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天皓:有着伟大信仰的伟大的人民并不需要基督教文化

美国政府用军事实力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了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地、战略要道,并用美元霸权收割地球村各村民的韭菜,反正美钞印出来哪里都可以用,所以美国即便是当下有世界第一的23万亿美元国债,也完全不在怕的。可以说美国的上帝就是霸权,美式“基督教文化”的根源在于美元,某些资本家实质应该羡慕的是美国的枪杆子和印钞机,他对美国的强大有莫名的敬畏和崇拜,但他可能对美国的强大有什么误解,说是这种强大源于基督教文明及其上衍生的政治和法律体系。这就是对历史和现实的无知了。

【本文为作者华天皓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华天皓:有着伟大信仰的伟大的人民并不需要基督教文化

曾看过XX在一个演讲中说:

【“幸福是自己找出来的,今天中国的经济的高速发展我刚才讲了,但是我们的价值体系,我们的文化体系受到了摧毁。最早新文化运动摧毁了旧文化没有建设新文化,文化大革命又把我们很多价值体系搞乱了,今天有的学者来讲,我并不完全同意中国不是法制社会,好像有了一套法律我们就能解决这些问题,不是那回事。”
“美国发展是因为法制吗?就是这个人漂亮是因为鼻子漂亮?不对。大家记住美国社会的发展它是基于基督教文化的。在基督教文化上面建立法律体系,在这个法律体系建立政治体系,在这个上面建立起他们的领导人的选举体系,整个体系比你的想的复杂得多,这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部分,假如我们今天这个价值文化体系被摧毁的情况下,随便拿一点别人的价值体系,等于沙滩上建楼,建不起来。”】

XX讲出这番话来,很是震撼了一部分人,天哪,原来美国强盛的秘密在这里。但正如他说的“人漂亮不是因为鼻子才漂亮一样”,美国是因为基督教文化才强盛的吗?

当第一艘满载着逃避迫害的清教徒从英国奔向北美的时候,他们预想的新大陆并不是一个流淌着牛奶与蜜的天堂,而是早有印第安人驰骋于上的准原始大陆,工业革命的机器、工厂、市场、商品……什么什么的都没有,除了土著人和丰饶的土地,这里没有资本家也没有工人,自然也没有剥削和压迫。

怀揣老板梦的清教徒发现,这里没有人愿意当工人!你想啊,资本积累的第一步是要雇用到劳动力,但印第安人不知英镑为何物,同船来的人也不需要英镑,因为这里也没有可以用钱来买到的东西,相反,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处女地,只要肯劳动,谁都可以给自己打工。第一批殖民者只好老老实实呆下来,把资本主义那一套放旁边,大家先活下来再说。可悲的是,第一个冬天,这批清教徒就差点死光了,因为他们还来不及种植出食物来!印第安人虽然不知道什么叫“人道主义”,但他们自发地给他们送来了粮食和肉,这批清教徒靠着印第安人而不是上帝活了下来,这就是“感恩节”的来历。基督教信仰的清教徒们活了下来,并且迎来了越来越多的同类。这些人越聚越多,建立了一些类似波士顿之类的最初据点,他们用带来的机器发展了生产,建立起了最初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但是这里和英国相比是“自由和民主”的,因为谁心里都清楚,自己也是跟船过来的,不是什么天选的君主,大家都是靠运气来赌一把好运。

等这些移民日子好过起来后,基督的“信徒”(以下简称“信徒”,因为基督教徒里并不全是这些打着上帝旗号的无耻之徒)就觊觎印第安人的领地起来,他们翻脸不认人,把“感恩节”过成基督教的节日,说是感谢上帝的恩赐,与印第安人就无关了。基督的“信徒”们采取各种手段把印第安人赶走、杀死,譬如把染有天花和麻疹的病人的旧衣服,送给当地部落,可以说细菌病毒战的鼻祖了。几千万印第安人就这样在杀戮和疾病的双重进攻下迅速消失,曾经在北美大地自由自在的印第安人只剩下极少数人躲在小小的保留地里苟延残喘。

这就是北美基督“信徒”们干的好事。所以我认为,XX说的,“美国社会的发展它是基于基督教文化的”是很有道理的,谁能想到强调清心寡欲、克己复礼的清教徒们会是穿着圣袍、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呢?人皆有恻隐之心,是什么恶的文化引导着他们举起了手中的屠刀?

