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宏:西方国家消极抗疫借口何其多

在积极主动抵抗病毒方面, 西方政府可以说毫无建树。在寻找理由消极抗疫方面, 却表现出了举世无双的创新精神。迄今为止, 西方世界集体独创了以下政策、理论和学说, 为自己的投降政策寻找冠冕堂皇的可笑借口。

【本文为作者李建宏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李建宏:西方国家消极抗疫借口何其多

自武汉爆发新冠肺炎以来, 西方国家的集体表现实在是差强人意。在中国人民落难之时, 这些以文明高等自诩的国家, 非但没有鼎力相助, 反而趁人之危大行不义。他们中的某些人先是对中国极尽讽刺挖苦、歧视侮辱、栽赃抹黑之能事, 紧接着就落井下石、攻击陷害、趁火打劫。孰知聪明反被聪明误, 多行不义必自毙。与邻为壑最终只会招来天谴, 引得祸水西流。

当初对中国人民的抗疫斗争指指点点的西方人, 现如今的表现却令人眼镜大跌。除意大利尚算勉力抗疫以外, 其它西方国家大都不战而降, 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在城头挂起了白旗。在积极主动抵抗病毒方面, 西方政府可以说毫无建树。在寻找理由消极抗疫方面, 却表现出了举世无双的创新精神。迄今为止, 西方世界集体独创了以下政策、理论和学说, 为自己的投降政策寻找冠冕堂皇的可笑借口。

不承认不公开、不诊治的"三不政策"

当新冠病毒悄然登陆欧美, 并准备大举扩张之际, 西方政府却正忙着看中国的笑话。沉浸在幸灾乐祸的喜悦中的西方人隔岸观火, 全然没有大难临头的警觉与悟性, 把中国政府全人类团结抗疫的号召, 完全当成了耳边风。

从一开始, 西方就在防范病毒扩散问题上, 坚定不移地奉行绥靖政策。西方人骄狂孤傲、目空一切的个性, 使他们盲目自信、疏忽大意, 以致最终酿成轻敌之大错。随后不断增加的确诊人数, 也未能引起他们的足够重视。从西方领导人口中喷出的, 全都是一派不足为信的胡言乱语。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始终坚持, 美国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很低, 因此大可不必为此多虑。他信誓旦旦地夸下海口: "别担心,它会像奇迹一样消失!"

即使后来病毒大兵压境, 西方国家依然没有全力抗疫, 反而变着花样地延续其掩耳盗铃的鸵鸟政策。一些西方媒体大造声势, 说新冠病毒只对年老体弱者构成致命威胁, 年轻力壮者即使染病也无大碍, 绝大多数患者不需治疗即可自行痊愈。这样的调子一定, 西方国家便开始大规模公开放水。"轻症患者不检测论"以及"轻症患者自行隔离论", 成了西方国家抗击新冠病毒的标准模版。英国、德国、瑞士、瑞典和加拿大等国先后提高检测资格, 使众多有轻微症状的感染者和疑似者无法得到及时检测和治疗。瑞典政府更是抛开公开透明的民主原则, 断然决定不再向公众宣布确诊数字。

正是因为西方政客谎报疫情、贻误战机,新冠病毒才得以如同一头发狂的大象一般, 有恃无恐地登堂入室。西方政府对这头庞然大物听而不闻、视而不见的不抵抗政策, 助长了病毒的嚣张气焰, 任其一举攻克了西方几乎不设防的国门, 让无辜的西方百姓难逃此劫。

二 、令人啼笑皆非的"洗手疗法"和"口罩无用论"

李建宏:西方国家消极抗疫借口何其多

新冠病毒大驾光临之后, 西方医疗健康机构适时抛出了令人啼笑皆非的"洗手疗法"和"口罩无用论"。由于病毒可以潜伏在金属、纸张和塑料等物体表面, 如果不慎触摸后再用手摸脸就可能感染, 所以西方医疗界号召群众勤洗手, 并将其作为唯一的群众性防护手段。结果, 异常频繁地洗了两三天之后, 我的双手变得惨不忍睹, 刹时间苍老了二三十岁, 不得不经常使用护肤品, 才算勉强扭转了手部皮肤火速老化的趋势。

然而,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说法,触摸到被病毒接触的物体表面之后摸脸, "被认为不是病毒传播的主要方式"。新冠病毒的另一重要传播媒介, 是患者咳嗽、打喷嚏甚至说话时喷出的飞沫。大量科学研究表明, 新冠病毒甚至可以在空气中生存长达三小时之久。因此, 病毒通过飞沫人传人的风险是极大的, 而应对的最好方法就是佩戴口罩。但是, 西方医学权威仍罔顾如此显而易见的科学常识, 一口咬定戴口罩没用。

