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医患关系”能回到20年前吗?​——疫情过后的冷静思考

中国的抗击“新冠”病毒的疫情战眼看要胜利了!在此番难得一遇、大灾临头的日子里,人们看到了医卫系统“公有”化的回归,也重新体味了20年前和谐的医患关系。那么,疫情过后又会怎样呢?我们的医患关系是否还能“回到了20年前”?但愿医卫系统“公有”化的回归,不是昙花一现;但愿今后医护人员的“白衣天使”形象,再不会幻变成令人胆战心寒的“大白狼”!

【本文为作者钱昌明向察网的投稿】

医护(医生、护士)把病人当亲人;病人把医护当恩人。这原本是原始的、自然的、正常的医患关系。可惜,“医者仁心,患者感恩”——这种真诚、纯洁的医患关系,在20年前中断了。直至本次抗击“新冠”病毒疫情的斗争中,这种亲密、和谐的医患关系才重又显现。

在目标一致、共同的抗疫斗争中,经过50多天患难与共、生死相依,武汉、湖北疫区人民已与4万多名医务人员结下了难以割舍的情谊。如今,当他们送别各地援鄂医疗队之际,一幕幕依依惜别情景,无不感人!有十里长街夹道相送的,有鞠躬作揖的,有高歌哭送的,到处是口号、横幅:

“感谢你们,白衣天使!”“最美的逆行者!”“你们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深受感动的中科院重症专家、王辰院士,不由得从嘴角嘣出一句心里话:

“感觉医患关系回到了20年前!”

钱昌明:“医患关系”能回到20年前吗?​——疫情过后的冷静思考

20年前怎样? 这20年又怎样? 答案是:20年前医卫系统姓“公”,医护是“白衣天使”,医患之际互为亲人,关系和谐;这20年,医卫系统开始姓“私”了,医护成为赚钱工具、成了患者口碑中的“白狼”,医患关系“异化”成仇敌。

医卫系统姓“公”,医者、患者的利益一致:都在干革命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医者才能实践毛主席提出的“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真正做到“医者仁心”。

医卫系统开始姓“私”了,医者、患者利益就不一。医者为了赚钱,必然是拿病人当作自己的猎物,贪婪不已,直至伤天害理。

可见,决定着医患之间真实关系的,是医卫系统姓“公”、还是姓“私”问题。笔者是名老人,自然会讲些“老话”。在讲到20多年前“公有制”医患关系时,不由得就想起了上世纪的“邱财康事件”。

邱财康是上海上钢三厂的一名炼钢工人、青年炉长。1958年5月,在一次生产事故中被钢水大面积烧伤。灼伤面积高达全身89.3%,深度灼伤面积为23%。邱财康的表皮好像焦炭,头肿得像个气球,生命危在旦夕。按照当时业界公认的美国烧伤学科权威——伊文思的理论,认为超过全身烧伤面积50%,就没有救治的希望。然而,当时的瑞金医院医务人员接诊后,并未放弃。迅速组织抢救小组,破除迷信,坚持医学攻关、日夜细心照料。经过医务人员3个月的奋战,在医患共同努力下,几乎没有生还可能的他,竟神奇地治愈了。这一医案也就成为世界烧伤医学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史称“瑞金方案”或“中国方案”。

然而,同样是这个瑞金医院,三年前(2017年1月),我老伴因肠道良性肿瘤摘除需要,住进该院。仅住了一晚,第二天因医生发现昨晚灌肠不清(医生给出的泻药量不足造成)、不能手术。鉴于该院医生的马虎作风与不负责任,我们决定暂不手术、出院。结果是病未治,也没服过一粒药,仅在医院过了一夜,结帐时竟然收取我们4170.53元钱!我等病人根本无法理解这单“明白帐”,只能只认倒霉。怎么会这样?因为“医改”了,医院也得讲经济效益。

本次“新冠”疫情冲击,国家对疫情中的费用采取了“全包”政策。一时间,医卫系统又姓“公”了。于是,不再有“反复检测”、“过度治疗”问题;也不再有医者“拿红包”和“拿药厂回扣”问题;患者更不会有“看病求医”、“人财两空”之虞。医患矛盾不再,医患关系自然和谐了。

诚如毛主席所讲,医疗讲赚钱,“这难道是人民的医院?”(《与医务人员的谈话》1965.07.19)

任何一个国家,凡多数民众、特别是工农劳苦大众,都是害怕“看病贵”、“看病难”的。反对在医疗卫生系统推行私有化,这对社会主义国家人们来说,更是如此。通过本次疫情,甚至连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些领导人,也开始反思他们私有制的弊端,提出了医疗系统国有化主张。

3月1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

“我们必须吸取现在的教训,反省几十年来我们所奉行的、已暴露出种种弊端的发展模式,审视民主制度的缺陷……将某些公共服务置于市场规则之外”很有必要

他的结论是:

【“这次‘全球大流行’疫情已经表明,我们的福利体系,无论其收入、经历、职业均能享受的全民免费医疗绝非是一种代价或负担,而是在灾难来袭时的宝贵财富和不可或缺的优势。正是这次‘全球大流行’疫情,才显示出我们必须将某些产品和服务置于市场规则之外。将我们的食物、保障体系以及照料生活环境的能力交给他人是疯狂的行为”】

无独有偶。3月18日,西班牙政府也宣布,将对全国所有的医疗资源统一调配使用,无论公立还是私立,都将由政府统一调配使用。这无疑是把西班牙境内原先“私有”的医卫系统,立马变成了“公有”的了!以解疫情燃眉之急。

法国也好,西班牙也好,它们都是典型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如今,连它们也“悟”到了医卫系统“公有化”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难道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人们,还要迷信私有制“市场化”的“万能”吗?!

钱昌明:“医患关系”能回到20年前吗?​——疫情过后的冷静思考

中国的抗击“新冠”病毒的疫情战眼看要胜利了!在此番难得一遇、大灾临头的日子里,人们看到了医卫系统“公有”化的回归,也重新体味了20年前和谐的医患关系。那么,疫情过后又会怎样呢?我们的医患关系是否还能“回到了20年前”?

但愿医卫系统“公有”化的回归,不是昙花一现;但愿今后医护人员的“白衣天使”形象,再不会幻变成令人胆战心寒的“大白狼”!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医患关系

原标题:钱昌明:“医患关系”能回到20年前吗?​——疫情过后的冷静思考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6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