有人说,基督教宣扬平等、饶恕与博爱,爱所有人,爱人如己,以至于爱敌人。很遗憾,从历史上看,这种平等、博爱似乎没有传递给和基督“信徒”素不相识的人。那些与他们十万八千里之外的陌生人被视为敌人,只是因为这些陌生人拥有他们想抢夺的土地、黄金、珠宝、象牙和劳动力。他们火烧圆明园的时候有想过上帝教导他们要爱人如已吗?他们把黑人扔进狭窄的船舱运走为奴之时,难道没有想过黑人的命也是命,黑人也有家人老小吗?难道印第安人、黑人或中国人和他们有仇吗?不要说爱敌人了,只要是人,只要能带来财富,哪怕是白人,也是可以奴役和压迫的。因此,要说美国的强大是源于基督教文化,只能说是这是一种打着宗教旗号的嗜血文化。以上帝的名义,为了上帝的天选之子的幸福,把血与火撒播到亚洲、非洲和南北美洲。然后还要这些地方的人民相信只有上帝才能拯救他们于水火!那些罄竹难书的事迹耶稣听了也会流泪。

如果靠上帝的旨意去做人,北美大陆的基督“信徒”们首先不能杀戮印第安人,而且他们要接纳英国国王的统治,毕竟圣经教导“别人打你的左脸,你要把右脸也伸过去”。不过北美基督“信徒”不仅抢夺印第安人的土地,开展奴隶贸易,还通过美国与墨西哥和西班牙的战争获得赔偿和土地,最后还背叛了宗主国爸爸——英国的统治,可见,美国的发展、壮大完全是与基督教教义的教导是完全不一致的。

XX认为,美国是“在基督教文化上面建立法律体系,在这个法律体系建立政治体系,在这个上面建立起他们的领导人的选举体系,整个体系比你的想的复杂得多”。

最能体现美国基督教文化与法律体系和政治体系关系的可能就是《独立宣言》了,因为其中有两次提到上帝(造物主),但“上帝”不是《独立宣言》的核心精神,《独立宣言》的核心是“独立”,就是北美大陆要脱离英国国王统治的合理性。由于北美的群众大多数都是基督教徒,所以必须要用他们听得懂的、理解得了的词汇来鼓吹北美的独立:我们是得到了上帝的旨意,是上帝让我们独立的!这里“上帝”不过是类似于黄巾军或是太平军起义时所用的口号一样,是一种自证合法性的方式而已。不然为什么紧接着北美大陆的各个殖民地要拿起枪和英国干一仗才能独立呢?无论是《独立宣言》还是美国总统手按《圣经》宣誓就职,基督教文化与法律和政治体系的关系主要是体现仪式感和自证合法性方面。

《独立宣言》说:

【“当今大不列颠王国的历史,就是一部反复重演的伤天害理、巧取豪夺的历史。”】

在北美人眼里,大不列颠王国虽是基督教国家,但并没有体现上帝的仁爱,而是伤天害理的法定代理人。同是上帝的选民,独立后的美国政府一样干出了奴役黑人、压榨工人、巧取豪夺墨西哥领土等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更不用提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先后发动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科索沃战争、两次伊拉克战争、阿富汗等数次大小战争,煽动和支持利比亚、叙利亚内战,轰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设置针对中国的C形包围圈等等,杀戮无数。在我们看来,美国政府干的恶事,早已让英帝国甘为小弟,助纣为虐了。

美国的政治体系体现了什么基督教文化呢?有人认为,因为在上帝那里人是有原罪的,所以对人所创造的制度、换句话说,对政府权力必须加以限制和制衡,他们认为,美国的三权分立就是体现了这种限制和制衡。XX所说的“在基督教文化上面建立法律体系,在这个法律体系建立政治体系”和“选举体系”大概率指的是这层意思。

那么“三权分立”是怎么来的呢?其实与上帝的指示相反,“三权分立”是专门与“君权神授”唱对台戏的。英国资产阶级思想家洛克为了巩固当时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成果,把国家权力分为立法权、行政权和对外权。法国资产阶级思想家孟德斯鸠在此基础上提出“三权分立”理论,提出将上述三种权力分别交给三个不同的国家机关管辖。与上帝没有一分钱的关系,上帝应该是鼓励皇帝一个人专政的。但为了赋予“三权分立”以神圣性,上帝又被人拉出来站台,此情此景,尼采感叹,“上帝死了”,但伏尔泰说,“如果上帝不存在,就应当把它造出来”。有了“上帝”的加持,无论是罗马时代奴隶主的皮鞭、封建时代国王的权杖还是现代资产阶级的专政,都显得那么的合情合理,与时俱进。

