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后的杀手锏美元霸权,已经摇摇欲坠!

很多我们认为习以为常的事情,都要变了模样。西班牙和法国这次受疫情所迫,大声喊出“国有化”,就是对里根撒切尔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四十年统治造成的大失败的反思。看来新冠病毒还有摘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王冠的功能,这也许是病毒自己也没想到的吧?

美国最后的杀手锏美元霸权,已经摇摇欲坠!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2020年是破除迷信的一年,很多长期以来对西方和某国的迷信,统统被打破了!最主要的是两条,一是西方普世价值的迷信,二是某国金融很强的迷信!

经此一役,中国人民的凝聚力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提升,民族自尊自信心得以空前高涨。舆论场上多年来轰炸式灌输的各种邪恶谎言怪论,都连同病毒一起被荡涤一空!

对于我个人来说,也是打破迷信的一年,以前我虽然对中国必胜满怀信心,但对于米国的金融实力一直有点担心,一想到这个,就有点底气不足。

其实,这完全是“心中贼”,是神话和迷信。

即便这次美股狂泻成这个样子,米国政府怎么狂打激素都没用,直至昨晚美联储启动无底线印钞模式,依然有很多人在说:“米国的金融布局,才是最可怕的!”

都饮鸩止渴了,还布局个鬼啊!

概括而言,对米国金融有三大迷信:

迷信之一:尽管美股受到重创,但美元是打不败的,是它的终极武器

迷信之二:美联储可以印钞还债

迷信之三:跨国资本集团很厉害,可以随意收割

好吧,我们来一一打破迷信。

迷信之一:尽管美股受到重创,但美元是打不败的,是它的终极武器

某种程度上说,美元崇拜,以及把美元想得过于强大,是我们复兴最大的心理障碍。百年大变局的根本,就是把美元拉下神坛!

对于目前的米国来说,美元是它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这根稻草是否靠得住呢?投资人马霞女士认为,美国从兴盛走向衰退的转折需要五步:

股市跌

企业债跌

美债跌

美元跌

美国通胀

现在第一步和第二步已经迈出去了,股票大跌,企业债也开始下跌,国债和美元需要推一下。现在美联储和白宫做完的所有动作已经摧毁了美元的基本面。美元已经很虚了,外部力量击一下,美元就会倒下。美元不行,通胀就会起来。通胀一起来,上帝也救不了它。

可能有读者会说,美元怎么可能会崩,每到危急时刻,全球包括中国人都会持美元避险,说这话的人是不了解历史。

远的不说,就说上世纪70年代,米国因为深陷越战泥潭和美苏争霸中处于守势,导致债务激增,黄金储备快速流失,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结果就是美元信用一度崩溃,各国拒收美元。

在伦敦,一位来自纽约的旅客说:“这里的银行,旅馆,商店都一样,他们看到我们手里的美元时流露出的神情,好像这些美元成了病菌携带物一般。”在巴黎,出租车上挂着“不再接受美元”的牌子,甚至乞丐也在自己帽子上写着“不要美元”。直到跟沙特结盟强制原油贸易用美元结算,才稳住了美元的地位。而今天,众所周知,石油美元也岌岌可危。

由于控制了金融霸权,米国能通过周期性剪羊毛,来填自己的亏空,但是这游戏玩的次数多了,就会引起羊群的防备,一旦有一个强大的对手出来振臂一呼,把羊群带跑了,美元剪不到羊毛,那么美债危机就一下不可收拾了!

这次,一些有钱人囤积美元觉得规避了风险,很快就会发现美元贬值,自己的财富严重缩水。

迷信之二:美联储可以印钞还债

长期以来,很多中国人有一个认知误区,就是认为米国可以无限印钞,好象经济战有用不完的子弹。一想到这个,很多人没了底气。

其实不然,美国是没有这种印钞权的!