普通西方人本来就对戴口罩有一定的误解, 西方政府不去做艰苦细致的群众思想工作, 向他们宣传解释戴口罩的好处。资本家更因小小口罩利润微薄, 而不愿想方设法大批量生产与销售, 以充分满足人们的防疫需要。为了避免引发群众不满和大规模社会骚乱, 便假借科学的名义, 传播戴口罩无助于病毒防控的谬论。法国卫生部长维兰亲自赤膊上阵, 在电视上反复宣讲:如果没有生病就没有必要在街上戴口罩,没有任何作用。

在整个舆论界山呼海啸般"口罩无用论"的误导下, 戴口罩的人被妖魔化, 成了万众唾弃的众矢之的。我的几个白人同事, 看到我戴着口罩, 立即对我侧目而视, 不约而同地流露出惊讶、厌恶甚至恐惧的表情, 也有几个好心的白人热心向我宣讲"口罩无用论"。很多海外华人以及一些理性尚存的西方人, 因为戴口罩而被骚扰和攻击的消息时有所闻, 搞得某些有口罩也想戴口罩的人都不敢戴了。这样的舆论环境, 无异于为虎作伥, 为病毒的传播大开了方便之门。病毒趁机长驱直入, 一路攻城夺地, 将西方各国的确诊率和死亡率一再推向新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在接受美国《科学》杂志采访时, 毫不客气地批评道, 美国和欧洲国家最大的错误就是,人们不戴口罩。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 随着疫情的加重, 某些曾大力宣扬"口罩无用论"的西方首脑却自食其言, 自顾自地戴起了口罩。近日, 法国总统马克龙就戴着口罩, 出现在公众视野。仅仅是在本月初, 他还在自己的推特上装腔作势地表示, 要将口罩等物资留给医护人员和患者。可见, 那些大力向民众推广"口罩无用论"的西方精英人物, 在生死关头还是撕下了伪装、戴上了口罩。有法国网民在推特上发泄不满: "你能想象一个国家长时间跟你讲疫情期间没感染就不用戴口罩(一个掩盖口罩匮乏的谎言), 然后总统戴着口罩出现在电视上。这个国家, 就是我们的国家。" 可以预见, 失控的疫情会迫使越来越多的西方精英带头把口罩戴起来。他们毕竟可以随时搞到这一极为紧缺的医疗用品, 而可怜的普通西方民众等到醒悟时却早已一罩难求, 注定成为政府言行不一的欺诈防疫政策的牺牲品。

举世皆惊的"群体免疫论"

在新冠病毒兵临城下的关键时刻, 西方政界领袖并没有将宝贵的时间和精力专心致志地用在抗疫救灾上, 因此至今尚未拿出任何有建设性的良策。为证明自己不抗疫有理, 阴谋诡计倒是层出不穷。其中, 大英帝国率先推出了举世皆惊的"群体免疫论"。瑞典与荷兰等国, 对此也表现出了相当浓厚的兴趣。然而, 如果按照此方案进行实际操作, 需要至少百分之六十的英国人感染病毒, 才有可能获得群体免疫力。所以, 消息一经传出, 全世界舆论顿时大哗, 反对之声不绝于耳, 认为英国政府是在拿千百万英国人的生命, 在进行一场胜负难料的豪赌。美国《彭博》以讽刺意味极浓的标题, 对其进行了一番大大的调侃: 《鲍里斯.约翰逊的英国病毒策略需要人民感染此病毒》。

对于英国别出心裁的抗疫方案, 我一开始也是感到很费解, 搞不清英国政府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甚至怀疑是否系出自英国领袖一时的心血来潮。直到看了对牛津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陈铮鸣的专访, 才深解其意。原来对英国统治阶级来说, 此举是最便捷有效、最省钱省力的方法。至于广大英国人民的死活, 则根本没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陈铮鸣在为英国不负责任的防疫策略做了一番辩解后, 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做法是"近乎无情的理性冷静"。

根据我对西方社会二十多年的观察与研究, 这种"近乎无情的理性冷静"却完全符合西方文化的本质特征。以虎狼为师的西方社会, 尚未摆脱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尽管打着民主和科学的旗号, 但从本质上来讲, 只有人面兽心、冷酷无情到极至的野蛮社会, 才会以政府的名义公然提出如此反人类的抗疫策略。结果, 很多英国政界人物自食其果, 王子查尔斯 、首相约翰逊以及卫生大臣汉考克等人都先后确诊, 从而宣告了"群体免疫论"的破产。