圣经中并没有说,你们的人民必须一人一票选出自己的领袖,相反,圣经反复强调要听上帝的话做上帝的好孩子,做不到就要受到处罚。所以历代的统治者都以自己是上帝在人间的代表自居,强烈反对现代民主制度,人民只要乖乖听话就可以了。对上帝的质疑和反叛始于文艺复兴时期,当时的各学科大腕们对上帝的权威提出了各种质疑,他们认为,人才是中心,神不是。所以,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资本家才有可能喊出振聋发聩的“人人生而平等”的口号,以反对君权神授的封建制度。因此,与其说资本主义的现代选举制度来源于基督教文化,不如说来自资产阶级的反叛精神更为合理。

有这样一批人,他们虽然富可敌国,但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又不得不屈服于跨国金融资本的统治,譬如他们的公司有多少股份在西方尤其是美国财团的手里?他们对西方统治力的崇拜的反面就是对自己的民族和文化不自信。他们仰望着美国,却不知道美国已经腐朽透顶走上了堕落之路。

在基督教徒的心目中,“多一个教堂,少一座监狱;多一个基督徒,少一个罪犯”。但美国关押着世界上最多的罪犯,并且监狱数量已经不胜负荷,国家已经让私人承包监狱了,难道是美国人对上帝不忠,没有多修教堂,才成了这样的人间监狱?难道不是世界上最悬殊的贫富差距才导致了美国社会治理的乱象吗?

又有人指出,因为基督教认为人永远是上帝的仆人,人的权力永远不能超越上帝。因此,这从思想深处限制了人的私欲的膨胀。这就使再大的官,也要对老百姓笑脸相迎;再有名的人,也不敢在公众面前肆意妄为;再伟大的人也要检点自己的行为,不得作有违上帝意志的事情。我想,笑脸迎人、低调做人、不做违法乱纪的事,这些对于个人修养而言,无论古今、不分中外,不论是否信仰基督教都是能够做到的,中国古人也讲我们要克己复礼,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是一个道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穿着衬衫,挽着袖子和平民握手,亲民得不得了,但不妨碍他批准一系列战争行动,如干涉利比亚和叙利亚内战,挑起乌克兰内战,这些血肉买卖做完,转身他就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应了中国古话:“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不知这与基督教文化又有什么联系?这也算是一种基督教美德吗?真正的基督教徒一定是不会同意的。在这种文明标尺下,官员们笑脸、握手、亲自排队、坐经济舱才是重要的,至于每年数十亿美元的游说等“合法腐败”行为是无关紧要的,而发动战争巩固西方战略地位的还可以受到至高无上的奖赏!难怪有人说,美国现任的特朗普总统距离诺贝尔和平奖只差几场战争!

美国政府用军事实力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了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地、战略要道,并用美元霸权收割地球村各村民的韭菜,反正美钞印出来哪里都可以用,所以美国即便是当下有世界第一的23万亿美元国债,也完全不在怕的。可以说美国的上帝就是霸权,美式“基督教文化”的根源在于美元,某些资本家实质应该羡慕的是美国的枪杆子和印钞机,他对美国的强大有莫名的敬畏和崇拜,但他可能对美国的强大有什么误解,说是这种强大源于基督教文明及其上衍生的政治和法律体系。这就是对历史和现实的无知了。

基督“信徒”们明明把你的人民打死打伤无数,却要让上帝来告诉你,是因为你不是上帝的选民,你有原罪,所以这都是活该的。偏偏还有人信了,精神上被殖民了,非洲人、印第安人、亚洲人都有匍匐在上帝脚下自称子民的。这种现象在历史上并不少见,比如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侵略者给当地人先后带去了伊斯兰教和天主教等等,谁是统治者谁的宗教就占主导地位,这在古代很容易理解。但是在现代,在2020年的今天,侵略他国领土的旧殖民主义虽然行不通了,但是新的殖民主义,又通过强大的力量进行了精神招安,不少人也高呼上帝,高喊用基督教精神改造我们的价值体系。我怀疑,某些人真正欣赏的是美式“基督教文化”吗?美国人是最成功的“十字军”,他们抢到了土地、石油,奴役了黑人、几乎灭绝了印第安人,还成功地让人相信自己是人畜无害的基督教徒。所以,他们真正欣赏的应该是美国用基督教的美好形象干完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业。

