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与共:被“严重低估”的人更得多做对人民有益的事

不管左中右,我们都要旗帜鲜明地共同低估并且严重低估、看不起并且骨子里严重看不起一种人,那就是发国难财的人和一切恨国不死、爱任一它国唯独不爱中国的汉奸、卖国贼。去年的五四运动百年纪念,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语重心长地告诫新时代青年人,“一个人不爱国,甚至欺骗祖国、背叛祖国,那在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都是很丢脸的,也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对于那些“不爱国,甚至欺骗祖国、背叛祖国”的人,不仅中国人民会看不起,世界人民,包括那些天天丑化我国家民族的一切反动派、帝国主义者,都会在低估并且严重低估,然后卸磨杀驴、弃之如臭烂破鞋子的。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啊。

【本文为作者常与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与共:被“严重低估”的人更得多做对人民有益的事 

网上有篇题为《不讨人喜欢的人怎样度过一生》文章,最近才看到。老实说,把人看感动了。文章作者张鸣先生(多年前读过他报上的文和出版的书,衷心说声谢谢!)说他自己一生(应该叫大半生比较合适——引者注)中,跟人打交道,最常见的现象,是被人低估,而且严重低估。举的例子很形象:坐火车遇到一位“大妈”,对方热心地说:“小伙子,你是扛木头的吧?”他说:“不是,教书的。”“教小学的吧?”“大学。”“教体育的吧?”他只好答应说,是的。

据说,这样的事儿,是发生在他身上的真事,并且“问题是,这样的真事,此后屡屡发生”。正所谓“有大把的好汉,一见面,就把鄙视写在脸上,然后用嘴角喷出来,喷到我的脸上”。而且据说,“进入学界之后,学界的大佬,几乎没有喜欢我的,好些次跟着我一个同学去拜见大佬,最后人家都只搭理他,不搭理我。后来个别对我好的,大概也是因为先看过我的文章,如果先见到我这个人,估计也得给拉黑。”

文章作者的很多观点,我们是不认同的,整体上太古老,所用的分析工具和话语系统还是十六、十七世纪,撑死了,十八世纪的“维持永恒秩序”一派的。但他说的被人严重低估这个事儿,这些事儿,让我们这些身处社会底层的每日每时看人脸色的劳动者,感到万分的亲切。这种被低估、被忽视、被看不起,每次吃饭聚餐都不自觉地坐到上菜哪个位置的人们来说,实在太稀松平常、家常便饭了。

看看那些被热播的短视频,什么“看不起穷女婿,饭桌上大骂他没本事”啦,什么“看不起女婿是个穷小伙”啦,点击率、转发率都超高。这些题目后,一定还跟着个“大团圆”的尾巴,比如“知道身份后懵了”、“谁知上网一查,整个人都懵了”之类。纯属是精神胜利法的表达套路,可是很有用,多少“穷小伙”就是靠这些视频,在拼命攒彩礼钱、做着一夜暴富娶回美娇娘被人看得起的梦啊。

中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就好吗?很多人特别是一些单位的小头目,根本不了解你的过去和你的所思所想所愿所能,就开始给你“上课”,按照他的那点瘠薄的知识体系裁剪你的香味,把你长年累月地当“实习生”看待,并非是因为你爹娘给你的什么“颜值”不入对方法眼,而是你的“存在”和现身本身就是个错误,你挡了别人的财路和虔诚或者没着没落没皮没脸撂嘴子的可能性。

美国人叫什么什么的,写过一本书,题目很好——《势利》,据说很畅销。粗粗翻过,觉得还想是急就的博文,对现象的描述也失之于表面,但是作者揭示了一个似乎举世皆然的真理:势利和势利眼乃“这就是人生”的常态,更阶级、民族、种族、肤色、学历、教养等,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作者似乎解构传统的阶级对立说,拎出来说事的例子,是有些白人中产阶级的孩子会学着“乡下”黑人家庭的小孩穿衣打扮,认为这是一种反潮流甚至是阶级融合的时尚观、势利观。大概是皮相之论。地主家的傻儿子第一次吃窝窝头,当然会当成美味佳肴,你让他天天喝菜糊糊、吃玉米饽饽,他不造他爹的反,才是怪哉的了!

