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秋:我所理解的外国为何不封城——非不想也,实不能也

社会动员能力,社会凝聚力,社会管理能力这本身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体现,其实这次疫情考验,相当多的国家是不合格的,新冠肺炎并不是致死极高的病,认真防控是完全可以控制得住的。从某种程度上我也能理解有些国家为什么不实行中国式管控制度----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在脱离网格化管理,物流配送,发达的在线系统,封城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糕。

以下为外媒报道的翻译:

【印度控制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努力已经失败,成千上万的工人开始无视封锁规定,返回家乡,担心在实施全面禁闭后挨饿
上周六,印度政府建议邦政府停止工人大规模移动,为他们提供住宿和救济营等救济。已指示各州为此目的使用国家救灾基金。
中央政府发布这一指示之际,一些农民工,特别是首都德里的农民工,开始步行前往他们的家乡,此前,由于为了遏制病毒的传播,进行全国范围的封锁,所有的交通服务都停止了。】

李建秋:我所理解的外国为何不封城——非不想也,实不能也

绝望的时刻,绝望的措施

州政府已经采取了几项措施,但是它们无法阻止移民的涌入。星期六,北方邦州政府派出了近200辆公共汽车,将农民工送回了自己的家乡。政府还派出医疗队对公交车站的乘客进行检查。但是,没有足够的巴士供所有想上车的人使用。

为了遏制大规模移动,比哈尔邦政府提议承担滞留在其他州的工人的费用。德里政府也已开始将学校改建为民工的夜间庇护所。3月28日,德里政府说,它有能力每天养活40万人。德里首席部长阿文德·基里瓦尔也宣布,在封锁期间,向穷人提供免费的基本口粮。

在饥饿和冠状病毒之间

几名靠零工生存的工人正在迁移,因为他们担心挨饿或被逐出家园。

从比哈尔邦到德里的人力车司机,拉姆·尼瓦斯·亚达夫早些时候对DW说:“我的房东要在每月初开始时催促租房。如果我不付款,他只会把我赶出去。我曾经每天能赚400-500卢比(5至6美元),但由于封锁,我现在什么都赚不到。在3-4天后我将无法找到吃的。”

新德里附近古尔格拉姆的店主兼茶叶销售商Baldev Rai说,他不了解冠状病毒的症状或传播方式。他告诉DW:“我只想回家种田。”

印度目前处于21天的封锁期,到4月14日止。为缓解由于封锁而给工人带来的经济压力,印度政府宣布了1.7万亿印度卢比的刺激方案(227亿美元)。该计划包括在3个月内向8亿印度人运送谷物和小扁豆。

据约翰·霍普金斯冠状病毒中心称,印度报告了987例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人数正在缓慢上升。德里甘加拉姆爵士医院的肺外科医师Arvind Kumar本周早些时候对DW说:“感染正在酝酿之中,随时爆炸。现在公布的官方数字只是冰山一角。”

印度流行病学家Jayaprakash Muliyil最近发出了可怕的警告,估计印度多达55%的人口可能感染新冠状肺炎。

如上面新闻所示,印度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不容乐观倒不是病毒传染的速度,而是说当莫迪下达了命令以后,居民并没有严格的遵守。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新闻,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不要怪西方没有实行封城令,封城令是需要条件的,需要极为自律的人民,需要从中央到地方严格的执行,需要发达的物流系统和网络系统,需要很强的社会管理体系。

我们看一下印度出了什么问题,是印度执行的不够严厉吗?从现在印度的执行是这样的

李建秋:我所理解的外国为何不封城——非不想也,实不能也

但凡不听话,敢跑到街上去的,印度警察上去就是劈头盖脸的棍子打,稍微了解印度的人就会知道,印度警察拿棍子打人属于“常态”了,自1861年英国殖民者搞出来警察法以后,印度警察,尤其是包着头的锡克人警察,在整个英国殖民地里面“执法”,不光是印度人,包括香港人,内地的英租界的人民,没少挨过打。

关于“阿三”的这个词汇的来源,据说就是和当地民众对这帮手持棍子殴打当地居民的警察有关。

但是很显然的是,印度警察上街打人并没有什么用-----该移动的工人还是移动,想回乡下的工人还是想回乡下,一车一车的印度人依然在各邦来回流动,疫情所需要的全国同时“停滞”的效果并没有达成,问题来了:为什么会这样?

自律性,集体主义,印度不如中国甚远,倒不是印度一个国家是这样,其实现在的西方国家也是一样,已经宣布进行封城的例如意大利,西班牙之类的国家,他们的市长隔三差五的依然在外面把到处移动的人赶回家,西班牙规定只有在“必要时候”(包括遛狗)才可以出去,导致现在西班牙人现在为了溜达,“租狗”生意一下子红火了不少。

意大利人向来是不锻炼的,自从封城令下达后,每个意大利人突然变得异常喜爱跑步。

西方国家不愿意封城其实是很有道理的:他们的政客非常了解他们的人民。

可怜的医护人员们不得不呼吁民众留在家中

李建秋:我所理解的外国为何不封城——非不想也,实不能也

实际上一个国家的政权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牢不可破,自律性有助于大大降低政策的执行成本,即便是警察拿着棍子上街打人,印度民众只要足够坚定的移动,警察是束手无策的,西方就更不用提了,连传统上自律的德国,德国的小青年在搞“病毒派对”,仗着自己抵抗能力强,完全不顾老年人的死活,已经有不少德国媒体和德国政客开始谴责这种做法。

至于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还在就封城问题争执不休。

以纽约州为例,前段时间大家可能都看过纽约州州长库莫表示,要求3万台呼吸机,而且只给了400台,简直是在谋杀纽约人啊。

库莫哭的稀里哗啦,舆论不断给特朗普压力,特朗普也顶不住了,发了4000台。

然后库莫把呼吸机放进仓库了。

特朗普气的发推特,要求库莫必须把呼吸机给发下去。

库莫表示,不是为今天用,而是为21天后用。

问题是美国可不止一个纽约州,其他州也要用呢。

特朗普表示那好吧,那封城。

库莫表示,封城没人权啊。

……

美国有两所医疗船(中文网络一度传出是10艘,也是逗),给了纽约一艘。

然后其他州也想要,怎么办?