但我们可以走这样的路子吗?我们还可以复制粘贴美国侵略、殖民、掠夺的路子吗?世界苦美久矣!中国也是被美国宰制的世界的一员。我们的前途只可在于联合所有能联合的力量,将美国的危害降至最低,更远地看,只有共产主义才能真正消灭像美国这样的恶霸。

XX认为,“我们的文化体系受到了摧毁”。但他认为不是外部而是我们内部的原因如新文化运动和文革摧毁了“我们的文化体系”。当原本自信为“世界中心”之国的我们被船坚炮利的八国联军、日本鬼子打得割地赔款时,对自己文化的自信降到了最低点,先进的人们认为只有提倡民主与科学,反对封建文化,才能救国济民,由此形成了新文化运动。因此,“基督教文明”侵略了我们,促使了新文化运动的到来,但却被说成是新文化运动摧毁了我们的文化体系?这不公平。

XX说“假如我们今天这个价值文化体系被摧毁的情况下,随便拿一点别人的价值体系,等于沙滩上建楼,建不起来。”某些人想当然地认为,既然我们的文化体系已经被毁了,何不如把基督教文化,并且是美国式的基督教文化来重建我们价值文化体系。然而,既然这么可惜我们的文化体系,为何不去重建它?想用基督教文化来重建我们的文化体系岂不是我们要认基督为父?炎黄子孙要改宗?中国人民会同意吗?

毛泽东同志领导下的人民战争和社会主义改造,才使我们的人民站起来、自信起来,告别了被“文明人”踩着头的屈辱日子,习近平同志领导我们完成“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当然,我们那些被西洋人、东洋人摧毁的文化自信,不是一下子能找回来的,有些人跪下去就一直起不来了。但我们一直在努力,虽然走了一些弯路,但终有成功的一天。当下中华文明中最应该复兴的是我们的中医文化,谁要是真心爱中国文化,就要支持一下。如果我们把“基督教文化”移植过来,山姆叔叔(美国)肯定很高兴,他会按照基督的“旨意”,安排美国人到我们的政府,到我们的学校,让我们对此学会像“真正的基督教徒”那样宽恕、容忍,那我们的文化体系才是真正完了、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才是彻底没有希望了。

中国人其实是有信仰的。西方有人总是偷换概念,把没有宗教信仰的中国人说成是没有信仰,其实我们的信仰早已超越了偶像崇拜。与教徒不同,我们并不希冀于一个万能的神将我们拯救出来,我们敬天地,但敢与天地斗,譬如大禹治水、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和女娲补天这些故事就代表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奋斗精神;我们敬家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有国才有家是我们的信念;我们敬祖先,“树有根才旺、水有源才流”,人们铭记着爱国者和英雄,譬如纪念屈原有了端午节、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等等。这些都与西方等待末日审判、诺亚方舟等等的基督教文化观念是有很大不同的,这里并不做价值判断,但必须明确中华文明之所以源远流长是有其深厚底蕴的,我们五千年的文化体系,可以学习其它比我们历史短的文明,但无需它来拯救。仅从以上三个信仰来看,中国人是有着伟大信仰的伟大的人民,我们的价值文化体系不仅没有被摧毁,并且欣欣向荣,绝不需要揽镜自怜,妄自菲薄。

再说共产主义信仰,同样来自于西方,但它和宗教不同,它是解放被压迫阶级和民族的武器,它追求的是现世的解放而不是来生的幸福。中国人有了共产主义信仰,就找到了战胜帝国主义的方向和道路,人类有了共产主义,才能超越资本主义,走向世界大同。曾经,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欺凌和伤害无以复加,是共产主义信仰及其武装的共产党人使中国人站起来、强起来并要富起来。所以,我们才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主义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中国文化体系的一部分,它所追求的天下大同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所追求的目标,二者的完美契合才是中国文化自信的坚实基础。以基督教为代表的宗教在西方已经日渐世微,政教分立与科学的昌明,让人们对神的崇拜多了理性的审视。那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还要追求已经没落的“神性”的文化呢?

再说回美国和西方,基督教文化实质上只是一张外皮,资产阶级专政下的“利润至上”才是美国和西方文化的精髓,在资本家政府的眼中,新冠肺炎肆虐下的人命不值钱,所以才会有“群体免疫”这种在我们中国人看来匪夷所思的操作。基督教已经有了2000多年的历史,它并不是资本主义独享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也有基督教文化,拿来中国是服务于奴隶主、贵族还是资本家呢?这个问题值得深思。我们需要建立的是服务于人民的文化与传统文化精华相结合的文化体系。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基督教 文化 西方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6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