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美乙己

美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有一天,大约是清明前的两三天,忽然有网友说:“美乙己长久没有上来发帖更新了。”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冒泡了。一个网友说:“他怎么会上来?……他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在美国没有收入,美分不好赚,经常克扣,他就只能重新回去送外卖,他又买不起口罩……”“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在家里隔离,后来变成重症,想去医院又不敢,因为他买不起医疗保险,最终被人发现送医院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后来呢?”“谁晓得?许是死了。”

公知美乙己

美乙己一上网,所有网友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美乙己,你昨天造谣又被打脸了!”

他不回答,默默编辑着“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一旦动员起来就让病毒见识到什么是残忍!35艘医疗船不是白给的,还有特效药‘人民没希望’!”很快便排出一百四十多个字。

网友又故意的高声嚷道,“美国确诊病例世界第一了!”

美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爸爸清白……”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川普在推特说复活节复工,被州长们吊着打。”

美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美国的疫情……那能算爆发么……美国人天生自由,控制不住又怎么了?”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普世价值”,什么“吹哨人”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网络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美乙己原来也算知识分子,还当过什么教授,但终究喜欢造谣被学校除名,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去美国讨饭了。

幸好美乙己体力还行,便在美国替人送外卖,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送不到几天,便开始偷吃客户的饭菜,如是几次,连让他送外卖的人都没有了。

美乙己没有法,好不容易在网上找了个“美分”的差事,发一贴可以拿5个美分,这回终于可以发挥他造谣跪舔的长处了。

美乙己发完了帖子,看着转发量渐渐增加,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网友便又问道,“美乙己,你当真做过叫兽吗?”

美乙己看着问他的网友,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

网友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自干五钓鱼帖都看不出来呢?”

美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全是自由民主人权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大家也都哄笑起来:屏幕内外又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美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去过美国么?”我略略点一点头。

他说,“去过美国,……我便考你一考。美国的空气,哪里最香甜?”

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

美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应该记着。将来你做公知的时候,写文章要用。”

我暗想我打死都不想当公知,而且美国空气的段子都已经烂大街了,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马里兰州的空气最香甜吗?”

美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键盘敲得哒哒哒的响,点头说,“对呀对呀!……美国的空气有四种香法,前香中香后香和体香,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

美乙己正想说下去,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附近的流浪狗听见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美乙己。他便给流浪狗吃狗粮,一狗一颗。狗子吃完狗粮,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盘子。美乙己着了慌,伸开五指将盘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狗粮,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

美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清明前的两三天,忽然有网友说:“美乙己长久没有上来发帖更新了。”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冒泡了。

一个网友说:“他怎么会上来?……他感染了新冠病毒。他在美国没有收入,美分不好赚,经常克扣,他就只能重新回去送外卖,他又买不起口罩……”

“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先在家里隔离,后来变成重症,想去医院又不敢,因为他买不起医疗保险,最终被人发现送医院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后来呢?”

“谁晓得?许是死了。”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老端的茶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公知 美国

原标题:公知美乙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