四、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The Blitz Spirit

The blitz spirit 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面对纳粹德国的轰炸, 英国人所表现出来的团结一致、奋勇抗敌的大无畏英雄气概。一九四零年九月至一九四一年五月, 纳粹德国对包括伦敦在内的英国多个城市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狂轰滥炸。在这样的艰难时刻, 据说英国人并没有在气势上被压倒, 反倒摒弃一切阶级成见, 全国人民团结抗敌、视死如归。英国人还保持了良好的乐观主义精神, 从容淡定、步履优雅, 在敌机的轰炸下照常生活和工作。从此, 只要遇到任何危机, 英国统治阶级就以the blitz spirit 相号召, 鼓励大家临危不惧、处变不惊。

很多西方历史学家高度质疑 the blitz spirit 的历史真实性, 用大量的历史资料证明, 战争并没有消除英国固有的阶级差别, 也没能改变大多数英国人自私自利、贪生怕死的性格特征。大轰炸期间, 社会混乱不堪、犯罪率升高、通货膨胀严重, 人们但求自保、无暇他顾。英国人中有人叛国投敌, 也有人大发国难财, 还有很多人精神失常。所谓精诚合作、无所畏惧的the blitz spirit, 与其说是一个确定无疑的历史事实, 倒不如说是英国统治阶级出于政治需要而故意编造出来的政治宣传与虚假神话。就连那张著名的牛奶工在被炸成废墟的伦敦街头送牛奶的照片也是假的, 照片中"送牛奶的人"(the milkman)实际上是摄影师的助手。

当然, 如果西方政府以the blitz spirit相号召, 领导组织人民向病毒宣战, 其用意也是值得肯定的。但是, 西方国家的所做所为, 分明是缺乏担当的表现。实际上就是变相主张放弃抵抗, 哄骗大家麻木不仁地坐以待毙, 真可谓阴险毒辣已极。蝼蚁尚且贪生, 通过高额税收榨取了无数民脂民膏的西方官员, 在灾难来临时竟悍然置人民生死于不顾, 用心良苦地设计圈套, 欲令其子民泰然自若地慷慨赴死。真是"夷狄之有君, 不如诸夏之亡也"!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历史学教授Richard Overy 在《卫报》发文, 呼吁大家正视现实, 他认为不靠谱的"'blitz spirit'的残酷神话不是抵抗新冠病毒的方法"。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 西方的政治就是"高明的骗术", 西方国家实行的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骗子治国。虽然整天把人权挂在嘴边, 大资本却操控着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衡量任何事物价值的首要标准就是资产阶级的经济利益。在资本家及其代理人的眼里, 人民的生命安全一钱不值。西方国家的一切政治决策, 皆出于资本的逐利性使然。面对美国人民的痛苦呻吟, 《华尔街日报》更关心的是企业倒闭和经济衰退, 认为以经济健康的牺牲换来民众健康的保护是不划算的。因此, 无论肆虐的新冠病毒夺去多少无辜的生命, 西方资本统治集团一定会使出种种手段、找出种种借口, 为自己的消极抗疫政策正名。

经过西方统治精英如此一番精心操作, 一场本可轻易控制的天灾, 转眼间变成了失控的人祸。"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西方国家感染人数一路走高, 一场超级疫情风暴的到来, 已经在所难免。现如今, 聪明伶俐的新冠病毒似乎已经觉察到, 西方国家才是最适合它们繁衍生息的迦南美地, 所以对欧美国家特别青睐, 争先恐后地改换门庭, 成群结队地移民西方、入籍欧美。整个西方世界毒傲全球, 成为全世界集中爆发的重灾区。目前, 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死亡人数都已高于中国, 其它西方国家还在后面紧追猛赶。全球霸主美国的确诊人数超过十二万, 高居世界榜首。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援引《纽约时报》一篇报道,挖苦特朗普 "的确承诺要让美国领先"(He did promise "America First")。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Trevor Noah在则《每日秀》中打趣说,很快美国就要被叫"美国病毒",因为"现在武汉已经没有(病毒)了"。看来, 一场规模空前的Trumpandemic (特朗普大流行), 将是今后美国及其西方盟友不得不面对的梦魇。

【李建宏,旅加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内江师范学院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6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