看人顺不顺眼,是自己心机的折射。有人看你第一眼就讨厌你,为什么?因为这种人心里早就有一把将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尺子,第一眼,就能把你化成对他有没有用的、能不能给他带来利益的,如果你头上有高跷的骨头,或者眼神里有某种桀骜不驯,那他当然会本能地感到紧张和拒斥。这跟饿狗护食是一个道理。你以为它愿意老那么汪汪汪交个不停,不叫,它心里怕得慌啊。

已故的某“国学大师”(他自己是不承认的),曾被新生当成是校工,给人家看行李的故事,据说是某名校的校园传奇故事代代流传,其流传度之高,近乎和每个大学都会有那么一座“闹鬼”楼堪相并论。真实度自然是“不可考的”。按鲁迅先生的说法,“大约,是,有吧”。故事的真谛就是,“大师”也会被低估?那你就太肤浅了。这个故事的真正要义在于,象牙塔里的精英感又回来了。有些手无缚鸡之力、不耕田不种菜,但“书读得好”“分考得高”的青年才俊,又开始享受那种使唤人、支配人、剥削人,主要是一般劳动者的那种尊荣与优待了。这才是问题的要害所在。

别看他们口里不停地叫“大爷”,就像那些傍晚时分要进男生楼的女生,或者半夜三更要出女生楼的男生(传奇故事,切莫对号入座),把宿管大爷大妈恨不得叫一声太阳底下最“好听的”一样,骨子里,重在“巧使唤人”,而不在打心眼里尊重劳动者。

所谓低估、严重低估,就是看不起人。毛主席一生中领导人们对此进行了不屈不挠地毫不妥协地直到生命最后一刻的斗争。他老人家到苏联去,见到斯大林,开门见山、话里有话,“我是长期受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转引自《杨奎松谈中苏关系:都因毛泽东是个任性的孩子》,致谢作者,不同意其观点),老话说,“人穷莫入众,言轻莫劝人”。吃苏联面包的,感受过西伯利亚的风吹过贝加尔湖的,看不起山沟里的泥腿子革命者,长期以来采取“你不行、你闭嘴、你走开”的三不主义,把我们最初的一批红色力量和可爱的劳苦大众白白葬送,把我们的红色革命事业推进到“濒临奔溃的边缘”。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不要看不起老粗、不要看不起儿童团,不要看不起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的工人农民,自己的孩子首先要“转到翘尾巴、自以为是、孤僻、看不起人的反面去”。生活中,青年人“因为自己聪明能干而看不起老年人,老年人又可以因为自己富有经验而看不起青年人”(毛主席1944年4月12日所做《学习和时局》演讲)。代际之间的低估和被低估,似乎成为一个解不开的魔咒。

呱呱坠地的新中国,多少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可结果怎么样那?毛主席当年就说了,“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地努力,必将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1949月9月21日,毛主席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发表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讲话)。历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毛主席1945年4月24日《论联合政府》)。离开了阶级分析法,离开了毛主席说的“放下包袱和开动机器”,这些就成为无解之题。为那些被人看不起的人们感到解气的,“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在一般的认识和生活的实践中,着实需要入脑入心入行,甚至“入刑”。那些看不起环卫工、农民工、快递员,把人家在公交车或者地铁不坐座位,而是席地而坐,或者坐完了,使劲擦座椅的行为当成美德来感动全村,或者逼得快递员下跪道歉的,难道不该“大刑伺候”吗?

和人民特别是和最广大的劳动人民在一起,和最广大的被低估、被严重低估的无产者、劳动者、奋斗者在一起,就不会感到孤单寂寞冷。按照马克思17岁时就指出的那样,“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只有那种手里拿个“麦克风”,就以为自己成为了全球化时代九天之上的西洋高贵者代言人的蠹虫,才会极其恶毒、没有下限地用“蠢货”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心地纯良同时爱憎分明的衣食父母、祖国父老?哪个中国老百姓对别国同样阶级处境的一般老百姓、老年人、失业流浪者等所遭受的疫疠折磨“幸灾乐祸”了?极其可观而有记性地指出,有些丑陋国家丑陋的统治阶级一直在对人民中国和中国人民落井下石、恩将仇报、嗜血煮蛙,包括在中国最困难的时候,并且在近三个月中对他们本国的“选民”干了更多伤天害理、会遭天谴的丑陋事,怎么就“蠢”了?吃你们家盐巴了?

“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能看不起普通劳动者。”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应该被印制成书签和胸章,发给全体党员干部和广大专家学者、特别是形形色色的大V、主播、知名UP主等,使其改掉那种“偏眼看人低”的顽瘴痼疾。

话说回来,不管左中右,我们都要旗帜鲜明地共同低估并且严重低估、看不起并且骨子里严重看不起一种人,那就是发国难财的人和一切恨国不死、爱任一它国唯独不爱中国的汉奸、卖国贼。去年的五四运动百年纪念,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语重心长地告诫新时代青年人,“一个人不爱国,甚至欺骗祖国、背叛祖国,那在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都是很丢脸的,也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对于那些“不爱国,甚至欺骗祖国、背叛祖国”的人,不仅中国人民会看不起,世界人民,包括那些天天丑化我国家民族的一切反动派、帝国主义者,都会在低估并且严重低估,然后卸磨杀驴、弃之如臭烂破鞋子的。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啊。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3/56414.html