抢呗,西雅图,旧金山,洛杉矶,谁抢到是谁的。

罗德岛是美国最小的州,州长吉娜·雷蒙多发现本州大量的新冠病毒病例患者来自纽约,而且越来越多,下令从纽约来的人一律要求隔离14天,违者罚款500或者监禁90天,且出动了国民警卫队

李建秋:我所理解的外国为何不封城——非不想也,实不能也

纽约州长库莫又表示,这是违反宪法的!任何人无权限制美国人州际旅行。表示要起诉罗德岛。

一帮戏精,火烧眉毛还在内斗。

物流和选单和配送

我可以下载一个美团,在美团上点外卖的东西然后移动支付,等待骑手送过来,实行无接触式交易,但是信用卡不行。

亚马逊,沃尔玛之类的跨国巨头,平时是巨牛无比的,国难来了,不知道都在干什么。

其实我能理解印度人的恐惧,尤其是有印度人担心吃喝都成问题,在中国非常发达的网购以及移动支付的支持下,人们依然可以采购各式各样的商品,从方便面到火腿肠,从饼干到汽水,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带上两包烟,我在整个封城时期,除了不能出屋活动,以及相应的商品由于物流问题有缺乏外,在无接触购物以及配送,并没有出现很大的问题。

但是印度乃至西方都不行,不是他们不愿意封城,而是不具备封城的条件。

法国律师Damien VIGUIER最近拍VLOG,就批评法国的封城是:“我们也实施了封城,但是伴随着封城的措施都没有,也就是说封城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没有物流,没有组织,大家各自在自我隔离,大家都不允许出去,但是也就是这样,没了。”

封城成功的关键之一就是保证民众的基本生活能够完全维持,印度人担心政府供应不上足够的饮食我觉得这个担忧是情有可原的,以印度的调配能力,很难相信他们能把事情做得好。

来看一个案例即可:

上周六,莫雷纳的巴德夫拉村的男子兰维尔·辛格在2号国家高速公路附近的凯拉什莫德附近晕倒,被当地店主救助以后,当天下午六点半,兰维尔·辛格死亡。当地官员称:尸检报告表明他死于心力衰竭,长途跋涉导致的疲惫可能触发了他的心脏病。

兰维尔·辛格有三个孩子,都是当地的贫苦农民。他弟弟说,上周四他就开始长途奔回家,出发前还给他弟弟打了电话,说没有大巴做,而德里又没有收入来源,只能回家。

印度联邦政府和德里政府的命令互相矛盾,联邦政府命令民众必须待在原地,并且为他们提供食物和住所,但是德里政府下令紧急疏散。

民众听谁的?

德里政府的疏散命令有错吗?不能说有错,从理论上说,印度联邦政府要求民众待在原地这和当年中国封城差不多,但是德里政府靠的是聚集在公交车站的人太多,安全防范措施非常不好做,又不可能对所有人都筛查,更多的人导致聚集问题严重,由于一口气涌出太多的人急于回家,巴士车顶都坐满了人,德里又无力为如此多的民众提供后勤支持。

也就是印度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脱节了。

网格化管理

中国的网格化管理是很有中国特色的,是以市----县(区)---乡镇(街道)---社区这四级结构以下设计网格,网格内部进行人员填充,从机关干部,到社区干部,从医生到到警察再到志愿者,服务团队和网格内部的民众实行对应的责任包干,这些责任包干,以张贴的方式进行宣传。

各位可以看一下你们所在社区的宣传栏,总能找到该社区属于谁来主导,民警是谁,有事找谁,同时在紧急情况,比如说这次疫情,还会通过上门走访,电话等等方式增强和民众联系,解决困难。

前段时间有新闻说美国的华人在买枪,这段时间美国的枪支销售不错,根据国外新闻,不少亚裔人都纷纷开始买枪------这在中国本身是匪夷所思的,倒不是说持枪权的问题,而是说在中国由于网格化管理,根本不允许存在这种事情,网格化管理可以整合原先分散在社会的防控制度,企地联防,校地联防,联户联防,邻里守望等等方式进行解决,有没有持枪权不影响联防问题。

其实在国外,比如说美国的一些富裕区域,治安也非常好,主要是靠钱砸的,社区附近出现一个醉汉,警察都会直接通知到社区每个人的手机,但是这种方式形不成一股合力------它就只能在富裕区域。

即便是大数据,也是需要网格化管理来提供原始数据的。

社会动员能力,社会凝聚力,社会管理能力这本身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体现,其实这次疫情考验,相当多的国家是不合格的,新冠肺炎并不是致死极高的病,认真防控是完全可以控制得住的。

从某种程度上我也能理解有些国家为什么不实行中国式管控制度----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在脱离网格化管理,物流配送,发达的在线系统,封城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糕。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建秋的世界”,原标题为《为什么我能理解外国不采取中国的封城》,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为什么我能理解外国不采取中国的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