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爱玥:新出师表——美国“抗疫队长”福奇致特朗普的临别赠言

现今经济衰退,美股多有熔断,皆因疫情难遏,先机尽失,日增过万,物资匮乏。阁下当以救民为上,甩锅为下,切莫以虚言自欺且欺人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艾滋源于美国,然吾宁死不愿以“美国病毒”称之,况新冠病毒来源未定,先生何故执意启衅?先生当以吾心为念,勿再行那损人不利己之事,吾不胜受恩感激。

福奇,人称美国“抗疫队长”,由于拒不配合特朗普抹黑中国,特别在特朗普多次用“中国病毒”攻击中国后,福奇依然表示自己“绝不会”并且“永远不会”附和特朗普的相关言论,随后,福奇从特朗普的抗疫团队消失……

林爱玥:新出师表——美国“抗疫队长”福奇致特朗普的临别赠言

福奇乃正直之士,眼见疫情失控,国将不国,夜不能寐,乃奋笔疾书,作《新出师表》赠特朗普,以报知遇之恩,以表报国之心。(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阁下创业未半而中道遇灾,今疫情肆虐,美国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多州政府态度消极,联邦官员无所作为者,盖谋个人之私利,欲陷先生于不义也!诚宜杀伐果断,救万民于水火,以彰先生之能,不宜坐以待毙,进退失据,留万世之骂名也!
华府州府,俱为一体,抗疫政策,不宜异同。若有抗疫不力及卓有成效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阁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此皆佞臣,阳奉阴违,进不能分忧,退不愿担责,是以先生切勿委以重任。愚以为抗疫之事,需先逐之,另择贤良,必能有所改观,然后可成。
议长佩洛西,性行乖张,德浅行薄,试用于众议院,世人称之曰蠢。愚以为抗疫之际,需先警之,方能使内外一心,得失可期。
亲贤良,远小人,此他国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良,此美国所以倾颓也。疫情以来,每与友人论事,未尝不叹息痛恨“民主”、“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也!隔离、封城,此皆抗疫良策,愿阁下信之用之,则美国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吾本布衣,卖药于纽约,苟全性命于布鲁克林,不求闻达于诸侯。先父不以吾卑鄙,言传身教,使吾于弱冠之年便投身医学研究。适逢艾滋泛滥,群医束手,为求治病救人之道,吾日夜钻研,方有些许成就也。及至1984年,吾奉命任职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尔来三十有六年矣。
现今经济衰退,美股多有熔断,皆因疫情难遏,先机尽失,日增过万,物资匮乏。阁下当以救民为上,甩锅为下,切莫以虚言自欺且欺人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艾滋源于美国,然吾宁死不愿以“美国病毒”称之,况新冠病毒来源未定,先生何故执意启衅?先生当以吾心为念,勿再行那损人不利己之事,吾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就在外界纷纷猜测之际,“消失”一天的福奇重回特朗普抗疫团队,说明特朗普还是明白福奇的份量的。老天终于帮了美国一次,没让特朗普疯到底…但愿这是美国一个好的开始吧。

林爱玥:新出师表——美国“抗疫队长”福奇致特朗普的临别赠言

福奇重回特朗普团队无疑是有条件的,条件之一肯定是特朗普必须改变将新冠病毒与中国相关联的做法。结果来看,特朗普已经在这么做了,虽然依然含糊其辞,不过总算改口了。

林爱玥:新出师表——美国“抗疫队长”福奇致特朗普的临别赠言

这才是聪明的做法,你总不能一边攻击中国一边还舔着脸要中国支援(出口)口罩和其他防护物资给你吧?话说回来,除了中国,现在还能有哪个国家有这么大能力拉美国一把呢?从韩国那边敲诈勒索的仨核桃俩枣,给美国塞牙缝都不够啊。更不要说,韩国现在自顾不暇,总不能指望把韩国人逼到不顾自己死活去帮美国吧?兔子急了都要咬人的。

林爱玥:新出师表——美国“抗疫队长”福奇致特朗普的临别赠言

说点题外话。最近,一些人在看了我文章后不断地发出“友邦惊诧”之声,为美国鸣不平,为公知叫不公,再顺手给我扣些“死奴才”、“臭五毛”等莫须有的大帽子。在此,我劝那些“友邦惊诧者”不妨回头去看看佩洛西、蓬佩奥等人攻击中国的言论,或许能明白,我说他们一句“蠢”,怼他们一句“坏”,恐怕并没多大罪过,更不损多少斯文。

我一向主张对事不对人,最重要的是摆清事实,说清道理,只要事实清楚,逻辑清晰,文字就一定会有生命力。没有逻辑,只有事实,那是搬砖工,反之,没有事实,只有逻辑或索性连逻辑都没有,那就是耍流氓了。

事实胜于雄辩,说明事实是在逻辑之上的,而“我是中国人”这五个字对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说都是最大的事实。既然是中国人,那就不能不讲点中国立场、中华气派,反之,任何文章,只要偏离这个最大的事实,那基本一文不值。

所幸,本人水平虽低,这五个字却没有一刻敢忘!

【林爱玥,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林爱玥”,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新出师表——美国“抗疫队长”福奇致特朗普的临别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