在这些聊天群中,女性被视作“低贱的物品”,通常被叫作“××狗”或是“来月经的东西”。她们被迫承受各种惨绝人寰的凌辱,包括但不限于被剪掉乳头、强迫吃屎、下体塞剪刀以及强奸等等。

截至目前,已经确定的“N号房”受害者就多达74人,全部为女性。其中16人是未成年,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还在读小学。

而最早一代的“N号房”,是由网名为“God God”的高中生为“缓解压力”在2018年底创建。

当时,这些群就不仅限于偷拍、传播色情视频,还会“奴化”中学生,将她们带到线下强奸,过程被“实时共享”。

但将这一系列猖獗行径推向顶点的,还要当属“博士”赵周斌。

“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他在2019年2月接手“N号房”,并将其搞成了“会员制”。在他创建的“博士房”中,用户需要花钱注册才能进入。按照可以观看的视频等级,会员费分为25万(1400元人民币)、60万(3440元人民币)和150万(8350元人民币)韩元三档。

并且,除付费外,用户要想维持会员资格还必须在群里发布、分享同样包含色情内容的视频或图片。

此外,赵周斌还搞出了一套诱骗女性上钩的完整犯罪套路。

他先在社交媒体等平台广撒“高薪招聘兼职生”的广告,等受害女性上钩后,邀请她们在Telegram上聊天,并一步步哄骗她们拍摄裸照和不雅视频。

由于Telegram这款软件私密性强,具有阅后即焚的功能,很多涉世未深的受害女性为此认为不用担心照片外泄。在“高薪工作”承诺的诱惑下,她们往往会对“博士”言听计从,乖乖就范。

“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殊不知,包括裸体照和不雅视频在内的所有聊天记录已被赵周斌全程录下来。之后,他将这些视频当做威胁那些受害女性的砝码,让她们不断被迫按照他的指令继续拍摄各种露骨和变态的视频和照片,包括让她们用刀在身上刻“奴隶”二字,或者摆拍联想到性行为的各种姿势的照片。

否则,就会被赵周斌威胁“你的家人和朋友很快就看到你的裸体照和不雅视频”。自此,这些受害女性沦为供赵周斌玩乐的“性奴”,陷入永远无法回头的痛苦深渊。

据一名曾进入“博士群”的会员向警方供述,赵周斌大概运营8个不同的“聊天房”,每个房间内都有4、5名一看就是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她们随时被迫按照“博士”指令拍各种性虐视频,内容之震惊超乎人们想象。

而将近26万名“博士”聊天群里的会员全程都围观这些“性虐”视频,并不断起哄,有的人甚至提出更为变态的要求。

2

“N号房”事件的曝光在韩国引发轩然大波。

18日,一名韩国民众向青瓦台请愿、要求公开“N号房”运营者“博士”的真容及所有个人信息。截至24日下午6时,该请愿共吸引250多万民众参与。

“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一些参与该请愿的家长愤怒表示,不能让自己的女儿生活在像“博士”这样的人渣横行的社会,必须公开“博士”的真容及全部个人信息,让这类人在韩国社会无处遁形。此外,还有民众于19日向青瓦台请愿、要求公开所有参与“博士”聊天群的26万名会员的个人信息。截至24日下午6时,该请愿也吸引近190万人参与。参与请愿的民众表示,那26万名会员其实就是“博士”的共犯,应该受到法律制裁。

韩国总统文在寅23日向所有的受害者女性表示慰问。他表示,警方不应只调查“博士”等运营者,有必要对“N号房”全部会员进行调查,并希望建立特别调查组严惩犯罪者。

24日,负责调查“N号房”事件的首尔地方警察厅对外公布,经“个人信息公开审议委员会”讨论,决定向社会公开“博士”曹周斌的个人信息和身份证照片。

警方公布的信息显示,赵周斌生于1995年,2014年考入位于仁川市的一所理工专科大学信息通信系,于2018年毕业。在大学期间,曹周斌曾担任校报总编辑。

韩国SBS《8点新闻》报道说,赵周斌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在校4个学期里有3个学期的平均学分超过4.0,多次获得奖学金。随后,有韩国网友发现,就在3个月之前,他还积极在某个帮助残疾人的志愿者团体里活动。

据韩媒介绍,2010年开始韩国警方根据相关法律,向社会公开连环杀人、分尸等犯罪性质恶劣、社会影响巨大的刑事案件嫌犯的个人信息和真容,而赵周斌是首个被“公开示众”的性犯罪嫌犯。

据悉,25日上午8点警方将曹周斌移交给检方,届时曹周斌会被安排站到媒体镜头前、公开真容。

此外,参与“博士”聊天群的26万名会员目前可谓是如坐针毡、瑟瑟发抖,生怕自己龌龊勾当遭起底。

21日当天,韩国最大搜索网站NAVER上排名前十的热搜词就是“如何删除加密通信软件登录记录”。

“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留言的网民表示:“曾无意间进入‘博士’聊天室下载了几个视频,之后退出聊天室并删除了加密通信软件。这样也会受罚吗?”

与此同时,韩国各大门户网站上还出现“帮你彻底清除加密通信软件登录记录”的各种广告。

一些会员非但没有一丝悔意,反倒委屈上了:

“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可真正应该委屈的,到底是谁呢?

3

“N号房”的嫌犯和帮凶们会得到应有的惩处吗?