这里普及一个常识,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量一定是基于它的经济基本面,而其中一个关键要素,就是看国际贸易是顺差还是逆差,顺差才有外汇储备盈余。美国是巨额贸易逆差,填窟窿的是国际金融资产。说白了,美国是用残存的综合国力支撑美元信用,让全世界继续养它。这一切都是因为国际贸易必须遵循国际收支平衡原理。强大如美联储,也不能违背这个原理。

其实这很好理解,如果美国可以印钞还债,2008年就不会发生美债、金融危机了,印绿纸还钱就可以了嘛。

巴菲特 2003 年就警告说:长期贸易逆差,美国将沦为债权人的殖民地。其实巴菲特就是告诉美国人,贸易逆差转来的外债只能用贸易顺差还。巴菲特只是没有明说美国不能印钞还债而已。

实际情况也证实了他的警告,08年金融危机期间,一个雷曼倒闭,美国就完全坍塌,财长第一时间跑到中国求救。当时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新兴国家还在追捧美元,集体帮助美国度过了危机。

美国为什么跟各国打贸易战,其根本目的是扭转逆差,其本质是外债不能持续了,必须解决外债无限膨胀这一致命问题。试想,如果美国可以印钞还债,他还会那么急迫的打贸易战吗?

美国现在每年约5000亿美元逆差,等于每年新增5000亿美元外债,不缩减逆差,外债就越累越高。而外债是不能通过印钞来还的,美国除了减少逆差没有其他任何选项。

有人说,你太书生了,美国通过赖账或者颠覆债权国政权,债务就成了烂账,根本用不着还。这个观点有一定市场,但经不起推敲。任何一个货币的基础都是信用,如果美国不断赖账,各国自然会不断去美元,美国今后再也借不到外债了。至于说通过颠覆政权消债,更无可能,美国的债权国都是中日韩和欧洲大国,这些政权它能随便颠覆掉吗?

随着天量债务的不断累积,裸奔的美国要续命,只能依赖两个市场,一个债券,一个股票,两个市场,哪个出事都能要美国的命!

美国金融危机已经在路上,这次新兴国家如果不救,或者“落井下石”,美国立刻傻眼,立马裸奔!美国没有筹码自救,他唯一的救命稻草是新兴国家继续输血、继续救美元。

然而,此一时彼一时也。平心而论,2008年时,新兴国家救美元是情势使然,但这次不同了!其一,这次美国金融危机的规模和烈度远非 08 年可比。其二,当前国际金融市场剧烈震荡,股票市场踩踏出逃,美股,美元,石油三杀等于扼住了美联储印钞救市场的咽喉。

迷信之三:跨国资本集团很厉害,可以随意收割

之前我认为资本集团这次会逃离美国,到东方和新兴国家收割、剪羊毛,我高估他们了,他们哪有什么固定资产,也没有什么资金池子,他们没有多少钱,都是拿借来的钱玩玩庞氏骗局,击鼓传花。

这次美股暴跌,他们的财富至少缩水80%,想跳楼的估计都有。这次没几个能逃出生天,除了罗杰斯和桥水这样早早就来中国发展的。

我们常犯的错误就是以为国际资本有个大池子,流到这里流到那里,实际上并非如此,这个池子可以指数级膨胀也可以垂直落体式坍塌

前几天,美国著名私募基金管理人Bill Ackman几乎以哭腔在CNBC上央求川总采取果断措施隔离控制传染。他说资本主义可以活过三十天隔离,但活不过18个月的瘟疫。他说这和战争比不应该是一个困难的决定,至少不像诺曼底登陆一样危险。

最精明的资本大佬早就逃离美国,来到东方了,罗杰斯是这样,马斯克也是。其他大户没办法顺势出逃,只能和宿主国运共存亡!

没有实体经济支撑的金融,就是耍流氓

a和b对赌,然后c和d就a和b的赌局再设一个赌局,然后e和f就c和d的赌局再设一个。这样以来,原来几千万的资产,就炒成几十上百亿了。米国资本市场基本上玩的就是这个东西。

08年金融危机纪实电影《大空头》,将这个庞氏骗局真实的搬到了银幕上,墙裂建议大家去看这部电影,有助于打破迷信。

分析研究经济问题,一定要搞清楚一个最根本的常识,即生产力才是真正的财富。统计数字和GDP都不要太当真。比如说米国股市一周蒸发了3万亿,那3万亿实际上就是个数字,跟实体经济没有半毛钱关系。

经济一定要脱虚向实,才有出路。米国经济最根本的问题就是玩虚拟玩的虚脱了,把自己玩到绝境了。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多少生产制造能力了,金融市场却堆积了那么多钱,那些钱不就是个数字吗?

