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要不要警惕“生物”战?——从进口燕麦种子混进豚草说起

豚草的原产地就是北美。美国的农民和农业专家,难道会不知道它是一种危害农作物和农业生态环境的“恶性杂草”? 如果不知道,美国的农业不早就完了;既然知道,难道还会听任这种“恶性杂草”与燕麦一起生长? 既然不会,那怎么又会把豚草种子“混”杂到燕麦种子堆里的呢? 这难道仅仅是一种“疏忽”吗? 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与警惕!

【本文为作者钱昌明向察网投稿】

钱昌明:要不要警惕“生物”战?——从进口燕麦种子混进豚草说起

据@海关发布3月23日消息,3月16日,天津海关所属新港海关在一批从美国进口的78.93吨燕麦种子中,检出了有害生物豚草。据说,在燕麦种子中检出这种有害生物在全国口岸尚属首次。

什么是“豚草”? 据《百度百科·豚草》介绍:

【“豚草(学名:Ambrosia artemisiifolia L.):一年生草本,高20-150厘米;茎直立,上部有圆锥状分枝,有棱,被疏生密糙毛”;“原产北美洲……恶性杂草,对禾木科、菊科等植物有抑制、排斥作用。列入中国外来入侵物种名单(第一批)”;“豚草的潜在危害相当严重,尤其是在粗放型农业耕作区域。豚草能混杂所有旱地作物,特别是玉米、大豆、向日葵、大麻、洋麻等中耕作物和禾谷类作物,能导致作物大面积草荒,以致绝收。它能很快形成单种优势群落,导致原有植物群落的衰退和消亡”。】

在进口农作物种子里,居然混入这种“恶性杂草”,如果未能检出,会是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作物的“草荒”、“绝收”;就是“原有植物群落的衰退和消亡”;就是生态灾难——“豚草的蔓延蚕食了大片土地,造成整个农作物撂荒”。“民以食为天”!农业一旦被毁,人们还怎么存活? 细思恐极,后果真不堪设想。我们要感谢天津新港海关的关员们,感谢你们严把国门,你们是真正的祖国卫士。

豚草的原产地就是北美。美国的农民和农业专家,难道会不知道它是一种危害农作物和农业生态环境的“恶性杂草”? 如果不知道,美国的农业不早就完了;既然知道,难道还会听任这种“恶性杂草”与燕麦一起生长? 既然不会,那怎么又会把豚草种子“混”杂到燕麦种子堆里的呢? 这难道仅仅是一种“疏忽”吗? 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与警惕!

《孙子兵法》云:“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战争的最高境界,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古人已在运用这一战略战术。齐桓公称霸,就是采用了这一手:“公贵买其鹿”战术。——非军事手段,战胜对手楚国,登上霸主地位。

“公贵买其鹿”战术,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一种“经济战”。

春秋时期,诸候争霸。齐桓公为战胜楚国,采用了管仲之计:高价向楚国买鹿,自己拚命囤粮。管仲派使到楚国高价收购野鹿,原价每头一万的就抬高给八万。楚王得知后,只知其表、不明其里;满以为是楚国占了便宜,赚了大钱,便鼓励这等买卖。结果是楚国“全民捕鹿”(活像当年国内“全民经商”!),搞得百姓们全去抓野鹿了,误了农时,荒废了耕种。同时,齐国自己却囤足了粮食。到了来年,楚国缺粮,齐国却封锁了边境。楚王派人四处买米,都被齐国截断。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下,楚国的百姓大都逃亡到了齐国,三年之后,楚国不得不向齐国投降。齐桓公不战而屈楚,就成了春秋霸主。

如今,时代不同了。尽管善良的人们都在期望“和谐共生”、“世界大同”;但愿望取代不了现实,国与国的矛盾、斗争与战争,特别是霸权主义与世界人民的矛盾,不是靠天真的“单相思”所能消融的。

就拿本次“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来讲。按理,疫情已让人类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然而,像美国那样的霸权主义国家,就是铁了心要维护自己的霸权,它是不会与你“共命运”的。

特朗普是一位可爱的美国总统!他尽管粗鲁,但很坦率、很直白,从不隐瞒自己的想法。他要“美国优先”,“美国再次伟大!”他要以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视中、俄为敌人。他知道打“热核战”会同归于尽,使不得;所以更热衷于打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之战。他打贸易战,打科技战,打网络战,打舆论战……,那么,会不会也悄悄地发动一场生物战呢? 不知道。

老祖宗告诫过我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无疑是一句金玉良言。在攸关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问题上,人们绝不能等闲处之。

我们可以左右自己,你永远不要以为可以改变霸权主义者的“初心”。直至当下,即使美国的疫情已在猛火上房,但特朗普们念念不忘的仍是攻击中国!3月25日在G7外长会议上,蓬佩奥国务卿还在坚称是“武汉病毒”危害了世界。3月26日,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美国驻华大使馆还在使用“武汉病毒”,借以标签中国!这些意味着什么? 难道不是外交战、舆论战?!对美国,能排除它对中国发动生物战的可能吗?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过国家的“总体安全观”。国家所谋求的就是政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和核安全等于一体的安全体系。那么,有害生物豚草侵入、危害中国农业,算不算关系“生态安全”的范畴? 据此,我们强烈要求政府有关部门严查这一事件:

农作物种子是农业命根,为何要让种子权掌握在外人手里? 为什么要从美国进口燕麦种子?

为什么会在燕麦种子里混杂豚草种子?那些人该对此一事件负责?我们应采取那些措施,以杜绝后患?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生物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6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