尽管“博士”等主犯已经被抓,但这种怀疑始终没有停止。因为类似的事情在韩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曾经轰动一时的“张紫妍案”直到现在也没个结果,引发20万韩国女性上街游行的“具荷拉事件”以当事人的自杀告终,而牵扯多个名人性丑闻的“胜利门”的主角竟全身而退了。

这次“N号房”的结局会有所不同吗?

令人悲观的迹象不是没有。

韩国2008年就颁布了儿童色情相关法律,对涉及未成年人性犯罪的惩处力度并不轻。

比如,制作、进口或出口儿童及青少年淫秽制品的,将被处以无期或5年以上有期徒刑;传播、展示或上映儿童及青少年淫秽制品的,将被处以7年以下有期徒刑或5000万韩元以下罚款;收藏儿童及青少年淫秽制品的,也被处以1年以下预期徒刑或2000万韩元以下罚款。

此外,刑罚第114条规定,组织或所参与的犯罪活动量刑标准在4年以上的,涉案人员将处以相关犯罪行为相应的刑事处罚。

不过,《朝鲜日报》在24日的报道中称,虽然法律惩处力度高,但在现实中,这类犯罪人员被处以重刑的情况少之又少,往往被轻判了之。

“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比如,先于“博士”被捕的“N号房”第二代运营者“watchman”的案子下个月9日即将宣判。据韩国法律界透露,他可能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

要知道,在韩国偷包方便面都要被判三年半。

而且,尽管经过了不断地抗议、请愿,韩国的偷拍事件仍然层出不穷。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称,据统计,偷拍的性犯罪已从2012年的2400件起增加至2018年6465起。

记者在首尔各处走访发现,餐厅、咖啡厅、地铁、公共学习场所、公园等公共洗手间到处都有小洞,这些洞孔都被纸巾、贴纸、胶带等堵住。

尽管并不是所有洞孔都是偷拍相机的洞孔,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女性们只有将洞孔都堵起来才能安心。

但是,也不是说,这事就真这么算了。

韩国法务部相关人士24日慨叹称,过去韩国社会对于网络性犯罪的调查和惩处力度不够,是导致“N号房”事件这样的惨案发生的原因,对此我们深刻反省。我们将尽一切努力追踪调查所有参与“N号房”网络性犯罪的涉案人员,将他们绳之以法。

当天,韩国法务部表示,将积极与国际刑警组织合作沟通、将所有涉案人员的犯罪证据拿到手,并追踪和收缴所有犯罪所得。

韩国警方24日也宣布,由于“博士”与会员之间的交易用比特币进行,警方已与虚拟货币运营公司韩国分公司联系,要求对方提供曾向“博士”支付比特币的所有人员名单。

一位熟悉韩国问题的专家告诉刀妹,这件事暴露了韩国在社会治理方面的严重缺陷。

这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政府不可能像大众期待的那样,立刻想出办法铲除邪恶。比方说,在彻查过程中,难免会触碰到大集团、财阀的利益,导致案子很难继续,这也是根植在韩国社会内部的痼疾,一时半会动不得,也改不掉。

但好在,无论在何时,韩国总有勇敢的人站出去。

比方说,在这次的“N号房”事件中,就是两位20多岁的女大学生记者潜伏6个月,将这个丑恶的组织暴露于日光下。

尽管这无法一劳永逸地彻底解决问题,但由此产生的舆论效应,肯定会形成一种压制,让这些丑恶的社会现象的始作俑者逐渐学会收敛。

4

“N号房”这颗雷,炸开的远不只韩国舆论场。不少中国网友开始担心,我们与“N号房”的距离可能比想象中要近得多。

比方说,在“N号房”事件发酵后,中文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大量兜售“N号房事件视频全集”的账号。

还有网友分享了自己生活中的遭遇:为了下载学习资料,曾经买过一期共享网盘。却无意发现了三百多部“不太正常”的视频,均是由隐藏摄像机拍摄。视频中的女性在公共卫生间、KTV、办公楼等场所被偷窥,样貌清晰可见。视频上还明晃晃地打着“购买联系电话为***”的字样。

“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

更惊悚的是,在推特上出现了#ChinaWakeUp#的话题,点进去后,可以看到很多明显被迷奸、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拍摄的中国女性。

这样的事情的确让人警醒。

熟悉互联网法律的专家告诉刀妹,互联网并不是法外之地。即便是跨区域、跨国境的平台,它也要遵从所在国的法律和规定。比如在中国就要遵守《网络安全法》的第12条,不能有淫秽色情,这是违法的。

但解决上述事件的一大难点在于,随着新技术的发展,一些诸如Telegram的即时通讯软件私密性越来越强,这种东西只有经过邀请、注册会员才能看到,这给监管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对此,专家给出了三个建议:

首先,按照中国网络安全法规定,要求这种私密性的通讯软件服务把相关数据保存两年以上。因为快手或者其他一对一的聊天都是要保存两年以上的;

其次,大力推广用户实名制。确保注册有痕,登陆有痕,这样才能刺破网络虚拟面纱,减少用户借助虚拟网络肆意妄为的可能性。从互联网的长远发展来看,网络实名制是大势所趋,是杜绝网络水军、暗网,制止网络犯罪最核心的抓手;

第三,所有平台都要设置不良信息的举报渠道,一旦发现,立刻上报。

恶魔在人间,善良的人需要保持警惕。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补壹刀”,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n号房”里,26万韩国人颤抖,200万人震怒,5000万人蒙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