金融的本质是信用经济。一旦大家发现信用靠不住了,就瞬间蒸发了。信用来自哪里?来自实体经济的强大、来自贸易顺差、来自外汇储备。

米国经济的现状,就是一个人苦哈哈的做实体挣钱,十个二十个人围着他赌博。随着生产制造能力的流失和产业分工主导权的旁落,西方的产业微笑模型,现在变成了哭泣。

归根到底,金融实力要建立在制造业实力之上。失去了制造业霸主地位的米国经济,迟早也会失去金融霸权地位。

近来美股接连熔断,其实就印证了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接连熔断的本质,无非是信心不足导致资金大逃离,简单来说,就是投资人已经发现米国政府和美联储怎么搞都没用了。

现在市场可以把美股暴跌归罪于病毒,等到震荡一段时间,然后还是回不到过去,才会逐渐认识到米国的基本面已经改变。这个过程中,米国还在大量印钞投进这个漩涡,而这只能进一步恶化其基本面。

几点战略启示:

1、这次是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一次抗疫胜利的收获,堪比乃至超过抗美援朝。

2、以前,我们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便宜,都是源于金融霸权压在头顶,这次金融解放是中国第二次解放,借这次机会,我们形成消费品、工业品卖方市场,以后定价权由我们说了算!

3、这次真的见识到没有永远的盟国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了。很多人一听说沙特和米国打石油价格战,第一反应就是怎么可能!都是根据惯性思维的判断。玩政治(国际政治也是政治),哪有那么多不可能!

4、再过两年,中国全体国民思想上会非常统一,这是最关键的,那个凝聚力、合力不得了。领袖塑造人民,英雄坚忍的人民也在塑造领袖!互相成就、互相塑造!只有在上下同欲中形成新的集体审美,统帅与人民互相成就、互相塑造,才会产生出最高效的组织力、行动力。

5、这次全球大疫面前,全球金融市场风雨飘摇,中国风景独好,固然有我们抗疫胜利的重大利好,但纵深来看,缘于我们早早做好了防风险准备。2017年全球经济繁荣股市繁荣的时候,米国在吹泡沫吹市值,而我们逆势大搞去杠杆防风险,三大攻坚任务中,防风险放在第一位,穿透式监管,冻结房地产,整顿资本市场……时隔三年,再看当初的决定,多么有前瞻性!这就是我们的战略远见、战略定力、战略执行力!

6、去年贸易战,对中国而言,是危机的一次提前演练,中国经济风险提前释放了不少,这次疫情之后,中国经济基本释放了麻烦,而米国危机才刚刚开始。这一次主要经济体中,中国风险释放是最早的,确保了我们行稳致远。

7、世界一片汪洋,唯有中国连带着一带一路若干区域成为一只倔强的孤舟昂然屹立。这个图景两年前就在脑海中形成,没想到这么快,这么近!新的全球化只能在前一版全球化的废墟上构建了,只能这样,不可能软着陆。届时,不仅是旧版全球化崩溃,新版全球化重建,而是整体价值体系都要重塑。

很多我们认为习以为常的事情,都要变了模样。西班牙和法国这次受疫情所迫,大声喊出“国有化”,就是对里根撒切尔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四十年统治造成的大失败的反思。看来新冠病毒还有摘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王冠的功能,这也许是病毒自己也没想到的吧?

未来中国要办好三件大事:

第一,不可沽名学霸王,乘胜追击,重构世界新秩序。

第二,开辟新的、更可持续的市场,深耕一带一路,像建设新中国那样去建设一带一路。

第三,花大力气解决长期以来的内部短板。

三件事有一个共同的核心,就是去美元,不再被它吸血。马霞女士认为,尤其是一带一路建设如果不去美元,到头来很可能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因为我们花大力气建设,等一带一路成气候了,米国剪新兴国家羊毛就会撂倒我们,没有自己的货币体系,一带一路就会布满陷阱!

接下来要下大力气解决好自己的事情,特别是收入差距,不能步米国后尘任重道远,以人民为中心还需要做太多事情但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走中国一定会越来越好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斐君思享汇”,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美国 美元 霸权

原标题:美国最后的杀手锏美元霸权,已经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